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她再也不臭了

2021-07-23 作者: 万古第一雪
  第818章 她再也不臭了
  海底深渊,无尽黑色氤氲之气笼罩在星辰世界的四周,这也是老婆婆没法离开那里,被放逐的原因吧。

  任一把两魔带到了这里,面对广阔无垠的浑沌之气,即使是一直神情淡淡的魔,也不得激动得失声尖叫,

  “这么多,都是浑沌之气!哦不!我不是在做梦吧!”

  刚才,他只是吸光了一点点浑沌之气,都觉得达到了魔生的巅峰,整个人快活得想要大吼大叫。

  后面,还是因为对幻魔的失望,这才压制了下来。

  幻魔比他的反应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住的摇头擦眼睛,似乎没法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我一定是在做梦,啊啊啊……谁来打我一巴掌……”

  魔反手就想给她一巴掌,快打上去的时候,还怕反噬,不得不改为轻拍,“醒醒吧!别在这里丢人了。”

  经过一番激动,他现在已经平复了心情。

  任一就是个奇迹的创造者,跟着这样的兄弟走,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

  看着无尽浑沌之气,两个魔虽然垂涎欲滴,却也没有失去理智的跳下去,而是看着任一,他不动,他们也不动。

  良久后,魔打破了沉寂,“兄弟,你下去吧,我护着你。”

  有他在,那浑沌之气假如真的会伤人,他也能尽快吸收,救他一命。

  任一的心情其实不太好,假如真的证实,这个浑沌之气不能伤害他,小男孩白死一场,让他如何心安。

  他本是魂体,这一死,就是彻底灰飞烟灭,这世间,包括亡魂大世界,也不会再有他的痕迹。

  小贝贝的声音突然从千世镜里传来,“主人,也许……你有机会把他救回来。”

  “怎么救?”

  任一急忙追问,假如可以,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在所不惜。

  “主人,升级千世镜,只要你的修为达到一定的高度,你就能回溯过去,改变命运,把他必死结局里捞出来。”

  “问题是,这样做,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世界会不会因为救了他,而发生动乱。”

  他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就置旁人陷入危险境地,假如这般牵扯很大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主人……你放心吧,既然能捞出来,那就说明可以斩断过往将来是非因果,你只有去做了,才能知道吧!”

  这只是个大方向,具体的,也不是她一个灵宠能探知到的。

  任一点了点头,“真有那一天,我必定救他回来。”

  现在,该是进行实验的时候了。

  “魔大哥,一切拜托了。”

  任一把身家性命,完全寄托在魔的身上。

  要知道,魔但凡有点犹豫,或者坏心,他都将会死在这个浑沌之气里面。

  任一需要强大,他要努力达到神袛的高度,否则的话,就不能找回妻儿。

  要么成全他,要么就让他死在这里,一切归于尘埃。

  是死是活,就看这一糟。他赌了。

  不带一点犹豫,他带着必死的决心,跳进了氤氲之气里面。

  无数黑色的气体,和亡灵之气有些类似,带着吞噬生灵的效果。

  任一的到来,好似一颗烧红的石子,丢进了冰凉的水里,所有的氤氲之气瞬间向他涌来。

  才刚一接触,任一就感觉到了一股剧痛袭来,整个人痛得嗷嗷大叫。

  “不好,快!救我兄弟!”

  魔跳了下去,想要替任一吸光这氤氲之气。

  然而,他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了,就算这个氤氲之气是为魔而专门准备的,但是,其量多到一定的程度后,对魔的冲击也不小。

