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2021-08-22 作者: 我有梦想吗
  第260章
  “有趣,实在有趣!”

  看着面前吃了他这一掌仍能若无其事的青袍道人,佩戴着冰面的神秘人影这时则是忍不住开口惊叹起来。

  这并非是他过于大惊小怪,而是面前青袍道人实在是给予了他太多意外!
  本以为这天下除去了那武疯子外,已无人能算其的对手,可面前同样来历成谜的青袍道人却又为他带来了惊喜!

  自从他吞食凤血过后,虽说一直隐在幕后,可天下大局变化仍在其掌握之中,其间也曾因为一时兴起一度登上了皇帝宝座。

  不过自古以来,中原就人杰地灵,两汉之时的他修为尚浅,自然不敢出来兴风作浪!

  而到了东汉末年,群雄并起,这天下却又多出了吕布这等绝世猛将!
  面对这种纵横战场无所不败的绝世猛将,这个足足等到秦朝灭亡百年后才敢暗地返回中原的人影,当然没有勇气和吕布、关羽这等绝世猛将对峙的勇气!

  关羽被世人称为“武圣,除去其为人义薄云天外,其实还有一点则是他的武功,作为能够创出“倾城之恋”一击就可毁灭一座城市的人,纵然是在后世也鲜有人能超越。

  能够一击覆灭一座城池关羽,却不能助自家兄长刘备一统汉室河山,足可看出其时代之可怕!
  被吕布关羽这等绝世猛将的力量所震撼,他又躲在暗处耗死无数强者,直至五代十国时已有千年功力的他这才敢行走江湖。

  可惜以他千年之功力,却也只是坐享了数十年皇帝的权利和荣华富贵,就又被人灰溜溜赶了下去!

  中原人杰地灵,自感有了千年功力就小看天下人的他,却被一根哨棒给赶了下去!

  至此彻底心死,潜心躲在幕后操纵中原大局,或许是学到了教训,其间他再次亲眼见证了无数强者化作白骨。

  直至到他一千六百岁时,或许是因为无聊,他竟又重出江湖挑战各路强者,当时天下各大门派都无人是其对手,就连所谓的少林和武当亦是一样……

  只是就在这时,他却是遇上了对手!
  坐拥千年功力的他,却败在一个连他年龄零头都算不上的年轻人手中,就连体内凤血也被其打得有所流失!

  这一战,可谓是彻底打灭了他的信心!

  故而这些年,他一直隐在暗处静观中原变化,看似他不履江湖,可是中原武林的大小变化,可尽数在其掌握之中!
  帝释天精通命学,算出了雄霸乃是天生枭雄后,便躲在暗中静观其变,除去日复一日在雄霸饮食中下毒外,他根本不愿现身!

  至于同样隐在暗处的长生不死神,以及魔主二人,他自然是知晓,只是有武疯子先例在前,他当然不愿轻易招惹!
  甚至就连当初海螺沟外二人的交手也是错过了,为此心中可是极为遗憾!
  若不是徐子骧和魔主二人开始大肆收集天下有名的神兵利器,他也不会这么早现身,而在不久前,魔主白素贞亲自现身于东海的铁心岛,并且从中取走了铁门的镇门之宝“天罪”。

  而作为铁心岛如今的主人,铁狂屠苦心多年打造的“天劫战甲”则在白素贞面前宛若白纸般脆弱,更是在其一掌之威下连人带甲被熔炼成液!
  目睹了这一切,早在武无敌手中吃了大亏的他,自然不愿以身涉嫌
  为此,目送魔主白素贞离去后,他便亲赴中原,只可惜他还是来迟了一步!
  被拜剑山庄收藏数代的奇铁黑寒也早已被徐子骧带走,若不是他大致猜出了徐子骧与魔主二人想法,及时赶到了乐山大佛上的凌云窟,恐怕又要错过了这一机会了!
  “天剑”无名,乃是他所有后辈中最为出众的一人,虽说是其命犯孤星,可其在剑道上的天资却是令他惊叹!

  在其长达一千六百年的岁月中,还从未见到过有人能在剑道上走到这一步,想必就是当年创立剑宗的大剑师也不过如此!
  清楚无名在剑道一途上的天赋,故而他才这般吃惊,想要在正面对决以碾压之势击败无名,就算是他这位祖先也是难以做到如此干脆!
  正因为清楚了青袍道人的厉害,他这才藏在暗中出手偷袭,只是没想到他这自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击,却还是落了空!

  比起步氏神族每隔百年就诞生一位所谓的“神”,他在武学上的天赋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不过如果人活得久了,本身就会变成一个怪物,在其积攒千年的功力下,任何人都要自叹不如了!

