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变形术

2021-10-27 作者: 百分之七
  第537章 变形术

  “就……这?”

  在参观完梼杌整个宝库后,江北然可谓是失望至极。

  堂堂九阶异兽,和玄圣旗鼓相当的存在,还一直待在圣墟这样遍地捡宝的地方,结果宝库里……就这!?

  看遍梼杌的整个宝库,江北然也没找到几样让他眼前一亮的,这让他原本的期待落了个大空。

  想来想去,江北然也只能想到一个理由。

  这梼杌的打架风格本就是纯莽,一不穿装备二不嗑药,平日里自然不会注意宝材的收集,就这些宝库里的估计也就是顺道采的,根本就没用心采集过。

  不过失落之后,江北然又觉得这其实是件好事,因为这说明这块地方没被怎么探索过,应该有大量稀有材料被埋没在各个角落。

  只要叫上那些擅长采集的小弟来,应该分分钟就能挖出来不少。

  说起来施家那些玄艺小弟们已经出去游学许久,也是时候让他们“实战”一下了。

  “怎么样,这些宝材都不错吧。”

  就在江北然想着怎么开发一下这片处女地时,梼杌突然凑到江北然身边有些得意的问道。

  江北然听完微笑着回答道:“酋长宝库中这些宝材是挺别致的,但都不适合用来打造攻击型法宝。”

  梼杌听完脸上表情明显垮了下来,失望道:“那怎么办?你需要什么,我找兽帮你去找。”

  “酋长不必如此着急,打造绝世神兵的材料向来都是可遇不可求,待我回去后帮酋长您寻找一番,一旦有了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那就都拜托朋友了!”

  在见识了适应性头盔的神奇作用后,梼杌现在对法宝那是相当的上头,恨不得现在就穿上一身神装。

  而江北然见梼杌的宝库里没什么好东西,也就顺势吊它一波胃口,为以后开发这片处女地做个铺垫。

  对梼杌的宝库失去兴趣后,江北然也就没久留,随手给它画了几个满身神装,满背包神丹的大饼后就离开了地穴。

  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那几个被上古法阵所封印的圣所,而想要破解它们,那本古籍以及那个古墓都有可能是钥匙。

  所以江北然这段时间才会把这么多心力放在与闫光庆讨论阵法上。

  “奇奇!”

  看到江北然将暗冥穷奇带回了飞府上,施凤兰立马飞奔过去。

  暗冥穷奇也是很配合的低下脖子让她骑到了背上。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一气呵成。

  “小北然,这次我们是要带着奇奇一起出去玩吗?”揉了揉暗冥穷奇的大脑袋后,施凤兰看着江北然问道。

  “嗯。”江北然点点头,然后道:“回饧国。”

  “收到!”施凤兰行了个礼喊道,然后又摸起了暗冥穷奇的大脑袋。

  看着暗冥穷奇一脸舒服的样子,一旁的曲阳泽感觉有些不真实。

  在部落时,他每天都和暗冥穷奇的部下对战,每当那些部下输给自己时,暗冥穷奇都会很严厉的责骂它们。

  虽然曲阳泽听不懂在骂什么,但能感受到它那可怕至极的威压。

  绝对是一只令人生畏的绝世凶兽。

  再看它现在这幅摇头晃脑来逗施凤兰开心的样子,曲阳泽实在觉得两者差距太大。

  ‘果然能跟在师父身边的,都是奇人啊……’

  和暗冥穷奇玩闹一阵后,施凤兰启动飞府朝着饧国飞去。

  路上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取出那本古籍翻看了起来,想要从这些深奥的古文字中多解读出更多的信息来。

  “这么无聊的东西,亏你能看这么久啊。”

  半夜,一个声音突然在江北然的上方响起。

  江北然心中虽是一惊,但却并没有慌,毕竟如果这个声音的主人真是来害他的话,系统早就跳出选项了。

  于是他抬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嘻嘻嘻嘻,你在往哪找呢。”这时那个声音又开口道。

  这一下,江北然听出来了,虽然声音刻意的被改变了,但这笑声和说话方式还是很好认。

  “央央?”

