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纨绔小魔妃

1228.第1228章 形势严峻

    第1228章 形势严峻

    尤其是前两天两辆贵族马车大街争风相撞,伤了几个无辜平民的事情,更被陆小婉大办特办,当作了典型,所有有关人等,赤.裸.裸的吊在城楼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至于为虎作伥的几个帮凶,则是被放了风筝种了萝卜……

    用卿玉轩的话说就是:干他娘的!

    而陆小婉也彻底的贯彻了卿玉轩的这句话,真的是‘干他娘的’——直接株连九族了……

    就只这三天之中,竟前后有近万人的人头落地,而且这股整治风还在持续进行,趋势竟是愈衍愈烈。

    那些个仗势欺人的权贵们,那些直接不将黎民疾苦、百姓安危放在心上的高官权贵家族,那些中饱私囊贪污受贿的垃圾们,那些草菅人命的实权官员们,真正的遭了大殃,倒了大霉……

    在他们利用百姓取乐,利用权力敛财的时候,恐怕绝对想不到,他们当初的作为,会直接的导致了现在的断子绝孙,满门抄斩。

    谁说冥冥中没有天意?

    卿玉轩曾经看着法场上滚滚的人头说了一句话。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整个过程可谓出乎预料的顺利。

    凡是来求情者,皆被陆小婉下令打入同党的行列,然后一个个的严查……

    说句老实话,这些当官的,哪一个屁股上没有屎,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除非是不查,只要动真格的,一个个都是上断头台的料。

    看着一串一串被绑出来的官员,数量之多,连陆小婉都震惊了。

    这位天下财神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话,“我的乖乖,我发现了一件事。咱们紫依帝国凡是县衙以上的官员,让他们一个个的排好队,然后闭着眼睛挥刀杀过去,杀一万人,最多也就几个无辜。”

    “但若是隔一个杀一个,居然会有一小半漏网的……”

    对这句话,卿玉轩深以为然,所以再次指示:再从严一些,再从重一些。

    就在紫依都城天翻地覆的时候,卿玉轩带着楚九婴等人辞别了陆小婉,走了出来。

    临别,陆小婉泪眼汪汪的居然几乎哭了出来。

    恍惚之间,卿玉轩等几人来到深情塚,看着那巨大的墓碑,卿玉轩深深地叹了口气。

    似乎眼前,又回想起了那一夜,雪夜落花飞,飘雪慕岚惨死,司空锦绣殉情的那一幕。

    “宁负苍天不负卿。”卿玉轩默默地道,“司空锦绣、飘雪慕岚,愿你们夫妻二人……能够真正安息!偕首黄泉!凤璃清月现在过得很好,你们放心。”

    松柏摇曳,簌簌有声。

    卿玉轩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一躬,乃是为了司空锦绣,也是为了飘雪慕岚。

    司空锦绣,修为实力并不甚高,但他的痴情,却是足堪感天动地。

    单只是这份真情,就值得世上任何人弯腰一拜,深情塚人员来来往往,来拜祭的人络绎不绝。

    这里,已经成为紫依都城的一份象征。

    因为这座陵墓,乃是灵君主亲手建立起来,而且还是在一夜之间,一手建立起来。

    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奇迹!

    不少人偷偷的望着这丰神俊秀的三男一男女均感觉到这四人气质高华,直不似凡俗中人。

    就只是那种高贵雍容的超尘气度,就让人不敢升起任何冒犯的念头。

    还有人看着卿玉轩竟感到有些眼熟,却又不敢贸然相认,只是皱紧了眉头,不确定的偷偷打量,因为此人跟心中的那人。

    直到卿玉轩离去好久,才有人蓦然的叫了起来,“灵之君主!刚才那个年轻人,就是灵之君主!卿玉轩!”

    瞬时,众人尽都一阵哗然!

    在场所有人尽都震惊了起来,想不到这位现在在整个天下已经公认是第一的超级大人物,竟然悄悄的来到了紫依都城。

    灵君主在紫依都城现身的消息,迅速的传了出去,为这场紫依境内的大清洗,顿时又增添了几分力度。

    现在,任何人都不会再怀疑是有人假借灵君主的名义行事了,一时间原本还存在的些微阻力,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陆小婉推动这件事情之后,李宗正全力进行的时候,张轻柔也借机发动了朝堂上的大清洗,在李宗正的清洗最巅峰的时候发动,借助这股东风,一举奠定整盘局势!

