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舆论用童谣 名亦在谶纬

2021-02-24 作者: 赵子曰
  第484章 舆论用童谣 名亦在谶纬

  “宣扬新政於关中百姓”、“争夺民心”,用后世的话说,其实就是舆论战。

  舆论战该怎么打?古今中外,无非也就那么几个办法,不过后世的一些舆论战办法,限於时代局限性的缘故,是无法移植用於当今的,比如利用报章杂志、媒体等做宣传的方式,此时显然是没办法效仿的,放到眼下来讲,最适合、亦是最简单,同时也是最有利於传播的办法,大致有两个,一个便是如蒲茂未篡权前,孟朗为给他增长人气而用的那个方法一样,即编造童谣,另一个则是利用今人极其相信谶纬预言的这个特点,从时下流行的诸多谶纬书中,寻找出合乎定西,换言之,也就是说,找出能够牵强附会到定西身上的语句,然后再广做传播。

  前者不必多说,羊髦、张龟等皆学问之士,编造几首童谣,把定西诸项新政的内容用浅显的文字写进去,打个比方,就像莘迩原本时空后世李自成起义之时的那句民谣“闯王来了不纳粮”之类,既阐明新政的主旨,又起到鼓动人心之用,简直是轻而易举,后者其实也不难。

  张龟当场就想到了当今最有影响力的谶纬书之一《龙龟符》中的一句:“圣人出西方”。“西方”者,定西可不就是在西边么?“圣人”者,古贤如孔夫子,固为圣人,但圣人并不是单指贤人的,君主同样也可被称圣人,《礼记》中就有云:圣人南面而治天下,必自人道始矣。

  听完了羊髦建议提出的这两个舆论战办法,莘迩摸着短髭,满意地笑道:“士道,你不掌情报事务,真是屈才!”顾问张龟,笑道,“长龄,卿觉得此二策何如?”

  张龟亦是赞叹,说道:“士道的这两个办法,诚然上佳。”

  “好,此事就交你去办。”

  童谣好编、谶纬书中可用的言语也好找,而如何才能把之传播到关中去?只靠“进攻天水郡”的部队明显是不足用的,说到底,这还得靠张龟手下的那些关中细作。

  张龟应道:“诺。”问莘迩,说道,“明公,此事牵涉重大,一定程度上,很可能会极大地关系到关中、河北等地民心的归向,不知明公对此,可否还有交代?”

  “长龄,你办事,我放心,没什么交代的了。”莘迩顿了下,又说道,“唯有两点,你需注意。”

  张龟问道:“敢问明公,是哪两点?”

  “童谣的用语一定要易懂,用词一定要用白话、俗话,半个文绉绉的字都不要用,我陇地的方言也不要用,关中的方言倒是可用之,而且每首童谣的篇幅最好不长,越短越好,三两句即可,……文字需得浅显,然而为便传播,句与句间,则要押韵,务必做到朗朗上口。”

  “是。”

  “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从谶纬书中寻到的语句,不可太过牵强,至少要像模像样,如你适才说的那句‘圣人出西方’,这样的才可以用,……也不一定只宣扬大王,明君岂可无贤相、名将为辅?”莘迩看了一看张龟,顿了两顿,说道,“你说对不对,长龄?这个、这个,我定西朝中的文武重臣,如有合乎谶纬书中言辞所语者,卿亦可尽择出来,使流传之。”

  ——莘迩交代的头一点,看似废话,既为用於民间传播的童谣,文字当然需要粗浅通俗,难道这还需要叮嘱么?实际上,还真需要叮嘱。通过童谣来帮当政者、或地方长吏宣扬美名的风气,可以追溯到前代秦朝时期,特别是前代秦朝的中后期,随着清谈的兴起,随着士人们逐渐掌控住了社会的舆论,这类的谣言尤其层出不穷,但是此类谣言,却并非尽是百姓所歌,的确有部分民间自发而歌的,同时亦有不少是帮闲文人为主子们所作的阿谀拍马之辞,这类阿谀拍马的童谣,大多是文绉绉的,引经据典,老百姓可能连是什么意思都根本听不懂。

  第一点,张龟明白莘迩之所以交代的原因,对莘迩提出的第二点,他更是心领神会,立即应道:“明公放心,龟今天回去以后,就立刻下令,命掾吏把流行於市井间的所有谶纬之书,统统地都给龟搜集过来,龟必逐本、逐页,细细阅看,凡可取者,定会悉数拣出。”

  说到这里,张龟忽然抿嘴一笑。

  却那张龟是个独目,长得也就那样,颔下尽管蓄须,胡须稀稀拉拉的没几根,他严肃的时候,看起来还算不错,正儿八经笑时,看着也还行,只这“抿嘴一笑”,不免就会给人以异样之感。羊髦正好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在看着他,不巧瞧见了他这的这幅笑容,眼皮不觉一眨,说来也是古怪,竟是突地由此想到了自己一个钟爱的小妾,甚觉别扭,忙把脸扭向了另一面。

  张龟却是对此浑然不觉,依旧抿嘴而笑。

  莘迩忍不住了,问道:“长龄,你笑什么?”

