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洛阳

2021-03-06 作者: 我有梦想吗
  第190章 洛阳
  自从杨广开通大运河后,以东都洛阳为中心,北抵涿郡、南至余杭、全长2千多公里,也正是依托这条运河,徐子骧一行人这才能直达东都洛阳。

  隋文帝杨坚当初趁北周静弟年幼,联合关陇世家最终取而代之,以隋代周!

  而到了杨广继位后,关陇世家已经尾大不掉,出于制衡便主动迁都洛阳,并且开凿运河联通南北。

  企图以南朝士人对抗关陇世家,并且首创科举进士,提拔平民人才。想以此从根本上打击门阀世家垄断朝政的局面。

  可惜其过于心急,反被关陇世家有所察觉。

  为此这才有了杨玄感的造反,只是杨玄感起兵后,却驻兵扬州不动。

  大失所望之下,关陇世家这才转而支持起了八柱国之一陇西李氏李虎的子孙李渊,甚至连各大义军背后也有这些世家的身影。

  “好一个东都洛阳!”

  站在船上的徐子骧,抬头看向远处高达三十余丈的城墙,也是不禁感叹。

  他自问行走江湖数十年,天下间什么雄关坚城没见识过!
  可无论是在蒙古铁蹄下坚持了二十年之久的襄阳城,还是抵抗契丹等北方异族南下的雄关雁门关,都在眼前这座城墙可蔓延数十里的东都洛阳面前是黯然失色了。

  有如此高墙坚城作为依仗,也难怪李密携师百万之众仍攻不克这座东都洛阳城。

  “国师大人!”

  码头上,被杨桐刚加封为吏部尚书的王世充则是恭敬屹立在岸边,静静等候着徐子骧的到来。

  而在他的身旁不远处,独孤阀则派来阀主独孤峰的胞弟,独孤霸前来迎接。

  只是无论是王世充,还是独孤霸,二人之间刻意拉开了一段距离,明显能看出来两派之间关系并不融洽。

  “居然能劳驾郑国公亲迎,贫道还真是有幸啊!”

  话虽如此,可徐子骧却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屹立在码头上的王世充一眼。

  徐子骧这一眼看似寻常至极,可却让王世充心中不由得一颤,好似浑身上下所有秘密都无所遁形一般。

  自从杨广宣布退位,由留守在东都洛阳的越王杨桐继承大统后,巧于心计的王世充便被杨桐拜为吏部尚书,封郑国公。

  和留守在东都城内的独孤阀一样,备受信赖。

  可距离他刚被封为郑国公才过去多久,刚抵达东都的国师就听闻了这个消息,自然是让王世充心有警惕。

  “国师您客气了,您被太上皇册封为大隋国师,自然受得起这般礼遇!”

  不清楚徐子骧此时说出这番话的原因,王世充也只能继续一脸恭敬道。

  “下官独孤霸拜见国师!”

  与此同时,一旁的独孤霸则连忙走上前拜见道。

  和其他三大门阀不同,独孤阀依托于皇权,自从独孤皇后起就与杨家一荣俱荣了。

  依托独孤皇后余荫的独孤阀深得杨广信任,故而在宇文阀密谋造化之际,一直护卫在杨广身旁。

  而在半月之前,醉生梦死的杨广却好似忽然变个人似得,于大殿之上以霹雳手段斩杀了犯上作乱的宇文阀三大高手,以及身为禁军统帅的司马德戡等人!

  数日后,又在江都城下大败李子通和杜伏威两部,尽扫两淮的糜烂局面。

  杨广变化如此之大,护卫在杨广左右的独孤盛自然不敢隐瞒,早在宇文阀犯上作乱被铲除后就传书到了洛阳城中的独孤阀内。

  “哦,原来是独孤将军!”

  闻言,徐子骧只是微微一笑说道。

  相较于其他三大门阀,独孤阀内却并无一个足以压阵的高手。

  宋阀有“天刀”宋缺。宇文阀有阀主宇文伤,就连久居关陇的李阀也有阀内第一高手李神通,唯独只有独孤阀在此逊色很多。

  其阀主独孤峰虽说武功不弱,可比起李阀的第一高手李神通也多有不如,更不提“天刀”宋缺和宇文伤二人了。

  故而到了今日,独孤阀仍是尤楚红做主。

  这位已到古稀之年的老妇,一手披风杖法在江湖上名头也是极响,若不是身怀哮喘之症,其武功恐怕还要在南海派宗师晁公错之上。

  徐子骧对待独孤阀这般和善,自然引起一旁的王世充心中有芥蒂。

  他看似不显山不露水,但自身武功却也是世间一流水准。

  况且以这位国师的眼力,又怎看不出这独孤霸不过是徒有虚名,若非是沾了独孤阀的大名,恐怕连和他说话资格都没有!
  王世充毕竟城府极深,哪怕被徐子骧这般故意轻视,仍能不露声色,相较于身旁的酒囊饭袋他看起来的确是有一丝可取之处。

  “郑国公,传闻你家中珍藏无数,故而贫道想向你暂借一物可否?”

