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坑老丈人嘛,他最拿手了!(二更)

    第355章 坑老丈人嘛,他最拿手了!(二更)

    面对师父的喝问,齐正阳沉默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他不想欺骗师父,而且这事也欺骗不了。

    血脉真假,一测便知,疯魔血脉,噬血则狂。

    “竟是真的?!”

    观众们终于按捺不住心情,沸腾声直冲天际。

    江平看着场上突然面露无助的齐正阳,也是暗叹一声。

    按照他所知的剧情发展,接下来就是弑师现场了,然后齐正阳被圣心魔主带走,剑魔就横空出世。

    之前他以为齐正阳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甚至连他抢自己英雄救美的事情都是暗中谋划好的。

    可现在看事情发展,这齐正阳貌似才是最不知情的那一个。

    毕竟那个张山水,一看就是个路人甲的角色。

    这么重要的秘密怎么会被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揭穿,其中说是没有阴谋,旁人都不会相信。

    而西岳剑宗宗主高远堂见齐正阳点头承认,也是不堪接受地闭上了眼,脸上露出痛苦神情。

    但很快他睁眼望去,口中喝道:

    “齐正阳,既然你今日身份成疑,大师兄之位你暂不可受。现在束手就擒,本座查明真相后,再做定夺。”

    “师父!”

    齐正阳神色一动,回想起师父对他的种种爱护之情,正要乖乖上前放下武器。

    突然,一道铃声在他耳旁响起,顿时一股强烈的杀气从他脑海中迸发出来。

    他眼睛骤然血红一片,长剑锵然出鞘,纵横的剑气朝着身边另外四宗的弟子杀去。

    “杀杀!杀!!!”

    “不好,他体内的疯魔血脉被彻底激发了。”

    有人大声惊呼。

    只见齐正阳身体上蒙上一层血色罡气,不要钱往外挥洒。

    疯魔独孤家能够在这么严重的遗传病下还能屹立不倒,传承数百年,甚至在江湖上大有名声。

    便是因为疯魔血脉虽然副作用强烈,但其本身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觑。

    一旦血脉激发,战力暴涨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且不怕痛,不怕死,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的杀戮兵器。

    “孽障!”

    高远堂一声高喝,而后对左右道:

    “诸位,这个孽徒就由我来收拾,大家静坐便可。”

    说罢,他手掌一招,倚在桌子一脚的宗主宝剑就随之出鞘,一同下场与齐正阳战在一起。

    高远堂虽未至剑道大宗师境界,但他在巅峰宗师境界停留十数年,早已将功力打磨得炉火纯青,手上剑招更是行云流水,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只一下场,就将战力暴涨的齐正阳压制。

    但随着齐正阳渐渐掌控住自身的力量,高远堂的压力也大了起来。

    “正阳!还不快快醒来!”

    高远堂一边与齐正阳缠斗,一边更是企图唤醒此刻的齐正阳。

    但齐正阳第一次完全激发疯魔血脉,脑海中早已被嗜血意念所充斥,根本听不见高远堂的呼声。

    只是隐隐中,他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他要住手。

    轰轰轰!!!

    高远堂和齐正阳的战斗直接进入火热化,完全不是前几天五宗弟子切磋比试时能比得了的。

    而且齐正阳完全没有神智可言,战斗现场不断朝着宾客席上移动、

    毕竟五岳剑宗那边高手太多,就算是疯魔了的齐正阳也本能的避开,反倒是宾客席这边,高手归高手,但弱鸡更多啊。

    高远堂脸色一变,他知道若是齐正阳将战场移至宾客席,恐怕到时候其余四宗之人也会出手。

    到时候场面就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住了。

    毕竟这些宾客是他们邀请过来的,要是当着他们的面被人误伤了,岂不是在打他们的脸。

    “回去!”

