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第287章 夺槊

2021-04-19 作者: 徐公子胜治
  第287章 夺槊
  古今几外,从不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石双成这一声喊,听声辩位,她应该就在教学区中央那个小广场上。还没等华真行搭腔呢,众人呼啦一下就全跑过去了,只有曼曼还站在华真行身边问道:“她要找你打架,你跟她打吗?”

  华真行:“先过去看看再说吧,较量一番也无妨。”

  华真行心里明白,石双成纯粹是故意的。众人刚才并未隐藏行迹,她在桥上运转阵枢,应能将谷中的动静察探的一清二楚,没必要问他在哪儿,也知道大家都在这里等她,跑小广场喊那一声就是想搞动静呢。

  等华真行赶过去的时候,连三位老人家都到场了,而且有人将椅子板凳啥的都搬过来了。石双成一见到他,便大步走近道:“你就是华真行?”

  广任在一旁劝道:“小师叔,我们此番是登门做客,切不可无理取闹。”

  石双成摆手道:“你才无理取闹呢!擅闯困阵,受罚五日,我也认了,还顺手帮他们造了一座清修洞府。但修士拜山,互相切磋印证,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广任:“那也得主家高兴才行,否则便成了登门挑衅。”

  石双成:“华真行,你高兴不?”

  华真行笑了:“多谢你和广任道长万里迢迢跑这么一趟,养元谷本就应该好生招待。受罚五日已毕,擅闯困阵的事就不必再提了。假如你想试试身手,我们也乐意奉陪,方才你说要单挑,是单挑我一个呢,还是单挑我们这些人啊?”

  华真行打架,从来不逞什么匹夫武勇,能扔手雷就扔手雷、能上机关枪就上机关枪、实在不行还有火炮呢,面对高手最好动用军队,这是残酷环境中总结的生存经验。

  所以若是谁来找他打架,他是毫不介意把身边的人都集合起来揍对方一顿的。

  至于所谓的江湖规矩,他没听说过,三位老人家从小教他的道理,也都是关于该不该动手、该怎样动手,可没具体说过该用枪还是用炮。

  一听这话,曼曼便上前一步与华真行并肩而立,其他好几个人也都站到了华真行身边。石双成怔了怔,然后也笑了:“同道切磋而已,又不是对敌之战!我听长辈夸过你,如今五境初成,正想试试身手,就单挑你一个!”

  华真行点头道:“你贵客,既然刚刚破关想印证修为手段,我也乐意配合。”

  石双成:“那好,我们不凭法宝、符箓,就以本身的修为相斗,否则便算欺负你。”

  杨老头已经找了张椅子坐了,两条腿都盘上去了,一只手还端着茶壶,此刻摇头道:“不妥,不妥!”

  石双成:“前辈,有何不妥?”

  杨老头:“修士手段很多在于法宝,就像战士的刀枪。”

  柯孟朝:“可是若让小华动用神隐枪,实在太过凶险。”

  墨尚同:“就算不动用法宝、符箓,以他们的修为也远远不能收放自如。”

  杨特红:“那你们说怎么办?”

  墨尚同:“干脆不要用神通术法,就比拼自身法力境界,各持一凡器相斗。”

  柯孟朝:“说了半天,还不是打架吗?”

  石双成插话道:“几位前辈,你们说怎么斗?”

  杨特红:“一人给根棍吧!”说着话一招手,两根长棍带着破空声呼啸而来,每根都有四米多长,顶端削尖,棍身有土鸡蛋粗细。

  柯孟朝皱眉道:“普通的木棍,能承受五境修士的力道吗?”

  墨尚同伸手将长棍拿了过去:“我来验一验。”左右手各持一根掂了半天,终于点头道,“没有问题,还不至于承受不住。”

  广任有些着急,前行两步道:“此棍亦能伤人,就怕控制不好。”

  杨特红:“无妨,有我们在呢,也不怕他们谁伤着谁。”

  石双成却摇头道:“不行,就要放开手脚单挑,你们不能插手,否则输赢算谁的?”

  杨特红笑眯眯地问道:“那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

  石双成掏出一把符箓道:“这是陆吾符,若用于神力加身,最多可持续一刻钟,若用于护身,则可起效半个时辰。”

  杨老头嗖的一声就盘着腿从椅子上出去了,石双成眼前一花,又发现杨老头已经坐回去了,手上正抓着那把符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拿过去的。

  杨特红两眼放光道:“陆吾神符,这种好东西你居然有这么多?姑娘啊,你这是没经验,以后用符箓别这么掏出来,假如对方有高手,你根本就没有用它们的机会。”

  约高乐也开口道:“真正的敌人,第一时间还不是夺符,只要击杀你这个持符之人,符箓再强大也没有用处。所以你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要自以为宝贝多就有恃无恐。”

  华真行看出来了,杨老头就是故意吓唬她呢,否则夺符还用亲自飞出去吗?就是为了加点特效,让石双成的印象更深刻。

  石双成回过神来道:“我之所以未加防备,因为大家并非敌人,只是同道切磋而已。那些不是陆吾神符,就是陆吾符,但也足够防身了,万变宗的成宗主送了我十张。”

  杨特红:“我听说过他,成天乐这小子还挺大方的!”

