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红色莫斯科

第1291章 尾声(下)

    第1291章 尾声(下)

    得知第19装甲师被苏军歼灭后,曼斯坦因就陷入了抓狂的状态。不到一周的时间,自己手下最精锐的帝国师、骷髅师和第19装甲师,就被索科夫的部队所歼灭,就连曾经参与过战斗的第六装甲师,也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这个索科夫,简直就是我的克星。”曼斯坦因喃喃地说道:“有他出现的地方,就意味着我们会有部队被他歼灭。他指挥的一个集团军,实力丝毫不亚于一个方面军。”

    “元帅先生,”副官伯克听到曼斯坦因的自言自语,便忍不住插嘴说:“其实索科夫并非不可战胜的。别看他的部队刚刚歼灭第19装甲师,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果我们在这种时候,从奥博扬方向抽调一个装甲师,向他的防区发起猛攻,没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上校,请注意你的身份!”谁知曼斯坦因听完他的话,立即把脸一板,语气严厉地说:“你只是我的副官,而不是我的参谋长。你的责任是把我的命令,如实地传达出去,而不是像参谋一样,给我瞎出什么主意。明白吗?”

    “明白,元帅阁下。”遭到曼斯坦因斥责的伯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他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下次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如果下次再犯,我就把你送到前线去。”曼斯坦因威胁对方说:“让你指挥一个团,和俄国人面对面地作战,到时你想怎么指挥就怎么指挥,我绝对不会干涉你。”

    教训完自己多嘴的副官后,曼斯坦因起身走到了参谋长的身边,问道:“参谋长,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参谋长看了一眼在旁边噤如寒蝉的伯克,有些顾虑重重地说:“元帅阁下,我不知您听了我的建议之后,是否会大发雷霆。”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曼斯坦因有些不耐烦地说:“你既然是我的参谋长,那么就应该为我提供有用的建议。”

    “我同意伯克上校刚刚所说的话,”参谋长等曼斯坦因说完后,鼓足勇气说道:“从奥博扬方向抽调一个装甲师,对索科夫部队所防御的区域,实施突击。如今俄国人的主力,正被我们分别牵制在奥博扬和普罗霍洛夫卡两个方向。就算索科夫的部队遭到攻击,我想俄国人也抽调不出力量来支援他们,这样一来,我们取胜的把握就要大得多。”

    “参谋长,若是普通的俄国部队,哪怕他们有一个集团军,我只要出动两个装甲师,就可以把他们打垮。”曼斯坦因面无表情地说:“可如今,我们要对付的是索科夫,而不是普通的俄国人,如果还按照以往的思维来指挥作战,是会吃大亏的。别到时没取得进展不说,反而又搭进去一支部队。”

    曼斯坦因的话让参谋长彻底闭嘴了,他知道元帅说的都是实情,遇到索科夫这样的妖孽,那些在俄国战场上屡立战功的将军们,仿佛不会打仗了,就算是占据优势,也根本不是索科夫的对方。这个与其他俄国将军不同的索科夫,仿佛就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参谋长,”曼斯坦因等了一会儿,见自己的参谋长不说话,便主动开口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打算动用奥博扬方向的部队吗?”

    参谋长连忙摇摇头,随后谨慎地问:“为什么?”

    “根据最近的情报,俄国人的南方面军和东南方面军正在集结部队,似乎准备对我军的侧后方展开攻击。”曼斯坦因对自己的参谋长说道:“如果我们在奥博扬方向消耗的兵力太多,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就会变得很被动。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元帅阁下。”参谋长虽然从收到的情报里,看到了关于苏军南方面军和东南方面军的情报,但他的注意力正集中在奥博扬和普罗霍洛夫卡两个方向,根本无暇顾及自己身后可能会威胁到自己退路的敌人:“我们要留下足够的兵力,来对付可能从我们后方放弃进攻的俄国人。”

    “没错,的确是这样的。”曼斯坦因点着头说:“我今天和北线的莫德尔联系过,他说他已经放弃了进攻的打算,准备集中兵力保护奥廖尔,不能让俄国人重新夺回那座城市。”

