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第601章 屠皇如屠狗!

2021-04-20 作者: 鹿食萍
  第601章 屠皇如屠狗!
  八景宫中。

  红楼碧瓦,丹炉生香,袅袅的轻烟环绕在空气之中,飘荡于棋盘之上。

  吧嗒!

  伴随着陈希象的最后一子落下。

  轰!
  轰!
  轰!
  棋盘之上,纵横奔走的黑白线条之间,一头巨龙扬起头颅,张牙舞爪,朝着腹心之中的那七颗棋子一吞而去。

  此时从棋盘上看去。

  偌大的一局多元棋盘,四方边角,已经完全为陈希象的宇宙时空所占据。

  四方都是陈希象的棋子。

  而鸿蒙和李唐霸主的棋子,早就为陈希象所吞吃,如今就只剩下了腹心的鸿钧最后七颗棋子。

  昂~~
  伴随着一道震动了不知多少时空的高亢龙吟之声,无穷扩散出去。

  只见那一头由成千上百宇宙时空聚拢而成的大龙,每一块鳞片之上,都是一方宇宙的纹理,而起一双深邃的龙眸之中,尽是浩荡沉浮的诸天万界。

  一爪抓下。

  轰隆!

  棋盘之上的鸿钧身躯一个虚幻,趔趄的朝着座位上险些要栽倒过去。

  而在宇宙之中。

  那是七个洪荒大宇宙之内。

  有矗地通天的一座座万古神山之上,只见一只庞大的遮挡了洪荒大世界的龙爪探下,带起无垠的时空河水飞扬溅起……

  这只龙爪之大,涵盖了不知多少宇宙时空,是为真真正的一方多元宇宙。

  “那是……”

  在这最后的七大洪荒宇宙之中,如接引、准提、女娲、等等洪荒圣人,还有如同周青这样的其他洪荒时空圣人,只在这一只龙爪之下感觉到了苍茫无垠的洪荒大时空为之一暗……

  若从多元长河的角度看去。

  伴随着那一只巨大龙爪按下去,将鸿钧的七大洪荒主宇宙抓在了龙爪之中。

  那由一条多元长河聚拢而成的庞大神人轮廓的心脏位置,原本的一些异色,此刻尽数被黑白之色染透了,让这一尊由无数时空,大宇宙勾勒而成的道人躯体,骤然……

  扩散出一股朝着多元极限,巅峰冲击的气势!

  “三三不尽,六六无穷,九九归元,这归元二字,便是多元巅峰的大成之意。”

  陈希象在棋盘之外,看着掌心之中的七颗棋子,已经完全变成了黑白之色。

  “呵呵……”

  棋盘对面,鸿钧发出了一声低笑,道:
  “老道,输了!”

  这一句话说出之后,他全身的多元大道,全都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力量,为陈希象所掌握,甚至连他的身躯,都成为了陈希象体内时空的一部分。

  棋盘之另外两旁。

  李唐霸主和鸿蒙沉默,他们在鸿钧之前就输了,自身的多元时空,成为了陈希象多元大道的一份子,为让陈希象踏入多元巅峰,送上了资粮。

  “输了……”

  李唐霸主心中复杂,很是唏嘘。

  但却没有什么不服。

  这盘多元大棋,从出现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这棋盘上笑到最后的只有一个人,赢了这盘棋,得到棋盘上的所有一切,成为真正的‘下棋者’。

  输的人,则从下棋者,坠落为棋盘之中的‘棋子’。

  胜者收获所有,败者一无所得。

  只是,他至今仍旧不能够明白,为何陈希象这么一个最后加入棋局的人,会是赢到最后的人,甚至连最强大的鸿钧,也为他所吞噬。

  “太上,你应该跟我们不是一个天地的人,败给你,不冤。”

  鸿钧从棋盘外站起身,微微摆动道袍,胡须飘摇,叹息问道:

  “事到如今,老道败了,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他看着陈希象,问出了当日的那个心结:

  “当日太上入局之时,曾说老道在多元长河之上,或也有真身存在,如今,老道已经败了,不知可否得到一个真正的回答。”

