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纨绔小魔妃

1230.第1230章 愤怒

    第1230章 愤怒

    卿玉轩清晰地感受到了独立空间之中的雷电之力已经接近饱和!

    晋天香的天劫当真是厉害,居然将独立空间也生生的饱和了。

    从来不会有化纳不了天地灵力的独立空间居然饱和了,第一次饱和了。

    幸亏雷劫已经完结了,否则连卿玉轩也要彻底没辄了。

    “晋老,这到底怎么回事?天罚净峰目前的状况又是如何?!”卿玉轩飘身而下。

    “此事,哎,总之是一言难尽!我那逆徒胁重宝而叛逆,我被迫出手制裁,不想迭出意料,偌大的天罚净峰,已然完了。”晋天香神色平静,但眼神之中却射出无限的悲戚。

    他已经是超脱了圣人层次的颠峰存在,但面临如此巨变,却仍是控制不住自己此时的心境。

    天罚净峰突兀湮灭,晋天香心下只觉得自己与师傅九幽第一大帝和三位师兄的联系完全中断了。

    天罚峰之前一朝崩塌,传承万余年的三大圣地旦夕化为虚无,如今天罚净峰也消失了……在这世上,再也找不到半点九幽第一大帝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难道一切就这么结束了么?

    原来,左韫在大肆杀戮,鲸吞许多血食,恢复了实力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强行撕裂空间,回归天罚净峰。

    然后更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利用玄天流影的神异特性将天罚净峰各大门户彻底封闭。

    等到这一切布置结束之后,正式强势登场,左家立即沸腾了。

    始祖现身,王者归来,更是以如此强横且震撼的方式登场,这是何等的荣耀大事?

    左家狂欢了一天一夜之后,左韫就明明白白的跳了出来。

    不知为什么,自从吞噬了玄天流影,成为不死之躯之后,左韫的性格越来越显暴躁。

    这一次,竟然直接明目张胆的对着天罚净峰七大世家说出:天罚天地,以我为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摆明要以雷霆手段,一举肃清天罚净峰,成为左家一家独大的局面。

    左韫的强势回归固然引起了各大家族的恐慌,但大家也都不是被吓大的。

    只是一阵慌乱之后,就稳定了阵脚,七大世家面对左韫的强势狂妄,竟然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一起,选择共同抵抗。

    盖因人人都知道,若是当真的任由左家执掌了天罚净峰大权,众人往日的风光日子便会荡然无存。

    只看今日左韫和左家人的嘴脸,就可以明明白白的看得出来,至于远景的凄凉,更是一点也不难想象。

    左韫大怒,立施极端手段,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连毙各大世家一十七名圣尊高手,并将身体全部化作了血食,当众吞食。

    这一来,更是引起了众怒,大家同仇敌忾,宁死不屈。

    先后又有数百位圣皇级别以上的高手,死在左韫手里。

    天罚净峰府主晋流江迫于无奈之下,也不顾什么祖训了,赶紧一溜烟赶往密室,去通报晋天香。

    但就在这一路上,左韫居然仍不放过,衔尾追杀,晋流刀晋流剑为了掩护晋流江,也惨死在左韫手下。

    晋流江提着一口气勉强奔到密室,将事情一说,晋天香勃然大怒。

    情知事态严重,再也不顾天劫威胁,立即出来,意欲诸灭左韫,平息动乱。

    随着晋天香一出来,左韫几乎即时傻了眼。

    他之所以敢如此大胆,如此的肆无忌惮,也不外就是仗着自己的实力现在在天罚净峰之中无人能敌,乃是典型的天下无敌。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师傅居然还活得好好的!

    晋天香是他的师傅,做为弟子,左韫又岂能不知道晋天香的厉害?

    所以在晋天香出来的第一时间,左韫就老实了,通俗一点说就是麻爪了。

    但,紧随着晋天香的脚步,天劫也如期而降了。

    这却让左韫又看到了希望,十万多年的阅历,使他即时明白个中的厉害关系。

    原来这老不死的这许多年以来始终躲着不见人,不敢出来是因为害怕天劫……

    左韫自觉看破了晋天香的弱点,于是便又嚣张起来。

    然而他太小看晋天香了,晋天香愤然出手,就只是一击,即时将左韫打成了漫天云雾,随即便着手应付天劫,只等这一波天劫之后,即时再度隐遁,令天劫消去。

    然而一波天劫过去之后,赫然发现左韫又安然无恙的出现!

    晋天香一路对付天劫,一边对左韫展开穷追猛打,前前后后打爆了两百六十次,但左韫依然活蹦乱跳。

    这种诡异的情况,即便是晋天香也不知其所以然:这个混账的徒弟什么时候练成了这等不死不灭之躯?

