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第286章 动静之间

2021-04-16 作者: 徐公子胜治
  第286章 动静之间
  范达克忙得不亦乐乎,石双成又在干啥呢?她这几天都在搞建设呢。

  到达养元谷的当天,石双成就建造了一座四角攒尖竹瓦凉亭,还来了一顿自助BBQ晚餐。次日用了一整天的时间,石双成又建造了一座高脚屋。

  屋子下方有十二根方形木柱,柱子下端是圆形青石础,上端支撑着笼梁,笼梁上铺着厚实紧密的木地板,屋子离地面有三米来高。

  杨特红给的结构图就是一座长方形的屋子,石双成自己加了点小设计,将屋子隔成内外两间,相当于客厅与卧室。屋外正面门外还有挑廊,从挑廊上修了台阶通往那座凉亭。

  晚上做饭的时候,她还高喊了一声:“前辈,能不能多给一些设计图啊?各种家具的,多多益善!”紧接着又喊了一声,“多谢!”估计是收到神念了。

  石双成不仅自己加了一点设计,她还造了杨老头给的图纸中没有的设施。比如她在屋子后面的湖岸高处建造了一座水塔,制作管道铺设了上下水系统,并在湖边建造了一座盥洗室,凉亭外造了一间厨房。

  屋子旁边有一株几人合抱粗的大树,她又在树上离地十几米高的地方建造了一座树屋。树干上没有架梯子,这座树屋可不是一般人能上得去的。

  她用了三天时间便将这些设施都造好了,还顺手打造了桌椅板凳两套,一套放在凉亭中、一套放在客厅里,一张很舒服的躺椅放在屋门外的挑廊上。

  从第三天凌晨开始她就辟谷了,辟谷法诀可不是杨老头教的,她自己本来就会。到了第三天入夜时分,绵绵细雨方歇,云开月出,石双成站在凉亭里遥望远处山巅那一轮上弦月。

  她的样子踌躇满志、含舒意气正欲风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干了多大的事呢!
  再转身环顾四周这三天来亲手打造的诸般设施,谷中水畔,花草点趣、竹木幽然,就是汇聚风光灵秀的仙隐之居啊。

  然后她背手走出凉亭,脚尖点着树干平步登云般稳稳地走了上去,进了自己打造的那座隐秘树屋。法宝登云靴就是这么神妙,只要有一点法力可附着之物,便可行走如常。

  第四天和第五天,石双成都没有走出树屋,她在闭关修炼。她毕竟是一名修士,且修为已至四境圆满,其实刚到养元谷时隐约就有所感觉,仿佛破关机缘就在此时此地。

  前几天亲手打造清修之地,还按照自己的心意添加了一些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平心静气、凝神入境的过程,否则她也不会从第三天就开始辟谷了。

  这段时间,也是仙家洞天结界的奠基之初,造化玄妙虽不可言,但她也有真切的感触。

  到了第六日子时,按照五日禁闭的期限,时间其实已经过去半天了,但石双成没有再喊时间已到、赶紧放姑奶奶出去之类的话。因为她正在参悟玄妙,元神中刚刚印入了一道神念。

  发出这道神念者手法极为巧妙,丝毫没有惊扰到正在修炼中的石双成,神念内容是养元谷大阵的介绍,其核心竟然是扶风盘这件神器的神魂烙印传承。

  石双成当然知道这里有洞天大阵,也能隐约感应到大阵运转变化的玄妙,此刻才真正触及其核心。但她不是华真行那样的神器之主,就算得到了神魂烙印传承,在这个位置也是无法运转阵枢的。

  念头刚起,忽然形神移位,就似变换了空间。不用睁开眼睛,石双成自然就知道自己已莫名来到了那长堤中央的石亭中,恰好坐在养元谷大阵的中枢位置。

  想必是某位高人施法将她挪移到了此处,但她已来不及表达惊讶了,机缘难得,凝神运转扶风盘,整座养元谷仿佛都化为内景……

  天明时分,石双成仍在桥亭中定坐,晨风吹动桥头那株古柳,万千鲜嫩枝叶如丝飞扬。而在杂花野树环绕间,石双成曾被关了五天禁闭的地方,又来了一个参观团,由养元谷中其他全体人员组成。

  进屋的进屋、上树的上树,敲敲柱子、摸摸椅子,大家都在观摩石双成这几天留下的成果。华真行站在离湖岸较远的坡地上,正在查看那座水塔,不禁点头赞道:“设计得很巧妙!”

