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红色莫斯科

第1295章 远方的战俘营

    第1295章 远方的战俘营

    库尔斯克会战开始时,南线的曼斯坦因把自己的部队一分为二,左翼是霍特指挥的第4装甲集团军,攻击目标是左翼的奥博扬防线,试图突破那里的防御之后,直接冲到库尔斯克城下;而右翼则是肯夫作战集群,他们由南向北实施攻击前进,试图夺取普罗霍洛夫卡城,打开通往库尔斯克的道路。

    由于瓦图京没能准确地判断出德军的主攻方向,便没有把分散的部队集中使用。后来看到霍特的部队径直地冲向了奥博扬,又慌忙从附近抽点部队来进行阻击。部队一个接一个地投入战场,又一个接一个地被霍特的部队打垮,有一个坦克军甚至还没有进入指定的作战位置,就因为遭到德军空军的狂轰滥炸,而直接丧失了战斗力。

    卡图科夫将军的坦克第1集团军,虽说在沃罗涅日方面军里算是战斗力强的部队,但他们的兵力过于分散,要想挡住德军的进攻,也是非常困难的。若不是索科夫的部队,及时堵住了德军在奥博扬方向撕开的缺口,恐怕霍特的装甲集团军已经冲到了库尔斯克的城外。

    见奥博扬方向进攻不顺,霍特便主动将豪塞尔的第2党卫装甲军调往右翼,去支援进攻普罗霍洛夫卡的肯夫作战集群,试图在那里歼灭苏军的主力,重新打开北上的通道。

    如今肯夫作战集群被优势的苏军击退,而自己派往支援的第2党卫装甲军,只剩下一个建制不完整的旗卫队师,跟着肯夫作战集群退往了别尔哥罗德。霍特发现如今还在库尔斯克地区,就只剩下自己的部队还在和苏军交战,不由萌生了退意。

    霍特和自己的参谋长冯·梅林津将军彻夜未眠,开始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继续战斗,显然是不可能,如果肯夫作战集群真的退回了别尔哥罗德,俄国人就可以抽调更多的部队,来围攻自己,倒是自己的部队就有被合围的危险。

    选择撤退吧,曼斯坦因同不同意,还是一个未知数。就算他同意,如今自己与俄国人的阵地犬牙交错,一旦要撤退,肯定会被俄国人发现,要是在撤退时,被坚守在奥博扬防线的俄国人主动追击,再有一支部队在前面切断退路,自己的部队就会陷入被合围的境地。

    有时越是担心什么,就偏偏会发生什么。在凌晨时分,霍特接到手下一名师长的电话,说苏军突然向科切托夫卡地域发起了攻击,坚守在那里的部队已经被击溃。

    得知科切托夫卡丢了,冯·梅林津连忙低头查看地图,确认是否会威胁到第4装甲集团军的后路。看清楚位置后,他抬头皱着眉头对霍特说:“司令官阁下,俄国人占领科切托夫卡,不光威胁到了我们的侧后方,还随时有切断我们退路的可能。我建议立即把这个情况元帅阁下报告,请求他允许我们撤退。”

    霍特指挥部队在奥博扬地区停留了不断的时间,每天都在向苏军的阵地发起攻击,虽说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但作为防御方的苏军因为损失惨重,也没有能力向他发起反击,双方的战事一直处于胶着状态。在这种时候撤退,霍特是非常不甘心的。

    “参谋长,”霍特盯着部队说:“赫尔曼·斯特姆的第3装甲师如今不是距离科切托夫卡最近么,命令他们立即对那里实施反击,争取在天亮之前,把科切托夫卡从俄国人的手里夺回来。”

    “司令官阁下,”对于霍特提出的方案,梅林津提出了反对意见:“如果我们在夜晚投入装甲部队,我担心会有大量的坦克被俄国人的反坦克手摧毁。要知道,我们所面对的可是索科夫的部队。”

