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2021-09-04 作者: 我有梦想吗
  第263章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天山总坛,一身紫袍的雄霸手持书卷,看着映入眼帘的这段话,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久久不得平静。

  他乃天生枭雄,自然欲图效仿当年魏武帝之事,只是造化弄人,未等他大业将成,却凭空降下一神秘道人。

  任他使出浑身解数手段,却还是奈何不了对方分毫!

  就连他引以为强援的生父,也因为他欲图冒险一搏而身首异处,而他为了活命,也不得不亲眼看着对方将自己亲生女儿带走而作为质子!
  天下第一楼内,,雄霸负手而立,看似霸气异常,但心中却已是思绪杂乱。

  如今的天下会看似强盛,其实内部早已变得空虚,缺少了天池十二煞和紫衣老大,雄霸麾下也只有秦霜和风云三人可以依仗。

  而秦霜为人虽然沉稳可靠,可其武学天赋终究是不如风云二人,和普通江湖高手比起来自然无需担忧,但若是那些真正的高手相比就大为不如了。

  至于风云二人武学天赋毋庸置疑,可毕竟习武时间还短,更何况雄霸还在各自传授三人的武学上有所保留,能够达到今时这般成就已是不凡了!

  如今的天下会守成尚且不足,更何况这江湖上还有无双城这般大敌!
  想及此处,雄霸面色看似不变,胸中雄心壮志却早已被这现实浇灭,个中酸楚唯独只有自己知晓。

  ……

  中原,无双城。

  已经当家做主起来的独孤鸣,这数月中却是寝食难安,自家人知晓自家本事,亲眼见证了练就了“无敌霸手”的假独孤一方在徐子骧面前无还手之力后,不久前还是一个纨绔子弟的独孤鸣就忽然醒悟。

  只是可惜,他醒悟还是太迟了一些,在加上假独孤一方的推波助澜,常年留恋于酒色的独孤鸣纵然一朝醒悟,面对无双城如今困境却是无力支撑!
  独孤剑圣虽被无双城视为强援,可自从武林神话“无名”离奇早逝后,独孤剑圣就自此退隐江湖,淡泊世情。

  独孤鸣虽称呼剑圣一声大伯,可终究却难以扭转其心意,哪怕是独孤鸣数月前亲自去请剑圣出山,并阐明无双城如今困境仍是难以改变其心意。

  只是二者终究是血浓于水,临别前剑圣告知了独孤鸣无双城一大隐秘,那便是“武圣”一脉!
  有关“武圣”一脉的传说,独孤鸣早已从徐子骧处得知,可这些日子以来任凭他搜遍城中每一个角落仍是无所收获。

  独孤鸣深知自己这位大伯从不虚言,既然连他都说无双城暗中有人守护,在加上徐子骧此前透漏的只言片语,倒是暂时稳住了独孤鸣的心神。

  只是这一切终究未曾得到证实,独孤鸣自然是寝食难安,整个人在这数月间就瘦了一圈。

  好在天下会在此其间未曾大举来犯,独孤鸣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不然仅凭这份压力就能让独孤鸣彻底崩溃!
  直到这时,这位昔日的贵公子这才理解父辈一代的不易!

  而就在独孤鸣心中独自忍受这份压力之时,被他视为救星的人影却忽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先生!”

  无双府内,数月来消瘦了不少的独孤鸣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身影,语气中满是惊喜。

  说到底独孤鸣还是一个从未经历过任何磨难的公子哥,让他独自在无双城撑了数月已是极限了,再者说,如今这无双城除去独孤剑圣外,也再无他人能够撑起。

  而假独孤一方数月未曾露面,城内早有流言蜚语传出,不过好在徐子骧远行前就提前解决掉盘踞在城内的杀手之狼,不然以那群人的狼子野心,仅凭独孤鸣和释武尊二人未必能够降服!
  眼见徐子骧归来,数月来寝食不安的独孤鸣瞬间好似有了主心骨,整个人双目中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信心。

  “你且随我去请一人出山!”

  看出了独孤鸣这数月备受煎熬,可久归而来的徐子骧却并没有太多时间来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

  “难道是……”

  闻言,独孤鸣双眸精光一闪,似乎自己也猜到了什么。

  此前他去请那人出山败兴而归,可若是眼前的道长……

  一想到此处,独孤鸣心中则不由自主兴奋起来,如今无双城看似声势依旧,其实却已有了衰败迹象。

  自家人知自家事,自从独自扛起无双城的大旗后,独孤鸣就深知自己绝无能力担任城主一职,只是奈何独孤家只剩下他这唯一嫡传血脉,况且他身为兄长自然务必要为小妹遮挡风雨。

  若是无双城再无高手坐镇,恐怕还等不到天下会大举来攻,他这狐假虎威的少主就要被周遭一众势力生吞。

  ……

  人间,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角落。

  这里,有一个早已被众人被遗忘许久的角落。

  环顾四周,此地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荒地,看来至少有百亩之广;惟触自所见,却是满目苍凉,即使连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亦甚罕见,更追论曾有人迹。然而,这里真的有——人迹!
  作为此前早已来过此地的独孤鸣,看到这儿却是不禁心有所感。

  若要论起剑道一途上的诚挚,恐怕天下还无人敢与他这长辈比较,只是这般痴迷于剑道的人杰,却因武林神话“无名”早逝缘故,终其一生埋剑与此地。

  “好强的剑意!”

