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第482章 结局(9)

    第482章 结局(9)

    “是。”看到太子与平日不同的脸色,皇长孙并没有敢撒娇哭泣。

    “太子殿下,我们陆家?”太子妃却泣不成声,她是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母亲和亲人死在羽林军的刀口下的。

    “本宫总有一天会为陆家讨回这份公道,太子妃不用太难过。”对于太子妃,太子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讨公道?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机会。”忽然,林子中多了一群人。

    “银面、铜面?”看到领头的两个人,太子吃了一惊,而侍卫也紧跟着警觉起来。

    太子妃立刻将皇长孙拉进了自己的怀中护着。

    “放箭。”银面下令。

    顿时,密密麻麻的箭飞过来。

    太子和侍卫赶紧抡起手里的兵器将箭全都挑飞了。“赶紧上马车。”

    太子对着太子妃吩咐。

    太子妃这才回神,赶紧拉着孩子往马车上跑。

    “不。”忽然,身后传来太子妃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太子一回头,就看到了令他肝胆俱裂的一幕,皇长孙后面被两只箭射穿倒在了地上,他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脸上惊恐的神色是他最后的表情。

    “睿儿。”太子大吼一声,挑掉了几根箭以后,奔到了皇长孙身边。

    “停。”银面一抬手,箭雨立刻停止了。

    “为什么?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针对本宫?”太子红着眼睛瞪着银面和铜面。

    “到这时候你还不明白,真蠢。”银面冷笑着开口,他在太子的注视下揭开了脸上的银色面具,而铜面也揭开了。

    “秦篱落、秦茗扬。”等太子看清楚两个人真正是谁时,他惊讶地跌坐在地上。

    “是不是很奇怪?”秦篱落冷笑着说,“你说和爷没有仇,爷怎么记得小时候是你将爷推进了水池中去呢?”

    “你都记得?”太子惊恐得问。

    “爷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记得?”秦篱落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爷没有秦羽陌那么傻,会放过一只张牙舞爪的白眼狼。”

    “你是老六的人?”太子用得是肯定的语气。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你也不想想,小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是关系最好的。”秦篱落笑嘻嘻地回答。

    “你们一直都在装?”太子的眼神在秦篱落和秦茗扬身上转。

    “当年父王是常家人算计的吧?”秦茗扬脸上充满的是肃杀,再也找不到平时的温雅和病弱。

    “好,好。”太子一边说,一边拿起剑袭击过去。

    “我来。”秦篱落兴奋迎上去,“爷早就想揍这家伙了。”

    秦茗扬冷淡地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太子妃,心里微微有些叹息,却很快扭转过脑袋去了。皇命不可违!

    太子出逃本来就疲惫不堪,他哪里是大名鼎鼎的银面秦篱落的对手,不大一会儿,他身上就受了重伤。

    “本宫想知道,此次击杀是皇上的意思吗?”撑着一口气,他不死心地问。

    “都要死了,还这么多的废话。”秦篱落不鸟他。

    “是。”秦茗扬到底心软一些,回答了他,不想他死不瞑目。“自古君王都不会给储君留下祸根来,皇上是从杀戮中出来的,你应该知道,而定王不忍心,则没有过来。”

    “哈哈……”太子狂笑着死去了,死不瞑目。

    谁也不知道他最后笑得是什么。

    太子妃一个人痴痴傻傻的,让秦篱落反而不好动手了。

    她抱着皇长孙放到了太子身边,然后拿着太子丢下的剑开始挖坑。

    “算了,就当爷做了一件好事。”秦篱落等的十分不耐烦,他挥挥手,“你们赶紧帮她挖好了坑,然后将他门父子一起埋了。”

    “是。”几个侍卫赶紧过去帮忙。

    坑很快挖好了,太子妃也不用别人帮忙,用力将太子先拖进了坑里,还用帕子将他脸上的污迹给擦干净了,接着又抱着孩子放在太子的怀里。最后她用仇恨的目光看了秦篱落他们一眼,随即一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埋上。”秦篱落在挥挥手。

    一座土坟墓出现在了荒山野岭中。

    秦茗扬长叹一声。

    “走。”秦篱落一声令下,这群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林子里寂静地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这一场宫变,造成了京城里官员的大换血,很多的官员全都被牵扯,太子一党中绝大一部分的人全都被换了。历史上称为东宫事变。

    五年后,皇宫中,皇上再一次不厌其烦地询问,“你想清楚了没有,真的不愿意做太子吗?”

