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 第1408章 杜老的英明

第1408章 杜老的英明

2022-06-24 作者: 陈少维
  第1408章 杜老的英明
  毕升是顽固不化,不管我怎么说,就是无动于衷,我也没放弃,知道不会轻易就能说动他的,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让他改变想法的话,那不用我说, 他也能知道该怎么做?
  看我就是赖着不走,他拿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是无奈地说道:“你在我这儿赖着也没用,你忙你的去吧,我没撤走资金就是对你不错了!”

  我笑嘻嘻地说道:“这说明你还是对我有信心的,对市场有信心的!别这么急着打发我走,你先看看市场走势, 找些你认为的专家过来听听我的说法, 看看到底有没道理,他们肯定比我懂啊,他们总不会骗你吧?你让他们再仔细研究一下,也浪费不了你多少时间,你觉得呢?”

  毕升看我苦口婆心地劝他,也有些不忍道:“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亏钱赚钱对你影响真的不大,不管怎么样,你那块地的钱我还是出的起的,也要不了我多少钱的!”

  我切了一声道:“那你早说啊,刚刚不还是卡得死死的!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的决定可能会改变这次股市灾难的危害性啊!我的项目,就算是你不投,我也得进行下去,不管外部大环境多不好,我对我的项目还是有信心的!现在的问题是,你明明可以不亏钱,还赚钱的, 你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毕升不解地问道:“怎么赚钱?股市都跌成这样了,你说还赚钱?你骗小孩子呢?”

  我笑着说道:“我先问你,这个时候,是不是不亏钱就是赚钱了?”

  毕升嗯了一声道:“那是!”

  我继续说道:“如果不亏钱,还能让你赚钱,你觉得这买卖做不做得过呢?”

  毕升切了一声道:“肯定是做的过啊!不过,你可没能说服我啊!”

  我切了一声道:“我都和你说了的,洪江实业只是战略性撤走,他们不看好国内市场,不代表咱们也不看好啊,他们也不是就这一两天才做的决定,说明和这次金融风暴没关系的!既然没关系,你们就不该受这次金融风暴影响啊,该做什么继续做啊!”

  毕升不屑地说道:“这就是你要说服我的理由啊?”

  我嘿嘿笑道:“我知道这理由比较牵强,但我的直觉是不会错的,别受外部消息影响,做好你自己!该投资的投资继续投资,该放缓的可以放缓!”

  毕升看了看我, 再次确认道:“你不会坑我吧?咱们两个可没什么过节啊?我好像也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吧?”

  我笑着说道:“你说什么呢?我真的就是让你研究一下, 万一我说得是真的呢?我不和你废话了, 你真的找人一起研究一下,这市垮不了的,你多撑几天,就会证实我说的是对的了!到时候,你就会感谢我了!”

  毕升怀疑地点了点头道:“真不像开玩笑啊!那行吧,我先放缓一下!”

  我知道只说服毕升还是不够的,于是马不停蹄地想去见杜诗阳,可惜她没回来,还在外面度假散心呢,绿水园暂时交给了他们的元老杜老,杜老也是老杜家人,是杜诗阳的二叔,老杜总的亲弟弟,以前集团的事,他很少插手的,人一直都不在国内,这次老杜总过世了,他才赶回来的,杜诗阳要出去散心,就把集团都交给了他。

  杜老其实年纪不大,今天也才50多岁,去长得饱经沧桑,银白色的头发,脸上不满的皱纹,说起话来中英文夹杂着,还有很浓厚的广东腔。

  秘书把我引进了房间,杜老正在和几个集团高层在商量着什么,我急忙想退出去,被杜老叫住:“陈总,别走,正好想你帮着参谋一下,诗阳临走时就告诉我,让我有些可以找你商量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和几位高层打了下招呼,然后客气道:“我就是找您来……”

  杜老看出了我的一些犹豫,挥了挥手道:“要不咱们一会儿再说,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吧!”

  几位和我点了下头,都出去了。

  杜老笑着看着我问道:“找我什么事啊?”

  我迟疑地一下说道:“杜老,今天的股市您看了吧?打算怎么做啊?”

  杜老反问我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呢?”

  我毫不迟疑地回答道:“加大投资,绝不退市!”

  杜老哦了一声道:“你这不是让我往火坑里跳吗?房地产这么严控的情况下,你还让我加大投资,这政策一下来,谁还有信心做房地产啊?我们的冬天要来了啊!”

  我解释道:“那些政策是针对投机倒把,炒楼的人,不是为了打击做基础建设的,有信誉,有质量保障的地产商的!只要有刚需,楼市就不会垮的,股市不好,大家更加会往楼市里投钱啊!”

  杜老又看了看我,让我坐下,给我递了一支烟,夸奖道:“逆向思维啊!这很好,不过,眼下这情形,还是的谨慎投资才行啊!我们现在也说不上家大业大了,你也知道我刚上任不久,对集团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很多事还得了解清楚,才敢做决定,你说要是我哥哥在的话,他会怎么做?”

  我为难道:“这个嘛……以我对杜总的了解,他可能偏向于保守吧!毕竟只要在这个时期不亏钱,坚守住,过了这次风暴,还能屹立不倒的企业,就是大浪淘沙,稳稳地站住脚跟,成为行业的龙头!”

  杜老嗯了一声道:“很中肯,你都说了,他会这么做,那我为什么不保守点,也跟着这么做呢?”

  我急忙解释道:“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不进则退,万一有其他你的竞争对手,逆流而上呢?就走在你们前面了,分分钟就被他们超越了,抢占市场是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放弃的!”