  只是比起内力精纯,习武不过百年的徐子骧却是不逞多让,青城派镇派武学鹤唳九霄神功乃是传承自两晋之时道家吐纳之术,故而其比起其他门派的内功显得入门易,却难以练到精深!

  而传自侠客岛的太玄经来历神秘,练成后自身百余穴道能够连通一处,大明尊教的镇派秘典“娑布罗干”凝练自身精神,早在他动手之前徐子骧就有所警觉了。

  “本座自问这一掌已用了全力,没想到还是伤不到你分毫!”

  佩戴诡异冰面的人影,此刻语气也透露出一丝意外。

  放眼天下,面对他有心偷袭的一掌,莫说雄霸之流,就算是体内传承了他一丝凤血的无名,也未必能够做到这般轻松!
  “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帝释天!”

  然而面对诡异人影的意外,徐子骧则根本不做解释,反而直接叫破了他的身份。

  闻言,佩戴着冰面的帝释天双眸不禁寒光一闪,隐隐间更是透露出丝丝杀气,很明显因为徐子骧识破他身份的举动,而在心中产生杀意。

  “不,亦或许该称呼你为徐福!”

  面对帝释天产生的杀意,徐子骧却仍是不做理会,又更近一步揭穿了来人隐藏千年的真实身份。

  “大胆!”

  被徐子骧揭穿了他隐藏千年的真实身份,帝释天也再无之前的半分从容,反而在心中诞生出彻骨杀意,眸中更是闪过一丝神光,直接看向了面前徐子骧。

  圣心有四劫,而这惊目劫便是其一,寻常武者纵然是面对帝释天惊鸿一瞥也是难以抵挡,直接被泯灭掉自身精神而亡!

  只是可惜,对于帝释天的惊目劫,徐子骧是早有防备。

  况且他修炼大明尊教的“娑布罗干”有感,自身精神早已凝练为一体,莫说是惊目劫,就算是圣心四劫中的最强一式,他仍有信心。

  “嗯,有趣!”

  眼见含怒的精神一击竟然无效,帝释天看似不禁放声大笑,其实面色已经变得冰冷至极。

  只因其佩戴冰面的缘故,常人根本看不出其变化!
  连番出手被徐子骧挫败,帝释天心中已将其视为平生仅次于武疯子之外的大敌,故而根本不可能就此罢手!

  果然下一刻,就见帝释天身形一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徐子骧周身各大要害。

  既然心中已经认定了徐子骧为必杀之人,接下来的帝释天每一招都是全力以赴,以他长达一千六百年的深厚功力来说,这天下根本鲜有人能挡住他这一击!
  不过徐子骧也并非寻常高手,自身所创的天罡元气罩已将其立于不败之地,帝释天千年功力固然可怕,可徐子骧太玄经连同自身百余穴道为一处的妙用也并不逊色。

  每每帝释天运功发力痛下杀手之际,徐子骧的内力反而更能更快一步!
  在这岷江畔边,徐子骧与帝释天二人一守一攻所发出的动静,好比惊雷降世,更是惊得余沧海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如此手段,莫说是余沧海一人,就算是集倾派之力也比不上这交手的二人!

  与此同时,远在数里之外的青城派众人,也听到来自远处宛若惊雷的响动,只是任凭他们如何想象也猜不到这是二人交手所传来的动静。

  心中已有杀意的帝释天招招间不留余力,看样子是执意要取徐子骧性命。

  如此局面,若是有人旁观者自然会觉得眼熟,因为就在此之前,徐子骧与无名二人交手亦是如此,以力压人,任凭无名武学天赋极高也是奈何不得!
  “轰!”

  又是震耳欲聋的巨响传出,不远处无名则是眼露惊异,在旁见证了二人交手,他平静了十数年的心又开始乱了起来。

  本以为各大门派因为被他重创,中原势力早已凋零,却没想到暗地里却有这两位高手。

  而且此前帝释天被叫破的身份,他也在听进耳中。

  “徐福”之名在中原人耳中可谓无人不知,相传此人乃是始皇麾下专门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方士。

  想到这儿,无名心中更是不由得一惊!
  难道真是此人?