    “这么说来,我们如今都是在孤军奋战了?”参谋长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如果元首不把我手里的第24装甲军调走,我完全有把握在这两天解决南线的俄国人,然后挥师北上,去夺取库尔斯克。”一说到被调走的第24装甲军,曼斯坦因就感到了痛心疾首:“足足五万人,五万人的作战部队啊,另外还有381辆各式坦克和突击炮。如果元首没有把这支部队调走,我完全可以利用他们给俄国人来上最后一击,彻底粉碎他们在普罗霍洛夫卡地域的所有防御。”

    “元帅阁下,我小心地问一句。”参谋长谨慎地问:“元首为什么要从我们的手里,调走第24装甲军呢?”

    “英美联军在西西里岛登陆了,元首认为单单依靠意大利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抵御西方盟军的进攻。为了保住意大利和巴尔干半岛,就不得不从东线抽调兵力,去支援意大利前线。”曼斯坦因满脸苦涩地说道:“我觉得元首已经彻底丧失了对堡垒作战能取得胜利的信心,觉得我们在库尔斯克突出部的作战,所取得的胜利,无法抵消英美联军在意大利所取得的胜利。”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参谋长听曼斯坦因说完后,意识到这场仗没法打了,连作为最高统帅的小胡子都丧失了信心,下面的官兵还怎么打?因此他谨慎地向曼斯坦因请示:“是继续进攻,还是有序地撤出库尔斯克突出部,回到原来的进攻出发点?”

    “进攻继续。”曼斯坦因心里虽然明白,小胡子已经不愿意再在库尔斯克突出部浪费兵力了,但在接到正式的撤退命令前,他只能选择继续战斗下去,因此他只能违心地给参谋长下达了一道命令:“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会退出现有的作战区域。”

    …………

    第二天天刚亮,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上千门不同口径的火炮,同时发出了怒火,它们一刻不停地朝着德军驻扎的阵地,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炮击。

    炮击结束后,苏军并没有立即发起进攻,整个战场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那些从掩蔽部里钻出来的德军官兵,透过浓浓的硝烟,一脸懵逼地望着阵地前的空地,居然没有发现进攻的苏军踪迹,甚至连那熟悉的“乌拉”声也没有听到。

    就在他们疑惑不解时,空中传来奇怪的声音。很快,德军官兵们就看到空中出现无数箭一般的火光。“隐蔽,”大多数德军官兵就见识过苏军火箭炮的厉害,一看到空中的火光,他们就知道苏军的喀秋莎火箭发射了,连忙四散分开,躲进了附近的掩蔽部或防炮洞。

    火箭弹在空中画出一道道漂亮的弧线后,消失在德军的防御阵地里,随即响起了可怕的轰隆声。巨大的爆炸声此起彼伏,使整个大地都颤抖了起来,躲在掩蔽部里的德军官兵,感觉到头顶的厚厚泥土,如同下雨一般地掉落下来。

    喀秋莎完成一拨齐射后,空中出现了三颗红色的信号弹,这是进攻的信号。

    上万名拥挤地集结在通向敌人阵地的堑壕、交通壕的指战员们,看到信号弹升空时,突然听到了《神圣的战争》的旋律。

    起初大家都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但看到左右的战友,脸上都露出迷茫的表情时,才明白这并不是自己产生的幻觉,而是广播里在播放由亚历山大红旗歌舞团演唱的《神圣的战争》。

    听到这首让人热血沸腾的歌曲,指战员们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纷纷跃出堑壕和交通壕,高喊着“乌拉”,勇敢地冲向了德军的阵地。步兵出击后不久,隐蔽在后方的坦克和自行火炮,也纷纷发动起来,开足马力越过了战壕,朝着敌人的阵地冲去。

    舍赫特曼上校的第254师,在巴哈罗夫将军的坦克第18军的坦克掩护下,也朝着旗卫队师所在的阵地冲了过去。别看昨天连着发起的几次进攻都失利了,但今天不管是舍赫特曼上校,还是巴哈罗夫将军,他们都觉得步坦协同的部队,完全有可能突破旗卫队的防御阵地。

