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我便是唯一的光【求月票】

2021-03-03 作者: 吃苹果的鸭子
  第399章 我便是唯一的光【求月票】

  虫谷上下都有些紧张。

  他们低着头不敢查看。

  能看这种级别交战的人,不多。

  强行观看,那是自取灭亡。

  不过虫谷很多弟子觉得最近虫谷怎么总这样。

  以往虫谷明明是欺负别人的。

  可是这几个月连续被打上门两次。

  这.
  有些不可思议。

  而身为老祖之下第一人的中年男子,顾正风。

  此时的他内心非常焦灼。

  他虽然无法参与战斗,但是他知道,老祖处于劣势。

  跟无数年前第一次遇见神女的时候一样,明明境界高一些,但是就是打不过对方。

  都大道天成这种级别了,怎么能随便越级呢?

  顾正风觉得,天女宗神女玩不起。

  当然,他的冷汗在不停的流。

  这一次到底错在谁身上?

  不用说了,就是之前那三个人。

  该死的玩样,整个宗门被他们害惨了。

  登门拜访不知道礼貌?
  礼貌一点不至于此。

  轰!!!
  这时候天地传来轰鸣声。

  冰封的大地在破碎,虫谷的虫因此震死了不少。

  一些弟子甚至晕厥了过去。

  大道气息如九天瀑布呼啸而下。

  老祖真的很强啊。

  顾正风由心感慨。

  不强,他们早没了。

  轰!!!
  突然间一道光往他们这些人这边而来。

  砰!
  巨大的撞击击溃了大地,在大地留下了深坑。

  而在此时,顾正风等人都被击退了很远。

  前方的大道力量在肆虐。

  他们一时间不敢靠的太近。

  倒不是这力量要命,而是担心卷入战斗。

  那才是真的要命。

  不多时,大道力量开始消散。

  虫谷一众人都往深坑望去。

  他们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里面要是他们老祖,那么意味着虫谷可能要承受巨大的打击。

  而他们这些人,不一定能活下去。

  而如果是神女,那
  虫谷大概就没了。

  总之,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根本不知道如何破局。

  为什么他们总能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顾正风后悔了。

  长久的安逸,长久的身居高位,让他的信心膨胀了起来。

  很快他们看清了,巨坑中虫谷老祖单膝跪地。

  身上有着一些伤。

  但是哪怕他受伤,周身的力量也在跳跃,没有什么人可以靠近他。

  大道天成跟九阶证道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但是总有人在打破这种层次感。

  “感觉差不是很多。”一位小女孩撑着伞落在了大坑边缘。

  她看着里面的人,一脸的平静以及轻松。

  仿佛刚刚从未动手过。

  “如果我肯拼命,你不一定稳赢我。

  大道天成的威能,绝对超越你。”虫谷老祖盯着二长老,一脸的不甘心。

  自己都大道天成了,居然还是败了。

  他要升级到哪才能赢?
  这辈子还能升吗?
  他知道,大道天成已经是尽头了,根本无法再进一步。

  但是别人是怎么在大道天成更进一步的,他不知。

  能走到他们这一步,无一不是天资纵横。

  就这样败了,他有些承受不了。

  对方才九阶证道,这要是入大道天成,他还怎么打?
  “你说的对,大道天成确实不太一样,我也就能跟你们交交手,杀你们确实难了些。”

  二长老点点头。

  大道天成确实很难打。

  “你们虫谷还有不少资源吧?太多了了,记得分两成出去。”

  说完,二长老就撑着伞,转身离开。

  大雪还在下,而那撑伞的少女已经逐渐消失在雪中。

  “你他..你简直在做梦,两成?
  你怎么不多要一点?
  给你脸了是吧?”

  虫谷老祖对着雪地怒吼。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中出现了一柄剑。

  这剑带着光往虫谷老祖这边落下。

  看到剑的瞬间,虫谷老祖直接说不出话,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目露惊恐之色。

  浑身打着冷颤。

  而这剑落下的非常快。

  “我我我我,我是说,两两两成不够,要要要给给给,给三成。

  真真真真的,信信信我啊!!!”

  锵!
  剑落地。

  不过并没有发生任何事。

  只是普普通通的落在虫谷老祖身边。

  而且是一柄极为普通的灵剑。

  随处可见。

  然而虫谷老祖却感觉自己死里逃生。

  他瘫倒在地,贪婪的呼吸着空气,仿佛很久没有呼吸过这么新鲜的空气一样。

  片刻之后,虫谷老祖站了起来,浑身气息肆虐。

  大道力量席卷四方。

  他转头看向顾正风,一脸的阴霾:

  “顾正风,你他*的到底干了什么?
  你想死你明说,老子现在就送你去死。”

  “老祖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时候顾正风直接跪在虫谷老祖面前认错。

  老祖死里逃生,万一真就把他杀了。

  砰!
  顾正风被一巴掌扇飞,虫谷老祖带着难以遏制的愤怒:
  “老子都已经被欺负成这样了,你他*的跟我说不是我想的那样?
  重要吗?
  老子被打了你知道吗?”