  他才刚跳下去,人就被氤氲之气冲昏了过去。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虚不受补吧。

  岸边的幻魔观望了一下,此时的任一已经下沉了一半的身子,还在嗷嗷叫着。在她看来已经没有救治的可能,她比较担心的是魔的生死,随也跟着跳了下去。

  她没有直接进入氤氲之气里面,而是踩在魔的身上,以他的身子为垫脚石。

  周围的氤氲之气近在咫尺,唾手可得,馋得这个魔也跟着失去了理智,没有选择带着魔离开,反而坐在其身上,开始吸收起来。

  无穷的贪欲,让她忘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一味想要吸多点,再吸多点。

  她已经感觉到了很久没有进展的修为,开始了有突破的可能,为了那遥不可及的梦想,她一直在努力吸收着。

  因为太撑了,当她的身子不可避免的出现裂缝时,她还是没有察觉到不妥。

  喜悦的激动之情,让她忘记了疼痛,忘记了自己也是有极限的,她正在往崩溃灭散的边缘狂奔着。

  反观任一,当他的身子彻底被氤氲之气吞噬光干净后,他也慢慢地适应了那种刺痛感。

  痛多了,人也就会麻木了,他已经记不得自己这一生痛过多少次了。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去享受吧。

  想到这里,他舒展开身体,闭上眼睛,准备接受命运的捉弄。

  当他彻底打开心扉,一点排斥都没有的时候,说来也怪,那刺痛感觉反而慢慢地减少,甚至消失不见。

  无数氤氲之气从四肢百骸无所顾忌地冲进他的身体,让他即感到涨闷的同时,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一股气在他的身体里里面开疆扩土,在不停的挖掘他的经脉。

  那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经脉,很突然的感知到它的存在。

  硬生生靠着浑沌之气腐蚀出来的,这种感觉还是带着点小痛的。但是比起刚才的剧痛,这个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当经脉形成,里面的氤氲之气少得可怜,好似一个水缸,一滴水没有。

  但是,任一现在就是泡在这氤氲之气一般的“大海”里面,那“海水”汹涌澎湃,不管不顾的冲击着才刚形成的经脉,速度之快,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就被撑得胀满,甚至,那稚嫩的经脉,还被其用暴力手段,快快的撑大着。

  没经历过多久,难受的感觉再一次证明,痛苦是无止境的,修行有风险。

  他必须自救,必须把所有的氤氲之气找个地方容纳起来,那就是提炼,让原本显得很松散的气体,给它压缩凝结成实体。

  这样的事儿他没少干,他身体里所有的灵气都是这样,经历了千锤百炼后,形成的凝如实质的气体。

  他怀疑自己再这么凝练下去,终有一天,会把自己本身也凝结成精钢。

  这个过程有些漫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所有的经脉已经被撑得再也容纳不下一丁点氤氲之气时,他才赢转了过来。

  此时的周围是一片漆黑的虚空,遗留下无数被氤氲之气吞噬掉的东西。

  有各种人族,兽族,材料,法宝,奇珍异宝等等……

  这里就像一个垃圾山一般,藏有千般宝贝。

  那些人族也许是世间太过久远,早已经没有了生息,还保持着生前的姿态,却已经没法活转过来。

  任一心里一动,小男孩会不会也在里面?

  他在里面,转了一圈,对于那些所谓的宝贝看也不看,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他看到了一个卷缩成一团的熟悉身影。

  他的身行有些漂忽不定,随时都有溃散的可能。

  这是人的灵魂不能在外游荡的原因,一旦失去物体的庇佑,一阵风吹来,也会把他消灭。

  他似乎陷入了沉睡,对于任一的到来,无动于衷。

  “你该回家了!”

  任一小心翼翼的把小男孩引渡回千世镜。

  而小贝贝看到一动不动的小男孩时,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掉落下来,“你死了吗?呜呜呜……对不起,你到死我都没对你说上一句好话。”

  她一直和他挤兑抬杠,都没好好的和他说过一句话,现在说啥都晚了。

  小贝贝一直哭一直哭,她原以为要等到很久很久才,等到任一成为神袛,才有可能见到小男孩。

  但是,没有想到,现在就等到了,却是个令人撕心裂肺的结果。

  小男孩真的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吗?再也不能生龙活虎的和她吵架,再也……

  她这里哭得不能自己,懊悔得不行。

  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打断了她,“你好吵耶,能不等别再哭了。”