    坦克第181旅掩护第254师的762团,攻击的目标,是德军第101重坦克连和第1突击炮营的阵地。进攻开始前,没人会认为这里将成为一个难啃的硬骨头,都以为坦克一冲上去,德军的防御肯定马上土崩瓦解。

    但苏军指战员做梦都没想到,在这片看似防守薄弱的地域,却部署着十辆车体后部覆盖着德国军旗,体型庞大的虎式坦克,以及十辆88毫米犀牛自行反坦克炮。这些坦克和反坦克炮,都隐蔽在事先挖好的坦克壕或弹坑里。

    当苏军的坦克距离阵地还有1200米时,德军的虎式坦克和犀牛自行反坦克炮开始射击。坦克手和炮手面对潮水般涌来的苏军坦克和步兵,丝毫没有感到惊慌,而是像平时训练一般,有板有眼地进行射击,接二连三地击毁快速推进的苏军坦克。

    遭到巨大损失的苏军坦克,不但没有退缩,反而继续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试图缩短双方的距离后,再用炮火摧毁敌人的坦克。

    但接下来的事实,让坦克第181旅的旅长失望了,自己的坦克就算推进到距离敌人坦克五百米的地方,依旧无法摧毁敌人的坦克。因为敌人的坦克,都躲在坦克壕或弹壳里,只露出一个炮塔和炮管,苏军坦克所发射的炮弹,不是打空了,就是打在炮塔上无法将其击穿。

    见此情形,坦克旅长只能向军长巴哈罗夫将军求援:“军长同志,我旅的坦克遭到德军虎式坦克和犀牛自行反坦克炮的攻击,伤亡惨重,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巴哈罗夫得知自己的部队进展不顺后,立即回答道:“上校,命令你的坦克继续朝前冲,只要贴近了德军的坦克,敌人的坦克优势就没有了。不要怕伤亡,不要怕损失,我立即派坦克第170旅过去支援你们。”

    看到苏军的坦克不顾伤亡地朝自己冲来,数量上处于劣势的德军坦克和犀牛自行反坦克炮,只能选择交替掩护的方式,有序地朝着后方撤退。

    从左翼赶来支援的坦克第170旅,见敌人开始撤退了,便争先恐后地冲向了敌人的阵地,试图消灭正在撤退中的德军坦克。然而令人想不到的,他们却被敌人阵地前的一条宽阔的反坦克壕沟挡住了去路。

    见此路不通,旅长只能命令自己的部下另外寻找道路,以通过这一地段。谁知就在他们寻找道路时,几辆犀牛自行反坦克炮又重新开了过来,躲在弹坑里,对着正试图绕路的苏军坦克再次展开了射击。

    第170旅的坦克准备绕路,原本就拥挤在一起,没想到会遭到德军犀牛反坦克炮的突然攻击,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那些有射击视野的坦克,因为坦克手的紧张,不能及时地开炮还击;而那些反应快的坦克兵们,却因为友军坦克的遮挡,而无法进行射击。

    拥挤在一起的第170旅的坦克,成为德军犀牛自行反坦克炮的最佳射击目标。反坦克炮发射的炮弹,多半都击中了目标,一时间,反坦克壕前的苏军坦克接二连三被摧毁,无数的坦克在燃烧,在冒烟。除了少数的坦克兵,及时地逃出坦克,朝着后方跑去外,剩下的人不是牺牲在坦克里,就是出来后被殉爆产生的弹片削倒。

    好在德军的自行反坦克炮所携带的弹药不多,打完弹药之后,它们便纷纷朝后面撤退,赶过去与虎式坦克汇合。

    待在指挥所里的巴哈罗夫少将,见到自己的坦克被德军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气得直跺脚。他走到报话机前,一把抓起送话器,大声地呼叫坦克第170旅的旅长:“喂喂,上校,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把部队摆在敌人的阵地前,让敌人把你们当成靶子打。”

    谁知耳机里过了许久,才传来一个语气沉重的声音:“军长同志,旅长已经在刚刚的战斗中牺牲了。”

    听到这个噩耗后,巴哈罗夫以为自己听错了,对着送话器吼道:“你刚刚说什么,再重复一遍。”

    “报告军长,旅长已经在几分钟前的战斗中牺牲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