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北上

2021-03-04 作者: 我有梦想吗
  第189章 北上
  江都城外的运河上,东溟派的巨舶却是在数艘五牙大舰的护卫下,缓缓驶向了北方。

  “先生,您为何要帮那杨广呢?”

  看着站在船首的青袍道人,单婉晶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问道。

  在她心中,徐子骧就好似道家传说中的神仙人物一般,自身品行自然不容有疑,可正因为如此,她才为徐子骧出手帮助杨广而困惑。

  在天下人眼中,杨广早就被人们视作了昏君!
  其在位十四年间,就先后发动战争,西征吐谷浑、三征高句丽,滥用民力、穷奢极欲之极,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可就是这种被天人摒弃的昏君,却被徐子骧出手相助,自然是令单婉晶难以理解。

  其实不光是单婉晶,就连一旁的宋师道也是如此。

  老百姓都能看出隋朝气数已尽,可唯独徐子骧却偏偏选择这位失尽人心的昏君,实在是令人费解。

  “这天下亡,百姓苦,兴,百姓亦苦!”

  明白身后二人对于自己帮助杨广极其不解,徐子骧俯瞰着江面自语道。

  “杨广昏庸无道不假,可这天下十八路反王也都是各怀异心,待他们决出胜负,这天下还不知死多少人!”

  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单婉晶和宋师道,徐子骧微微摇了摇头。

  其实还有一层原因,徐子骧未曾说明!
  慈航静斋自诩为白道武林之首,每逢天下大乱之际,就有传人外出行走!

  若只是单纯投机选择明主也就罢了,可却偏偏装出一副道貌岸然模样,裹挟天下人名义,做出代天选帝的噱头,实在是令人作呕!
  江湖上提起慈航静斋无人不心生敬仰,可在徐子骧看来这慈航静斋却是徒有虚表,说是佛门却是似释非释,偏偏选择代发修行!

  佛门重戒律,尤其是色戒,可这慈航静斋最为擅长却是以色侍人!
  当初眼见“邪王”石之轩有望一统魔门,便派出碧秀心以身饲魔!
  如此行径,实在难令徐子骧赞同!

  况且杨广昏庸无道不假,可偏偏慈航静斋不在杨广三征高丽时出山劝阻,非等等到天下狼烟四起,却派门人出山玩起了替天选帝的把戏!
  明明骨子里逃不出争权夺利,却却偏偏装出一副心系天下苍生的模样,实在是令人作呕至极!

  想到这儿,徐子骧不禁摇头。

  说起来这慈航静斋的把戏还不止如此,其实这天下说起来只有三大奇功,其中长生诀,道心种魔大法都是出自于战神图录。

  唯独慈航静斋的剑典是当年地尼借鉴魔道随想录有感创出,其最后境界相较于其他三大奇书本就差了一筹!
  可偏偏慈航静斋长袖善舞,以本门剑典为饵请宁道奇出山,可却偏偏隐瞒了剑典只能女人修炼的事实。

  宁道奇身为三大宗师之首,偏偏有苦说不出,不仅由于强看剑典导致吐血,平白给慈航静斋增添了一份名头。

  以徐子骧的为人,自然不齿于这般欺世盗名的门派!

  为此,他这才夜探王宫,传给了杨广葵花宝典!

  这天下说来好笑,无论魔门正道都是将君王视作棋子,魔门不外是如此,慈航静斋亦是如此!

  当年魔门拥立杨广登基,可随后又弃如敝履,其中差别,杨广岂能没有怨气!

  而他若想要浏览魔门的天魔策,自然少不了日后和魔门交手,为此还不如选择扶持大夏将倾的隋朝来彰显自己手段!
  “邪王”石之轩曾化名裴矩替大隋经略西域,今日徐子骧欲登武道之巅,自然也少不了匡扶大隋来彰显自身气魄!

  天下人视大隋气数已尽,可徐子骧偏偏却逆天行事,不然连这点气魄都没有,还习武何用!
  “天下兴,百姓苦,亡亦苦!”

  听着徐子骧说出的这句话,一旁的宋师道却是如有所思。

  他为人谦逊,又有一副悲天悯人的心肠,为此听到徐子骧这番话,自然心有感触!

  而一身红衣的单婉晶却是看着面前的青袍道人,则是俏目中闪过一丝担忧。

  徐子骧的武功,她自然是最清楚不过了!
  可正是如此,她才会心有担忧。

  因为徐子骧此行之前在皇宫中被杨广册封为了大隋国师,而此行前去东都洛阳,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
  ……

  江都归燕宫内,换下了龙袍的杨广则是神色木然坐在偏殿中,在他的身后韦怜香却是纹丝不动。

  “陛下,皇后刚才又遣人过来问候您了!”

  看出了面前的身影怀有心事,可韦怜香却还是不得不提起。

  “告诉皇后,孤晚点过去!”