  和独孤霸寒暄过后,徐子骧又调转视线看向了一旁的王世充。

  听到这儿,王世充则是明显一愣。

  “既然是国师开口,下官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不过随后他就很快回过神来,连忙开口说道。

  而这时刚走下船不久的宋师道和单婉晶听到这里,则都是眉头一皱,同时朝后退出了一大步。

  作为和徐子骧在船上相处了这么久,他们二人可以算是最为了结徐子骧的人了,所以自然猜到了什么。

  果然下一刻,就见徐子骧微微一笑。

  “贫道想暂借波斯的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一观!”

  闻言,王世充脸色随之一变。

  此事被他视作隐秘,故而连他身旁心腹都无从得知,可未曾想今日却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点破了!

  “国师说笑了,下官不明白您说什么!”

  饶是以他城府之深厚,此刻也不禁稍显慌乱起来,强笑一声道。

  这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乃是大明尊教密不外传的镇派秘典,历来只有大尊和原子才有修炼的资格。

  而他身为大明尊教前任原子,自然是对这御尽万法根源智经极为了解了。

  想到这儿,王世充心中不由得发狠起来。

  这等隐秘之事,本该无人知晓,难道是杨虚彦那个小子出卖了他!

  顷刻间的功夫,王世充脑中却不知已经闪过了多少人影,直至想起了前不久才和他联手的影子刺客。

  “看来郑国公还是不肯承认!”

  看着佯装无辜,暗地里却是在积蓄功力的王世充,徐子骧则是微微摇头。

  “国师大人!”

  王世充看似慌乱无比,可就在这时候他却趁机向前踏出了半步。

  随后就见王世充眸中透出一丝冷光,整个人此时早已窜到了徐子骧身前,藏于长袖中的双掌以雷霆之势已经拍向徐子骧肋下。

  “大胆!”

  一旁的独孤霸看到这儿,则是大吃一惊。

  独孤阀虽说和王世充为了争权夺利一向不对付,可是却从未想到过这位位高权重的吏部尚书竟然深藏不露。

  其中武功竟然远超于他,故而这时候他大惊之下也只能大喝一声。

  而早已退出一丈之外的宋师道和单婉晶看到这儿,目光中则是带有一丝明显同情。

  以王世充的武功,放眼天下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高手,可他太不走运了,竟然选择了徐子骧作为对手,实在是倒霉至极!

  王世充为人城府极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取人性命。

  “嘭!”

  然而他这蕴含雷霆一击的双掌,却隔空被一堵三尺气墙挡住,任凭他使出一身功力,仍是不得寸进。

  “国公大人真是让人扫兴啊!”

  看着脸色憋得通红却依旧不得寸进的王世充,徐子骧则是轻叹一声,语气中好是失望!
  随后就见王世充闷哼一声,整个人就倒退出去数步,嘴角也渗出了殷红血迹。

  徐子骧面前的三尺气墙看似柔和,但其实却暗藏反震之力。

  当初乔峰和慕容复二人联手攻击扫地僧时,若非扫地僧心中没有杀念,不然他们二人纵然不死也要重伤了。

  如今徐子骧虽然无心去取王世充性命,可这三尺气墙上的一丝反震之力仍是让他受了不轻的伤势。

  不好,此人绝非我可力敌的对手!

  自己拼尽全力,却仍无法突破此人的护体真气,一招不敌后,反而身受内伤的王世充心中自然有了退意。

  借助着对方护体真气的反震之力,王世充身影反而向后窜出两丈之远,眼看就要逃出生天了。

  可惜他遇到了徐子骧!
  徐子骧只是轻叹一声,随后就见他左掌一动,已经逃到数丈之外王世充身影好似被龙吸水一般生生拽了回来。

  “擒龙功!”

  一旁的单婉晶和宋师道看到这儿,则都是不约而同低呼一声。

  在被徐子骧传授武功的时候,徐子骧也大概向二人解释了自己一身所学,尤其是他隔空御敌的三尺气墙,自然是被单婉晶和宋师道视为神技。

  为此徐子骧多做解释,其中也提及控鹤功和擒龙功。

  无论是擒龙功还是控鹤功,都是隔空以真气御敌的手段。

  当初乔峰就能以擒龙功接连将岳老三丢进河里,而以徐子骧如今之内功之深厚,自然也能将数丈之外逃遁的王世充好似小鸡抓回来。

  看着明明逃出数丈之外的王世充竟被徐子骧隔空以真气吸了回来,一旁的独孤霸则是睁大了眼睛。

  此刻的他心中不禁暗道侥幸,若非是自己提前被阀主所叮嘱,对待这位国师大人极为恭敬,不然恐怕按照他此前的个性,肯定要得罪了这位国师大人。

  “你这是什么武功?”

  被徐子骧硬生生从数丈之外吸了回来,王世充脸色惨白至极,可是还未等他话语落地。

  整个人又闷哼一声,吃了徐子骧一指的他,直接蜷缩成弓形,躺在地上不停地打起了寒颤。

  “独孤将军,以你之见,王世充该如何处置呢?”

  轻松料理掉王世充后,徐子骧则是似笑非笑看向了一旁的独孤霸。

  “王世充勾结乱党,以下犯上,自然是死罪一条!”

  捕捉到徐子骧看过来的目光,独孤霸浑身打个激灵,连忙跪下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