    在如此连番的拉锯战之下,天劫也因而渐次升级,终于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层次,竟连天罚净峰也难以负荷,终于在一击之下,整个天罚净峰竟然就这么崩溃……

    事实上,若非卿玉轩代晋天香化解此劫,下一个承受这恐怖雷劫的就变成了九州大陆,只要晋天香不死,则雷劫不终,九州大陆势必会步天罚净峰的后尘。

    天罚净峰崩溃,十万年传承就此一朝断绝,晋天香为之悲愤欲绝……

    不过左韫也不好受,他一生的愿望就是保全战家,让左家在天罚净峰之中当家作主,成为天罚净峰第一世家。

    这一次把握满满的跳出来,却直接将后代子孙尽数葬送了,更因为他的缘故,间接毁灭了整个天罚净峰,左韫此刻心中的懊丧,也是难以形容。

    所以,师徒两人尽都红了眼睛。

    原本十万年之前的师徒二人,此刻,却已经成了不死不休不共戴天的大仇人。

    晋天香功力自是远远超过左韫,根本就不在意他的消耗战术,但左韫凭籍着自己乃是不死之躯,更是有恃无恐。

    不错,我是实力不足不够你打,但你无论怎么打,却也打不死我,我一天累不死你,三天累不死你,不信三百年三万年也累不死你?

    这两人谁都不愿意再退缩逃避,便要在这里将这难解恩怨彻底了结。

    卿玉轩这功夫也终于了解事情的始末,心中却自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

    想起当初自己利用了君无雪等人进入天罚净峰,那些人却从头至尾都对自己关怀备至,真正将自己当做了后辈子侄一般的照顾,几可说是无微不至,甚至不惜牺牲他们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全自己的安全……

    卿玉轩每每一想到这些,就有些内愧,本想这一次到天罚净峰,就将一切坦然说出,然后引领君无雪等七位圣皇返回灵君府颐养天年。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这场大爆炸之中生死未卜。

    说是生死未卜其实已经是最好听的说法了,那样的大爆炸,圣尊圣君层次的高手尚且不能幸免,以君无雪等人的实力,如何能够幸免于难?

    那被晋天香从天罚净峰之中带出来的二十来人,非但没有人听令撤走,反而一个个的满脸悲愤,登萍渡水,飞也似的向着这边赶了过来。

    赖以栖身的家园已经尽毁,所有亲人全数死于非命,只剩下他们孤苦伶仃,纵然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人生,已经没有了半点追求,若然能够与眼前的罪魁祸首同归于尽,就是他们现在仅存的愿望。

    卿玉轩两眼一扫,浑身一阵冰凉,“难道偌大天罚净峰,就剩下了这么几个人了?”

    晋天香长长的一叹,脸上现出黯然之色。

    卿玉轩一颗心如坠冰窟!

    她想要看见的人,又或者说会关心的人,那些人里面貌似就只有一个晋流江而已!

    不要说是君无雪等七个人,就连晋尘倾的父母等至亲之人,竟也是都不在其中。

    这个信息,先不说对晋尘倾,即便是对卿玉轩本人都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卿玉轩从来不会自认好人,她就只会关心她认可的亲朋好友,然而今日,天罚净峰崩溃,卿玉轩关心之人几乎尽都不在这些幸存众人之间。

    豁然抬起头,看着左韫,卿玉轩一字一句,吐字如刀,“战狂!你这个该杀千刀的下作杂碎,丧心病狂的王八蛋!天罚净峰合共千万生灵啊,就在你一念之间全数葬送?你这畜生竟还有面目存留在这天地之间?!”

    “呸,这能怪本座吗?还不是晋天香那老匹夫不识时务,强出头对抗于我,而引发天罚净峰崩溃的主凶正是晋老匹夫引动的雷劫,天罚净峰浩劫,我左家又何能例外,你以为本座不伤心吗?!”左韫疯狂的怒吼一声。

    “你左家算个屁!”卿玉轩狂怒之下口不择言,疯狂的骂了起来。

    不过多亏她还有些清醒,发现了这种情况之后,立即将独立空间封闭了。

    现在里面的晋尘倾等人,仍不知道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若是晋尘倾知道了自己的族人就在刚才那一瞬之间尽数化为乌有,以晋尘倾的性格,恐怕就会立即崩溃。

    从一个众星捧月一般的小少爷突然变成了无父无母无亲人的孤儿,这样的落差,直接就是天差地远。

    数声怒吼响起,仅存的二十八位高手,包括三位圣君强者,以及二十五位不同级数的圣尊同时怒吼着,疯狂地向着左韫冲了过去,甚至连晋天香的喝止都不理不睬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