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第343章 大剑豪道胁正彦

2021-01-11 作者: 河流之汪
  第343章 大剑豪道胁正彦

  凯撒用鼻子拱了拱那块碎布,深深地嗅了一下上面的气味。

  很快,它抬起脑袋,竖起耳朵,舌头呼呼地直吐出来,眼睛也望向了那扇打开的车窗。

  这种明显的兴奋状态,用警犬追踪的专业术语来讲,叫做“上线”。

  警犬上线意味着它已经记住了嗅源的气味特征,并且在空气里,捕捉到了目标留下的气味。

  “接下来跟着凯撒的指示就行!”

  此时此刻,凯撒已然成了自动寻路精灵。

  有了它的定位导航,就不怕找不到那刚逃出去不久的道胁正彦。

  很快,贝尔摩德手打方向,脚轰油门,再次展现出了剧场版的车技。

  那汽车在密集的车流中肆意轰鸣、猪突猛进,很快就以那令沿途司机吓尿裤子的速度,沿着这滨海公路疾驰向前。

  没过多久,汽车便追到了一处道路分叉口。

  笔直的滨海公路分成两个方向,一条向左,一条向右。

  “该往哪边走?”

  林新一颇为急切地看向凯撒。

  凯撒一脸茫然地哈哈吐着舌头。

  “糟了.”

  感受到车窗外呼呼吹进的海风,林新一骤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块地方是个风口,风势要比其他地方大得多。”

  “气味消散得太快,凯撒‘断线’了。”

  警犬追踪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

  追踪状态下的警犬就像是掉线城的勇士,随时有可能断线。

  虽说如果再往前走,避开这处风口,凯撒应该还可以断线重连,继续追踪到目标的气味。

  但问题是,现在时间一分一秒都耽误不得。

  如果选错了方向,走了弯路,再回头改道重新上路,说不定就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到底该怎么选.”

  林新一一阵纠结不定。

  但现在就连纠结的时间都是奢侈的。

  如果实在没办法,就只能随便选一条路碰碰运气。

  “向左吧!”

  柯南突然出声建议了。

  这位小学生侦探的气质骤然变得成熟了许多:
  “之前我们和道胁正彦擦身而过的时候,我注意到了:”

  “他的汽车是东京牌照。”

  “这说明他说的自我介绍很有可能有部分是真的,他的确是从东京来的游客。”

  “既然如此,他对伊豆本地的情况应该不熟,在这里也不会有足够安全隐蔽的据点。”

  “而这条路往前:”

  “向右是城镇,向左是山村。”

  “一个外地人想行凶杀人,恐怕不会把受害者带到自己并不熟悉、又人多眼杂、容易暴露的城镇下手。”

  “他多半会向左驶入茂密山林,选择一处无人的树林作为行凶现场。”

  “这样既隐蔽不容易被发现,还可以就地掩埋处理尸体,把事情做得干干净净。”

  柯南也顾不上被不知情的铃木园子和京极真用异样的目光打量。

  他迅速将这番分析讲出,给开车的贝尔摩德指明了方向。

  汽车向左驶入沿山公路。

  沿途都是密密的山林,连带着风势也小了许多。

  而风一小,气味就没那么容易迅速飘散了。

  “汪汪汪汪!”

  凯撒把狗头伸向窗外,迎风吐着舌头,像是很兴奋的样子。

  这说明它成功地断线重连,再次进入了上线状态。

  “成功了”

  林新一大大松了口气:

  “这条路上有受害者留下的气味,而且是刚刚留下不久。”

  “我们选的路没错!”

  就这样,紧跟着凯撒的指示,一行人驱车在山路上追踪不止。

  山路上的车辆少了很多,路况极为通畅。

  再加上贝尔摩德那去秋名山飙车都绰绰有余的车技,林新一坐在车上没过多久,就在沿途的道路上有了发现。

  “停停!”

  路过一条树林之间的土路时,他紧急喊下停车。

  凯撒还没根据气味指出路来,林新一就已经发现了不对:

  “那条土路上有车辙印。”

  “而且是从公路开进土路,而不是从土路开到公路上的。”

  如果是从土路开到公路上,公路上应该会有轮胎压过泥土路面,再遗留到公路硬质路面上的泥土残留物。

  可现在那土路和公路的交汇处,公路上干干净净,都没有什么泥土。

  这说明在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很久没有车辆从土路开到公路上来了。

  而再看看那道车辙印.
  那被车轮压过的草叶,都呈现苍翠的青绿色,并且倒伏得非常厉害。

  这就更能说明,那辆汽车是刚刚才从那草叶上碾压而过。

  所以草叶既没来得及就此枯死干黄,也没来得及修复自身,重新生长站起。

  “这应该就是道胁正彦留下的轮胎印。”

  “他是把车开进了这条林间土路,想要深入树林作案!”