    听到梅林津提到自己部队要面对的敌人,居然是索科夫的部队时,霍特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了几下,咬牙切齿地说:“又是这个见鬼的索科夫,他还真是阴魂不散。参谋长,那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据我所知,索科夫的部队没有炮兵,只有一个拥有一百多辆坦克的坦克军,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过后,相信剩下的坦克数量不多了,若是正面对决,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梅林津对霍特说:“我们可以命令第3装甲师运动到科切托夫卡附近,等天亮了之后,再发起突然袭击,打俄国人一个措手不及。”

    “嗯,你说得有道理。”霍特点了点头,说道:“参谋长,那就按你所说的做,立即通知斯特姆将军,让他抓紧时间把装甲团运动到科切托夫卡附近,等天一亮,就朝占据科切托夫卡的俄国人发起攻击。”

    两人意见达成一致后,梅林津便拿起电话,给第3装甲师师长斯特姆打电话。电话通了之后,里面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这里是第3装甲师值班室,你是哪里?”

    “让斯特姆师长接电话。”梅林津对着话筒简短地说道。

    “对不起,先生。”值班室的军官不以为然地说:“师长正在休息,你有什么事情,天亮以后再打开吧。”说完,不等梅林津再说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梅林津握着传来了盲音的话筒,发了好一阵呆,才意识到对方已经把自己的电话挂断了。他连忙命令通讯参谋再次帮自己接通了第3装甲师的师部。这次一听到有人说话,他便立即表明自己的身份:“我是集团军参谋长梅林津将军,我不管斯特姆师长是在睡觉,还是在喝酒,都立即叫他过来接电话。”

    值班军官听到梅林津自报身份后,被吓了一跳,慌忙说道:“明白了,参谋长阁下,我立即请师长来接电话。”

    两三分钟后,听筒里传出了第3装甲师师长斯特姆的声音:“我是赫尔曼,参谋长阁下,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斯特姆将军,科切托夫卡丢了,你知道吗?”

    “啊,科切托夫卡丢了?”斯特姆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大吃一惊:“什么时候?”

    “半个小时前,索科夫的部队占领了科切托夫卡,严重地威胁到我军的后路。”梅林津对着话筒说道:“司令官命令你师,立即抽调部队赶往科切托夫卡地域,等天亮之后,用装甲部队将俄国人赶走。”

    “明白了,参谋长。”斯特姆连忙响亮地回答说:“我调装甲团赶到那里,在天明向俄国人发起进攻。”

    这边刚下达完作战命令,曼斯坦因的副官伯克上校就给霍特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里态度恭谨地问:“霍特将军,元帅阁下命令,您的部队在天明之后,与俄国人脱离接触,采用交替掩护的方式,撤回别尔哥罗德。”

    “我知道了。”虽然对方只是曼斯坦因的副官,但霍特还是客气地说:“我会尽快和参谋长梅林津将军制定撤退计划,然后向元帅阁下报告。”

    “司令官阁下,”梅林津见霍特放下了电话,连忙向他请示道:“曼斯坦因元帅命令我们撤退,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霍特盯着地图看了一阵后,开口说道:“参谋长,如果我们立即从奥博扬撤出所有部队,那些坚守阵地的俄国人肯定会出来追击,到时可能会引起我军的混乱。因此,我们必须将部队分批撤出战场。

    首先,大德意志师率先脱离战场,撤到雅科夫列沃,在那里建立新的防线,做好接应后续撤退部队的准备;

    第二,大德意志师到达指定地点后,由第11和第17装甲师继续和俄国人保持接触,其余的步兵师都撤向雅科夫列沃;

    第三,步兵师到达雅科夫列沃后,第11和第17装甲师脱离于俄国人的接触,向雅科夫列沃方向转移。当他们通过科切托夫卡之后,第3装甲师开始退却。”

    霍特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撤退方案后,问梅林津:“参谋长,你对我的撤退计划,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没有,司令官阁下。”梅林津摇着头说:“您的计划很完美,我看不出有什么破绽。”

