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emmm……

2021-04-22 作者: 一只废宝
  第420章 emmm……

  凯隆的王都在这个国家的中心偏北位置,名字叫做奥古斯,古义是金黄的麦穗。

  这座城市建立在耶露朗大河的边上,占地庞大、人口过百万,是整个凯隆王国政治与经济的核心,也是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地方。

  但相比于诺亚首都坎达拉,此时站在飞艇观景窗前俯瞰这座城市的勒斯却觉得还是不如许多。

  毕竟坎达拉的那两道巨型围墙壁垒,给他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而奥古斯这边,却只能说中规中矩,既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高大建筑,也没有值得一看的特异景色。

  “勒斯,过来集合了,飞艇马上就要降落。”拉格伦在他身后说道。

  勒斯回头打量了一下他身上的装束,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今天拉格伦穿得衣服颜色有点艳,主体为蓝色的西服款式,胸口和袖口都带有大量不同颜色的花纹,左胸处还别着一朵彩花。

  说难看倒不至于,诺亚这个国家从不守旧,没那么古板。

  但想到拉格伦如今都四十多岁,还穿得像年轻人一样‘花枝招展’,就让勒斯觉得有些好笑。

  拉格伦见勒斯的样子就明白他笑得是什么,但却并没有在意。

  这种外交事务,他原来在王都时也遇到过几次。

  虽然穿得确实不太符合自己的风格,但也早就习惯了。

  不过他也同样打量了一下勒斯的衣服,颇为赞道:
  “看来那些礼仪女官们还是向着年轻人,没舍得给你弄这些花里胡哨的。”

  勒斯点点头,心中也颇为庆幸。

  他的礼服是一件开襟长袍,类似于风衣,但款式和造型上有些区别。

  亮黑色的布料上,全是暗金色花纹,衣领竖起、袖口略长,淡绿的长发披在两肩,配合勒斯的身份,一股神秘的气质跃然而出,可以说很合适。

  勒斯对这套衣服也挺满意,王都的服装设计师还是有点东西的,以后可以去多订几套。

  说话间,两人来到会议室,其他使团成员也都在这里。

  除了因为随行人员众多,而乘坐后面那艘王都飞艇的斯图尔特大王子外,所有人都准备就绪。

  刚德列夫还是他那一身紫色军装,他不用换什么礼服,因为这身元帅军装,就是其身份和地位的最好体现,胸口上那一串闪耀的战功和荣誉勋章,也是个人和这个国家得以自豪的荣耀。

  身姿挺拔的元帅表情肃穆的站在上首,环视一圈后,也没做什么鼓舞士气的演讲。

  他就像是一名即将上战场的小队长,一一仔细检查了每个人的装束和神情状态,确定所有人都准备就绪。

  然后,他便率先走出了会议室,带着使团成员们前往飞艇出入舱门。

  而过道中的传声魔法阵,也响起了飞艇操控室的通知,飞艇已经到达距离凯隆王都两公里外的临时起降场。

  而此时的起降场外围,凯隆的官员和大量民众们,早已做好了等待。

  这次凯隆方面对诺亚派出高规格使团来访的事情,并没有感到意外,两国邻里多年,互相的需要和诉求,大家都基本了解。

  如果国内因为议长换届的事情动荡频发,各个分属不同势力的城市之间,更是一副剑拔弩张的姿态,极大影响了正常的贸易往来。

  诺亚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如今急需外部输血,结果现在被凯隆掐着脖子,肯定会跳起来。

  临时搭建,用于起落飞艇的大片场地外围,凯隆王国的掌控者们聚集于此,看着那缓缓下落、尾部散发着青色光芒的‘大雪茄’。

  “诺亚那边的飞艇技术,还真是挺方便。”

  凯隆王室的大王子、也是如今议长职位的暂代者——阿莱克斯,对着身边一名穿着白色袍子的老者说道。

  “殿下,听说诺亚已经将这项独门技术与琴康做了交换,您如果看重的话,等您掌权以后,也可以跟诺亚换过来。”老人笑道。

  大王子摆了摆手,道:
  “只是觉得有些意思罢了,实际上没什么大用,而且……”

