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雄兔眼迷离 > 第901章 不知春(三十一)

第901章 不知春(三十一)

2022-06-30 作者: 嗑南瓜子
  第901章 不知春(三十一)

  晚膳时又闻惊雷数声,雨水却是夜间才落下来,天明薛凌再起,已是雨过天晴。从窗户处探手出去,并未觉着外头凉,看来是没有降温。

  正是一年春好处,窗棱上还挂着些水滴,偶尔滴答恰落在她手里。薛凌忙缩手回来,心头多了些欢喜,自整了衣衫开启另一日光阴。

  逸白果没来问,含焉来去匆匆,二人只寥寥数句便罢。一数手指头,薛瞑已走了七八日,她咬着块点心在院子摇椅上晃了半天。

  午时初有人探头探脑,见薛凌在院里,才上前询问道:“姑娘可有兴致听听这两日朝事?”

  薛凌双眼圆睁,盯着来人夸张道:“这两日还有朝事?”

  那人似忍俊不禁,笑道:“倒也说不得有,只国之重务,哪敢一日懈怠。这方有些章程,白先生交代,若是姑娘在屋里,就不打扰了,现姑娘既在院里,小人冒昧,特来请示。”

  薛凌晃了晃脑袋道:“前几日不见得你们报啥,我当是他忙着给他老母哭灵呢。”

  下人垂首忍笑不语,薛凌又道:“说罢说罢。”

  那下人便娓娓道来,原宫里早朝确已罢了好几天,毕竟太后的丧总是要守,天底下决然没有死了老母还要干活的儿子,所以臣子也驳不得。

  但国事不可耽搁,各部臣子凡本有奏,自入宫往魏塱书房处详谈。霍云婉虽是神通,也无那个能耐在魏塱身边安一双眼珠子事无巨细的盯着,故而多不如往常通透。

  然今日安城来了文书,估摸着上头内容有些不合魏塱心意,好些伺候的宫人都听见皇帝大发雷霆,不知是在指着哪位臣子骂:“战事吃紧,战事吃紧,知道的他沈元州是在守安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守的是朕的金銮殿。

  巴掌大个地方,吃紧了一俩月,还没给人吃下去,莫不是胡人塞牙了吗?”

  薛凌听得笑,等了片刻不见那下人答话,问:“没了?”

  下人道:“再没旁的了,房里的话,不比朝堂容易听。只这一桩事关安城,白先生特多交代了一回,顺便问问,姑娘可对沈将军有计较。”

  薛凌扬扬手没答,那人乖觉退去。人走后,薛凌起身回到房里,重新又看了一遭垣定舆图。

  这城实在有意思,整个地形像个大葫芦。自葫芦底起三面环山,只得一葫芦嘴往京中方向作了开口。一人当关,万夫莫开,是个人都知道易守难攻,不然也不会当初薛凌一说后撤垣定,黄承誉便不假思索听从。

  然讨逆的兵马不知是有能人军师指点,还是恰好因获得福。总之破这种城的方法,正是死困。

  凡难攻之城,或依山,或凭水,或城阔,或墙深,以上种种皆可以地势据险挡住外人,却也让城里的人出不去。若一昧死守,又无援军,水尽粮竭,不攻自破。

  当初黄承誉曾在城外设伏,应当是留了几千兵马在外,不时佯攻魏塱一方。但这点人,对于朝廷源源不断调过去的壮丁,显然只是杯水车薪,既不能撕破包围让黄承誉撤走,更不可能将人击退,驳个大获全胜。

  所以垣定城破,确然只是时间问题。甚至于如果拓跋铣没有占据西北,黄家本来不可能抢赢魏塱。现在三方都在等,倒越发显得薛凌急破了脑袋。这个么局势,说要让黄家大胜一场,实在难办。

  方才那个来传话的下人,也无非就是逸白在提醒她,安城仍然战事吃紧,若黄承誉这边不再快点,魏塱根本不可能有理由调兵回来。他不将西北兵力调走,拓跋铣就不会真的攻城,最先拖不起的肯定是黄家。

  黄家一完,大梁之力尽在西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强弩之末也还能撑几年。那到时候还真是应了魏塱的话,他打赢了这两场仗,便是丢掉西北几座城,仍然是个货真价实的天子。