    至此,紫依国内所有的反对声音,全部消失,所有蛀虫,基本消失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剩下的也是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兴风作浪,整个紫依帝国,开始走上彻底强盛的路线。

    在这次血雨腥风方兴未艾的时候,卿玉轩已经来到了紫依北部的草原上。

    这里,便是天罚净峰的另一道门户。

    苗晋尘倾按照开启门户的法门上前尝试,但仍旧没能顺利开启,无论加摧多大的功力,始终并无效果,随着开启门户所施加的劲力增大,如之前那般的反噬之力再度出现。

    所幸晋尘倾这次有了提防,倒是没有被门户隐藏的反噬震伤。

    一番波折,仍是徒劳无功,四人看着这一往无际的茫茫大草原,均是一筹莫展。

    当夜,四人因为心无定见,干脆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期许等到次日再尝试别的法门,看能否开启通道,进入天罚净峰。

    不意午夜时分,突然天地间有沉沉的威压突兀到来,四人除了实力高人一等,且俱是警觉之人,骤临变故,同时惊醒。

    齐齐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之中乌云密布,更有无数乌云一片一片的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且越来越厚,越来越结实,乌云竟宛如凝成了实质一般,在半空中急速凝聚!

    到得后来,整个天空已经只得一片墨黑色泽!

    天空中乌云因为过度密集,低得几乎一伸手就能撕下一片来。

    然而在漫天乌云的正中间位置,另有一只硕大的独眼留存,正如同漫天波涛中间的漩涡一般,缓缓旋转着,更伴随着无数的紫色雷光,莹莹闪烁。

    如斯强横的天地威压,众人均是前所未见!

    不说别的,就只是天空中那只独眼,居然直接覆盖了足足数百里方圆的空间。

    所谓的圣君层次天劫,甚至半圣级别的天劫,在如斯天地之威之下,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随后云层突兀一震,一道足有一座寻常民房那么粗细的巨大紫色雷电光柱骤然出现。

    这只是雷劫的第一道雷电,竟然就强得这么夸张,这么的离谱!

    突如其来的紫色雷电在半空骤然一闪,天地皆为之一亮,随即狂猛落下,如斯强猛的恐怖雷劫若是正面轰击地面,绝对只有地裂山崩一个结果。

    可是也不知怎地,如斯劫雷悍然落下的一瞬,却又在半空中蓦然消失。

    卿玉轩等四人眼见劫雷突兀消失的一瞬,分明清晰地感应到一阵天摇地动,但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若是有绝代强者在此渡劫,那名强者又在何处?

    若无人渡劫,如此惊人的恐怖雷劫又因何而来,此间所有的一切尽都是那么的诡异,那么违背常理,那么的不可思议!

    不论卿玉轩等人如何的诧异,如何的不解,天上的雷劫可是不会顾及这些,随着第一道劫雷之余,轰隆隆的雷电声音源源不断的陆续响起,天空之中满布的雷劫越来越密集,从开始的一道两道,逐渐增加到五道、十道、五十道……数百道……

    而每一道劫雷的威势,也从一栋寻常民房大小的粗细程度渐次发展到几乎有一个足球场粗细,而且这扩大趋势仍还在持续加粗之中,雷劫的攻击范围不断扩张。

    威力也越来越强,势头越来越猛,似乎整平九州大陆的大地,都在因这突如其来的灭世雷劫而筛糠一般地颤抖。

    数千里之外的一座小城城墙,也在缓缓地倾颓……

    惊恐的叫声,在整片大陆无数个所在不绝的响起,整片大陆都在因这场变故而呻吟。

    卿玉轩脸色异常的沉重,甚至很有几分难看的意思,眼着这如疯如狂的灭世雷劫,眼神之中尽是一片凝重。

    这些紫色雷电似乎都打进了虚空,并没有直接打到大陆上,但饶是如此,这片大陆已经有承受不住的现象。

    “这貌似是有人在渡天劫?”楚九婴惊骇的道,“到底是何等的强横存在,竟然引动了这样惊天动地的恐怖雷劫?”

    “九州大陆并没有正面承受这雷劫,迄今为之,就只是遭受雷劫威势余波、以及天地异变的影响,但即便如此,仍就要堪堪要承受不住了,那么,要负荷这雷劫的正主,又该承受如何的压力呢?”

    “不好,九州大陆只怕已经不能再支撑太久了……”

    卿玉轩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缓缓地道,“拥有这等威势的雷劫绝不简单,就算是普通圣人层次的雷劫也不该如此,那么唯一的一个解释——晋天香出来了,现在应该正在天罚净峰之中,与左韫展开大战!”

    “能引动这等威势雷劫之人,除了晋天香之外,普天之下,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就算九幽十四大帝也不行,差得远!”

    “晋天香?天罚净峰始祖!竟是他?”楚九婴愕然。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