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第614章 意料之外的情况

2021-08-02 作者: 范马加藤惠
  第614章 意料之外的情况

  和马一路闻着味道,出了商业区。

  一般大型商业区附近都会有配套的物流中心,日本也是这么设置的。

  物流中心所在的街区看起来和繁华的商业街截然不同,除了在街边默默搬货的工人之外,基本没有行人,视野也变得开阔。

  和马闻着味道一路奔跑。

  因为这一路都是开放空间,空气一直有流动,加上和马一直闻着空气中的味道,没有刻意把身体压低贴着地面闻,所以他闻到的都是残留在空气中的味道。

  所以和马推测这个味道留下的时间应该并不久。

  另外,最开始和马闻到的味道更清晰,但是下一刻就变得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所以和马推测她应该是被塞进了什么器皿里面携带着。

  日南很高,肉也多,能放下她的包或者提箱应该不小,所以和马一边寻找一边询问一路上店铺的店员,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携带了大型背包的人。

  所有人都告诉和马,有一群电器商场的促销人员符合他的描述。

  看来就是这帮人绑架了日南。

  和马就这么一路打听,一路闻着味道前进,终于到了一座大型仓库跟前。

  仓库的门口挂着“株式会社日向”的牌子。

  “日向”两个字还有注音,标的是旧日本帝国海军日向号战列舰的读音。

  这是个豆知识,旧日本帝国海军的军舰读音和正常的日语读音不太一样,比如日语里按照正常的习惯苍龙是读成“啊奥刘”,但旧日本海军是读成“骚刘”。

  这个株式会社专门注上了旧日本海军的读音——也不能确定这就是右翼分子的公司,因为日向还有地名是这样读的。

  旧日本海军的战列舰,都是用的日本的古代国名来命名,金刚级那四条是例外,因为它们一开始是战列巡洋舰,没有用战列舰的命名法,而是按照战巡的命名,用山名来命名。

  金刚级都是山名,和原本应该是战巡的天城级一样——天城对应的天城山,有个很有名的演歌叫《越过天城山》。就连雾岛这看起来很像岛的,其实也是个山名。

  后来日本海军取消了战巡这个分类,所以这些山名命名的船就都归类为战列舰了。

  这个株式会社日向,可能是日向地方的公司,用了古代的国名当公司名,这也很正常,不能因为人家加了注音就说人家是右翼份子开的公司。

  但是这并不妨碍和马现在火冒三丈。

  他可是问清楚了,那群促销的成群结队的进了这个公司租用的这个仓库。

  门口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白梅香也证明了这一点。

  于是和马飞起一脚猛踹大门。

  然而他是剑道过了三十级突破到了非人的领域,不是空手道,所以这一脚那大铁门纹丝不动,和马痛得龇牙咧嘴。

  和马要是剑道等级和空手道对调,早就把这门踹飞了。

  他也顾不得揉脚,现在已经惊动了敌人,赶快进去不给敌人把人运走才是正事。

  和马决定先上房。

  就在他窜到门楣上方,下面有人开门出来:“谁啊?妈的不会按门铃吗?”

  和马直接一个“下落击杀”,把出来这人按倒在地上不动弹了,紧接着他窜进大门里,先声夺人:“你们被逮捕了!举起手来不要动!”