  砰!
  又是一巴掌。

  “老子还被恐吓你知道吗?”

  砰!
  顾正风又飞了。

  “老子还丢脸你知道吗?”

  砰!
  顾正风脸都歪了。

  “换了别人,老子非把你碎成渣不可。”

  顾正风摔落在地。

  爬起来跪在虫谷老祖面前,不敢吭声。

  虫谷老祖看着顾正风警告道:

  “顾正风,这是最后一次。

  如果你再去惹那群变态,老子老子就直接自己跑路。

  你自己去面对吧。

  以后老子再也不管虫谷的事。

  你他*的自己去送人头。”

  听到这句话顾正风就害怕了:

  “老祖,你不要这样,虫谷是您一手带出来的,没有你就没有虫谷。”

  “不,有了虫谷就可能没有我。

  几个月。

  就几个月啊。

  老子面临了两次这种情况。

  老子不玩行了吧?”虫谷老祖心很累。

  “老祖”

  其他人也是立即跪下,这事真不是他们的错。

  “统统给老子滚。”

  强大的力量席卷四面八方。

  顾正风等人承受着力量的冲击,一个个口吐鲜血。

  等风暴平息,已经没有了虫谷老祖的身影了。

  不过他们知道老祖又闭关去了。

  这时候顾正风冷眼看向其他人。

  力量气息开始呈现。

  所有人:“.”

  “有人多管闲事?”离开的二长老看着后方。

  “放心吧,就是担心你突然外出,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玖走在二长老身边好奇道:

  “要不要让我这段时间教教你?
  万一就有机会摸到大长老的境界。”

  “没兴趣。”二长老直接道。

  “话说你从小到大都是被大长老教大的,怎么这么不喜欢他的样子?”玖好奇的问道。

  “陆水喜欢三长老吗?”二长老从袋子中拿了颗丹药放在嘴里。

  “挺喜欢的吧,身上都有三长老照片,有事没事还能拿出来拜一拜。”

  “.”

  二长老没有说话,而后一步消失在原地。

  回去继续放羊。

  ————

  月之国度中陆水一直看着天际。

  现在的他威能盖天。

  但是怎么总感觉有人要害他?

  “这个世界对我好像有不少的恶意。

  正常情况下世界绝对没这个胆子,是不是玖在做什么威胁我的事?”

  陆水觉得这个世上要是有左右世界的人,那一定是玖。

  他跟慕雪走的是别的路。

  只有玖一人才能这般影响天地。

  “希望是错觉吧。”

  玖陨落了这么多年,就那么点权能也干不了多少事。

  还是关注好慕雪吧。

  唯一能给他带来威胁的,只有慕雪。

  其他人不行。

  爹娘跟长老就算了,这些长辈很少管他。

  三长老也是有理有据的人,虽然脸色价格稳中有进,但是绝对是讲道理有依据的人。

  慕雪就不讲道理。

  你跟她讲道理,她跟你谈感情。

  你跟她谈感情,她跟你讲道理。

  你问她是要讲道理还是谈感情,她就泪汪汪的看着你,一脸的委屈。

  最后.
  慕雪都对。

  随后陆水不再多想,而是把注意力放在月之国度中。

  此时的他已经走出了古城。

  周围有一些残留的力量气息,不过并没有看到任何人,或者任何力量破坏的痕迹。

  应该是月族的力量,让这里自我恢复了。

  不多时,陆水来到了一团雾前。

  前方看不清路。

  不过里面仿佛有力量在往外溢。

  应该有人在里面跟人动手。

  “东方道友,看那边。”这时候剑起突然开口。

  他指着比较远的方向。

  那边好像有一条小路。

  “过去看看吧。”陆水往小路边而去。

  直走并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先看看别的吧。

  或许能直接找到那颗石头。

  他要先弄清楚石头的具体情况,再来插手这里的事。

  至于解脱。

  看到一个帮对方解脱一个吧。

  小道的前方自然也是雾气,仿佛再往里面就不复存在一般。

  不过在陆水面前,这些都是摆设。

  他一步迈出,整条路的雾开始翻滚。

  不管是雾气还是无序都在往清晰或者有序变化。

  很快脚下的路便开始延伸,周围的环境开始显露出来。

  陆水看着小路,发现通往的地方一片虚无。

  “走吧。”

  陆水一步迈出,然后其他人想跟着迈出。

  当他们还没迈出步伐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处院子前。

  众人:“.”