  “嘻嘻~这么快就听出来啦。”

  伴随着一阵笑声,江北然头上的一根头发突然飘了起来,接着只听“砰”的一声,就变成了人形态的央央。

  “没意思,竟然这样都吓不到你。”央央叉着腰说道。

  对于这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客厅里其他人倒是都没什么大反应,毕竟有江北然在,他们安全感是拉满的,完全不觉得这世上会出现任何江北然解决不了的意外。

  打量了一遍央央,江北然心中依旧很诧异。

  随着它的【感知】点越来越高,他以为不会有人能无声无息的靠近他了,但央央就做到了,而且它不仅做到了悄悄的靠近自己,甚至还一直待在自己头顶上。

  ‘狐族的变身术果然厉害啊。’

  在梼杌部落里江北然就了解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并不是所有异兽都能变成人型。

  变身术是狐族与生俱来的能力,变成人类只是其中一种用法而已,只要它们愿意,石头、云朵、树叶都能变。

  当然也包括了变成头发黏在他头上。

  只是江北然没想到变身术还有着隐藏气息的能力,在央央主动出声之前,他真的是一点都没察觉到。

  ‘这份本领若是用来暗杀,简直无往不利啊。’

  “你不该跟来的。”江北然重新低下头看向古籍说道。

  “反正我跟都跟来了,也不打算回去!部落里太无聊了。”

  “跟着我也不会有意思的。”

  “没关系,光是看着你就很有意思了。”

  话说到这份上,江北然也没办法了,硬赶的话,它还是能够靠着变形术隐藏自己,反正系统也没跳选项,说明带着它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就当杀手用吧。’

  “那你就随意吧。”

  听到江北然终于愿意让自己跟着,央央一高兴,七条尾巴顿时都漏了出来,高兴的晃动着。

  施凤兰一看到央央毛茸茸的大尾巴,顿时双眼放光的跑了过来。

  “你的尾巴真好看,我能摸摸吗?”

  央央回头看了眼施凤兰,顿时感觉眼前这个小姑娘怎么看怎么顺眼,和那些臭人类完全不一样。

  “好可爱的小妹妹呀,你叫什么名字?”

  施凤兰一听央央叫自己妹妹,顿时不乐意了,她立即叉起腰道:“我叫施凤兰,大家都叫我兰兰姐,你也可以这么叫。”

  央央听完没有丝毫介意,直接就挽上施凤兰的手臂喊道:“那奴家以后就叫你姐姐了,姐姐可要多照顾照顾妹妹哦。”

  “嘿嘿。”见央央这么好说话,施凤兰顿时又乐了,“没问题,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妹妹你叫什么呀?”

  “奴家叫央央~姐姐想怎么叫我都行。”

  “央央?这名字真好听,那我以后就叫你央央了。”

  “好的呢~姐姐~”央央点点头。

  见央央长这么漂亮,说话又这么好听,被叫了几声姐姐的施凤兰鼻涕泡都快美出来了。

  “走走走,央央,我带你玩个很好玩的东西。”

  央央听完看向江北然道:“姐姐不叫上他一起吗?”

  施凤兰听完立即走到江北然面前喊道:“小北然,一起来玩吗?”

  “你们玩吧。”江北然翻动古籍回答道。

  被拒绝的施凤兰只好重新走回央央身边摊手道:“小北然不肯一起玩。”

  央央听完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她本以为施凤兰作为这个空间中唯一的女性,是不是和江北然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现在看来,她跟自己的待遇完全是一样的。

  ‘看来他也不是只针对我一个嘛。’