  东国姑苏万变宗宗主姓成,名于乐,东国语读作“愉悦”。据说上学的第一天,老师就把他的名字喊成了“成天乐”,后来大家都管他叫成天乐,就连他自己都认同了这个名号。

  “既然是送你的,你应该会用。”杨老头将十张陆吾符又扔还给了石双成,墨尚同也一人扔了一根棍子。

  石双成往自己肩膀上拍了一张,无形的法力激荡,符箓随即化为飞烟,她又上前往华真行的肩膀上也拍了一张。华真感觉形神被一股护持之力包裹,却丝毫不妨碍他的行动。

  陆吾符的妙用,是在神力加持的同时有大法力护身,就像瞬间变成了体魄强大的妖修,最长可持续一刻钟。但它还有一种用法,就是仅仅护身而已,最长可持续半个时辰。

  双方约定不动用其他的独门神通秘法,也不动用法宝、符箓,就是各持一根棍子比拼修为手段,还不得破坏广场上的方石地砖,谁被打出小广场就算输。

  准备已毕,众人都退到了铺着石板的小广场外,石双成问了一句:“谁当裁判?”

  杨特红指着广任道:“他陪你来的,就由他来仲裁,免得你怀疑我们偏袒。”

  石双成:“广任,你可不能吹黑哨。”

  华真行接棍在手抖了抖,广任吹不吹黑哨不知道,但三个老头已经暗搓搓地吹了黑哨。这根棍子并非法宝,但经过了祭炼可以承受修士的法力,就是他平时用得最顺手的感觉,长度和韧性都刚好。

  “你是客人,你先动手。”

  “那我就不客气啦!”

  石双成持棍前冲而来,一看她持棍的姿势,华真行就知道遇上了会家子。这件武器与其说是长棍不如说是长枪,这么长的枪身重心并不好掌握,正面对敌切忌劈扫之类的大动作。

  华真行赶紧侧步低身,用枪尖去挑枪身。架住枪身之后的变招,是从左下方到右上方的一个翻刺,按招式讲就叫蛟龙探海,人贴着对方的枪身钻过去向前刺。

  真正的兵械格击,哪怕双方势均力敌,也很难你来我往打很多招,胜负乃至生死往往都在转瞬之间,那又不是拳击台上记点数。

  对方的枪身是架住了,华真行将枪尖也躲开了,但他自己的长枪却没有翻挑过去,人更没有钻过去,而是向侧后退了好几步,手中长棍也在急剧地摆动。

  他们都是修士,以两根长枪相斗,不仅比拼速度、力量、反应、技巧,也在比拼修为法力。石双成的长枪隐含着急剧的震颤,双枪交击时把双方给震开了,法力顺着枪身直接冲击形神。

  华真行后退的时候就松手了,但是长枪受法力的操控未随身形而退,摆动中向石双成急刺而去。石双成原地打了个旋,用枪尾将其击飞,长枪又回到了华真行手上。

  华真行刚刚收枪在手,石双成稳住身形前冲,枪尖已经点过来了。华真行以枪为棍,斜着用力猛磕,两人的长枪又再度荡开。和普通的器械格斗不一样,震得他们都把手松开了,很多招式都没施展出来,但是长枪也没有被磕飞。

  比拼劲力的话,华真行发现对方并不弱于自己,修士之间相斗,也很难完全施展开棍法、枪法。可是按照先前的约定,两人都不能动用其他的神通秘法,这架就有点不好打了,看样子还得多较量几个回合。

  枪如游龙乱飞走,有时是刚刚接触便移换位置,有时是硬碰硬崩开……华真行喊了一句:“你也会五式棍击术,是丁老师教的吗?”

  石双成:“祖传的,怕不怕?”

  华真行:“怕什么,我从小打架就没输过。”

  石双成:“这么巧啊,我也是!”

  各自吹牛间,华真行突然感觉到不对。小广场的边长只有五十米,这么小的范围内,五境修士元神展开,谁也不存在什么偷袭的余地。两人的长枪都已经离手飞空,就在广场中央御物相斗,人和人的距离已经拉远,石双成的长枪在交击中被砸了回去。

  这显然不是石双成已力竭,她再度持枪在手,扎了一个马步向前就冲,气势立刻就完全变了,华真行居然有种面对千军万马的感觉。

  枪尖所指,不论他在什么位置都已被神识锁定,御长枪格挡却没有挡住,枪身甚至擦出了火星。

  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华真行胸口被刺中,人飞出了小广场,翻了个跟斗在草地中站稳,紧接着就听广任的声音道:“石双成胜!”

  杨老头站起身道:“石双成,这一手古战场上的马槊功夫,谁教你的?”