  一进入仓库,整个视野豁然开朗——然后和马才意识到这是镜子造成的错觉。

  仓库大门正对着一堵镜子构成的墙,靠着反射才显得视野豁然开朗。

  和马正要起脚,突然多了个心眼,没有自己踹,而是把刚刚打倒那人扔了过去。

  哗啦一下镜子被飞过去的人撞破了,然后立刻就触动了机关。

  那个倒霉蛋直接被吊了起来。

  然后因为他刚刚撞破镜子,好死不死有一块碎镜子在他被吊起来的时候插到了他脖子上。

  那血哗啦啦的就留下来了,形成了一道血帘。

  看到被自己扔出去的人这么大出血,和马也是一愣,就在这个刹那,两枚手里剑旋转着穿过血构成的幕帘。

  和马眼疾手快,凌空抓住了一枚手里剑,一偏头闪过了另一枚。

  他这才发现流下来的血帘根本不是人血,是颜料水。

  这个瞬间和马很想去研究一下这个流颜料水的机关,看看它到底是装在这个人身上的,还是装在玻璃墙上。

  没啥,就是好奇。

  但是攻击接踵而至,根本不给和马探究的机会。

  这一次他听见“啐啐”的声音,感觉像吹箭——但和马也没见过吹箭不知道对不对。

  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东西闪过,和马就做出了反应,一闪身脱下外套在空中一卷,所有的吹箭都被没收了。

  脱了外套,和马的枪套露了出来,于是他顺手把枪,对着吹箭袭来的方向就开火。

  子弹打在“墙壁”上,和马才发现那是木板。

  木板后面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和马:“喂,你们的同伙有人中枪了,现在停止抵抗还能救一下。”

  并没有人回应和马。

  和马扔了刚刚抓住的手里剑,一手拿着外套,另一手持枪,小心翼翼的移动脚步。

  突然,他感觉自己右脚好像踩到了绳套。

  在机关运作的同时,和马下盘发力,脚想被铁钉钉在地上一样,纹丝不动。

  绳套徒劳的拉着和马的脚。

  和马咧嘴一笑,手上的外套一卷绳套的绳子,然后隔着外套抓住绳子,一用力。

  好几个人尖叫着撞破了二楼的栏杆掉下来。

  和马冲上前,想要用枪逼问掉落大人,结果这帮人脖子部分突然鲜血狂喷,糊了和马一脸。

  还好他反应快,没被糊到脸。

  一闻味道,果然又是颜料水。

  原来机关在脖子的位置。

  和马举枪,刚刚那帮人立刻举手投降:“我们投降了!别打我们!”

  “这里在监控范围内!你如果开枪打我们,你就是枪击投降的犯人!”

  和马早就注意到摄像头的位置了。

  所以他只能调转枪口,一枪打断绳子,纵身一跃跳上二楼,俯瞰整个场地。

  他这才发现半个仓库被改造得像是迷宫一样,另外半个仓库才是用来放货物的房间。

  从正门进来,就会面临一堆陷阱,从仓库的后门进来才能进入正常使用的区域。

  和马皱着眉头,信箱自己怕不是闯进了隐藏在都市中的忍术道场。

  可是刚刚和马干掉的那帮人就压根没有忍术等级啊——忍术如果是一门武艺的话,应该会有等级吧?
  和马看向另一边,发现日南里菜被摆在另一边仓库的桌上。

  看起来衣服很整齐,没有被做什么事情。

  在她前方摆了张椅子,高田警部坐在里面。

  高田警部也看到了站在横梁上的和马,笑着说:“一直听说桐生警部补喜欢爬高,果然如此。”

  和马连续几个跳跃就穿过大半个仓库,轻巧的落在高田面前。

  “高田警部,你这是看情况败露,所以缴械投降了吗?”

  高田警部笑道:“你在说什么啊?桐生警部补,你自己冲进这家经营忍术体验馆的公司,被道具骗得大开杀戒,还是想想之后怎么收拾烂摊子吧?”

  和马皱眉,他举起刚刚抓住的手里剑:“这可是真正的手里剑,边缘锐利,被扎到铁定会血流如注。”

  这时候一名戴眼镜的中年人从货物遮挡中走出来看着和马:“这可就奇怪了,我们使用的手里剑都是橡胶制的仿制品啊,是玩具啊。”

  和马把枪口对准新出现的眼镜仔:“你是谁?”

  “我是这个日向株式会社的社长甲佐正章,弊社是以忍术体验为主营业务。我们受高田警部委托,准备给日南里菜小姐一个惊喜。”

  高田警部叹气:“原本的预定应该是我来救她,然后我们闯过忍术构筑的迷阵来着,结果高田小姐提前醒来了,桐生警部补还尾随而至。”

  和马当然不信,他正要开口驳斥,甲佐正章就抢白道:“对了,我们有两位员工中枪了,考虑到整个情景非常逼真,桐生警部补救人心切,所以我们不会起诉桐生警部补随意开枪导致人员伤亡,但是,医药费和误工费还请桐生警部补支付。”

  和马立刻气不打一处来:“你们这就是绑架!看我把你们全部带会警察局!”