  陈希象眸光波动,看着鸿钧,微微一笑,道:“那人名为……元阳上帝。”

  “元阳……上帝。”

  鸿钧心中微震,重复着这四个字。

  隐隐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多谢。”

  鸿钧得到了答案之后,面容恢复古井无波。

  而后,他从石椅上站起身来,对着陈希象深深施了一礼:
  “愿道友道运昌隆,早日踏入多元之上,那所谓的大罗天,老道,退了。”

  语落之后。

  他转身,眸光之中露出一丝释然,一步踏出,走向了陈希象体内的一方方洪荒宇宙之中,那里,有着一座又一座的紫霄宫……

  ……

  李唐霸主和鸿蒙道人看着鸿钧走入了陈希象体内,旋即,看到了那一个个洪荒宇宙之中的鸿钧,在洪荒开辟之后,开始讲道紫霄宫,继而分封圣位,然后合道……

  这个道,是陈希象。

  鸿钧合道,鸿钧是道,但道却不是鸿钧。

  他成为了陈希象道的一部分,成为了那些洪荒时空里面,陈希象的代言人。

  望着鸿钧的结局。

  李唐霸主和鸿蒙低声沉默,不管心中如何复杂,随即,也不由自己的踏入了那些属于自己的时空之中。

  而后,迎来了跟鸿钧一样的结局。

  在那一座又一座的李唐时空之内,圣唐时空,皆尊太上,自号为太上道祖之后。

  那鸿蒙时空之中。

  王超和秦羽还在大战,争夺着鸿蒙金榜的归属权,但突然之间,王超停下了,隐隐有所察觉,仰天望去,似乎心灵之中被一击重锤击中:
  “不……”

  他感应到了这一切时空的变化,知道发生了什么。

  ……

  八景宫之中。

  陈希象看着体内的众多时空,待鸿钧、李唐霸主,鸿蒙都各归其位后。

  他深深呼吸一口气。

  呼~~
  万古诸天之内,一条浩荡奔腾的多元长河,募然,朝着前方无限延长开来,而在河流之中,一条又一条的支流,互相演化着,生生不息……

  一个又一个的混元宇宙,在陈希象已有的那成千上万大宇宙基础上,再一次分裂,平行,成就了新的真实宇宙,并以此再做循环……

  九九无极!

  这就是九九之势,九为数之极,九九便是无极之极,当多元巨头在体内养成了这种大势之后,体内的多元时空便会形成一种“自我演化”的势头,无穷无尽的分裂演化下去,没有极限。

  在这一刻的陈希象抬头。

  轰!
  他看到了在自己之外的其他时空,其他的多元长河。

  那也都是处于多元极限的时空,再往前一步,就是跳出多元长河这个领域,超脱于一切时空!
  “多元……大罗……”

  陈希象此刻已经隐隐能够感觉到了,多元长河对自己的束缚,是藩篱。

  “虽然踏入了多元巅峰,但是,相对于一切时空逍遥自在的大罗而言,多元时空本身就是一种限制,所有多元巨头,都被‘时’与‘空’的概念困于多元长河之中。”

  即便成为了无尽无量时空的掌控者,但自身也成为了这些时空的载体,相融为了一体。

  除非成为大罗。

  才能超脱这种概念,从这时空长河之上跳出去,站在长河之上,俯瞰一个又一个的多元时空。

  大罗,才是真正的永恒!

  “该往长生界了。”

  陈希象眸光波动,每一个波动,映照出了万亿时空的轮廓和明灭。

  “到了这一步,我甚至能凭借着自身之力,遥遥感应到万古诸天之中的长生界化身……”

  但,要想横渡多元时空,还是需要大道玉碟。

  只有大罗之物,才可以自由横渡一切多元时空。

  ………………

  ………………

  万古诸天。

  长生界!
  轰!
  轰!
  万界众生骇然的看着那唯一真界的大门之处,恐怖的杀念好似洪荒乱流般,从那里倾泻而出。

  “先天九皇的杀念!”

