第487章 三地风土异 右侯已有虑(下)

2021-02-27 作者: 赵子曰
  第487章 三地风土异 右侯已有虑(下)
  刁犗作为使团正使,自有身份,这等答话之任,向由程远负责。

  程远观此数人打扮,除掉问话那人的衣裳稍好,余下之人都是粗布衣服,乃至有一人,也不知是家穷,还是天热,竟是打着赤膊,只穿了条犊鼻裤,露着两条毛腿,赤足立地。此数人虽皆佩刀,然刀鞘多由两个竹片合成,刀柄上也仅以布缠之,无有其余的装饰。通过这番飞快地打量,程远判断出了这几人的来历,猜出他们应是当地的乡民。

  “我等是路经贵宝地的商团。”

  问话那人说道:“可有文牒证明身份?”

  程远赔笑问道:“文牒自是有的,只是斗胆敢问足下,是何人也?”

  只穿犊鼻裤,露着毛腿的那人“咄咄”了一声,说道:“大胆!眼瞎了么?这位乃是吾党的党长佟公!佟公问尔等索要文牒查验,尔等还不速速呈上,废什么话!……莫不是无有文牒?竟属匪类?”说着,警惕十足的把手按在了腰间佩刀的刀柄上,拿出虎视眈眈的样子。

  听到“党长”二字,程远立刻知了问话此人的身份。

  党长者,是蒲茂正在河北、河南等地推行的“三长制”中之“三长”里的一个“长”。如前文所述,三长分别是邻长、里长、党长。五家立一邻长,五邻立一里长,五里立一党长。亦即是说,一邻管五户,一里管二十五户,一党管一百二十五户。此个“三长制”,尽管是新近才推行的,在较远的地区还没有彻底地代替此前的“宗主督护制”,但在邺县、洛阳的周边,此制却是已经完全取代了“宗主督护制”,已经成为了这些地方的乡里基层管理组织。

  党长管一百二十五户,按每户平均五口计算,大约管束五六百男女,凡归其管束之户、口的家庭情况、日常耕作,以及朝廷对党中民户的徭役、兵役之征发,全部都由党长负责。一个党长的权力,也还是不小的。同时,因为随着“三长制”落实下来的还有连坐之律,邻、里、党中如出贼寇,或出叛逆,则全邻、全里、全党连坐,故此,虽无法文明规,实际上党长还需要间接负责本党区域内的治安问题。——也正因此,这位佟党长才会上来查问刁犗等。

  程远心道:“记得去定西路上时,在洛阳县外碰到了几个党长,但在此地,当时还是所谓的‘宗主督护’主责,却不意短短时日,才一个来月的光景,这‘三长’之制,已是从洛阳被推广到了这里!”对氐秦的行政效率,颇是刮目相看,小小的佩服。

  一边这样想,程远一边笑道:“原来是佟党长。”佟、党发音近似,这三个字连在一起,说着有点拗口,他心中想道,“怎么姓了这么个姓!瞧其髡头小辫,料是鲜卑或匈奴人无疑,却怎么是为此姓?不曾闻鲜卑、匈奴人有姓这个的啊?”

  ——程远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位“佟党长”,虽然髡头小辫,其实并非鲜卑、匈奴人,而是不折不扣的唐人,只是河北等地先被匈奴人占据,继被鲜卑人占据,至今已长达近百年,固有匈奴、鲜卑人在长期的杂居中,潜移默化地接受了些唐人习俗,本土的唐人里头,却亦有不少被匈奴、鲜卑人风俗浸染的,换言之,也就是被“胡化”了的。这位“佟党长”家即是其一。说来而今河北的主人又换成是了氐人,这位佟党长倒是有心再次变发易语,唯是氐语好学,氐人的发式却一时难以即学,氐人乃是蓄发束辫,与匈奴、鲜卑的髡头小辫截然不类,不等被剃掉的头发重新长起,他是万难效仿,故而无奈,现下还只好保持这幅造型。

