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藏身人群 压制大使

2021-03-07 作者: 姑苏献芹人
  第984章 藏身人群 压制大使
  “夏多!夏多!”

  “夏多!夏多!”

  ……

  奥法广场不算小,即便被隔开一小半用作仪式现场、观礼席,剩余区域所能容纳的人群至少也是以万来计数。

  听着身后传来阵阵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呼喊声,夏多真有片刻的失神,甚至是当着公主的面,他有些恍惚了。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不同于自己领民的呼喊,这些由陌生人发出的声音,更能引发夏多心绪的震荡。

  “夏多领主,希望你继续努力,不忘初心!”

  听到公主的声音,夏多才回过神来,赶忙行礼致意,随后回到队列中,他知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

  一般正常庆典,不同仪式之间要么间隔相当长的时间,如仲夏节庆典的升阳仪式和祈福仪式,一个在清晨、一个在正午。

  要么就会穿插一些表演,如魔法演绎、戏剧、歌曲,甚至是各种杂耍都可以,但这次的新年庆典很显然非同一般。

  在封赏仪式之后,紧接着便开始了对开拓者的表彰仪式,明面上是表彰过去两年来耐色瑞尔恢复开拓传统后所取得的开拓成果。

  但实际上——

  随着司仪宣布表彰仪式开始,夏多便注意到公主再次开始了之前预演时施展过的特殊魔法。

  “托德·维斯利,于耐色历834年南境萨维尔领奥术竞赛中表现卓越,得授【开拓者】头衔,其后于康奇平原开拓新地。在开拓的过程中,他——”

  伴随着一个清澈女声的介绍,仪式现场上方的空中也随之“播放”起托德开拓领地的一点一滴。

  有顺利的、有不顺的,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但不管怎么说,主旨都停在了开拓这个母题上面。

  这样类似电影的表现形式,对于普通耐色人而言,或许很新奇,但对于在半位面中预演多次、观看多次的开拓者,特别是夏多而言,就没有多少新意了。

  也因此,在场上人群稍稍安静下来、视线不再追逐他的时候,他能腾出心情去观察公主、观察其余大奥术师的情况。

  这可不是在预演的时候,就好像之前那个“杀死精灵”声音一样,这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

  从夏多熟悉的托德开始,开拓者们一个接一个地开始迎接广场人群的注视与讨论。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之前预演时被筛选出去的迪沃格以及埃尔帕夫,这两人却是没死,而且还参加了封赏仪式,毕竟他们也是参与过绿野位面战争的。

  只不过在封赏仪式后,他们就跟着其他非开拓者参战者自觉退场了。

  夏多也不清楚这两人的具体情况,这几天他并没有听说有哪个开拓者被剥夺身份的,但身为开拓者却不能参加表彰仪式,也确实有些奇怪。

  而这也进一步证明了,这次的新年庆典以及所谓的开拓者表彰仪式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很快,对开拓者的介绍、表彰便进行到中段。

  其实到这里,时间距离封赏仪式开始已经过去了足足两个多小时,在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夏多始终没能发现任何异常。

  一切都照着预演进行着,以公主为源点蔓延开来的魔网背景波动变化,已经超出了他的感知范围。

  如果不借助探知法术的话,夏多能看到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不过,意外的是,他在观礼席之外的围观人群中看到了拜伦大师,不过那身影几乎一闪即逝,他的视线刚转过去,重新去看,就消失不见了。

  如果是一般人,可能会怀疑自己看错了,但夏多拥有追溯记忆的能力,通过追溯过去的记忆,他很清楚自己没看错。

  如果说仅仅只是相貌一致,还可能是不同的人,但面孔着装都几乎完全一样,哪有这么巧合的。

  除了就是本人,夏多不做其他判断。

  再结合这次庆典,耐色瑞尔方面公开出现的大奥术师仅有九位(七塔的七个+康杰尼欧、伊奥勒姆)。

  他有理由怀疑,其他大奥术师也有可能此刻就混在观礼席之外的围观人群之中。

  有这样的猜测,夏多更加提高了警惕,就差没有时刻盯着科曼索大使脸上的表情了。

  如果真有什么意外,那最大的可能就是科曼索的精灵了。

  但夏多从登场算起,就一直有在留意科曼索大使,除了最开始人群集体高喊“杀死精灵”的时候,那家伙脸色突变,后来就都是摆着一副淡然的面孔。

  若说科曼索那边有什么决定,还会单独瞒着大使的话,那夏多是不怎么相信的。

  毕竟大使身份非同小可、所拥有的权限也非同小可,不提前通气岂不是很容易做出误判,从而影响大局。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科曼索国内真要采取什么行动的话,大使的意见也会是十分重要的参考资料。

  夏多相信这位科曼索大使必定知道一些什么,只可惜他没有看别人脸色就能猜出心中所想的超能力。

  不然的话,他分分钟就可能搞出大事件来!

  ……

  由于开拓者数量不多,只有几十位,即便没有之前一个人独享三枚徽章的事迹,夏多也会被很多双眼睛盯着。

  偶尔目光转动一下,其他人或许看不出什么,可要是眯着眼一会儿抬头一会儿低头,那就堪称事故现场了。

  因此,云气视觉不能使用,夏多也只能尽可能地从魔法的角度去留意场中可能出现的异常了。

  而异常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也终于显现出一丝端倪——

  随着仪式进行到后段,原本公主展开融入周边正常魔网环境的微型魔网逐渐放射出异样的光芒。

  这此前几次预演都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夏多几乎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点,那丝光芒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有心去追溯潜意识中的记忆所在,又担心错过接下去的动静,一时间,他还真有点为难。

  不过很快,就不需要夏多自己做决定了,观礼席中,科曼索大使陡然起身,神情震怒,想要说什么,却有什么也说不出来。

  但夏多却注意到科曼索大使旁边的康杰尼欧大奥术师正一脸淡定地和伊尔法朗大使解释着什么,一旁的丹佐大使也时不时插上几句。

  至于叶尔兰大使,他和其他周边小国使节一样,正低头沉默不语。

  这一刻,夏多无比痛恨自己没有学会读唇语,但看情况,似乎是科曼索大使想要找事,却不知被谁给压制住了。

  就连坐下去时的表情都那么地痛苦、那么地不自然。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