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第285章 大壳子的研究论文

2021-04-15 作者: 徐公子胜治
  第285章 大壳子的研究论文
  华真行先前可能也是被石双成的情况所误导了,所以才会认为定风潭攒下的家底太少。听约高乐说那姑娘全身都是宝,仅仅符箓就带了七十多枚,相当于整个定风潭库存符箓的三分之一了。

  可是世间修士哪能人人如她?就比如养元师总部这边吧,虽然华真行本人不缺法宝甚至连神器都有,但是那么一大批四级学员还空着手呢。

  严格地说起来这批养元师好像也有法宝,比如华真行就曾教他们如何祭炼有光珠,不少人都祭炼成功了,留在养元谷当照明设施。

  但有光珠只是个练手的小玩意,除了能发光没别的妙用,就相当于一个应急灯泡。假如有电力供应的话,它还不如灯泡好用呢!

  四级养元师证书也带有某种法宝妙用,但也只能验证身份、在养元谷中通行……这些东西和传统意义上的法宝还是有区别的,只是借鉴了现代工业产品或科技产品的思路。

  石双成虽说浑身都是宝,但她也没有神器啊。广任道长倒是带了一件空间神器,但听语气是为了完成这次任务特意从宗门中“领取”的,用完了还得交回去……

  华真行暗自琢磨中,取出了当年定风潭的《宗门器物谱》对照。

  这一百六十七件法器,果然在《宗门器物谱》中都有记录,对照之下,他还能知道当年定风潭覆灭时,被四散的弟子带走了哪些东西。

  宗门传承器物也并非一成不变,法宝也会损毁、丢失、赐予私人、赠送外人等等,按照定风潭覆灭前的记录,这里还缺失了十九支春雨枝、六件其他法器。

  定风潭原有九十九支风斩,广任这次送来了七十七枚,应该还缺二十二支,怎么会是十九支?因为萧光等三兄弟那里还各有一支呢。

  三兄弟中的老二司马值,原名马人良,是定风潭最后一位得到宗门赐器的正式弟子。

  在定风潭覆灭时,包括形神俱灭的掌门鲁慕白在内,整个宗门共有二十三名正式弟子,当时逃走了二十二名,这与《历代弟子族谱》的记载是吻合的。

  还有六件下落不明的法宝,应该是被其他弟子带走了。

  至于符箓、丹药、天材地宝之类,《宗门器物谱》中只记载了其种类、名称,还有妙用、灵效以及使用、服用方法,却没有数量的记录。

  因为这些都是消耗品,数量随时都可能有变化,不可能每次都写入《宗门器物谱》,这部宗门最重要的典籍之一,并非记账本。

  看到这里,华真行不禁有些“佩服”那萧光三兄弟了,眼光真是毒、手真是快呀!他们将宗门中最重要的、最珍贵的东西都拿走了。

  镇山神器自不必提,得到瑞兽舍利是个意外,其中包含了定风潭的核心传承。麒麟索并不在《宗门器物谱》中,应该是墨麒麟的私物,却是除了定风盘之外整个宗门最好的法宝。

  如今送来的的一百六十七件法器中,再没有能超过一潭春水和春雨剑的了。这两件东西不仅是法宝,也是习练定风潭独门法术的“教学用具”。

  特别是宗门三典,更是意义重大!

  亲眼看见这些器物之后,华真行这才彻底明白,昆仑盟为何要把这些东西交给他来处置,而墨大爷也说物得其用。

  就比如那些丹药吧,假如不明底细,谁又敢随便乱吃?只有得到了定风潭的传承,才会清楚的它的炼制过程、具体灵效以及服用方法。

  丹药还算好的,总有高人能解析其成分、推测其灵效,说不定还能认出来。可是符箓的炼制与使用,往往都有独门秘诀。

  未得其诀者不仅无法使用,强行以法力催动说不定还会反伤自身。因为符箓毕竟是死物,这是为了防止它被人夺去反手用来对付自家人。

  难怪那三兄弟带走东西后就立刻远遁,居然跑到了万里之外的黑荒大陆,隐居混乱不堪的几里国班达市郊外,因为他们也清楚自己究竟拿到了什么。

  他们隐姓埋名于三湖镇,不可谓不低调,但久而久之便有些得意忘形了,以为再也没人能找到他们,在这个破地方嚣张起来,不料却碰上了华真行与三位老人家。

  广任还带来了一件任务外的宝物,是丁老师托他送来的“贺礼”,一个非常小巧的金葫芦,恰好可以握在手心。听他介绍这是一件空间神器,或者可当空间神器之用。

  华真行这回并没有推辞,因为广任只是帮忙捎过来,他无论接受还是拒绝,都是他和丁奇老师之间的事情。

  而且听广任的语气,他跟丁奇应该不太熟,用的称呼是“一位丁奇先生”,而非丁奇道友,好像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

