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抢相公还抢到我女儿头上来了!(二合一)

    第371章 抢相公还抢到我女儿头上来了!(二合一)

    龙大福的话就似火上浇油,直接点燃场中局势。

    轰隆!

    虚空之中的冰山直接凝虚化实,就好似真的从千里之遥摄来一座极寒冰峰。

    光是一个简单坠落,就有开山断流的威势。

    九位剑道大宗师脸色俱是一变,手中长剑高举,九道炫彩般的剑气冲霄,就好像九道撑天之柱挡住了从天而落的冰山。

    但剑气消磨之下,冰山却是越压越低,其势缓慢,但胜在压制。

    天尊宫的四大尊使以四敌九,只是一招,就占据上风。

    当然,这其中也与九位大宗师未曾全力出手有关系。

    但她们的战斗力可见一斑,到底是天尊的内侍,也可以说是天尊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

    “人还没死呢!再等等啊!”

    南宫玄奇出剑同时,也是放声大叫。

    可天上四尊使却充耳不闻,只是掌心真气流传,极寒意境迅速蔓延,将方圆十里之内都化作冰雪领域。

    原本已经停歇的大雪竟又纷纷扬扬地洒下,甚至比之前更大了,每一朵雪花都代表着一缕杀机,当冰雪覆盖全场,便是她们绝杀之时。

    “卧槽!一群疯婆子!”

    南宫玄奇骂骂咧咧,心里对于江平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知道江平肯定没死,以他的性格,就这么简单死了,都对不起当年他叫的那么多声爷爷。

    可关键是天上这四个女人不信啊。

    他已经感知到周遭密布的杀机在渐渐逼近,心头的警兆更是响个不停,仿佛在说,逃吧,再不逃就没命了。

    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识过的功法,竟是将四个老牌大宗师……

    不,四个老牌大宗师绝没有这样的力量,恐怕她们之中还有绝顶大宗师的存在。

    这一门合击功法将四人的力量融合为一,已然达到大宗师的极限,甚至略有超出。

    他不知道神话武者的力量界限在哪里,但想来这一招就算没有神话武者的力量,也是相差不远了。

    他们九人合一倒是也能勉强达到这种境界,但绝没有对方四人运转得那么如意自然,就好像对面心意相通,四人如同一人般。

    这种默契他只在宗内的一对双胞胎兄弟身上见过,他们合使一对剑法,威力倍增。

    同等境界中,没有三五人连近他们的身都困难。

    南宫玄奇脑子里天马行空地想着,可手上力道却是其他八人一般颇为克制。

    现在只希望他们的鸟给力点,尽快把江平找到。

    否则他们一旦坚持不住,真打起来,闹出了人命,那时候就不是一句误会能够化解得了的。

    中岳剑宗的白发老者没想到事情发展得如此棘手。

    虽然他心中同样对天上这群不讲道理的娘们满是愤懑之情,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最好的方式还是尽力止损。

    他高声喊道,声波将飘零的雪花震出很远:

    “诸位天尊宫的客人,你们的少尊主武功高强,挟持他的魔门魔子七夜又身受重伤。

    我相信他一定会没事的,只待我们的各宗的守山神鸟下去,就一定能找到他。

    我们就在这儿,也不会逃跑,为什么就不能静下心来好好谈谈?

    若是你们的少尊主真出了事,有什么责任我们五岳剑宗一力承担。

    但你们蛮不讲理就对我们大打出手,我们五岳剑宗也不是软柿子!”

    说罢,他又朝着退得远远的众多观礼嘉宾道:

    “诸位剑道同道,若有人愿助我们五岳剑宗一臂之力,老夫代表五岳剑宗欠他一个人情!”

    此言一出,刚才看热闹的观众倒是颇为心动,可看了看虚空上的好似神女一般的四尊使,还是没敢行动。

    这种活着的神话传承势力,他们平常连接触的机会都少得不行,为了五岳剑宗的一个人情得罪她们,实在有点得不偿失。

    但一直沉默着的铁傲动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在大众面前展示自己的真正实力。

    咻!!!

    只见铁傲脚下一点,高高跃起,一只神骏的金色老鹰从他背后直接飞云而起,翼展足有近百米。

    铁傲身形落下,正好就站在神鹰背上,乘风而动,一下子就飞越冰山,与四尊使正面相对。

    大宗师!