  石双成:“当代地师游方教我的马槊冲阵术,结合修士的神识法力,更加锐不可当!华真行,要不要再来?”

  华真行捡起棍子道:“再来就再来!”

  广任:“等我喊开始。”

  两人重新站好位置,广任刚一出声,华真行便持枪前冲,神识锁定了石双成的形神。刚才他吃了个亏,就不应该陷入游斗,更不应该让对方有冲刺加速的机会!

  不料石双成却笑了,持枪对冲而来,法力交击,石双成借力飞到了天上,并没有跟他硬碰硬。华真行虽然锁定了对方的形神,但他毕竟不会飞啊,仅凭双脚也跳不了那么高。

  他倒没有收不住脚冲出小广场,再转回身时发现石双成已落地,还是与刚才一样的招式,持枪疾冲而来。

  她是把交击腾空、落地下扑的速度和力量都用上了。华真行则是站在原地刚转身啊,互怼肯定是吃亏的,就听砰的一声,他又被捅飞了出去。

  不等广任说话,华真行主动开口道:“我又输了!请问你是怎么发力的?”

  石双成刚才利用两人交击之力往天上飞,落地之后再冲回来,实际上是走了一个从天上到地下来回的折线,却始终在加速。

  石双成哈哈笑道:“这在冲阵中也叫落马术,古之大将身批重甲落马,还可顺势使出致命一击。我从天而降,诀窍就在于落地的那一脚,若是普通人加速而回,腿骨恐怕就断了,而修士是可以承受的,更何况我有陆吾符护身。你也有陆吾符,可不能怪我欺负人,要不要再来?”

  华真行转念便明白过来了,石双成刚才前冲时故意借双枪交击之力飞到天上,落地加速往回冲的那一脚很重要。她跺的不是那一块石板,而是以神识锁定了整片地面,否则石板都会被她跺碎、脚也会陷进去。她借力回冲加速再施展马槊冲阵术,华真行站在原地刚转过身,当然是挡不住的。

  华真行连输两阵,居然还笑了,捡起长枪道:“再来一次!”

  石双成:“你既然这么喜欢挨揍,我不介意成人之美,但是你得加张陆吾符了。”

  杨特红:“对,再给他加一张,以防万一。”

  陆吾符护身之效最长能维持一个小时,前提是没有耗散。华真行硬生生挨了两击,刚才那张陆吾符已经快顶不住了,再挨一下说不定就会受伤,于是石双成又给他加了一张。

  真是土豪做派,这么珍贵的陆吾符,仅仅就是为了跟人切磋就用掉了两张。广任又喊开始,这次没有任何花俏,两人同时持枪前冲,石双成使用的仍是马槊冲阵之术。

  双枪交击擦梢而过,华真行的长枪嗖的一声就不知飞哪儿去了。他根本就没有将劲力灌注到枪身上,这完全是个耍诈的虚招。这样一来他就躲不过对方的枪尖了,华真行也不管是否被枪尖刺中,张开双臂就把枪尖抱在了怀里,双手握住枪身往地下一滚。

  这一招是谁都没想到的,简直跟找死一样。枪尖被抱住了、枪身被抓住了,华真行就等于被石双成一枪扎在了地上,枪身竖起,反而把她挑飞了出去。

  石双成及时松手了,远远地落地站稳。广任一脸古怪之色,咳嗽一声还是不得不说道:“按照规则,是华真行道友赢了。”

  华真行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尴尬地道:“输了就是输了,要是真的对敌相斗,我早没命了,刚才只是利用规则开个玩笑而已。我又不是输不起的人,你的战阵马槊术,实在令人佩服!”

  他为何这么说?按照规则,谁被打出广场算谁输,他方才是利用规则在耍赖。他是留在场地中了,但若没有陆吾符护身,就等于被石双成一枪扎进地下去了。榻双手抓住枪身不放,借力将石双成给抡到场外,而石双成落地时却毫发无伤。

  华真行这也是没有办法,因为这场比斗受到的限制太多,与其说是斗法,不如说更接近于比武。原以为拿到平时最顺手的长枪是占了便宜,不料石双成更擅长,他想了半天也没有办法破了对方的马槊冲阵术,因为场地就这么大,五境修士又能完全锁定形神。

  这时墨尚同开口道:“古战场上,想破马槊冲阵,常常就用此招,需要一高手舍命相搏以夺槊,给其他同伴创造杀敌机会。”

  石双成倒是大大方方地说道:“行,算你聪明,第三场是你赢了。辛亏这棍子结实,否则早断了,你也没办法把我挑飞出去。但是三局两胜,还是你输,要不要再来了?”

  华真行:“不用再来了,我认输,你赢了!今日如此相斗,我不可能是你的对手,再斗下去也是差不多的结果,未免太不知趣。你这一手马槊冲阵功夫好漂亮,能教我不?”

  石双成双手叉腰大笑:“没问题!我占了你养元谷这么大的便宜,区区一套马槊冲阵的功夫,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只要你想学,这段时间我可以随时教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