  听到这儿,杨广明显身躯一颤,但随后又恢复了正常。

  作为曾经醉生梦死在温柔乡的男人,杨广此刻却是无比排斥这句话!
  就连萧皇后明显带有善意的关心,这时候在他心里也好似变了味道,哪怕明知对方不是这个意思,但心中总会恶意揣测着!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心中默念着葵花宝典的经文,杨广似乎又回到了那一晚。

  他整日醉生梦死,看似不理朝政,其实心里也清楚自己气数已尽!

  正因为如此,他夜夜饮酒作乐,彻底放纵于酒色之中。

  其中缘故,杨广自然是最清楚。

  当年他还是晋王时,被魔门扶持这才被夺嫡中胜过大哥杨勇!

  当时他是多么意气风发,可惜好景不长,三征高丽失利后,不仅弹压不住关陇世族,就连一直在背后支持他的魔门也弃他于不顾!

  有时候一觉醒来,杨广都会冷汗浃背,因为放眼望去,这天下皆是想取他而为之的人!
  心中惶恐之下,彻底放纵于酒色之中。

  直至那一晚,国师出现在了他眼前。

  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这个在常人眼里难以取舍的问题,却在杨广这里没有犹豫多久!
  就在那一夜,他就毅然挥下了那一刀!

  而这葵花宝典也未让他失望,短短不到半月时间,他就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在大殿之上亲手斩杀了掀起叛乱的宇文家三大高手,并且随后在万人瞩目之下亲手斩杀了在两淮一代掀起叛乱的李子通!
  虽说这其中是由国师替他洗精伐髓,赐下灵药的效果,可仍能体现出这葵花宝典的可怕!
  韦怜香亲眼目睹他从一个酒色掏空身子的昏君转变为一个武林高手,为此这才毅然选择投奔在了他的麾下。

  想到这儿,杨广心中更是不禁为国师的手段而叹服!
  “魔门还是没有消息传来吗?”

  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杨广尖锐的嗓音再次响起。

  “回禀陛下,还没有!”

  听到这儿,韦怜香有所迟疑,但还是如实禀告道。

  “哼,还是觉得孤气数已尽吗?”

  杨广冷哼一声后,尖锐的语气逐渐透露出一丝森然寒意。

  “既然他们不识抬举,就别孤不客气了!”

  杨广冷笑一声后,又忽然看向了身后的韦怜香。

  “韦公公不会怪孤吧?”

  望着身后的韦怜香,杨广看似微笑,但眼中却是隐约有寒光闪过。

  “老奴不敢!”

  心知杨广心中已起了杀意,但韦怜香还是淡定自如,只是微微躬身道。

  眼见韦怜香这般淡定,杨广这才阴柔一笑,说道:“韦公公的一片忠心,孤怎会去怀疑呢!”

  “陛下圣明!”

  听闻,韦怜香则是躬身继续说道。

  杨广这般喜怒不定,韦怜香都已是习以为常了!

  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更何况是目前自挥一刀变成阉人的杨广呢!

  不过他早年净身潜入宫中,经过多年苦修,一身武功倒是不弱于魔门所谓的八大高手,可是武功练到他这般境界,常人都已没了前路,更何况是身为阉人的他呢!
  而杨广却能在丝毫没有武功根基的情况下,仅凭挥出这一刀就能走到一步,自然是引起了韦怜香的注意。

  他大半生都是在为别人而活,如今自然也该为自己了!
  为此,他这才果断入了杨广麾下,以求有朝一日获得杨广所修炼神功的秘密。

  ……

  杨广于江都城下击毙李子通,重伤杜伏威的传闻好似一阵风传遍了整个江湖。

  不仅是引得各路义军为之侧目,就连久居关陇之中的李阀也有了变动!
  而没等天下人平静多久,却又被杨广一道册封惊起波澜!
  册封徐子骧为大隋国师,联想到杨广此前在江都城下击毙李子通的传闻,天下人又怎能不会想多!

  为此,岭南宋阀的磨刀堂中!

  听闻了宋鲁口述徐子骧当初出手一幕的宋缺本来还有所迟疑,直至岭南也传来了杨广册封徐子骧为国师的消息后,也亲手将他的名字刻在了磨刀堂中。

  阴葵派驻地内,“阴后”祝玉妍费劲心力这才集众人之力破开了柳菁体内的生死符。

  这生死符涉及阴阳二气,其手段之精妙,就算是她也不免惊叹!
  所以在柳菁逃回后,被引起兴趣的她这才大费心思破解起了设置在柳菁体内的生死符。

  只是天魔真气虽然巧妙,可却并不擅长阴阳二气,故而这才集合众人之力才破解了施加在柳菁体内的生死符。

  不过还未等她回过神来,紧接着又从江都传来了师兄韦怜香的消息。

  能让一个酒色掏空身体的昏君在半月间脱胎换骨,并且获得一身惊人武功,如何不让她心惊呢!

  只是凭借杨广一人,还得不到阴葵派的认可!

  “徐子骧?”

  低声念着这位大隋国师的名字,祝玉妍眸子却有一丝精光闪过。

  ……

  长安,终南山帝踏峰上,隐世许久的慈航静斋中终于有了声音传出。

  “妃暄,你从即日起就下山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