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第538章 番外 梦境二

    第538章 番外 梦境二

    “娘,你看,祭台那里有个人,衣服穿的好奇怪呀。”

    “嘶!这谁呀,胆子也太大了,居然跑到祭台上去。”

    “快走快走,别惹事,这祭台是都城的禁地,以后别跑这儿玩,小心到时候被人逮了去……”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耳中,嘈杂不堪,微黑的夜色下,倒在祭台上的男人左手的五指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一双带血的眸子。

    倒下前的记忆开始回笼,血色的雾、古老的阵、即将消散的魂体,那一瞬间剧痛传来,傅恒之一个踉跄从地上站了起来,“子安?子安?”

    急而短,低而促的呼唤飘散在空气里,没得到人回应,反倒是一阵打更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穿着麻布衣裳,手中提着锣鼓的更夫,拉长了嗓子喊着,却突然间看见了祭台上站起的人,惊了,“哎,你这人怎么能到祭台上?不知道这是禁地吗?赶紧下来!下来!”

    连说了两声,傅恒之这才发现这人是在跟自己说话,再一低头,眼角余光瞥见了一棵熟悉的参天古树,那是当初被那群长袍人布下阵法的地方。

    手伸出,带着实体,甚至还有着温度,这是……

    “哎,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呢?待会儿禁卫军过来,你就是想走都走不了。”

    就在那穿着麻衣的人想要将人拽下来的时候,傅恒之却一把扣住了人伸过来的手!

    那力道大得疼的那人哎哟直叫,眼泪都出来了,“哎哎哎!这位大侠,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傅恒之充耳不闻,阴沉着脸,“现在是什么时候?”

    “三更天,三更天啊。”哪知这个回答一出,手上的力道更疼了,那更夫脑袋中灵光一闪,叫道,“太古二百七十四年!”

    两百七十四年?

    两百七十二年登基为帝?

    难道离他昏倒的时候已经过去两年了?

    那子安呢?

    眼前闪过那从自己头顶飞出的一缕白光,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下顿时一片激动,傅恒之摸着自己的心脏处,甚至还能感觉到那缺失的一块,空荡荡的。

    是女娲石!

    子安、子安一定还活着!就和当初一样,一定是转世了!

    两年,两年……

    傅恒之一把甩开更夫的手,凭借着当初漂浮看到的路线,跌跌撞撞的向着皇宫的方向跑去。

    身后,更夫抱着手,忍不住嘟囔,“这人可真奇怪,连祭台这种地方都敢闯,还有这衣服咋都没见过……”

    傅恒之轻轻松松的避过了皇宫的守卫,一路跟着记忆寻到了当初的位置,同样的三尺大坑,同样倾倒的石柱石壁。

    和他亲眼看到的一幕一模一样,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还以为自己又回到了还是虚体的时候。

    下面有巡逻的抱怨声传来,“这地方有什么好来的,鬼影子都没一个,听说两年前,苍将军自毁把这里弄成这样后,不论找工少工匠来修,全都出了事,邪乎的很。”

    “是啊,要不然这么大的一个皇宫,哪还能有这么一片废墟,你说先皇也够倒霉的,明明是登基,结果硬是变成了驾崩。”

    “嘘!你们两个不要命了是吧,在禁地还敢说这话,仔细你们的脑袋……”

    看着下方走过的人,傅恒之眼底是一片冰凉,驾崩?

    不愧是他的子安,那什么姓卫的要是敢不驾崩,他就让人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连他的女人都敢动,简直不想活了!

    他冷哼了一声,高大的身影又再一次的隐入了黑暗,在偌大的皇宫中兜兜转转。

    见钱就拿,见值钱的物件就带上,早已达到凝体境界,神识外放,压根儿不怕被人发现,那出入自由的样子跟逛自家后花园没什么区别。

    事实上,在傅恒之眼里确实是这么想的,这些东西可不就是他家子安打下来的吗?

    换句话说,那也就是他的,他不拿,难不成留给那些小三、小四用么?

    想想就郁闷。

    心疼归心疼,却还是忍不住生闷气,子安这是什么眼光,把人炸了就算了,怎么还把自己的命给玩上了?

    难怪当初他追了那么久,差点连命都丢了,可转眼一想,这样也好,以后子安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抱着这种小心思,傅恒之换了一身顺眼的衣服,看着打包出来的满当当的东西,满意的点了点头,暂时应该够用了。

    他回头,看着身后偌大的皇宫,低头,轻触上自己心脏的位置,眼底划过了一抹落寞:子安,等我。

    第二天一早,皇城失窃的消息便传了出来,可硬是没一人看见罪魁祸首。

    而某个拿了东西的男人,早在消息传出之前,便将所有的值钱物件兑换成了银票,只为了方便携带。

    一款包袱、一把匕首、明明有不菲的钱,傅恒之却没在一处地方定居下来,基本上除了一日三餐,其余的时间都在赶路。

    若说去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从都城开始,漫无目的的赶路,每每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便到处打听谁家有两三岁女孩子,更甚至,连顾子安小时候的画像都画了出来。

    生怕错过任何一处线索。

    就算是慰藉也好,他自始至终都相信那一缕白光,一定是子安的魂魄!

    总有一天他会找到的。

    一年、两年……一栋栋情报阁在大洲的各地林立而起,如雨后春笋一般,没人知道阁主是谁,唯一知道的便是,情报阁内的人似乎在找一个女孩儿。

    悬赏金更是高达了黄金千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甚至还有人主动送上门的,几乎所有满足条件的女孩都被一一翻查。

    三年,毫无所获。

    傅恒之捏着手上的又一处信息,他抿着唇和往常一样再一次亲自前往。

    都说越穷越生,越生越穷,青罗村便是这样一个地方,名字看似好听,却极为偏僻。

    赵大娘家的便是土生土长的青罗人,要说这赵大娘家的在青罗村也是出名,不是因为有钱,而是因为她家生了个赔钱货,痴痴傻傻。

    人人都笑赵大娘家的傻娃,五岁半了还不会喊爹娘。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