  “弊社从事忍术体验已经很长时间了,在圈内非常有名,除了这一处设施外,弊社还另外经营着一所医院主题的鬼屋。弊社以前的顾客,都可以证明这确实是弊社的经营项目。另外,我们和高田警部签订了免责声明,我们的行动产生的所有误会,都由高田警部负责。”

  高田警部也站起来:“没错,你抓我吧,桐生和马警部补。”

  这一下和马给整不会了。

  就在这时候日南里菜醒来了。

  她睁眼之后第一反映就是大叫“救命”,并且坐起来。

  坐起来之后她看到了桐生和马,才猛的放下心。

  紧接着她指着高田:“他们绑架我!要洗脑我!”

  甲佐正章:“那些都是高田先生购买的套餐里的内容啦,是表演。”

  日南怔住了:“诶?表演?”

  但她马上想到了这话的破绽:“不对!你殴打了我!我的头被打了!”

  甲佐正章立刻向日南里菜鞠躬:“非常抱歉,这是我们在检查道具的时候疏忽了,原本应该使用道具造成这样的效果。我们愿意赔偿您医疗、误工和精神损失费。”

  日南愣了一下,然后她跟和马对视了一眼,随后坚定的说道:“我信你就有鬼了!你打了我还绑架了我,一句什么鬼体验活动就想搪塞过去?照你这么说只要打出电视台整蛊活动的牌子,就能随便上街杀人放火了是吗?”

  甲佐正章:“我们确实有承包过电视台的变态杀人魔整蛊企划。”

  “这不重要!我认为你们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侵害了我的人身权,我要起诉你们!”

  甲佐正章点头:“您当然可以起诉我们,实际上我们经营这种业务,每年都会被起诉,所以才有免责条款啊。理论上您只能起诉委托我们的高田警部,不过我们经常和委托人一起被告,我们都习惯了。”

  日南里菜指着甲佐正章:“你!你!刚刚我醒来的时候,你可是说过要洗脑我的!”

  “那是台本上的台词。”甲佐正章淡定的推了推眼镜。

  “你还说可以允许高田随便处理我的身体!”

  “那也是台本的台词。”

  “等一下,”和马打断了对话,“你刚刚说过,你们的剧本应该是高田把人救走,通过那些忍术机关吧?现在又说台本里有允许他处理日南的身体,这不对吧?”

  甲佐正章笑了:“临机应变嘛。高田已经被看到了,那就改成他伪装成我们的一份子,潜入魔窟来拯救被抓的女主角,这不是很棒吗?”

  和马撇了撇嘴。

  不管怎么样,至少日南平安无事的被救出来了。

  至于这帮人这个弥天大谎,之后才想办法揭穿。

  和马看了眼手里这枚手里剑——首先应该找人把这个证据固定下来。

  但是对方一样可以说这是失误,把真家伙混进了道具里。

  和马一边盘算着这些,一边到了日南身边,手按住日南的肩膀:“你没事吧?”

  日南轻轻点头:“我没事,中间我一直被放在包里,第二次晕倒之后醒来就看到你了,时间应该不长。”

  “好,等警察来了,我们先去警察局做笔录,不能就这么让这帮人逍遥法外。”

  日南小声说:“他们绝对是来绑架我的,如果不是你来得快,我可能就没了。”

  “我知道。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甲佐正章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没办法的模样。

  高田也在笑,两人看起来都成竹在胸。

  日南小声问:“为什么警察还没来?”

  甲佐正章抢先回答道:“那要看桐生和马警部补什么时候报的警了,您不会没报警吧?”

  和马:“我直接杀进来救人了,没报警。”

  “那警察不会来的啊,我们这个仓库时常发出很大的声响,或者有尖叫声,周围的人都习惯了。你们谁去报个警吧。”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