    一个绝顶大宗师!

    铁傲进场的气势就连四尊使都感到了忌惮。

    占据东方的东尊使说了她此行的第二句话:

    “阁下是何人?”

    她只是人情淡漠了些,却又不傻,知道该给一些武者应有的尊重。

    只是想获得这个尊重很难,起码要有绝顶大宗师的实力。

    金色神鹰遮蔽天空,雪花落下,还未近身,就被神鹰翅膀上的罡风切成碎末,只有稍许微风能吹拂而进。

    铁傲的衣袍随之飞舞,配合着他此刻威严的面孔,挺拔的身姿,一个究极大高手的英姿就跃然于众人心中。

    不少人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铁傲这么帅。

    特别是南宫玄奇心中害臊得要死。

    怪不得他以前每次找铁傲切磋都是恰好输上一招,就凭他们之间差的这个实力,别说是一招,一百招也又得输。

    这个王八蛋铁傲,以前竟然都是在跟他闹着玩。

    不过对于铁傲愿意为了他出场解围,他还是颇为感激的。

    毕竟五岳剑宗中也就只有他和铁傲交好,不是为了他还能是为了谁。

    南宫玄奇心中不由升起淡淡的骄傲。

    别看他南岳剑宗只有他一个人,但起的作用可比两个人还要大!

    只见铁傲稳稳站在神鹰背上,朝着四尊使淡淡开口道:

    “本座铁傲,赵国神捕司司长,也是你们口中的那个少尊主的岳父!”

    这同样也是他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正式承认江平的身份。

    他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好笑的念头,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会在介绍自己身份的时候加上江平的名字。

    天尊宫!

    他作为赵国神捕司司长,自然不会对这个势力陌生。

    当一个人的位置到了某种高度,他的视野也会随之上升到另一个高度。

    在不少人还在盯着自家一亩三分地之时,他早已看向了三国,看向了整个天下。

    天尊宫是他颇为关注的一个势力。

    毕竟这是一个拥有神话武者坐镇的顶级势力,虽然天尊久不涉江湖,但谁也不敢轻视她,包括她名下的天尊宫。

    她们的一举一动仍旧牵动着各大势力的心弦,因为她们有足够的实力入场搅动风云。

    他早有怀疑,江平在十三国获得奇遇,可能和天尊脱不开关系。

    毕竟神话武者又不是青菜萝卜,想有就有的。

    但他也只是怀疑,毕竟天尊宫只收女弟子。

    江平再会抱大腿,也不该让天尊宫打破这个规矩,最多只是和天尊私下扯上了关系。

    可他实在没想到,这个看似无赖的家伙,竟然混上了天尊宫的少尊主的位置。

    他背后的神秘势力就是天尊宫!

    在四尊使出现的那一刻,铁傲关于江平所有的疑惑全都豁然开朗。

    这个家伙原本被一个三皇子六就迫得远走十三国,多落魄啊。

    可回来之后竟敢那般嚣张,连他的女儿都是说抢就抢。

    他明明不善武功,可实力进展却如此之快,连突破大宗师都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只因为原来他背后站着的是天尊。

    何为神话,存在于传说中的是神话,化腐朽为神奇是神话。

    莫说是江平,就是一头稍通人性的猪,只要神话们愿意,舍得花费代价,也能培养成一头顶级异兽猪。

    他心中念头闪过,面对着四尊使,不卑不亢道:

    “江平落下悬崖,事出有因,与其在这里跟五岳剑宗拼个你死我活,不若静待消息。

    若是江平出事,本座愿和你们共伐五岳剑宗!”

    “你是江平的岳父?他成亲了?!”

    可东尊使关注的却是另一个方向,连语气都多了一丝动容,感觉颇为激动的样子。

    一个浑身冷冰冰的女人能够出现这种情绪上的波动,可以想象她内心的悸动。

    铁傲脑袋当时就是一懵。

    不是吧?!

    作为一名经年老捕头,从犯人的语气情绪当中寻找出蛛丝马迹是他们的基本功夫。

    可以说每一个冠以神捕名号的捕头都是一名冷读大师。

    如此,铁傲怎么可能读不出来面前这个女人的语气虽然很淡,但那种羞恼的感觉却做不得假。

    所以说,

    江平这个王八蛋除了招惹他女儿,竟然连天尊宫的女人也一起招惹了。

    他的胆子怎么就这么肥呢?!