  纵然隔着百丈距离,一身青袍的徐子骧遥望着远处荒地上孤零零的小屋,就已能够感受到小屋内传出的傲世剑意。

  外人突然造访,自然逃不过小屋内那人的五感,只听其长叹一声说道:“唉,想不到,尽管我躲在这个已被世人遗忘的角落,却依旧无法令世人……”

  “遗忘我……”

  话音刚落,就见小屋内忽得迸发出一股绝世剑气,而门也没有敞开,惟出奇地,就看到沿途任何拦路的岩石,枯木都被摧枯拉朽般切成两半。

  其剑气之强,简直是亘古未有。

  一旁的独孤鸣看到这儿则是目露惊恐,他可是深知他这位大伯的脾气,一旦动手就绝不会留情,心中也不免有些后退自己这次有些鲁莽的举动了。

  可面对这股绝世剑气,徐子骧却仍是淡定自如,这股剑气强虽强,可未必比得过“天剑”无名,况且独孤剑圣早已年迈,气血不足下,这股剑气看起来惊人,却已是强弩之末,根本伤不到徐子骧分毫。

  果然,就在这股剑气将要逼近徐子骧身前三尺时,却忽然无任何征兆消失掉了!
  “这是……”

  独孤鸣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则是极为不解。

  而另一边的小屋内内,似乎也是察觉到了自己气血衰败,就连自身剑气也已到了强弩之末,屋内的人影不禁沉默了半响。

  “我不是说过不见外人吗?”

  气血虽然衰败,可屋内的独孤剑圣依然能察觉到远处的独孤鸣,若非他这次带外人前来造访,他也不会无故出手。

  只是这一出手,却让他察觉到了自己已老的事实。

  “大伯,这位先生不是外人,若非他出手相助,恐怕无双城百年基业就要落入外人手中!”

  听出了屋内人影语气中不满的成分,独孤鸣连忙拱手高声禀告道。

  “我已不理江湖纷争,你也不必屡次造访!!”

  独孤鸣的言外之意,久居小屋内的人影自然清楚,为此这才直接开口拒绝。

  自从败在无名手中后,他就一直苦心钻研剑道,追求能够破尽无名的无上剑术,然而还未等他攻成,江湖上就传来无名因思念亡妻过度早逝的消息。

  苦心钻研剑道,为得正是一朝雪耻,然而无名忽然早逝,却让他再也没了一雪前耻的机会,为此失望之下,他这才隐居在这荒郊野岭。

  “无名尚在人间!”

  面对小屋中人影的油盐不进,独孤鸣没有任何办法可不代表徐子骧也没有,看着百丈外的小屋,徐子骧只是嘴角轻轻一动道。

  就听“噗”的一声响起,百丈外的小屋忽然便解体了,从中露出了一位红眼银须的健硕老者。

  “无名尚在人间?”

  饶是独孤剑圣在这荒野枯坐十数年,却仍被这句话刺激到了,浑身剑气激动之下更是将这居住十数年的小屋全然毁掉。

  “无名自从其爱妻离奇离世后,就自责自己锋芒毕露而导致爱妻遭人毒手,为此这才假死脱身!”

  看着破了自己隐居誓言走出小屋的独孤剑圣,徐子骧则是依旧不显慌乱,反而依旧淡定说道。

  “无名,你可骗得我好苦……”

  闻言,独孤剑圣不禁暗自摇头。

  无名假死脱身,他也因此被困在荒郊野岭十数年,独孤剑圣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既然你还活着,你我一战就该分个胜负了!”

  仰天长啸一声,独孤剑圣双眸神光闪露,就欲离开此地时,却有一人影挡在了前面。

  “剑圣如今你气血衰败,执意寻找无名不过送死而已!”

  看着心中执念不改的独孤剑圣,拦在前方的徐子骧则是摇头道。

  “好胆!”

  听闻此人敢言自己挑战无名不过送死,本就修炼无情之剑的独孤剑圣自然眼中冷光一闪,无剑在手的他直接以指带剑迸发出凌厉剑气。

  然而他这凌厉剑气却还是无功而返,任其剑气何等凌厉,仍是敌不过徐子骧三尺外的护体罡气。

  若是之前,还能以距离太远解释,如今他这一道汇集六成力道的剑气居然仍是如此,自然不得不让剑圣心中一惊。

  “看来我所说无错,你如今气血已衰,连自身剑气都快凝聚不住了!”

  挡下独孤剑圣含怒一击后,徐子骧则更为确定了独孤剑圣如今的状态。

  “哼!”

  被这句话给彻底激怒,清楚自己目前状况的独孤剑圣也不执着以剑气伤人,双指则在长发间一夹,发一丝断却,仿如化作无数小剑,蜂涌地狂刺前方。

  “唉,执迷不悟!”

  眼见独孤剑圣依旧不肯死心,徐子骧则是轻叹一声,顿时左手食指同时击出,就见一瞬间独孤剑圣发须皆被冰霜冻结。

  至于他假借发丝凝成剑势,也被其彻底泯灭。

  “劲气隔空而发,不伤人却破我剑势,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倨傲如独孤剑圣,此刻也清楚了面前青袍道人是有意留手,惊怒间便开口讨教其的身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