  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走太慢了,带你们一程。”陆水平静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条路太远,他不打算浪费时间走过来。

  慕雪还在外面等,他也耽搁不起。

  “里面没什么危险,进去看看有什么。”陆水道。

  这时候真武等人才往里面而去。

  院子的大门是开的,初羽等人自然可以随意进入。

  在这些人进去之后,陆水也才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是类似四合院的院子,大概三进吧。

  剑起五人各自找地方检查。

  芯火古佛走在路上,他的四周都是迷雾。

  前方的路都难以看清。

  “这里已经循环了很多年,而且有月族的力量。

  哪怕实力恢复不少的我,想要在这里直接找到核心,也没有那么容易。

  难怪明王古佛没有离开月之国度。

  不过”

  芯火古佛依然觉得奇怪。

  明王古佛应该恢复不差的,但是他确实始终无法联系到对方。

  不再多想,芯火古佛迈步往里面而去。

  应该不用多久就能找到核心所在。

  而这里的一切,都不可能对他有什么明显的影响。

  在内部,
  一道剑光冲天,一道佛音震天。

  而在剑光跟佛音的前方有一座山,山上有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

  这道袍男子在与剑光对抗。

  他要破开这剑,离开这里。

  只是他努力了无数年,始终无法破开这剑。

  而这佛光则打算击溃这里的一切。

  三人有着不一样的想法以及目的。

  “为什么要阻止我?我并没有错。”道袍男子对着那剑光怒吼。

  剑光所在只有一柄剑,不过这剑的背后仿佛有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是青年模样。

  “施主,月之国度已经回不到从前,放弃吧,让贫僧将核心销毁。”明王古佛看着道袍男子说道。

  道袍男子看向明王古佛道:
  “佛门不是讲慈悲,讲众生平等吗?
  为什么你要杀我?
  众生皆平等,适者生存,生死不过自然规律。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阻碍我?
  你以为我们宗门是谁害成这样的?

  是你佛门。

  当初如果不是你们佛门跟人交手,如果不是打到我们宗门所在。

  我们会死那么多人吗?
  那个和尚居然还说众生平等,生死乃天地纲纪。

  你知道一念永恒哪来的吗?
  就是我杀了他拿来的。”

  “施主的执念,贫僧明白。

  贫僧无力修改过去的历史,但是希望能消除施主的执念。”明王古佛宣了句佛号。

  “消除我的执念?我希望和尚你去死,只要你死了,我执念才有消的一天。”道袍男子看着明王古佛面露狰狞。

  明王古佛看着道袍男子,宣了一句佛号,随即点头:

  “可以,当找到核心击溃月之国度时,贫僧会用一切果位化普度之光,为你们超度。

  从此贫僧再无今生来世。

  只求施主放下心中的执念。”

  “佛门的嘴,我信吗?”道袍男子看向那柄剑: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始终不肯消散呢?
  你都已经死了。”

  剑没有任何声音。

  仿佛只是挡在这里,让一切不能循环。

  这便是他要做的事。

  只要跟着这道袍男子就够了。

  他无力斩杀对方,唯一能做的,便是阻止。

  剑散发着光,从未失去锋利。

  一个剑修,怎么能让自己手中的剑,失去锋芒?
  哪怕,他死了。

  道袍男子盯着这些人,随后决定继续想办法。

  至于核心,不可能有人找到
  “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靠近了那边?”

  道袍男子大惊。

  他的核心位置,为什么会有人去?
  为什么会有人有能力靠近那边?
  不应该的。

  他是这个国度的王,除了月族力量的主人,没有人可以找到那边的。

  这一刻道袍男子慌了,他直接往那边而去。

  不再理会那剑,也不再管明王古佛。

  黑袍男子突然离开,明王古佛有些意外。

  他知道意外发生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便跟了过去。

  那柄剑也是第一时间跟过去。

  陆水站在院子中,他看着四周。

  发现这里的院子栽种着花朵,还有一些假山。

  来到假山前,陆水发现了一颗球。

  是小孩玩具。

  他看了一眼,眉头便皱了起来。

  “少爷,有发现。”这时真武跑了出来。

  陆水点头,而后跟了过去,其他人没有发现自然是跟过去。

  不过片刻时间,他们就走进了一处房间中。

  打扮的有些与众不同的房间。

  很稚嫩的风格。

  是小孩的房间。

  “少爷,在这里。”真武引着陆水到后面。

  此时初羽等人已经都来到了这里。

  其他地方都没有任何发现。

  房间中几乎是空的。

  跟这边完全不一样。

  仿佛所有的东西都集中在这里一样。

  陆水停下的了步伐,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到真武的发现了。

  在房间的后面,有一块石头,石头的下方躺着一个.一个婴儿。

  她缩在石头边,好似在睡觉。

  但是身上又没有任何气息。

  “这个不会就是那些人口中的掌门女儿吧?”初羽第一时间问道。

  “她没气息了吗?”剑落张了张嘴巴问道。

  说实话,如果是看到一个修真者死去,他们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
  如此的孩童,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陆水看着这个婴儿,不曾言语。