  程远嘴上不停,说道:“不瞒佟公说,我等不是头次路经贵宝地了,就在月前,我等也路过过贵地,不过那时盘查我等文牒的那位,自称是王宗主手下的……”

  犊鼻裤打断了程远的话,说道:“什么王宗主?你说的是王亮吧?王亮之前是我乡宗主,但他对抗王师,不服王化,已於半月前被一刀砍了!其家也被抄了!现下远近数里,唯一掌事说话的只有佟党长!王亮也好,宗主也好,早是老黄历,翻了篇了。你提他作甚?难不成,你是他的余孽?”眼里透出不怀好意,“当啷”一声,把刀抽出了大半截。

  蒲秦攻魏,好比朝代鼎革,上层的慕容氏王室及慕容氏的贵族们,不免遭受亡国之苦,底下的百姓们,也是难逃亡国之难。上次程远等见到的那个“王亮”,是慕容魏国时期,尚施行“宗主督护制”时候,本地的“宗主”。宗主督护者,意为以“宗主”督护百姓。

  此个王亮亦是唐人,其家系本乡的头等豪强,最盛时,依附他家的同姓族人、异姓“包荫户”达近千户,并拥有坞壁一座,甲兵二百,亦是称霸县中,鱼肉乡里,了不得的威势。

  却然此人眼光不行,以为蒲秦会像慕容魏一样,到头来,还是不得不依靠他们这些本土豪强来镇压地方,於是,在蒲茂命令新占诸地的旧官或新任之长吏清查被豪强所隐匿之民户的诏令下到本地以后,他居然视若儿戏,仍把依附於他的族人、包荫户等视作私家的人口,不肯把其具体的数量如实上禀,亦即不肯把这些人口交给蒲秦,最终招致了身死家灭之祸。他的身死,代表着“宗主督护制”在本地的彻底消灭,三长制由而顺势建立,遂乃有了这位“佟党长”的出现。——严格说来,党长和宗主是两码事,宗主相当割据势力,党长是朝廷的委任官吏,不过放到乡里中言,在农人们的眼中看去,两者却是颇为相像的,都是当地的主事。

  破刀出鞘的声响入耳,程远马上领会到了犊鼻裤的雅意,忙给身边的一个羯人抛了个眼色。

  那羯人应了声“是”,却站立不动。

  程远努了努嘴。

  那羯人学着程远的样子,也努了努嘴。

  程远怒道:“你干什么!”

  那羯人说道:“大家要我做什么?”

  “大热的天,佟公犹操劳公事,为了本地乡里的安宁,顶着烈日,检查过往的行人,我等虽是路过的商团,非本地人也,但遇到这等为民尽瘁的好官,又焉能不奉上些礼物,以表我等的敬佩?我叫你干什么?你说我叫你干什么?还不把上好的香料、葡萄酒拿来,献与佟公!”

  那羯人恍然大悟,却没立刻去办此事,而是看向了刁犗,见刁犗点了点头,这才去到一辆车边,随便取了两包香料,几瓶葡萄酒,捧做一堆,拿了过来。

  程远笑与“佟党长”说道:“这香料、葡萄酒都是产自龟兹,便在西域而言,也是佳品。区区礼物,不足表我等对佟公的敬佩尊崇之情,还敢请佟公不嫌微薄,赏脸笑纳。”

  犊鼻裤上前,一把将这些抢过,先晃了晃葡萄酒,咽了口唾沫,继而拿香料包凑到鼻前,狠狠地闻了两口,哪里还有横眉冷目的样子?喜笑颜开,冲着其余几人,说道:“把这香料拿回去,你们家的婆娘们,一定都高兴得很!”请求佟党长,说道,“佟公,也分给小人点吧?小人家那婆娘,狗眼看人低,不识何为威猛硕大,喜小人弟弟比小人俊俏,已是连着四五日没叫小人近身了!拿了这香料给她,怕她不得求着小人弄她?”