  众生不可置信。

  没想到在异界五大皇者被灭杀之后,居然还会有皇者作祟,想要从唯一真界之中分出力量,灭杀诸天万界的生灵。

  不过,幸亏还有小石皇这位千古雄主,镇守着大门。

  虽然是先天九皇,但毕竟为杀念,没有真身,小石皇完全可以抵抗。

  一双擎天大手,在唯一真界大门处,横堵截击,不让任何一皇的杀念,倾泻而出。

  “没想到诸天还能出现这样的皇者,加上刚才进入的那一位,倒是令人敬畏,不过,要想和唯一真界之内的百余位皇者争夺最初源地,你还不够格!”

  先天九皇的杀念,同样浩瀚。

  “先保证你们的真身不会被他在唯一真界内宰了再说!”

  小石皇大喝,身躯伟岸,镇压诸天,反叱九皇。

  陈希象已经踏入了唯一真界之中,以那人的恐怖实力,先天九皇要小心的是遇上他!

  “呵呵,大话,你以为他杀了那五个废物,就可与我们先天九皇争锋……”

  “且看便是。”小石皇回应。

  一只大手动荡乾坤,隔断了唯一真界入口和诸天的联系,不使得大战波及背后的诸天。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小石皇背后的诸天,突然传来沉闷的一声。

  “咚!”

  好似某个大世界在诸天之中觉醒了。

  “嗯?”

  小石皇凛然,感觉到了背后无比强大的杀气,冲破了时空,朝着这里呼啸而来。

  “诸天之内,还有皇者?他们是如何躲过的大道灾劫?”

  高天上的先天九皇杀念分身惊叫:
  “是,他们五个,怎么可能也还活着?”

  这一刻,一股压抑之极的感觉传遍了诸天万界。

  冰冷的杀意从无限远的边荒传来。

  那是五头巨大的太古蛮兽,踏破了苍穹,奔袭而来。

  最让人灵魂发颤的还是那五头蛮兽上的五尊高大的身影,每一尊人影都强大到了极致,好似五座洪荒世界。

  “是你们,乱古五雄!”

  他们强势到来,五股大道本源压迫一切,冲击向了唯一真界的大门口。

  轰!
  先天九皇的分身在这五股狂暴凶猛的本源气势之下,濒临崩溃。

  “咳!”

  就连小石皇都没有预防,从背后被五大恐怖真皇的气势,冲击的身躯震动,背后裂开了,皇血洒出,募然转头,眼中精光射穿了诸天:
  “乱古五雄?”

  他成就了皇者之后,古今未来的一切事情,都对他没有了秘密,对于这突然从诸天内杀出的五大皇者,小石皇有些震诧。

  乱古五雄是当初在皇者之中也无敌的人物,一生树立皇敌无数,却笑傲不败。

  他们当年没有进入唯一真界,世间都以为他们死了,结果居然他们不仅没死,还停留在外界,实力更是诡异的丝毫未减!

  他们是如何躲过的‘大道之劫’,没有被磨灭?
  这个问题不仅小石皇想知道,先天九皇的杀念,同样也不解,震撼到了极点。

  因为就连他们也没有办法,在大道变异之后的诸天之中存活下去,会腐朽,所以才躲入了唯一真界,乱古五雄却可以,这说明,乱古五雄的实力,显然在他们之上……

  “哈哈哈哈!”

  狂笑声从其中一位身骑蛮兽的乱古皇者身上传出。

  “当年乱古皇战,我们早就察觉到了一种阴谋的气息,那场天地不绝皇者的大道法则出现的太过诡异,所以在皇战开始前,便秘密隐藏了起来。”

  “我们察觉到了阴谋,便开始想是谁主导了这场阴谋,最终我们猜到了三皇五帝的身上,他们极有可能当年共同闯入了最初源地,然后在那里改写了大道规则,这群喜欢为蝼蚁主持公道的可怜虫,他们的确成功了,大道开始改变,皇者不容于世,但连他们也不复存在了。”

  最初源地,改写大道。

  这就是那里的力量!