  林新一及时地做出了判断。

  贝尔摩德旋即猛打方向盘,驱车紧追而入。

  而凯撒也始终保持着兴奋状态,没有出现断线挂机的情况。

  这说明林新一的判断没有错,这条土路就是道胁正彦驱车前进的方向。

  一行人就此驱车直入丛林,往前开了没多久,就看到前面靠近树林的土路上,正停着一辆无人的汽车。

  “是道胁正彦的车!”

  不待车辆停稳,林新一便牵着凯撒一跃而出。

  而京极真、毛利兰两大高手也神色严峻地紧跟而上,带领大家跟着凯撒,紧紧地追入林中。

  林间一片骚乱。

  树林里的道胁正彦却还始料未觉。

  他忙着把那昏死过去的受害者放倒在树林的地面上,看着那位女游客染成黄色的头发,狰狞发笑:
  “呵呵,臭女人!”

  “竟然让你看到我包里藏着的刀了.”

  “本来还打算多陪你玩一会儿再动手,现在嘛.可是你自找的!”

  说着,道胁正彦开始变态地蹂躏着那女游客染过的头发,自顾自地疯狂低吼:

  “都是你们这些染发的表字不好!”

  “浪荡无耻的家伙,只会卖弄风骚、勾引男人,玩弄老子的感情!!”

  “给我去死吧!!”

  道胁正彦在狞笑中高高地举起了刀。

  那刀刃寒光闪烁,眼见着就要落下。

  “住手!!”

  林新一一声怒吼。

  道胁正彦一脸愕然,迎声相望,却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只凌空踢来的大脚。

  砰!
  道胁正彦,还有那脱口而出的几颗牙齿,一同凌空向后飞去。

  它就像是死狗一样翻滚着瘫倒在地。

  一张帅脸紧跟着就肿成了猪头。

  道胁正彦像是就此完全失去了知觉,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

  “赶、赶上了”

  林新一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又赶忙蹲下身来,查看那位昏死女游客的身体状况:
  “神志不清,但呼吸平稳、脉搏有力,应该没有大碍。”

  “人救下来了。”

  到这里,林新一才彻底放心下来。

  这一切都尘埃落定。

  “毛利小姐,你帮着把这位女士带到车上,等等送她去医院治疗。”

  “京极同学,道胁正彦就交给你来看管了。”

  “我们马上就送他去警察局。”

  林新一把控制道胁正彦的任务交给了最为强大的京极真。

  而京极真也沉默应下,准备前去把昏迷的道胁正彦扛起来带回车上。

  “这家伙”

  “竟然不止是渣男,还是个变态杀人魔??!”

  一路匆匆跟到这里的铃木园子,终于一脸后怕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恶.”

  “我碰到的男人,到底都是些什么人渣啊?!”

  铃木大小姐的心情很是幽怨。

  她咬着牙直接走上前去,恨恨地踢了那瘫倒在地的道胁正彦几脚。

  反正道胁正彦已经昏过去了,京极真又就在身旁,她一点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而这几脚猛揣下去
  道胁正彦竟是还真的被踢醒了。

  他一睁眼就看到了铃木园子,那让他一看就怒火狂涌、杀意顿生的染过的头发,目光里不由生出一股嗜血。

  “给我去死吧!!”

  脸上的剧痛彻底激发了他的凶性。

  道胁正彦竟是猛地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短匕首,挣扎着想要起身在绝境中拼死一搏。

  但这显然没有任何作用。

  那刀刃才刚刚刺到半空,就被京极真一手挡下。

  刀尖刺破了他的手臂,划伤了他的肌肤,却就此再也不得寸进。

  “向女人挥刀的家伙.”

  “不值得原谅。”

  道胁正彦“临死之前”,只看到京极真那阴沉冷酷的脸。

  紧接着,他自己甚至都没来得及感觉到痛.
  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如炮弹一般倒飞出去。

  连连撞断了三、四棵树,才像是没骨头的蠕虫一样,软软地瘫在了地上。

  “好、好帅!”

  在铃木大小姐那满是星星的眼里,京极真缓缓收腿站稳。

  他手臂上的伤口还在缓缓流血。

  铃木园子看得一脸心疼:
  “我、我来给你包扎!”

  她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扶起京极真的手臂,给他简单地止血包扎。

  京极真黝黑的脸庞上默默浮现出一抹红晕。

  林新一看得目瞪口呆。

  他直勾勾地看向京极真,仿佛是在问:

  “竟然有人能伤到你.”

  “道胁正彦,就他??”

  京极真是能躲步枪的高人,却没躲过道胁正彦的刀。

  如此看来,道胁正彦至少也有大剑豪的实力。

  凭借这一战绩,称他为“剑圣”也不为过了。

  “这是真的吗??”

  林新一一脸茫然。

  “.”

  京极真仍是沉默。

  被林新一这样看得久了。

  他默默地扭过头去,更加不说话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