  好在,垣定里头有条暗河。

  从舆图上来看,此河发于城南也就是葫芦底,贯穿全程至城北葫芦口,汇于城外浩浩垣江。也就是说,除非大旱三年,不然垣定城里一定不会缺水。

  但这也意味着,其实垣定所有的水,莫不来自这条暗河。

  她在舆图上敲了又敲,一颗心七上八下,许久才唤了丫鬟,让人去传逸白说是午后过来议事,而后自拎笔写了几张姓氏。

  午膳用罢,本以为逸白会早些过来,薛凌又等得片刻,未时中还不见人,忽而想起逸白定是日垂西山才会现身,一抬脚人整个仰到了床上去。

  果真时申时末才闻丫鬟报说白先生求见,招人进来,薛凌没多作寒暄,倒是逸白恭敬说是这两日恐薛凌歇的不好,特意晚些过来,免扰薛凌午憩。

  薛凌指了指舆图道:“省了闲话罢,你过来瞧。”待逸白凑的近些,她又画着图上暗河道:“这条河,你可瞧见了。”

  逸白定睛看去,他自已看了这舆图百十来遍,差不多能背下来,一见薛凌所指,立即道:“看过的,此河发于垣定城南后山上一处深坑,长宽多不过半丈,据说,内有深谷,百十米的绳索尚不能触底,人畜跌入,莫有生还者。”

  薛凌将手指移到城北葫芦口处,道:“按图上来说,这河贯穿整个垣定。”

  薛凌将手指点到舆图上一口水井处道:“这口井,旁儿有字记载,说是叫中海井,和它相对的,还有东西南北四口。

  据说是垣定建城以来,井水始终不盈不亏,哪怕赤地千里,里头仍是水如明镜。城中说这几口井通往千里之外的大海,所以永不枯竭,这才叫他海井。

  依你之见,这是为什么。”

  逸白笑道:“想来定是连着着暗河无疑。”

  “正是如此。”薛凌敲了敲舆图:“先不说这井,我看城中水源,皆是来自暗河,便是明处的水,地底下也必然与暗河相通。你说,若断了饮水.人能撑多久。”

  “不食尚有七八日可活,这要是不饮,怕是多不过三日。”逸白顿了顿,意味深长道:“姑娘何以说起这个。”

  薛凌笑道:“我昨日在宫里,与霍家姑娘粗略提起,说是可以诈降诱诱敌,请君入瓮。只是当时匆忙,未有良记。说起来,这次去讨逆,领兵的人是谁。”

  “原京中都尉杨肃,后天子又遣前御卫以监军之职往开青披甲。将帅二人,就是这两位了。”

  薛凌道:“如此,我不识得这个杨肃能耐几何,但昨日我便说了,古来受降,是要点按册清点降兵俘虏的。如果不能确保城中安全,只要这二人有一个不是傻子,就绝不会贸贸然领兵进城。”

  逸白轻道:“霍家姑娘倒也有此一虑,好在垣定城中不缺百姓,大概.抽些人丁,暂时冒充在册兵将,杨肃二人短时之间应是分辨不出。”

  薛凌笑道:“哪有活人能心肝情愿去冒充俘虏,只要一人张口,那杨肃必不会再领兵进城。”

  逸白垂头不言,既是冒充,当然是要那不能张口的去冒充。借口随便编一个便是,久困之下黄承誉不会理兵,城中生了内乱也是常理,自相残杀,死了一批呗。

  只这话不能说与薛凌听,然本不必他说,逸白知道薛凌心里有数,不然也不会刻意发问。

  薛凌又道:“我也不与你绕弯子了,且不说拿城中百姓冒充逆贼尸体有违天和,便是你我不计较这个,这法子也不稳妥。

  垣定城内尚有黄家兵马四五万余众,按常理,至少能撑月余。突然之间你说起了内乱,怕是杨肃二人必不会信,到时候只需将献降之人连同降兵一起去除兵刃,押往别处,你我无异于自断一臂,剩不了几个可用之人。”

  逸白故意急道:“姑娘还说不绕弯子,我看你这弯子都绕了九曲十八回了,我听都听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断了垣定水源,垣定就该撑不过五日。”

  逸白笑道:“这活儿可怎么干,暗河隐在峭壁乱石之下,也没谁能给它起个坝啊。若说从地表上拦,那可是在垣定城内了,也没人进的去啊。”

  “何必拦它,既是垣定水源皆来自于此,一袋毒药下去,城中便再无饮水可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