  广任将金葫芦交给华真行的时候,特意解释道:“此器并无神魂烙印传承,使用它的法诀就是方外秘法,或者说方外秘法就是得到其神魂烙印传承的途径——这也是丁奇先生托我转告的原话。”

  这番话好有意思,照说神器皆有神魂烙印传承,可是丁奇并没有直接给华真行,而华真行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得到它,就是方外秘法。

  洛克纳闷道:“那么广任道长是怎么把东西装进去又取出来的,难道您也习成了方外秘法?”

  广任笑着摇头道:“东西是丁奇先生帮忙装进去的,他留了一道法印给我,可以让我再把东西取出来,并非我之神通。”

  世上竟有这种器物与这等秘法?华真行感觉丁老师还是想“诱惑”他修炼方外秘法,所以才会送来这样一个金葫芦,却没说将方外秘法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行。

  他有丁老师的联系方式,葫芦先放起来,假如决定收下,再给丁老师回一份谢礼吧。

  次日,洛克、扎朵、江怀谷、崔婉赫、唐森至等五人离开了养元谷,因为他们还有工作,不能长时间离岗。其他人也有工作呀,却赖在这里不走了,还托离去的几人帮他们请一周假,并指定了代班人员。

  那五人是实在脱不开身,其他人都留了下来,这是难得的交流请教机会。而且石双成还在关禁闭呢,大家都在看热闹,怎么也得等到她出来打声招呼再走。

  五人离去之前,众位领导还特意开了个会,拟定了一份十二人的名单,都是前段时间突破四级的学员。他们将正式抽调到养元谷工作,下周就来报到。

  偌大的养元谷,仅有十二名工作人员肯定不够,但暂时只能抽调出这么多了,其他地方也缺人啊,看来养元师培训推广工作也要加紧了。

  按照曼曼掌握的情况,在七月末之前再搞一期培训班是没问题的,但是搞两期可能就有点勉强了。不是没人,而是很多合格的学员都没空,就比如江怀谷工程师,这段时间就很难抽出两周的假期。

  范达克在外面的工作也很忙,但他就是硬生生地要多赖几天。

  研究院的库房里收存了这么多器物,他颇有种穷人乍富,一夜之间便达到物质极大丰富的感觉,天天在库房区转悠就像个守财奴。

  范达克自称有收集癖,小时候就爱收集火花,也就是火柴盒的封面,还有各种香烟盒、卡片画,连冰棒棍都收集过呢,长大了则收集邮票、各国钱币……

  如今一下子看到这么多法宝、符箓、丹药、天材地宝,他简直都不想回去了。

  身为欢想实业研发部主管,他不回去工作是不可能的,但能在这里多赖一天算一天,总之每天清点一番各种器物也是莫大享受。

  这几天除了吃饭、睡觉、修炼、清点器物之外,范达克还抽空总找广任聊天,主要都是打听各种法宝的情况,重点是其妙用。广任在这方面的见知很渊博,自古以来昆仑修行界出现过的很多法宝,就算他没见过也听说过。

  范达克为什么对这些信息感兴趣,不仅是因为收集癖,更重要的是他最近想撰写一部文献,标题暂定为《自古法宝妙用与现代科技产品功能》,重点讨论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又分三部分:自古传说的各种法宝妙用,哪些是现代科技产品的功能已实现的;哪些是现代科技产品的功能尚未实现的;哪些是虽未完全实现但已能部分实现,或者说是就是某类科技产品的研发目标。

  第二个问题则分两部分:现代科技产品的功能,哪些是法宝妙用可以现实甚至超越的;人们的哪些需求,现代科技产品的水平还达不到,但可以通过法宝妙用去实现的。

  这两个问题互为关联,同时又是不同的研究方向。如今已经有了这么多法器实物,范达克的研究可以正式开始了。墨尚同对此很鼓励,华真行也很感兴趣,有空也想一起参与。

  范达克专门弄了个大本子,每天向广任请教各种法宝妙用,记录得密密麻麻,三天后广任干脆直接给他留了一道神念心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