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第448章 这是你们的家务事

2021-03-20 作者: 姚颖怡
  第448章 这是你们的家务事
  虽然诏狱更具震慑力,但是进出不方便,刘镇抚也觉得总让华大小姐进出诏狱,被御史们知道了有些不妥,便由他出面与黎府尹协调,借用了顺天府衙门关押和审讯此案中的小角色们。

  审讯陶平的时候,华静瑶让小红鞋和她一起在屏风后面听审。

  她坐着,小红鞋站着,听到一半时,小红鞋就想要冲过去,被小艾从后面抱住了腰。

  审讯陶平的是沈逍和裴涣。

  陶平供述,他于三个月前加入青云教,青云教前前后后给了他五十两银子,但是一直没有给他安排差事,当然他也没有参加过青云教的传道。

  介绍他入教的不是别人,就是杂耍班子的尤大姐。

  尤大姐她们是重阳节搬来的,陶平整日无所事事,看到这些新邻居都是女子,便起了坏心。

  有一次,他偷看尤大姐洗澡,被敲大鼓的阿乔抓住,阿乔像拎小鸡一样,把他拎到尤大姐面前。

  尤大姐早就查清他的底细,倡户掳带良家子私奔,送到衙门便是杖一百,流放千里。

  在大石坎,除了小红鞋和妈妈,其他人全都以为陶平和小红鞋是一对来京城谋生的小夫妻,没人知道他们其实是私奔出来的,而且身份有别。

  陶平吓坏了,当场便讨饶,尤大姐便掏出一份文书让他签字按手印,那文书便是青云教的入教文书。

  从那以后,尤大姐并没有给他安排差使,不但没有差使,反而每个月都能领到十两月银。

  但是尤大姐有过交待,让他保密,即使对小红鞋也不能说出他入教的事。

  年前,尤大姐和她的杂耍班子早上出摊便没有再回来,陶平等了几天,也没有等到她们,正在寻思下个月的十两银子要到哪里去领的时候,那个姑娘出现了。

  姑娘自称姓范,是尤大姐的朋友,陶平见这位范姑娘长得漂亮,顿生色心,为了让范姑娘知道他和尤大姐很熟,他轻而易举就说出他是青云教教徒的事。

  果然,范姑娘对他的态度便亲近了几分,还抱着小宝看了好一会儿。

  再后来,范姑娘把这个月的十两月银交给他,另外提出要借小宝一用,这次之后,小宝便也是青云教的人了,以后能和他一起领月银,范姑娘说话算话,抱走小宝之前,便把小宝的月银给了他。

  那天夜里,白瞎子和他侄子没有回来,其他留在院子里过夜的人,则是陶平用醉仙桃迷晕后,自己走出大石坎,外面早有谢宝船的人接应,连同陶平一起,分别送交那几个中间人。

  醉仙桃是拍花党常用的,中招之后短期内仍能行走,清水洗脸或洗头后便能苏醒。

  而据之前谢宝船交待,抓走并贩卖大石坎的人,是上边给的任务。

  范莲叶让他给乔婆子搞到户籍牌子那种,不能算任务,只是范莲叶交给他的私活,而送炕柜去西市街也是范莲叶给的私活,范莲叶在青云教地位超然,他不能违抗,即使是私活也要照做,这也是那两本帐册里没有记录的原因。

  上边交给他的正式任务,是以信件的形式。

  谢记漆器铺后墙墙根上砌了一拉溜青砖,第三块青砖下面便是收信的地方。

  那天谢宝船收到信,信上印有青云教的标记,信里给他的任务便是悄悄带走大石坎最里面那个院子里的人,然后将这些人弄出京城,就是死也要死在京外,并且备注了陶平这个名字,陶平可用,用完与其他人一并处理。

  这白瞎子和侄儿是谢宝船派人带走的,他觉得这样一个个抓走太麻烦,便把醉仙桃和吹烟管交给陶平,让陶平把院子里的人迷晕后带出来,他派人接应。

  既然不让这些人死在京城里,谢宝船寻思着不如卖掉,卖了之后再死,和他无关,和青云教也没有关系,即使官府来查,也查不到青云教头上。

  这便是大石坎众人失踪的真相。

  见已经审完了,华静瑶提高声音,隔着屏风问道:“陶平,小宝是你的儿子,你把他交给范莲叶,你就不担心他的生死吗?”

  从始至终,陶平没有问过小宝的下落。

  陶平怔了怔,有些奇怪屏风后面为何会有女子说话,他下意识看向坐在上面的沈逍,和坐在下首的裴涣,见这两位大人没有反应,便猜到那后面的女子说不定也是位大人物,他连忙为自己解释:“不怕您笑话,我那婆娘是个出来卖的,玉臂一双千人枕,就连那贱人自己都不知道那小杂种的亲爹是谁。”

  也就是说,小宝不是他亲生的,他把小宝交给范莲叶,不能怪他狠心。

  陶平话音方落,一条人影便从屏风后面冲了出来。

  “陶平你这个畜牲,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小红鞋如同一只受伤的母兽,挥舞着尖尖的指甲扑向陶平。

  陶平手脚都被捆着,动弹不得,小红鞋扑到他身上,又抓又咬,陶平毫无还手之力。

  几名衙役想要上前喝止,看到沈四公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便又退了回来。

  这个陶平拐了良家女子私奔,让妻子卖肉养活他,这本就不是好人,被他老婆打死也是活该。

  直到脸上被抓得火辣辣的疼痛,陶平终于看清眼前的女人是谁了。

  “你这个贱人,你疯了吗?你要谋杀亲夫吗?”

  “混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小红鞋一口咬在陶平的耳朵上。

  陶平用力挣扎,无奈身子被捆着,无论他如何挣脱,耳朵仍然被小红鞋紧紧咬着。

  “大人,救命啊,大人!”

  沈逍冷冷地说道:“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家务事,只要没死人,衙门便无从插手。”

  说完,沈四公子起身走人.
  华大小姐是个好心人,她生怕小红鞋那个糊涂蛋不能领会沈四公子的话中含意,临走时叮嘱道:“听到了吗,官老爷说了,这是你们的家务事,只要不死人,衙门就不会管的。”

  嗯,小红鞋终于懂了。

  既然是家务事,这种比禽兽还不如的男人,不打白不打,只要不打死,衙门就不会管。

  走出审讯房,小艾还是不放心,她悄悄问道:“姑娘,小红鞋不会不小心把陶平给咬死吧?”

  “不会,她还有儿子要养,不会那么傻。”华静瑶笑道。

  不过,小红鞋以后还会不会犯傻,那就不知道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