  这里有湖泊,湖泊汇聚的是周围山中的溪涧和泉流之水。

  养元师总部当然是有水源的,包括宿舍区、研究院、培训部都有上下水系统。其水源就来自宿舍区后面那条延伸入谷中的山脉高处,天然溪涧在山中形成了多个深潭。

  那里的水质原本就非常好,按照墨尚同的规划,三个老头还根据地势建造了连叠池以净化与蓄积来水,并修建了通往下方的供水管道。

  但是这一带的地势,既无天然深潭又不具备修建连叠池的条件。石双成用中空竹管从高处的溪涧中引水,干脆就立了一座水塔。

  柯夫子站在华真行身边,他老人家望着下方这片区域,微微捻须道:“嗯,不错!是个闹中取静、清修读书的好地方。”

  华真行提醒道:“夫子,养元谷本就是洞天福地,远离尘嚣,谈不上是闹中取静吧?而且此地虽无车马人烟吵杂,但白天鸟鸣蝉唱、夜间虫吟蛙鸣,好像也不是很安静。”

  柯夫子白了他一眼:“动静之间皆是天籁,一山一水之隔,正符清心之境。按你的对养元谷的规划,将来总部要容纳几千人,难道还嫌那边不够闹吗?”

  华真行:“养元谷有上百平方公里,听说比东国平京二环里的面积还大,就算将来有几千人入驻,也还不足一个小镇人口,已足够幽静安闲,怎么能说闹呢?”

  柯孟朝面色不豫道:“你这孩子,已经学会抬杠了?”

  华真行陪笑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其实动静之间皆有真意。清静很好、热闹也很好,就看怎么清静怎么热闹了,这正是您老人家教我的道理。你们几位在办公室后山建的院子,那才是真的闹中取静,而这里只是离群索居之地。”

  柯孟朝微微点头:“说得不错!但我觉得此地格局尚促,可以再完善一番。”

  华真行:“毕竟时间太短,石双成姑娘只是一个人、只用了三天时间。”

  众人三三两两参观交流,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觉得此地景致可以继续完善。广任和约高乐陪着三位老前辈在凉亭里歇坐观看,其余众高人则一起动手。

  高脚屋正面斜朝着湖泊,不受迎面的湖风湿气。远处山景与湖景比例在视野中取黄金分割,近处有竹林花木掩映,外人远观此处不得真切,而在此处远眺风光却不觉阻碍。

  高脚屋门前仍是一道挑廊,可于廊下闲坐品茶观雨。挑廊有台阶步道连通前方的临水凉亭,台阶步道加修了避雨遮阳连廊。连廊为竹柱、竹梁、竹靠、竹瓦,还从凉亭中延伸出去通往厨房与盥洗室。

  竹木砖石诸般材质,按其所需皆经神识祭炼,或朴或精,令其合用耐久,并防水火蛀蚀。

  高脚屋的规模扩成原先的三倍,左右各加一座,连门外挑廊并为一体。中间部分原是石双成所建,全改为起居厅堂,设屏风一面,隔出约六成面积为前厅、四成面积为后厅。前后厅两侧,左右各有一间居室。

  屋子下方,立柱间是一片四面敞开的空间,相当于没有窗墙的一楼,高度有三米左右,面积有一百五十平方,也被改造了一番,铺上地砖穿插喜阴花木环绕点缀。摆开桌椅可以打扑克、推麻将、搞烧烤、开酒会,亦可挥毫泼墨、吟诗作赋,雅俗并作。

  在场众人各怀神通,下午的时候就全部弄好了。华真行很满意地点头道:“这里是养元谷中很好的清修之所。”

  王丰收:“也是个搞团建的好地方!”

  约高乐:“你们到底是要搞清修还是要搞团建?”

  华真行:“动静之间,皆有真意。”

  曼曼:“将来可以把困阵重新布置一下,让外人无法闯入此间。”

  这天下午,大家就开始搞起团建了,或采集、或搬运,洗菜生火,也搞了一次集体自助BBQ酒会,感觉就像给这个“洞府”项目开光。

  约高乐不是空着手来的,他也有空间神器,随身带了不少酒。有产自罗巴洲的很贵的那些种,尝一尝味道也还不错;也有产自东国的酱香、清香、浓香各类,滋味俱佳;除了白的、红的当然还有啤的,包括各种精酿。

  广任感慨了一句:“要是有老春黄就更好了!”约高乐居然冷了脸,装作没听见。

  团建一直搞到后半夜,三位老人家不知何时已经先走了。其他人却没有离开,就在这里各寻一处休息……到了次日早上,却还不见石双成有什么动静。

  很多人都请了一周假留在谷中,眼看时间就快过去了,石双成还没有破关而出。他们之所以从昨夜到现在都没走,就是留在这里想等石双成出关。可是这种事情又催不得,修炼就讲究顺其自然。

  大约上午十一点的左右,忽有一声高喝令众人都来了精神,只听石双成的声音喊道:“华真行,你在哪儿?快出来,我要和你单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