  想及此处,无名心中好似翻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无论面前人影是否是秦朝的方士徐福,都暂且与无名无关,因为此前他与徐子骧的交手中损耗过大!
  若不是这人横插一手,胜负早已分出了!
  一旁的帝释天完全舍去了以往学自各大门派的精妙招式,全然只以浑厚功力轰击徐子骧的天罡元气罩,只是短短数息间,就被其攻进周身一丈内。

  双手已经狠狠捏在徐子骧双肩之上,以他长达一千六百年的深厚功力,徐子骧以周身功力引动天地压力的手段,也不过是对他造成一点困扰而已。

  眼见徐子骧自身内力竟如此精纯,帝释天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丝恶趣味,故而便直接放弃了取走对方性命的打算,选择另一个更杀人诛心的手段。

  数息间,他就已将自身圣心诀的真气灌入徐子骧体内经脉,他这手段和江湖上恶名昭著的回元血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比起回元血手的简单粗暴,帝释天的“纳海圣心咒”却是以柔和手段吞噬他人内力,这千百年间被其以这种吞噬内力的人不计其数!
  其中也不乏个中武道高手,然而一旦被帝释天圣心诀的真气侵入奇经八脉后,其不畏寒暑苦练而成的内力就会被迅速同化,通通化为帝释天自身功力的一部分。

  若要论起歹毒之处,“纳海圣心咒”的也并不比“回元血手”逊色多少!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纳海圣心咒”无往不利的柔和同化手段,却第一次在徐子骧面前吃了瘪!

  因为就在帝释天圣心诀真气侵入经脉的瞬间,徐子骧早已利用太玄经贯通周身百余穴道为一处的妙用,将自身精纯真气汇聚一处窍穴!
  故而帝释天的“纳海圣心咒”自然是扑了个空!

  “不好!”

  眼见“纳海圣心咒”竟然扑了个空,帝释天心中岂能不知对方早已有了防备,就在他心生警惕之际,一股磅礴至极的浑厚真气却从徐子骧窍穴中迸发而出。

  猝不及防之下,帝释天周身犹如雷触,瞬间功夫佩戴在脸上的冰面也炸裂开来,露出一张极其诧异的高瘦脸庞。

  绕是以他一千六百年的浑厚功力,竟在此刻却有抵挡不住的迹象!
  “你……”

  心中惊异之下,帝释天脸上也失去了此前的从容,露出久违的对于未知的惊恐!

  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通,面前这个青袍道人顶多修炼武功不过百年,为何会有这般匪夷所思的磅礴内力?

  惊异之间,从徐子骧体内窍穴而出的磅礴内力反而侵入他的体内,一时间帝释天的体内好似冰火两重天一般,半边身子好似坠入无边烈焰,炙热无比,而另一半身子好似埋藏于极北之地的千年寒冰之中,若非他圣心诀乃天生寒性心法,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徐福,当年你因私吞凤血逃到海外,枉活了这千年之久,现在也该是时候去死了!”

  盯着面前眼露恐惧的帝释天,徐子骧却是眸中神光愈发大盛。

  徐子骧能够转败为胜,自然离不开神石的协助,帝释天有一千六百年功力不假,可神石乃是当年女娲补天所留神物,能够增长使用者二十倍的功力。

  徐子骧习武至今虽远远不足百年,可由于其所修炼功法之特殊,这数十年的纯正功力已经好比寻常人百年功力,而有了神石的增幅,一举击溃帝释天的千年功力自然不成问题!
  “不,我还不能死!”

  或许是生死间刺激到了徐福,又让恢复了一丝斗志,心知若是不再拼命就没机会了。

  圣心有四劫,其中又以“殛神劫”威力最强,只是“殛神劫”要以自身元神作为武器,如若不胜,就算有吞食凤血而得来回神之象也难以弥补元神崩碎的伤势。

  换句话说就是“殛神劫”不胜,便是即死!

  千百年来,就算是被武无敌那个疯子也从未将他逼到过这种绝境,而今日面前的这个青袍道人却是做到了,
  刹那间,连时间都仿佛变得慢了下来!

  不远处的无名他也似觉到了什么,整个人灵魂深处仿佛感知到未知的天敌一般,浑身不由自主颤栗起来。

  无名亦是如此,远处观战的余沧海和单婉晶二人自更是不如了!
  “殛神劫”一出,附近天地也随之变色,就连远在数里之外的青城派弟子也是察觉到了突变的天象。

  说实话,这种攻击对手元神的手段,若不是今日被人逼到绝境,帝释天根本不愿施展!

  其中原因很简单,元神牵扯甚广,一旦有失,就算有吞食凤血所得来的回神之象也难以保住他的性命!

  当日他被武无敌打的口吐鲜血,信心全无,就连体内凤血也有所流失,可即便如此,仍有退路的帝释天仍不愿放手一搏!
  无他,自古以来长生者皆是怕死之辈!

  帝释天亦是如此!
  “不好!”