  先天九皇们震撼,果然,最初源地的力量是真的,并且盘古女娲,三皇五帝已经用过一次了!

  而乱古雄主的声音却还未结束:
  “我们笑看着他们当年身死,却也谨慎怕他们还有后手,所以一直在隐藏,现在终于察觉到了一丝气息!”

  一个坐在蛮兽上的乱古皇者大喝一声,举起一杆狼牙棒,朝着九州一方就砸了过去。

  “出来吧,盘古,女娲、三皇五帝,你们的战魂气息已经泄露,还要隐藏吗!”

  轰!
  无尽道蕴在这一斧头上流淌,狂暴的神华好似无穷,在黯淡的星空之中化作亿万道神瀑垂下,覆盖了九州一方!
  九州一方色变。

  小石皇也面色动容。

  先天九皇的杀念,同样也为乱古五雄的这些话语震惊。

  三皇五帝的局?

  战魂?

  这是什么意思?
  但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

  伴随着乱古五雄的其中一位朝着九州一方落下了狼牙石棒,震动了诸天万界。

  突然。

  轰隆隆!!

  九州的上方,突然出现了几口巨大的风眼,那其中滚滚咆哮的,竟然是时空之力。

  无尽的时光倒流!

  那些风眼竟然贯通了万古之前。

  从其中一个风眼之中,可以看到极其悲壮的一幕,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巨人,仰天怒吼,支撑起了九天十地,诸天万界!

  他手持一口大斧,浑身是血。犹如天地的脊梁,支撑那天地,但最终还是轰然到了下去,血肉化成了黄泥。

  但伴随着风眼之中的时光倒流。

  在那里,干硬的大地黄泥在龟裂,有血浆在上涌,而后天翻地覆,缓缓重组,渐渐成为一个巨人。

  巨人恢复了‘身化天地’之前的轮廓!

  而后,竟然从那太古洪荒的年代,朝着现实之中走来!

  穿越太古洪荒,从那无尽岁月前而来!

  “盘古再生!
  “开天辟地,跨越时空,再现当今之世!”

  “不,是他战魂从遥远太古前召唤来了!”

  先天九皇的杀念,纷纷震动,被骇杀到了极点。

  盘古!

  当年太古诸皇之中最强大的一位,无敌于太古年间!
  先天九皇的杀念倒吸冷气。

  没想到乱古五雄说的都是真的,居然真的有盘古的战魂,可以被召唤出来!

  而这还不是结束。

  伴随着盘古从那巨大的暴风眼之中,跨域了太古洪荒,朝着这里走来。

  在另一个暴风眼之中。

  太古前的女娲,以血肉堵住崩碎的万界苍穹!

  但在这一刻时光倒流,她一下子解脱了出来,超尘脱俗,圣洁无暇,缓缓自那太古前走来。

  还有其他的暴风眼,也起了惊人的变化。

  ……

  一道神火照亮了人族的前路,燧人氏也大步前行,划破太古时空而来。

  ……

  与此同时,埋骨他乡的神农,也震破黄土,穿越时空而来!

  ……

  紧接着,伏羲氏一画开天,为人族打开了新纪元,从太古而来。

  ……

  狂电暴雷,万界齐颤!
  那些暴风眼中,走出一道道身影,他们或神圣无暇,或悲天悯人,或睥睨八方……

  那种独特的气质,让人深感自身的渺小,忍不住顶礼膜拜!
  他们从那遥远的太古前从来。

  他们是盘古、女娲、燧人、伏羲、神农、黄帝、颛顼、帝喾、尧、舜
  盘古女娲,三皇五帝!
  太古年间,九州十位伟大的祖皇!

  “战!战!战!”

  盘古氏手持石斧,战意冲天而起,震动无数世界。

  轰!
  一斧架住了乱古五雄之中一位砸向九州的狼牙棒,然后,一只开天辟地的巨手,直接朝着五人拍击了过去!
  但乱古五雄却丝毫不惧,反而大喝一声,骑着太古蛮兽横击了过来:
  “三皇五帝,盘古女娲,你们算计了万古,就是这十大战魂吧,死了还能再发出生前巅峰的一击,但可惜,我们五人看透了你们的计划,战魂而已,今日三皇五帝,盘古女娲痕迹,将永逝诸天,再也不存!”