  程远听了犊鼻裤这话,倒是无有惊奇,他知道,因为连年兵灾,百姓贫穷,如今民间颇有兄弟共妻这种事情,眼前的这个犊鼻裤,显然就是这样。

  佟党长笑骂了一句,说那犊鼻裤“就这点出息”,旋即收起笑容,依旧一本正经,摊开手来,与刁犗、程远说道:“拿过来!”

  程远问道:“什么?”

  “文牒!”

  程远取出通关文牒,呈给佟党长察看。

  以徐州之力,造些假的文牒,不成问题。那佟党长没有看出毛病来,便将文牒还与程远,说道:“行了,你们走吧。”

  有惊无险,过了此关。

  行至入暮,是晚刁犗等人搭帐野地,住宿了一夜。

  程远大半夜的睡不着,出帐站在月下,眺望夜色,闻草间虫鸣,隐约遥见乡里村舍,黑黝黝的蹲伏左近,偶尔听到一声犬吠,不太清晰,可在寂静的夜中,又像是十分清晰,两种不同混合一起,给人以奇怪的感触。

  他沐月独立良久,回想白天遇到那位佟党长的事情,不禁思潮起伏,暗暗喟叹:“定西就不说了,其国虽小而贫,而莘幼著的诸项新政之下,却无论士民,尽皆昂奋,极具蓬勃之气,若日之徐升!
  “关中所见,蒲茂虽氐,然甚有华风,重农桑,以仁抚民,其人在关中的民望很高,兼之氐秦攻魏,所向披靡,兵威大盛,关中的民心因之亦颇振也!最关键的是,就今日白天所见,可知班禄、三长两制,氐秦在新得之地的推行速度竟是极快,此两制的班禄制也就罢了,唯那三长制,目的在於整治豪强,搜括人口,此制若等到氐秦把之尽数推行到所有的新得之地后,可以预见,氐秦的国力势必会再上一层!今之氐秦,若日之将午,诚然吾北地之独霸也!

  “观我徐州,既无莘幼著新政,天王又不重仁德、不革慕容氏旧弊,只依仗着羯兵之骁勇,高力之善战,若不见百姓之哀鸣,黔首之处水火,而乃有争霸自立之念,嗟乎!纵览古今,岂有徒以兵甲、残虐而强者?国虽大,好战尚亡,况乎我徐州地只青、徐,东南一隅罢了,比不上江左,更比不上氐秦如今的地广人稠!唉,天王意欲自立,问我等意见时,我那会儿还积极支持,而今河北、关中、定西,看了一圈,却才知之前的我真是坐井观天,不自量力!”

  程远认识到了之前的自己是在坐井观天,这是一个不错的转变,然而,这只是他个人的转变而已,他非常了解贺浑邪,知道等回到徐州以后,他就算有胆子把自己的这番感悟禀与贺浑邪,贺浑邪却也肯定不会听的,说不得,惹怒了贺浑邪,还会给他自己带来牢狱之灾,以致性命不保。想及此处,程远越发的忧心忡忡了。

  月下孤影,他独自徘徊,心中想道:“现下氐秦北用兵於幽州,南正在打南阳,其西边的天水郡,定西又似乎将要攻之,是氐秦可能将会三面皆战也,我徐州如果此时自立,蒲茂或许的确抽不出手来,打我徐州,但天王顶多也就只能趁这段时间,过些称王称霸的日子,待氐秦回过劲,我徐州既无江左为盟,又无定西为盟,本就国力不如氐秦,加上独木难支,覆灭必也!这……,唉,天王败亡也就败亡了,我可怎么办?我族数百口可怎么办?”

  其女是贺浑邪的一个夫人,贺浑邪若是败亡,其女下场会是如何?这却不在程远的考虑中了。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能解其忧。

  即是:赶紧回到徐州,问计於徐州唐士的首领张实。

  “程君,你在这儿作甚?”问话的是巡夜的羯人。

  程远抽回思路,答道:“帐里太热了,我出来乘乘凉。”

  “你这乘凉,穿的也太凉快了吧?”