  “你以为我想哭,我控制不住我自……”

  小贝贝的话才说完,突然意识到不到,赶忙定神去看小男孩。

  好家伙,他竟然伸了个懒腰,像个无数人一样打着哈欠。

  小贝贝顾不上什么,一把扑了上去,“啊啊啊……太好啦太好啦,你没死,你没死……”

  她搂着小男孩,眼里的欢喜都快炸了,整个人从狂悲到狂喜,简直不要太刺激哦,那眼泪忍不住又哗啦啦的掉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是喜悦的泪水,是开心至极的发泄。

  小男孩看到自己脖子处被蹭得脏兮兮的衣领,却没有如往常那般的去抬杠什么。

  他只觉得心里暖呼呼的,这个小丫头,看起来是个族长,其实根本就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一直到小贝贝哭够了,看到小男孩戏谑的目光,顿时不好意思的一把推开他,“下次不许再这样,你若是死了,我就天天诅咒你,让死了也不安身。”

  “啧啧啧……才刚觉得你有点可爱,转眼就变得这般毒辣,呵……女人……”

  小男孩嘴里这般说着,好似和从起cm并无二致,唯有那双眸里,带着的宠溺,从来不见光,却一直存在。

  “哼!睿博你又皮痒痒了是吧!看我收拾你。”

  “什么睿博,你是在…叫我吗?”

  小男孩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哼!这是主人给你取的名字,当时还以为你死了呢,总得让你有个归依啊。”

  小男孩睿博有些感动的道:“原来主人还记得,我以为他会忘记。”

  “哼!主人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忘记你。”

  两人在千世镜里打打闹闹,人生又有了盼头的样子。

  至于任一,他现在没功夫去管自己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修炼境界,那两个魔,正姿势不雅躺在地上,也不知道在干嘛。

  他没有去打扰他们,就静静的守护着,直到…魔率先醒了过来。

  他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硬生生被憋醒的。

  “嘶……谁压我,我的天,好重!”

  他一把推开身上的幻魔,十分嫌弃的道,“走开啊!臭死了!”

  “哇!”幻魔被他粗鲁的动作整醒,很是不解的道:“你干什么?弄疼我了!嘶……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哼!我不是男人,你是男人成了不,麻烦你离我远点。”

  刚才幻魔身上的腐烂味道,差点没把他给熏吐了。

  幻魔有些受伤的卷缩起身子,“这不是我愿意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假如知道会这样,打死她也不会继续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儿。

  魔看到她这个小可怜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的安慰道:“抱歉……刚才太用力了点,其实你身上的味道已经少了很多。”

  “是吗?真的吗?”

  幻魔使劲儿嗅了嗅身上的味道,奈何自己对自己的味道有些免疫,不是太能闻得出来,转而求助任一,“这位道友,你能和我说句实话,我这个味道是不是真的减轻了很多?”

  任一实事求是的点点头,“是减轻了很多,不过,还是有点味道,咳咳……相信用不了多久,只要修为再上去点,一定能去除的。”

  “真的吗?我没有想到……这真的太好了……”

  幻魔激动得快哭了。

  魔有些受不了的站起来,试了试自己的修为,发觉比起从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已然达到了魔之巅峰。

  “啊!!!强大的感觉!好爽哇!!”

  他伸开双臂,大声的呐喊着。

  幻魔也学着样子,开心的大叫起来,“啊啊啊……好开心哇!”

  两人这般一来,初次见面时的芥蒂倒也减轻了不少,找回了同族之间才有的默契。

  而任一也自我感受了一番后,发觉自己从前能触摸到的瓶颈,随着浑沌之气的修炼,已经消失不见。

  他应该是跨过去了才对,因为当他抬头看向苍穹时,已然能透过那厚厚的界壁,看到以往不能看到的东西。

  他没有冒冒然的就冲上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告诫自己,一定得稳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