    “既然你没有什么反对意见,那就把我的命令,传达给各师师长。”霍特对梅林津说:“撤退开始的时间,应该是第3装甲师重新夺回科切托夫卡之时。”

    “司令官阁下,您考虑得很周到。”梅林津点着头说:“如果听任俄国人占据科切托夫卡,他们就可以用炮火轰击我们的撤退路线,还能用坦克对公路上的车辆和行进队列实施突击。虽然索科夫的手里并没有这些武器装备,但我们却不得不防。”

    正当霍特和梅林津向部下交代撤退事宜时,索科夫手下的一个侦察小组已经出现在雅科夫列沃附近的森林里。带队是一名叫拉库里的五十多岁的老中士,他在军队里待了三十多年,曾经参加过很多战斗,有着丰富的战斗和侦察经验。

    他本来就带着一个五人的侦察小组,在这一带活动。接到集团军侦察处发来的电报后,立即带着自己的小组,前来这里的森林里进行侦察。

    看着拉库里中士带着侦察小组往森林里钻,一名萨希科的年轻战士好奇地问:“中士同志,您为什么要带我们往森林里钻啊,那里可不会有什么德国人的什么重要军事据点。”

    “萨希科,谁告诉你,说我们要找德国人的军事据点啊?”拉库里扭头看了年轻战士一眼,对他说道:“我们要寻找一个更为重要的目标。”

    听到拉库里说要寻找一个重要的目标,萨希科顿时眼前一亮,忍不住好奇地问:“是曼斯坦因的司令部吗?”

    拉库里听萨希科这么问,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抬手在对方的钢盔上扇了一巴掌,没兴趣地说:“你觉得曼斯坦因这样的大人物,会躲在森林里吗?”

    “有什么不可能的。”挨了一巴掌的萨希科心有不甘地说:“据我所知,小胡子最喜欢待的狼穴,不就在森林里么?既然他们的元首都喜欢把指挥部设在森林里,那曼斯坦因把他的司令部设在森林里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拉库里苦笑着摇摇头,决定把自己所收到的最新命令,告诉侦察小组的战士们,让他们也心中有数。想到这里,他停下脚步,对跟在后面的战士说道:“大家休息一下,我向你们交代一下上级刚给我们下达的命令。”

    虽然侦察小组的战士,都知道拉库里接到了上级的新指令,但指令的内容是什么,大家却是一无所知。此刻听到他说要公布上级的命令,便纷纷围了过来。

    “同志们,”见侦察小组的成员都围在了自己的身边,拉库里低声地说:“我不久前接到了集团军侦察处发来的电报,命令我们在雅科夫列沃附近的森林里,寻找关押我军指战员的战俘营。”

    “什么?!”萨希科听拉库里说完后,吃惊地叫了起来:“让我们在森林里寻找战俘营?”

    “安静!”拉库里再次用手在萨希科的钢盔上拍了一巴掌,不悦地说道:“你这么大的声音,要是附近有德国人,我们可就全暴露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侧耳聆听,想搞清楚附近是否还藏着敌人。但听了一阵后,大家所听到的只是附近小溪发出的潺潺声,以及一阵风从林间刮过时,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附近没有敌人,我们可真够走运的。”拉库里说完这话后,望着众人说道:“同志们,你们觉得我们该如何寻找战俘营?”

    短暂的沉默之后,萨希科举起右手,小声而谨慎地问:“中士同志,我可以发言吗?”

    “说吧,萨希科。”拉库里见侦察小组里只有萨希科举手,也不好泼他的冷水,只是淡淡地说道:“希望你的提议是有建设性的。”

    “中士同志,我觉得如果德国人要在森林里建立战俘营,肯定会选择在水源附近。”萨希科说道:“我刚刚听到附近有条小溪的流水声,也许我们该顺着小溪往前寻找,没准能有意外的收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