  因为心中有事,出帐的时候,程远只披了件袍子,还忘了系带,敞胸露怀的,这羯人不说,他尚未有觉得,羯人这么一提醒,夜风入怀,小觉冰凉,他顿时打了个喷嚏。

  那巡夜的羯人说道:“程君,你忘了么?河北、河南这些地方,氐胡、白虏才刚打过恶仗,地方还不太平,多有贼寇出没,我等去定西路上时,可就在这些州郡遇到过不少的盗贼啊!君快些请回帐中去吧!免得要是碰上贼寇偷袭,兵士们不好保护程君。”

  程远说道:“好。”掩住怀,回帐去了。

  这天晚上,倒是没有碰上贼寇来袭,不过在随后的路途中,接连碰上了好几拨贼寇。

  ——事实上,他们碰到的这些,称是贼寇,不如说是由受到战争影响的唐、胡各族之难民、流民组成的求生团伙。最大的一拨,足有四五百人之众。

  好在随行护卫的羯人等徐州兵士俱是勇猛敢战的,刁犗、程远在他们的护卫下,於大半个月后,安安生生地返回到了徐州。

  进了彭城郡,入到州治所在的彭城县,已是这天的傍晚。

  程远与刁犗商定,明天再去求见贺浑邪,禀报出使事宜,便在入城后,两人分手。程远先回到家里,略作盥洗,换了身衣服,饭也没吃,就命车出门,径往张实家去。

  张实、程远都不是彭城县本地人,两人住的宅子,包括宅中的用具、奴婢皆是贺浑邪赏给他们的。张实的宅子比程远住的宅子大,占了差不多半个“里”那么大,宅子分前后数进,屋舍合计百余间之多,宅中的唐、胡奴婢共三二百人。除了张实,还有张实的一个儿子跟他同住,——亦即是说,百余间的屋舍,只他们父子两个人住,三二百的奴婢,只伺候他两人。

  贺浑邪对待张实,不可谓不厚了。

  程远见到张实,撩衣下拜,说道:“下官程远,拜见右侯。”

  张实吃了一惊,说道:“程君,你这是作甚?为何行此大礼?”

  “右侯,下官此礼是为我徐州衣冠而行!”

  “此话怎讲?”

  程远把他那晚月下的思虑忧心,尽数说与张实听了,然后说道:“右侯,天王的脾气,右侯比下官清楚,天王既已决定自立,便是下官进谏,他也必不会听!下官在定西、关中、河北等地的所历所见,适才已皆述与右侯听晓,我徐州断非氐秦之敌,……甚至,我徐州现在连定西亦不如也,如此,天王若执意自立,我徐州大祸恐将随之至矣!我徐衣冠,无不是自前代秦朝延续至今,各家簪缨不绝,传承都有数百年之久了,何止仅是我徐名族,实且俱我华夏高门也!一旦徐州大祸至,我辈该何去何从?如何才能使我徐衣冠存身,不致因是断绝?
  “右侯,这一切,都得靠右侯决断,靠右侯拿主意啊!”

  室内无有外人,只有张实、程远两个。

  听完了程远的话,张实捻须说道:“程君,你说的是这个啊。”

  “是啊,右侯!敢问右侯,可有主意?”

  “吾已有虑矣。”

   多谢大家的打赏、月票和推荐!求推荐、求月票!

    这一卷主要是写政治制度的变革,天命在於民心,而民心不在於唐胡之分,而在於政治的先进与否,——之所以言“胡人无百年国运”者,实际上也正是因为胡人在政治、文化、社会组织等各方面上,一向都不如华夏先进,所以纵能逞一时强,终不免覆灭或被同化的结局,政治变革这一块儿放在全书来讲,可以说是相当重要的,不过放在情节故事上来讲,大概紧凑就会欠缺点。本卷的内容,随着程远在定西、蒲秦的见闻,随着通过他而权且算对定西、蒲秦,包括徐州之政做了个小小的总结,大致已可以结束,下边很快就要开新卷了。新的一卷,故事性应会好一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