  杜老笑呵呵地说道:“问题是,就算我们对市场有信心,消费者未必有啊!他们会不断观望,希望楼市可以垮,他们就能买到价格更低的房子了,交易量会直线下滑,而且不是只是短期的,这让我对房地产望而却步了!”

  我啊了一声道:“您不会是想转行吧?我觉得这个时候,是最不合适转型的!没了消费动力啊!这点我是真不建议,没想到,您比我还大胆啊!”

  杜老笑道:“年轻人,可以举一反三啊?我才说了一句,不看好房地产,你就猜到了我要转型,可以啊!我是有这个打算,绿水园从一家只做商品楼的地产,到做共建项目,做大型商超,写字楼,甚至是文旅项目,这些年不都是一直在转型吗?而且很成功,我知道,这里面有你不少的功劳,怎么现在你又不建议我这么做了呢?”

  我皱眉道:“我不是不同意您转型,只是现在这个时机不对,大家都在谨慎消费,这个时候转型,就意味这要大量的投资,万一……”

  杜老哈哈大笑道:“看来你也不太看好市场啊,怎么还来劝我加大投资呢?”

  我被问的哑口无言,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其实只是觉得这场所谓的金融风暴是假象,是人为操作出来的,只要大家按部就班,和以前一样就行了,可没想到您这儿要大刀阔斧,勇往直前啊,这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您要是有这个把握的话,不妨也可以试试!”

  杜老哎了一声道:“年轻人立场不坚定啊!我就是想试试你!”

  我有些丧气地说道:“这才您试出来了!”

  杜老嗯了一声道:“试出来了,挺诚恳的!和我说说你的想法吧?”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道:“我们不能让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扰乱市场,我们必须得坚守住,只要大家都看好这个市场,不要受到他们的蛊惑,这市场不乱,就什么事都没有!我是准备把我全部的身家都投放到市场上去,我就不信股市会崩,大家齐心协力,就挺过去了!”

  杜老点了点头道:“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很好,诗阳没看错你啊!你说你怎么就不选择进我们老杜家呢?可惜了!”

  我喜出望外道:“真的吗?您没骗我吧?”

  杜老板起脸道:“我都多大年纪了,没事骗你玩啊?这市场真没外界传的那么遭,相反,我还十分看好呢!大环境也没他们说的那么不好,国家出台些政策,这不是很正常吗?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的确是有人在恶意破坏金融市场,散步谣言,我收集了一下不利的新闻消息,很多出处都存在问题!都是些微博的博主,发完消息,账户就直接没了!而且根本就没有经过证实的,这些消息来源很有问题,官方也没有任何一点消息是,就是有人在搞鬼!”

  我一拍大腿,兴奋地说道:“您老也太有远见了!我就知道,这些来源有问题,每次国家发布点什么政策,就会被这些别有用心的人,乱解读,然后大众就跟着起哄,我是不懂经济学,对金融知识也是一知半解的,但我就是觉得不对劲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就想着去劝劝你们这些大佬们,要对市场有信心,您这么一说,我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杜老和蔼地说道:“找到根源,就不难解决这些事了!”

  我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我得费多少口水来劝您呢,您可到好,未卜先知,什么事都想到我前面去了!”

  杜老切了一声道:“我都活半辈子了,拍马屁可对我没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

  我急忙掏出电话,打给陆雨晨道:“你帮我查查,最近那些散播金融风暴,股灾的账号,都是哪来发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人散布出来的?我急用!”

  陆雨晨为难道:“这个我怎么查啊?这些消息我也看了,看完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撤除了,我连截图都没有,没法追查啊!”

  我想了想道:“怎么可能没法追查呢?你不就是干这个的吗?想想办法啊!问一下你的同行,这群人应该是经常发布这类财经消息的人,你只要帮我找到都是些什么人就可以了,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

  陆雨晨嗯了一声道:“我尽力吧!应该有人知道是哪些人做的!这些人,收了钱,现在什么都敢说,是该整治一下他们了!”

  挂了电话,杜老看着我,笑了笑道:“找到了这些人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嘿嘿地笑道:“我对付这些人,最有办法了!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何况他们还没理呢!我也不能把他们怎么办?不是还有国家呢嘛,不过幕后的人,我得揪出来,这样就能证明咱们的观点是对的了!就不会人心惶惶了!本来就是假的,人多了,都信了,就成真的了!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杜老嗯了一声道:“今天下午我就发表声明,我对这个市场前景还是十分地看好,你的项目,我将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

  我激动地握住杜老的手道:“太感激您了,来之前,我真的不是很有信心,甚至都抱着搏一搏的心态,不过,现在您给了我一道强心针,我和他们杠到底了!”

  杜老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我哥哥很早就和我提起过你了,他在美国的那段时间,经常在嘴边挂着一个年轻人,我刚开始以为他在选乘龙快婿呢,后来才知道,是选他的接班人,还不是他的女婿!当时,我极为反对,我觉得我们杜家的生意,就该由姓杜的自己继承,怎么可能找一个外人呢?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但他嘴里总是说,这年轻人有趣的话,诗阳对他简直就是着迷,只可惜一早就结婚了!我都十分的不屑,有为的年轻人,我见得多了,能有多优秀啊?能和23岁就登顶国家时代周刊的年轻人比啊?还是和30岁就继承百亿资产的天之骄子比啊?今天看见你,我才意识到,是自己格局小了啊!”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