  了解这一点后央央便高兴的跟着施凤兰去玩了。

  半日后,飞府停在了乾天宗之上,江北然说了句“你们待在这不要乱跑”后就下了飞府。

  径直走入中堂,不需要打招呼,江北然熟门熟路的继续朝内堂走去。

  虽说去别人家里,递个拜帖,敲敲门什么的都算是基本礼貌,但闫光庆已经对江北然说过无数次以后就把这当自己家,常回来看看,他欢迎之至。

  而且闫光庆这也不是客气话,所以江北然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来到影月塔前,江北然轻咳了一声。

  这就算是江北然独有的权力了,除了他以外,乾天宗上下无人可以来影月塔打扰闫光庆,夫人和大小姐都不行。

  “快进吧,早知道你来了。”闫光庆的声音很快从里面传来。

  等江北然跨步走入,正在推演盘前布局的闫光庆笑道:“不错,这次回来的真挺快,看来你也是惦念的紧啊。”

  “如此新颖的大阵,又有哪个阵法师能不心动呢。”

  “哈哈哈,对,没有阵法师能对这个不心动,来,你看看,这两天我又换了一种方法推演,你觉得怎么样。”

  “哼!你竟然还和这个死老头子混熟了!”

  就在江北然要向前走时,央央的声音突然传出。

  ‘这家伙……’

  虽然江北然猜到央央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安份,但还是没想到它这才刚出来就给他搞事。

  没有理会央央,江北然走到闫光庆身边开始观察闫光庆新的推演法。

  “不理我是吧!正好!我本来就打算找你们俩报仇呢,现在你们在一起,我正好一锅端了你们!”

  可央央在放出狠话后半天也没现形。

  原因自然是它很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真要现身的话,恐怕得自讨苦吃。

  “哼!我记住这个地方了,到时候叫我娘一起来把这端了!”

  见央央还算识趣,江北然也就没多说什么,继续跟闫光庆研究阵法。

  ……

  “对!就是这个局!就是这个局!北然!你小子果然是天才!哈哈哈哈!”

  某一个下午,终于推演出一些眉目的闫光庆放声大笑。

  江北然也是露出了一个欣慰的表情,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是不吃不喝的高强度推演,日子过的都不知道今天是哪日了,这才终于推演出了点东西来,实属不易。

  “闫宗主谬赞了,小子只是……”

  “父亲!”

  就在江北然准备商业互吹两句时,门口突然传来了闫关月的声音。

  这让他和闫光庆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不该,也不能这么做才对,可她还是这么做了,那就很有可能发生什么急事了。

  疑惑间,闫光庆跨步走了出去,但还不等他开口询问,人就顿在了原地,一双眼睛也猛地瞪的老大。

  “这……”

  后一步走出来的江北然也一样愣住了,因为就在不远处,仿佛要吞没整个世界般的紫色瘴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他们这边席卷而来。

  ‘又来!?’

  这一幕江北然当然是再熟悉不过,简直和当年在南溪县看到的瘴气一模一样!
  不!不止,这一次的瘴气更为狂野,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和上次安份的笼罩一片区域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就是系统选项中要出现的三年后危机?’

  “关月,这是怎么回事?”闫光庆立即看向女儿问道。

  “女儿不知,这紫色的邪气突然冲天而起,已经有好几位宗主写信来邀请父亲您过去共商大计,女儿是觉得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才……”

  “你做的没错。”闫光庆说完看向江北然道:“北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晟国是不是也出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是的。”江北然点头,“只是规模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看来这次的麻烦更大了,我先走一步,如果有什么发现的话,传信给我。”

  “好。”

  点点头,闫光庆拍了拍闫关月的肩膀道:“你去……”

  闫光庆原本想让闫关月去找她娘,但看了看那紫色瘴气的扩散速度,决定还是带着女儿一起行动。

  “走了。”

  闫光庆说完便拉起闫关月飞了出去。

  ‘这次倒霉的是饧国吗……’

  就在江北然思考时,一只纸鸢朝着他飞了过来,江北然刚伸手接住,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整整六只纸鸢齐齐落到了他身边。

  这一瞬间,江北然意识到事情看来比他想象的要严重许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