  “运气真好。”

  心念闪过,他伸手想要去碰一碰这个婴儿。

  只是当他伸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力量,发了疯的往这边而来。

  轰!!!
  整个房屋直接崩溃。

  强大的力量呼啸而至。

  “给我滚!”

  怒吼声震天动地。

  面对着这攻击,陆水倒是没有动,他转身看着天空。

  轰!
  力量摧毁了这里,不过没有触碰到陆水等人。

  真武他们心惊不已,太强了,完全不是他们可以接触的强者。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一个道袍男子从天际而来。

  只是要过来的时候,直接被一柄剑挡住了。

  “滚开!”

  道袍男子心急如焚,但是身后有人,这剑就不会让步。

  剑光如虹斩一切攻击。

  轰!
  黑袍男子被击退了。

  明王古佛的力量随之降临。

  道袍男子没有丝毫的办法。

  “你们到底要干嘛?”道袍男子几近疯狂:
  “我只是想让我女儿活过来而已,你们这些强者不顾及我们的死活,我们自己想办法,为什么还要阻止我们?
  我们错了吗?
  我们只是安静的生活在山中,你们这些强者说杀我们就杀我们,现在被我们杀了。

  我们就错了吗?

  对,错的都是我们,你们都是对的。”

  “你没错。”这时候那柄剑突然传出声音:

  “只是我们站的立场不同。

  无数生灵在你们走出之后,支离破碎,我的宗门建立在普通人很多的地方。

  你们要杀他们。

  我们便要救他们。

  为了阻止你们,我们宗门死伤无数。

  你们,太难杀了。

  所以我不得不出现在这里。

  我的修为贯穿古今不过尔尔。

  身如萤火,却是无数人眼前的光。

  或许未来有巨火降临,可若此后如竟没有巨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我,不能退。”

  “呵呵,我没错,你也没错,那是谁的错?”道袍男人盯着那柄剑开口。

  “是贫僧的错。”明王古佛宣了句佛号后:
  “当年打到你们宗门,伤害你亲人的,是贫僧的弟子。

  是贫僧带他进佛门,是贫僧教他佛法,是贫僧教会了他毁灭的力量。

  贫僧没有教好他。

  一切皆因贫僧而起。”

  “那你怎么不去死呢?”道袍男子盯着明王古佛道:
  “可是你们死光了又怎么样?我们死了那么多人。

  你知道新生命降临的喜悦吗?

  那是我们的希望。

  可是你们毁了我的希望。

  我要救我的光。

  他人的死与我何干?

  我就想让我的女儿喊我一声父亲。

  哪怕永堕轮回,永不超生,我也愿意。

  熬了这么多年,你们够了没有?”

  陆水看着这三个人,那剑确实是剑修。

  道袍男子身上有月族的力量。

  不然他没有跟这些人对抗的资格。

  佛门古佛,实力恢复的没有那么多。

  大概知道这三个人的情况后,他便开口了:

  “你女儿,没死。”

  陆水的话如同晴天霹雳,直接在所有人脑海中炸开。

  尤其是道袍男子。

  他刹那转身,看向声音源头。

  是一位穿着黑袍的人,其他无法看清。

  但是他不在意这个,在意的是这个人说的话。

  “你说什么?”他不信的,他很确定。

  他女儿没了。

  不然他何至于此?
  他为什么需要建立永恒国度?
  为的不是自己不死,只是为了让他女儿醒过来。

  哪怕他身死道消。

  那柄剑跟明王古佛也是看着陆水。

  他们其实也察觉到了那个婴儿,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出那个婴儿是活着的。

  “你们看不到,是你们不明白她运气有多好。

  也不明白何为力量。”陆水对着这些人平静道。

  “你,你不要骗我。”道袍男人身体有些颤抖。

  他不信,但是他愿意去信。

  哪怕对方是在欺骗他。

  至少这是希望。

  一个他永远抓不到的希望。

  一个他追求了无数年的希望。

  一个令他癫狂的希望。

  *****
  给我月票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