    高远堂一招西岳剑宗的招牌剑招,长虹逐日,一道火红的剑光就将齐正阳的身体拍回了原来的地方。

    受此刺激,齐正阳狂性大发,打法上完全不顾及自己,剑法上更是招招夺命,不留余情。

    高远堂被逼得节节败退,几次险死还生,可他还是不愿出杀招,口里更是连声呼喊,企图唤醒齐正阳的神智。

    见此情形,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江平突然犹豫起来。

    上辈子只是听说齐正阳弑师入魔,却不知原来在此之前高远堂处处维护他,堪称一个模范好师父。

    若换做一般没良心的,恐怕现在早就招招起杀心,将这个所谓孽徒斩于剑下,以正视听了吧。

    这也就难怪齐正阳一干掉自己师父,就在入魔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岳父大人,待会你注意点,可以得剑宗一个人情。”

    江平考虑了会,还是决定救他一救。

    作为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总是看不得悲剧的,在力所能及的状况下,帮一帮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且,他只是说句话而已。

    让他亲自出手自然是不可能出手的。

    毕竟这事一看就不简单,说不定还是那个圣心魔主亲自策划,他已经搞死了帮他助阵的灭度魔尊,要是现在再搞他儿子一回,说不定怎么恨他呢。

    他一个青葱少年哪里抵得住一个积年老魔的报复。

    而老丈人就不一样了,作为朝廷大官,位高权重,加以武功高强,手下精兵强将无数,岂会怕一个小小魔主报复。

    这个光荣的任务,舍他其谁。

    “嗯?”

    铁傲的直觉告诉他很不对劲。

    但江平哪会让他详细思考,只道:

    “你就别管我是从哪得来的消息,待会这齐正阳还会有一波爆发,他师父肯定挡不住,到时候说不定就被杀死了。

    所以你盯紧点,及时出手,到时候不就收获了两份人情嘛。”

    果然这小子有猫腻。

    铁傲心神悄然凝聚,关注战场,但嘴上却是道:

    “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不自己上?出风头不是你最喜欢干的事了吗?”

    我只出没危险的风头。

    江平默默加上一句,然后脸上笑得跟朵狗尾巴草似的:

    “瞧你说的,你可是我岳父大人,有好事还能不想着你老人家,这就当是我送你的一个小礼物。

    如果你喜欢,以后我还有。”

    铁傲不置可否,只道:“希望你说话算话。”

    “嘿嘿……”

    江平露出傻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坑老丈人嘛,他最拿手了。

    恰在此时,场上风云突变。

    只见齐正阳突然身形一定,挡也不挡,任由高远堂手中的剑刺进他的胸膛,同时他身上血气勃发,竟在不可思议中再次激发了一层血脉,疯狂之色几乎爬满脸孔。

    而高远堂怎肯就这么将剑刺进弟子胸膛,竟强行中途停手,以致于自己体内真气反噬,身形一时僵住当场。

    而齐正阳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他的血色真气涌上长剑,毫不犹豫地刺向高远堂的眉心,就要一剑毙命。

    高远堂此刻无法避让,眼见长剑在视野中迫近,眼中不由露出悲哀之色。

    不仅为自己而悲,也为齐正阳而悲。

    若杀了他,恐怕齐正阳清醒以后,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到时候,天下恐再出一个魔头。

    高远堂闭上了眼,不忍心去看这一幕。

    只听得虚空一声长唳,他的身体被一股巨力拉扯,不由自主朝后猛飞过去。

    他睁开眼,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背对着他,一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张开,一道金色气罩轻描淡写的就压制住了神色疯狂的齐正阳。

    “一时情急,冒昧出手,还望请勿见怪。”

    男子转头朝着高远堂微微颌首。

    高远堂这才看清男子是谁,竟是赵国神捕司司长,江湖上人称神鹰的铁傲,他连忙拱手一礼:

    “哪里哪里,还要多谢铁大人救命之恩。”

    他虽是秦国宗门之人,但面对救命恩人,还是报以十二分的感激。

    “无妨。”

    铁傲手下一压,还在疯狂的齐正阳顿时身形一震,七窍都流出血来,手上更是再也握不住剑把,身子软软的落在地上,一时间竟无丝毫还手之力。

    “没看出来,老丈人还挺能装逼。”

    眼见铁傲在场中大出风头,江平不由酸上一句。

    但总是阻止了一场悲剧,心中酸的同时还有点小爽。

    怎么说呢,就有一种幕后英雄的骄傲感。

    这可不是救了一个人,而是救了无数个以后死在剑魔手下的人,毕竟没有弑师这个刺激,齐正阳再想入魔,应该很难了……吧?

    江平不太确定地想到。

    今天状态有点不对,写得很僵硬,所以没有加更了,抱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