  乱古五雄的力量,在皇者之中也是雄主,丝毫不惧十大战魂。

  “截界指!”

  一位乱古雄主,伸出一指,顿时点破了一个大时空,可灭杀皇者的恐怖实力,朝着一位战魂轰杀了过去!
  而另一个乱古雄主,则是直接奔向了盘古:
  “盘古,号称战力盖世,今日我灭了你的战魂,打破这种传说!”

  一柄似乎可以重开诸天,连接太古洪荒杀剑,从那乱古雄主的手中劈出,斩击在了盘古的身上。

  在这时,小石皇踏步迎着乱古五雄而去,大喝震动乾坤:
  “本皇正愁没有对手!”

  这一刻,他也杀过去,一拳挡住了一位雄主,让其他一些太古的战魂先过去,灭杀那些九皇的杀念……

  “不好!”

  “我们只是杀念,根本挡不住三皇五帝生前的最强一击!”

  先天九皇的分身们,此刻纷纷退后。

  一个接一个想走,大喝道:
  “他们只有的一击的力量,但却是生前的最强一击,不要硬撼,快回唯一真界,杀念的躯体,若是被斩杀,我们唯一真界的真身也会受创,会影响我们争夺最初源地!”

  他们一个个的杀念化身想要重回唯一真界!

  但,却就在这个时候。

  轰!
  一股无比强横的神力,从唯一真界之中倾泻而出,直接锁定了先天九皇杀念之中的一位。

  轰隆!

  下一瞬,一位先天皇者的杀念身躯,直接如照亮时空长河的璀璨烟花,爆炸在了唯一真界大门前!
  一个皇者杀念被杀了!
  “什么,先天九皇的一位肉身,在唯一真界之中被杀了!”

  乱古五雄立即注意到了这一幕:
  “是谁干的?难道是方才进入唯一真界的那个道皇?”

  他们震动。

  那道皇才进去多久,竟然这么快就杀了一位先天皇者的真身!

  这很骇人!

  因为就算是他们,在唯一真界之中,要想灭杀先天九皇,也没有这么速度快!
  然而,紧接着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接连让乱古五雄心震。

  “不!我的真身……”

  “不好,真身死亡……”

  一个接一个的先天皇者,在唯一真界大门前大吼,真身在唯一真界里被杀,他们直接被锁定了,摧毁了化身。

  短短一会儿时间,便是四位先天皇者被灭杀!

  这个时候。

  六个奔着这里而来的九州太古战魂,各自施展开最强一击,斩在了先天皇者的杀念上,爆碎了他们。

  一击之后。

  太古战魂们,皆无奈的化开身躯,散坐了流光,归于太古。

  盘古、女娲,三皇五帝皆逝去。

  但这一刻,停留在唯一真界大门前的乱古五雄,却是看着唯一真界内,一个个目光震撼,却是看到了,一个个皇者的身躯,被从唯一真界大门之中抛洒出来……

  那些尸体,除了死去的那四位先天皇者,还有后天的帝与皇……

  而此刻的唯一真界之中。

  荒莽的天地之中,漆黑的泥浆,灰暗的天穹上,陈希象一步一步的踏进着,朝着最初源地那里进发……

  在其背后,横尸已经十数具,都是皇者!
  迎面,一个身躯如人的皇者,双手捏决,朝着陈希象杀来:
  “或古或今……三千道神大阵……”

  在其左右两侧,还有四位先天皇者,一起轰动大道本源,朝着陈希象碾压!
  陈希象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正是在大道玉碟的推演之中,真身根脚为另一多元时空倒影过来的凡人时空“时间道祖古或今”,也是先天九皇之中的最强之皇!
  “前来送死,何必!”

  陈希象眉头一挑,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口多元气化出,抬拳便轰了出去!

  来多少!
  杀多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