  他看向不远处那帮贵族们,冷笑道:
  “无论掌不掌权,我最先要做的,都是彻底清扫这些贵族。”

  白袍老者点了下头,“这确实是第一要务,如今阿瑞斯那边动作频繁,估计又想发动那统一大陆的战争,除了用各种方式汇集全国之力抵抗,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所以,我们必须把这些妨碍的人全部铲除!”大王子沉声道:“这一点上,诺亚的那位老议长就做的十分果决。”

  白袍老人听到这里有些沉默,他犹豫道:
  “殿下,我知道你的志向,但急切效仿诺亚的方式,并不适合我们。

  诺亚的军队都在刚德列夫手中,而刚德列夫又和诺亚议长同进同退,再加上长久的计划、合适的时机,才……”

  大王子叹了口气,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们没有时间了。

  这次我父王病危,我态度强硬的要抢议长位置确实很犯忌讳,直接惹恼了贵族们,但眼下这局势,如果让贵族的人当上议长,面对阿瑞斯未来的兵锋,很可能不战而降!

  到时候,除了那些贵族,这个国家所有人都将沦为奴隶,子民们的自由、财产、土地,全都要化为乌有。

  王室的职责,就是守护这个国家所有爱戴它的子民,我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听着阿莱克斯置地有声的话语,白袍老者露出钦佩的神色。

  但在心底,他却有些鄙夷。

  王室如果真的重视子民,以凯隆的丰沃土地,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吃不饱饭。

  大王子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给自己的自救找个理由罢了。

  按照百年前阿瑞斯帝国扩张时的传统,每个被吞并国家的贵族可以留下,但王室必须赶尽杀绝。

  凯隆王室就算投降,最后也只能落得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因此,即将继承王室的大王子别无选择,只能硬刚。

  相比于冠冕堂皇的大王子,反而是如今病危的老国王相对更看重底层民众一点,之前花了很大心力来在暗中支持与诺亚签订粮食贸易协定,抬高粮食国内收购价格,给穷人们更好的生存空间。

  可惜,也正是因为在这件事上耗费了太多精力,才导致老国王的身体急剧恶化,近两年来对国内局势失去掌控,让大王子代表王室与贵族们摩擦不断扩大。

  白袍老者自己身为宫廷大巫师,多年来受凯隆王室供养,恩惠无数,现在虽然不看好大王子,但无论出于以前的恩情,还是以后王室对自己和学生们的供养,都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而也就在老者唉声叹气时,来自诺亚的两艘飞艇已经降落,大王子在侍从的帮助下整理好衣服,率先走了过去。

  无论是王室身份,还是如今代理议长的位置,他都是领头者的不二人选。

  在这点上,那些跟在后面的贵族们虽然不服气,但也不会捣乱。

  毕竟是国事外交,出了纰漏只会让人凭白看笑话,在心中贬低己方。

  一列列穿着铠甲礼装的士兵持剑列于两侧,大王子领着众多官员踩着红毯来到飞艇旁。

  此时刚德列夫也已经带着使团成员们肃立在飞艇外,看着快步走来,脸上带着笑意的大王子等人。

  “刚德列夫元帅、诸位远道而来的先生们,欢迎你们前来做客。”大王子行了个标准而优雅的凯隆礼节,颇为热情的说道。

  刚德列夫脸上也带着微笑,微微躬身行礼,道:
  “感谢贵国的欢迎,实在打扰了。”

  “您太客气了。”

  阿莱克斯王子随即又看向刚德列夫左侧的斯图尔特王子,再次行礼欢迎。

  这次是凯隆皇室的特有宫廷礼节,而斯图尔特也同样回礼,两人相视一笑。

  抛去国别,他们之间其实天然上更加亲近一些,都是一个国家的王室大王子。

  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彼此介绍的环节,诺亚的使团成员和凯隆这边的大人物们互相打招呼问好,大家互相混个脸熟,在了解下对方的职务。

  身为使团副团长、诺亚议会上议员的勒斯脸都笑僵了,不停说着‘久闻大名’、‘失敬失敬’之类的客套话。

  不过他也留意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凯隆这边的商业大臣换人了,原来那个名在布兰提斯见过,叫比勒尔的不见了。