  张龟答道:“龟刚才提到的那句‘圣人出西方’,如明公之所评议,确乎是合适借用於指我定西,指我朝大王,却还有另外一句现成的,亦正好可借用之,用以指代明公。”

  “哦?谶纬书中,还有什么言辞,可以用在我的身上?”

  莘迩压根就不信谶纬这东西,从来不看此类书的,故倒是不知还有适合借指代他的。

  张龟点头说道:“可不是么,明公!”

  莘迩大起兴趣,笑问道:“你说来我听听,看看是何言语?”

  张龟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请罪,说道:“还请明公先恕龟冒犯之罪,龟才敢禀之。”

  “什么冒犯之罪?”

  “龟言及的这句谶纬书中的言辞,内有明公的贵名。”

  时人最重名讳、家讳,不但长吏的名、字,包括长吏父母、妻、祖父等等的名、字,下吏都是不能写、更不能说的。——江左有位名士,以率真著称,上任扬州刺史,府吏请讳,这位名士答道:“亡祖、先君,名播海内,远近所知。内讳不出於外,余无所讳。”“内讳”,指的是其妻之名,因为他对名讳的这种简单态度,竟是由之而为远近称赞,却也由此可见时人对名讳、家讳的重视程度。故此张龟身为下吏,有此一个请求。

  “这算什么冒犯之罪,你且说之。”

  张龟乃摇头晃脑,吟诵说道:“‘遐迩一体,率宾归王’。”吟诵完,离榻下拜,再次请罪,说道,“龟斗胆,触犯到了明公名讳,请明公治罪。”

  “说了这不算冒犯之罪。”莘迩想到了那位江左名士的轶事,心中一动,想道,“这阵子太忙,有一段日子,没有我的新‘雅事’流传出去了,恰好长龄与我话及於此,我倒不妨可趁机再‘造’一桩‘雅事’,以显我的风流名士、爱民贤相之姿。”便从容说道,“祖、父之名,固当讳之,而至於本身之名,起了就是用的,何足讳也?况则,为官者,若无政绩,无爱民心,纵下吏当面恭敬,名不敢称,背后却少不了会被百姓骂之,是以,与其讳名,不如讳无德。”

  张龟、羊髦齐齐动容,两人异口同声,都是赞佩莘迩此语。

  莘迩抚髭微笑,说道:“卿二人与我,咱们自家人,就不必这般吹捧於我了。”念了一遍张龟方才说的那句谶语,“‘遐迩一体,率宾归王’。”品味稍顷,说道,“遐迩者,远近也;率宾者,率土之滨也。这话的意思是远近一体,同为王臣啊。”问张龟,“长龄,此话出自何书?”

  张龟回榻上落座,答道:“明公,此亦《龙龟符》中辞也。”

  莘迩喃喃说道:“同为王臣、同为王臣。”心道,“若把此句中的‘迩’指为我,那这句话的意思就可理解成,我率领近处的人,和远处的人,同为王臣。”不知怎的,对此话之意,略有失落,可细细想来,这话却实也符合他所自比的“贤相”身份,便就说道,“好,这句也不错!也可以用之。”

  由此打开话头,张龟、羊髦两人,都熟悉《龙龟符》等这几本流传最广的谶纬书,你一言、我一句,不多时,居然就从中挑出了十余句适合用到定西、用到莘迩等人身上的语辞。

  莘迩知道谶纬书在当下的受众面是巨大的,但没有料到张龟、羊髦这两位定西重臣,自己的心腹,对谶纬书也这般的了解的,听着他们说,思路不禁转开,却是想道:“谶纬之言,而今南北俱用,民心极信,现在固是需要借用它,但也正因为民心极信,影响太大,将来等到合适的时日,这些流传民间的谶纬诸书,我却需得非要把之全部禁掉才可!”

  张龟、羊髦哪里知道,舆论战还没打响,对谶纬之书,莘迩已起了过河拆桥之心。

  却说定下了舆论战的这两个办法,自有张龟领命,负责实施,莘迩於次日,召请麴爽、曹斐等朝中将帅,与他们商议“进攻天水郡,以帮助南阳解困”之事。

  这回出兵打天水郡,一则不用东南八郡出兵,只用秦州之兵,二来秦州的兵马虽然缺额还没补齐,但针对秦广宗的“反间计”行之有日,尽管有孟朗力保秦广宗,可天水郡内部的情况,现在却难免是比较乱的,亦即,秦州趁机用兵,打上一打也是可以的,因是麴爽没有反对,曹斐等更是赞成,只用了两天,就议定了此事,并把怎么用兵、后勤补给等都给定下了。

  这日,莘迩行文成檄,即命人持之,往去秦州,给唐艾下令。

  传檄令的吏员出了谷阴城,向东南而行,半道上碰见了一支队伍。

  这支队伍里头,有唐人、有匈奴人、有羯人,正是使命没有完成,无功而还徐州的刁犗、程远等人。

   多谢大家的打赏、月票和推荐!求推荐、求月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