    不过想到江平少尊主的名头,也就有些释然了。

    身为少尊主,调戏几个门内弟子倒也正常。

    可你特么的就不能调戏个漂亮的年轻的女弟子,非得挑战最高难度。

    现在招惹一个绝顶大宗师回来不够,还买一送三,一来就是四个。

    什么时候连天尊一起惹回家啊浑蛋?!

    玛德,死不足惜!

    铁傲心中火山爆发,但表面上风淡云轻,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不错,江平已与我家女儿定亲,择日就会完婚。”

    “原来还没成亲啊。”

    东尊使松了一口气,然后她很快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对,马上又恢复了之前那种冰冷的感觉。

    “本使奉天尊令,接少尊主回宫,至于你的女儿,先让她等着吧。”

    铁傲脸色一绿。

    等尼玛!

    抢相公还抢到我女儿头上来了?!

    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非得告诉你们什么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嗯?不对!

    什么时候江平这么受欢迎了,不该是他求着娶自己女儿才对吗?

    怎么现在感觉好像是他迫不及待要把女儿送给他一样。

    铁傲语气马上变冷:“这可不是你们能决定的,江平说了,此次事了,就会同我回去,与我女儿完婚。”

    看铁傲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东尊使都顾不得跟五岳剑宗较劲了。

    只见天空冰山突然化作虚影消散,而后所有气势一转,全都针对住铁傲。

    “这是天尊口谕,没人可以违背!”

    铁傲却是冷笑道:“江平没出现,你们说什么都行,到时候拿出你的天尊口谕来,看看江平如何选择?”

    “这世上没有人可以违背天尊的意思!”

    东尊使聚合四人之力,朝着铁傲压制而来。

    铁傲额头冒出一丝冷汗,脚下神鹰更是蓦然消散三分,似实还虚的样子。

    不过他面色不变,与东尊使四人冷眼相对,谁也不让谁。

    敢和他女儿抢男人,还得先过他这关!

    “怎么说不过就选择打了吗?”

    铁傲怡然不惧,还淡淡笑道:

    “别忘了,我可是你们少尊主的岳父大人,是他一口一个爹叫着的人。

    你们打我?就是在打江平的脸!”

    四尊使脸色俱是一变,想要对铁傲出手,可想到他刚才的告诫,一时间竟有种使不上力来的感觉。

    铁傲心中顿时暗爽不已。

    现在可算知道江平平时把他气个半死的时候的感觉了,还真是挺爽的啊。

    眼见铁傲一人承担四尊使压力,据理力争的样子,底下的南宫大宗师不由泪目。

    “铁兄啊,没想到我在你心里竟是这般重要,为了我竟然面对如此强敌?

    是我误会你了啊!

    你怎么可能对我隐藏实力,原来都是为了激励我不断进步,没有你,哪有我今日的实力。

    是我刚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南宫该死啊!”

    其余八位大宗师目目相觑,立即远离南宫玄奇一大步。

    这家伙,该不是犯病了吧?

    如果江平在此,恐怕也会感叹一句。

    原来南岳剑宗的脑补思想最终源头竟是这位南宫大宗师,也就难怪谢沧泉那么爱脑补。

    毕竟他平生可是最尊敬这位太师祖。

    于是场中气氛立即从大战陷入冷战。

    底下九大剑道大宗师持剑伫立不动,天上铁傲和四尊使对峙当场,还有场外观众大宗师纷纷惊叹,此行不虚。

    就只有一个胖子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又成了小透明,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巴巴看着山崖方向,期待能有只鸟飞上来。

    然后就真的有一抹白影飞出,还伴随着一个熟悉的声音的大呼小叫:

    “别特么再用力了,我肉都被你抠烂了,非得逼我用绝招是不?

    哇哇!看我抓毛打蛋千年杀!”

    砰!!

    一声脆响,然后伴随着一个痛到灵魂深处的深切悲鸣,一道白影如利箭般直射云霄,消失不见,只留下满地飘落的白色羽毛。

    一个人影稳稳落地,一边揉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叫道:

    “刚才那是谁的鸟?负责,一定要对我负责!”

    龙大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使劲眨了眨,终于认出人影是谁。

    他不由使出平生最快的速度,一个急奔,直接滑铲跪到人影面前,更在地上滑出两道足有数十米的深沟:

    “公子,大福可算见到你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