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第451章 不能被美色迷晕

2021-03-20 作者: 姚颖怡
  第451章 不能被美色迷晕

  送走汪佩云,华静瑶把所有线索重新整理。

  沈逍和裴涣不在,她只能根据自己的思维来判断。

  二十年前,持有退役查子凭信的人是方裁缝和方大娘,华静瑶相信当年飞鱼卫是仔细核对过的,凭信是真的,因此人数和性别也是真的。

  当年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就是方裁缝和方大娘。

  阎道峰的两个妹妹全都逃出来了,其中一个有了身孕。

  那两名真正的退役查子很可能是在返回京城的路上,死于无为道之手,他们两个人一男一女两个凭信,因此,阎道峰的另一个妹妹便从一开始就被隐藏起来了。

  稳婆说那名产妇有血崩之相,而后来的验尸可以确定方大娘未曾生育过,当初那名产妇已经死了,而方大娘不仅是方氏的养母,她还是方氏的姨母。

  方大娘和方氏生母都是阎道峰的妹妹,王墨秋的近侍。

  方裁缝并非只是王墨秋的护卫,他还是上一任青云教主阎道峰派来监视方氏的人。

  是监视,而不是守护。

  或许从得知妹妹有孕开始,或许是在确定方氏是女子开始,也或许是阎道峰体会到受人膜拜的甜头之后,总知,阎道峰不想将教主之位交给方氏,而是自己培养了一个继承人。

  华静瑶不知道方氏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是方大娘却是知道的,方大娘明知方氏才是应该继承王墨秋衣钵的人,可是还要任由方裁缝把她养在深闺不见世人,那么方大娘在这当中,又是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还有保住,他的父亲究竟是谁?
  带着疑问,华静瑶回到长公主府,这几天她几乎不着家,父亲又被圈禁在清远伯府不能出来,公主娘也该着急了吧。

  果然,昭阳长公主见到她,第一件事就是问她有没有去过清远伯府。

  华静瑶无奈,不是她不想去,是人家都说了,她去了就是添乱。

  “我给我爹送去了两车东西,出了正月也吃不完,冯娘子也在里面,还有两名府里的护卫。”

  原本她还想把史丁也留下,可是华三老爷不同意,当爹的担心女儿身边没有能打架的。

  “水呢,你没让人送水进去?万一那些人往水里下毒,把你爹给毒死了呢?有你这样做人女儿的吗,你爹白疼你了。”

  昭阳长公主碎碎念,华静瑶叹了口气:“娘啊,您这样子有点像怨妇,还是嘴碎的那种。”

  昭阳长公主拍开她的手,一把捏住她的脸蛋:“你看看你,瘦得皮包骨头了。”

  华静瑶无语啊。

  在被恶补了一通之后,华静瑶没骨头似的靠在昭阳长公主身上消食,又想起那桩案子,她说道:“娘啊,如果,我是说如果,所有的皇子都没能生儿子,宗室里也没有儿子.”

  “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昭阳长公主无情打断了。

  华静瑶摸摸鼻子,连忙说道:“我都说了这只是如果,没有可能,您就当成是话本子。换个说法吧,有个很有权势的人,他死后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有人想要夺了他的家业,可是又想掩人口舌,您说这人要怎么做才能达到目的?”

  换成话本子,昭阳长公主的思路果然就宽广了,她稍一思忖便道:“那就让他的儿子娶了那个姑娘,这样一来,他们生下的孩子便能正大光明继承一切了。”

  原来如此!

  华静瑶拍拍自己的脑袋,她可真笨,这么简单,她怎么就没有想到?
  昭阳长公主白她一眼,道:“你是为娘捧在手心里养大的,什么都有,不用争不用抢,那些阳谋阴谋也不用你去学,你想不到才是应该的。”

  所以前世的姐姐才会在宫里受尽欺凌而无力反击。

  可是她不是啊,她她也差不多,她也没有学过这些,华静瑶承认,她的一切经验全部来自前世在衙门里抓贼和进宫后听到的闲言碎语,以及话本子!

  没用丫鬟穿鞋,华静瑶跳下炕,自己趿上鞋子就走,走到门口才想起来,对公主娘说道:“娘啊,我要出府一趟,若是太晚了,就住在书铺里,您别担心,我带上小艾。”

  直到宝贝闺女的身影完全消失了,昭阳长公主才反应过来,她闺女这是要夜不归宿?

  这怎么行?
  上次夜不归宿住在书铺里,那是有她陪着。

  “来人,更衣!”

  华静瑶若是知道公主娘会尾随而来,她打死也不会出门。

  走在路上,她问史丁:“沈四公子这几日住在哪里?”

  史丁说道:“小的听平安说了,他们住在折芦巷,平安说他家公子觉得那里更方便。”

  是啊,国公府里只有沈逍一个主子,他若是回去住,上百人围着他一个人,出出进进都是人,哪如住在折芦巷里更方便。

  “那咱们就去折芦巷。”

  “殿下,大小姐的马车往甘石桥的方向去了。”

  昭阳长公主蹙眉,折芦巷就在甘石桥,可是华毓昆还在清远伯府里,就连冯娘子也没在,闺女去那里做什么?
  对了,她想起来了,沈逍在折芦巷也置办了一处宅子!
  “去折芦巷,快!”

  沈逍万万没有想到,华静瑶会来找他。

  他在诏狱待了一天,也被诏狱的味道熏了一天,回到折芦巷,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是诏狱的那股子血腥气。

  平安进来禀报时,他正在浴桶里泡着。

  得知来的是华静瑶时,沈逍怔了怔,便从浴桶里跳了出来,平安吓了一跳,连忙拿衣裳把自家公子包了起来。

  华静瑶看到的沈逍,是头发还滴着水珠的沈逍。

  好在衣裳齐整,人也香喷喷的。

  烛光中的沈逍,比白天时更好看了。

  华大小姐那天真烂漫的外壳里,藏着的是一个十八岁的灵魂,她看着面前如玉的少年,有点心辕意马。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沈逍强压着心中的惊喜。

  华静瑶缓缓心神,她是来说正事的,可不能被美色迷晕。

  “现任青云教教主阎白驹真的只是阎道峰的义子吗?他会不会是阎道峰的亲生儿子,我怀疑保住是阎白驹与方氏所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