  察觉到这一招恐怖的徐子骧不禁变色,手中神石更是光芒大亮,心中则是暗暗运起了大明尊教的镇派秘典“娑布罗干”。

  大明尊教乃是西域波斯大教,其中传承也有百年之久。

  其功法更是擅长精神大法,以邪王“石之轩”之广博见识也不禁对其偶得两篇残经赞口不绝。

  感知到这一招恐怖的徐子骧,自然本能以此运起护住心神。

  不过高手搏杀,不仅讲究招式精妙和功力深厚,更讲究自身心性以及放手一搏的勇气!

  帝释天苟活千年,期间虽学遍各派武学,可归根究底他仍是千年前的方士,缺乏真正与人搏杀的勇气!
  若非如此,当初与武无敌岂会败得如此彻底!
  而今被逼绝境之下,不得不放手一搏,可其仍是少了同归于尽的决心!
  “殛神劫”一出,徐子骧纵有大明尊教镇教秘典护住心神,仍是不免受到重创,浑身一颤的同时,面色也变得煞白无比。

  这时帝释天苟活千年的优势就彻底展现出来,面对元神层次的搏杀,徐子骧只能勉强护住自身心神彻底不崩而已!

  一击建功后,死里逃生的帝释天又恢复了几分从容,只是望向徐子骧掌心绽放的神光多出了几丝慎重!

  不过一旁徐子骧的反应,却是出乎于帝释天的意料,本以为胜局已定的他,则在四周倍增的压力下骤然变色。

  有着神石的增幅,纵然无法继续将澎湃真气灌入帝释天体内,可换来天罡元气罩的二十倍的加成,也是极为值得!

  面对这骤然倍增的压力,帝释天又到了取舍之时,若要继续恋战以“殛神劫”自然可以取走徐子骧性命!

  但同样他自己也要丧命在这倍增的压力之下,面对这忽然骤增额的重压,帝释天即便有回神之象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复活!
  况且身旁又有无名这种高手,纵然侥幸复活,虚弱之下的他可没有把握面对无名的出手!

  瞬息之间,帝释天就做出了选择,身影忽然间就此出现在了十丈开外。

  “休走!”

  早就料到了帝释天没有同归于尽的胆魄,徐子骧轻哼一声,手中发光的神石忽然暴涨,已经快要到百丈开外的帝释天忽然身形一颤,后心处不知何时多出一个豁口,鲜血正从中蜂拥而出!

  受此重创,常人早已毙命!
  而帝释天却是眼露怨毒,明显还未到绝境之处。

  “小子……”

  周身开始散发出丝丝紫气,同时身形也逐渐模糊。

  远离了天罡元气罩的核心区域,帝释天心中自然不会畏惧,为此这才有时间来开口。

  而就在他开口的瞬间,帝释天逐渐模糊的身影却好似如梦似幻般消失了大半,在众人眼中只剩下一个头颅留在原地。

  “七无绝境!”

  远处观战的无名看到这一幕,则是面色微变,看样子是已经猜到了帝释天的手段。

  “哼,早就料到你会施这一招!”

  看着身形化作虚无,开始在他处重组的帝释天,徐子骧却仍是极其自信。

  话音刚落,徐子骧手中神石又光芒大亮,原本身形就要全然消失的帝释天却是不由得面色大变!
  因为任凭他催动功力,只余下一个脑袋的他仍是无法化作虚无,紧接着帝释天似乎明白了什么,便见到他面露苦涩。。

  “原来如此……”

  还未等他话完全说完,就见他的头颅忽然爆开,从中露出化作无数细小丝线的神石!

  神石不仅能增幅使用者二十倍的功力,还能随心所欲化成任意兵器,故而在徐子骧手中化作无数比血管还要细小的丝线也是不难。

  七无绝境能够将身子化作虚无的确不假,可一旦神石与其身躯血肉结合就由不得他了!
  帝释天过于自信,自信他这“七无绝境”无人可破,反而给了徐子骧亲手取他性命的机会!
  若是他留有几分对战武无敌时的谨慎,纵然徐子骧有神石在手也未必留得下他!

  ……

  看作化作一摊血雾的帝释天,在场众人包括无名在内都是久久不语!

  二人交手所展露的手段,已经近似鬼神,就算已达“天剑”之境的无名也是受到触动。

  “无名,还要继续吗?”

  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后,徐子骧又恢复了不久前的淡然,只是他面色略显煞白,看样子仍是未从帝释天的“殛神劫”中恢复过来。

  “不了,此战是你胜了!”

  亲眼见证了面前二人的超凡之战,无名自然清楚青袍道人在和自己交手时仍有余力,故而便索性直接认输。

  PS:六千字大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