    “不愿意。”定王也是无数次拒绝了他。

    “好,朕也不勉强你,从今日开始,让昊儿进宫来,朕要亲自教导他,让他进宫来陪着朕。”皇上板着脸吩咐。

    “他太小了。”秦羽陌皱着眉头回答,“而且臣和王妃也能将他教育好了。”

    “昊儿参见皇爷爷,父王。”正说着,德公公带着一个满脸严肃粉雕玉砌的小包子进来。

    小家伙正是秦羽陌和叶惊鸿的大儿子秦旻。

    “过来,告诉你父王。你是不是自个儿愿意进宫来陪着皇爷爷的。”皇上指着定王没好气地问小包子。

    秦羽陌淡淡地看了小包子一眼。

    小包子也很淡然,父子两个不仅长得像,就是表情都是一模一样。“是,昊儿是自己愿意进宫来陪着皇爷爷的。因为父皇和母妃还有弟弟妹妹陪着,皇爷爷一个人在宫里太辛苦了。昊儿想陪着他,帮助他解决困难。”

    “听到了没有,孩子可比你孝顺多了。”皇上笑眯眯地说。

    “你想好了?”秦羽陌一字一顿问儿子,一点儿也没有将他当做孩子看。

    “嗯,昊儿以后还要保护母妃和弟弟妹妹。”小包子点点头,很坚定地回答了他。

    “嗯。”秦羽陌答应了,“每过五日必须回王府一趟,和父王母妃弟弟妹妹吃三餐,因为他们也会想你。”

    这话与其是对孩子说的,还不如说是在威胁皇上。

    “是。”小家伙痛快答应了,然后又不好意思看了皇上一眼,似乎在询问皇上的意思。

    “朕准了。”皇上装模作样地开口。

    秦羽陌看了孩子一眼,然后头也不回了。

    “我不答应。”没想到回到王府以后,他和叶惊鸿一说,就遭到了叶惊鸿强烈的反对。

    “算了。”秦羽陌劝说她,“他也怪可怜的。”

    “再可怜也不能拿咱们孩子当枪使。”叶惊鸿相当激动。“皇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也不是只有昊儿一个孙子。”

    秦羽陌对她向来都是百依百顺,看到她这么生气,也没有办法了。他只好对着坐在一旁的人使眼色。

    “我们谈谈。”叶彦宁淡笑着开口。

    “本王出去看看孩子。”府里刚多了一个郡主,秦羽陌每天是一定要看看女儿才会安心的。

    “我不听。”叶惊鸿使小性子。

    “不听也得听。”叶彦宁严肃地开口,“这是你的责任。”

    叶惊鸿愣住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叶彦宁像今天这样严肃过。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劝说叶惊鸿的,等秦羽陌抱着女儿,提着二儿子过来的时候,她叶惊鸿像没事人一样,再也没有提起反对。

    “对,去揍他。”院子里,秦篱落嫌弃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唆使。

    也不知道他的儿子怎么回事,一点儿也不像他这个老子,整天板着脸活像谁欠了他银子一般。

    “宝儿。”叶彦宁的儿子一点儿都不怕秦篱落的孩子,他四岁了,很喜欢宝儿表妹,正围着秦羽陌仰着头要看小表妹了。

    “我也喜欢宝儿妹妹。”林菡莲手里搀着的小包子笑眯眯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没用。”秦篱落再一次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他恨不得自己儿子将在场的男孩子都揍一遍才过瘾了,可惜小包子一点儿都不听话,根本就不理他。

    “咦,昊儿呢?”华雅公主进来笑着问,每天作为大哥的秦旻对这些小家伙们可都是很照顾的。

    “进宫去了,以后专门陪着皇上了。”叶惊鸿没好气地回答。

    在场的人听了都吃了一惊,皇上分明是想?

    他们惊讶,京城里百姓官员们更加吃惊。不过等大家静下心再想到秦旻的父亲母亲所作所为,所有人又都觉得皇上的举动都是在情理之中。

    “我决定到军营去了,我要为师父的孩子守好边疆。”东方越和周志远在得知了消息以后,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你们去吧,我就在京城里给他分忧。”高昭钦一脸的文气。

    程瑞博不说话,他冷哼一声,反正以后他也是会守好秦旻的。

    八王爷和庄妃则长叹一声,暗自庆幸他们当年的决定,否则的话,也会落得像齐王和二王爷那样,被革了封号,送到了偏远的寒地,而且还是最贫瘠的地方,这辈子再想回来都不可能了。

    “只要我用心为皇上着想,为皇太孙着想,路就不会不好走。”八王爷现在乐得有一个闲差。

    庄妃叹口气点点头。

    京城里每一个人都按照自己的人生轨迹往前走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