  还有就是,凯隆皇室那位颇有声名的伊莎贝拉公主,也并没有出现。

  之前拉格伦和他交流时,明明提到过这位公主,说她目前很受下层平民爱戴,甚至有声音说希望她成为新议长。

  这在凯隆这种十分保守、女性从不参政的国家里,可谓十分不可思议了。

  这次外国使团到访,伊莎贝拉正常来说也应该来的。

  不过他也没时间想太多,互相介绍完之后,凯隆王子便邀请他们登上早已准备好的敞篷马车,前往首都城内。

  沿途上,两侧有大量凯隆的民众夹道欢迎,勒斯等人也礼貌的微笑挥手,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到了城里,又是一场欢迎仪式,刚德列夫这次没有出场,可能是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阿凯奇上去讲了一段话,大概就是两国友好之类的,然后按照流程,使团前往了凯隆为其准备的住所。

  众人刚安顿好,又紧赶着换上宴会礼服,应邀前往欢迎宴会,观看了一场凯隆准备的特色歌舞表演。

  直到晚上众人返回住所,楞是一件正事都没谈。

  这也算平常,去谁家办事儿时也不会进门就开口。

  之后的几天行程,人家都给安排好了,品尝本地美食,参观王室别院等等。

  这意思也是很明显,不太想跟诺亚这边谈,能拖就拖着。

  毕竟,商道问题涉及好多家势力,而现在他们的目光都瞄准着议长换届,不想受到任何影响。

  但勒斯可等不起,杰西已经出发去内陆推销药剂,停产和减产都是勒斯无法接受的事情。

  使团的谈判涉及诺亚整体态度,他不好用官方身份硬催着开始,所以还不如自己私下里想办法。

  “明天你带几个人出去打听一下,伊莎贝拉公主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私人房间内,勒斯朝跟自己过来的伦克吩咐道。

  “是。”伦克躬身应声。

  至于人手在哪里,勒斯带来的魔法师们,可不是吃干饭的。

  吩咐完之后,勒斯抿着红茶陷入沉思。

  按理来说,作为王室重要成员,就算迎接仪式上不出席,宴会和观赏表演时也应该露面了,这是基本的礼仪。

  但实际上,勒斯今天是见了几个王室女性成员,可伊莎贝拉这位身份最正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之前救过这女人,勒斯本来还打算在她那获得一些帮助呢。

  而这时,接下吩咐后的伦克提醒道:
  “少爷,明天上午,凯隆王室的宫廷大巫师霍雷肖邀请您去参加一个施法者聚会。”

  “嗯,我记得,会按时参加的,你忙你的,让图尔斯跟着我就行了。”勒斯随口道。

  霍雷肖就是之前跟凯隆王子交谈的那个白袍老者,也是出自琴康,不过是多年以前逃出来的,因为某些事情,一直受到琴康某些人的暗中追杀,是凯隆王室庇护了他。

  今天晚宴的时候,这人主动找上勒斯。

  估计是因为听说了勒斯在诺亚北线战场的表现,姿态放得很低,自称作为东道主,特意组织了些施法者过来,一起向勒斯请教些法术方面的问题。

  勒斯从中听出了一些试探的意思,想来是不太相信自己的实力,但又有些好奇,所以才想通过交流来看看勒斯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对此勒斯也颇感兴趣,甚至为此拒绝了好几个大人物的邀请,欣然答应了这位宫廷大巫师。

  相比于结交一些普通的权贵人脉,勒斯如今更在乎的,还是施法者领域的事情。

  这个主旨他从未改变过,自己上议员的身份、魔法部的身份,归根究底也是为其服务的。

  之前这些年为了夯实基础,他不得不参与诺亚政局,但如今大势已成,他就没必要再理会那些普通人了。

  现在诺亚国内已经由他独揽大权,摩西和奥康纳分掌的中、西大区各城都开始建设魔法学院的分院,所有在职巫师也正在逐渐强制转修魔法,可谓内部已定。

  而勒斯下一步的目标,自然就转向了国外。

  琴康国势正盛,也是巫师的大本营,勒斯不好插手。

  但渐渐露出权利洗牌趋势的凯隆,却是一个很好的目标。

  魔法师有国界,但魔法可是无国界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