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第537章 番外 梦境篇一

    第537章 番外 梦境篇一

    灼热的阳光晃得人眼生疼,身子在半空中飘荡,有点儿不真实。

    他怎么在这?

    明明自己之前还在庆生来着,是在做梦么?

    还未等傅恒之反应过来,视线便被脚下磅礴大气的皇宫所吸引。

    红墙黄瓦、巍峨雄壮、古树参天。

    下方有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孤于太古二百七十二年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开,今大赦天下,于民同庆。”

    “百官之功,功不可没,士大夫陈贡拜相位,司马结提晋公……”

    声音宏伟内息十足。

    傅恒之疑惑的盾着声音循声望去,十丈高台之上,一男子穿着明黄的衣袍,显然不像是现代该有的装束。

    看着下面乌压压的人,他蹙了蹙眉,这是,在拍戏?还是皇帝登基的戏码?

    刚这么一想,那男子的声音却再一次传来!

    “但,古云,天子犯法与民同罪,官者犯法,亦然!民者,祸之一人,官者,祸之一方,此乃大赦亦不能同!”

    “大将军苍梧,女扮男装,欺上瞒下,乱我朝纲,视为不忠!身为女子,满手血腥,杀人如麻,视为不仁……”

    苍梧?

    傅恒之一愣,这不是子安以前的名字吗?是她作为灵女时的名字吧?

    下方的声音还在继续,“作为灵女,枉顾职责,背弃族人,视为不义!为人子女,不膝下侍奉爹娘,视为不孝!此不忠不仁不义不孝之人,斩!”

    什么?!

    苍梧、灵女、登基……

    想到了什么,飘浮在半空中的身子猛地一震,傅恒之唰地往下看去,视野之中,黑压压的人群中走出了一道纤细的身影。

    红袍、战甲、束发。

    明明是男装的打扮,他却一眼看出了这人是女子。

    那人抬头,双眼之中满是震惊之色,一动不动的与高台之人对视。

    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不同于记忆中的淡然优雅,不似以往细细雕琢、耐人寻味的美,反倒是一眼望去更为惊艳绝伦。

    带着一股张扬的美感,就如同她骨子里的傲气。

    仅仅只是一眼,他便已然确定,这是子安,或者说,这是子安的上一世!

    “今,应百官之求,顺民之意,娲族苍浅,蕙质兰心,温婉淑德,娴雅端庄,实乃天下女子之表率,孤心悦之,特与娲族缔结良缘,以凤位代之,以正天威……”

    他甚至能看见那双眼里寸寸断裂的色彩。

    就如同一颗真心被肆意的扔在地下,随意践踏,心脏骤然一痛!

    “子安……”无声的声音从傅恒之口中唤出。

    下面的人没有丝毫的感觉,望着那高台之人,看着那从身后走出的女子,对着已然密密麻麻包围的自己,利刃之下,她缓缓地低头,嘴角勾勒出一抹自嘲。

    好一个不忠不仁不义不孝之名,斩!

    好一个温婉淑德、娴雅端庄,娶!

    苍梧仰天长笑,笑声震天颤地,“我苍梧一生爱憎分明,不想,识人不清,此因,此果,我担!”

    随着话语,战甲突然炸裂,红袍无风自动,青丝尽落,俨然一副女儿身。

    “子安!”傅恒之心下越发的不安,往日里听自家人儿说过的事,在此时齐齐涌入脑海!

    “子安?别乱来!”

    惊慌的话语仿若来自另一个次元,没有溅起一丝波澜,“你今日登基,苍梧无礼以备,便以这灵女之躯,为你奏上这最后一乐!”

    “不——”

    轰地一声,漫天的爆炸声在大殿之上骤然炸响,石柱倾塌,地面颤抖!

    傅恒之瞳孔狠狠一缩,倒映在眼底的是那活生生的人化成血雾的一幕,鲜血穿透虚无的身体洒在了地上。

    耳边是嘈杂的声音,有无数人穿过自己的身体向外逃窜,地面的三尺深坑,虚无的身体仿若千斤重,直直下沉,脑海中嗡嗡作响。

    天色似乎在变,万里晴空惊雷劈下,转而又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雪落到身上却感觉不到冷,是身体的麻木,眼里的画面,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般一遍遍的回放。

    “子安……”

    “子安……顾子安……”

    这名字不知喊了多久,不知唤了多久,脑海中忽然钻入了另一道声音。

    “天下大雪纷飞,四季倒流,恐天有大乱,恳请娲族出山,以查缘由,以安人心!”

    “恳请娲族出山,以查缘由,以安人心……”

    一道道类似的声音虔诚的传入耳中。

    傅恒之愣愣地转头,撞入眼中的是一个个陌生却自有风骨的面孔,一个个人穿着宽大的白色长袍,极似古代的祭司却仿佛更为神圣、肃穆。

    他们每一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古树,然后齐齐叹息了一声,眼里有着不同寻常的光茫,有惋惜、有责怪……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最为年长的一老者上前,手中的拐杖指向的那颗参天古树的位置,苍老的声音飘散而出,“我娲族灵女苍梧,意念强大,魂魄不散,飘荡世间……”

    傅恒之微微一震,脑海深处曾听过的话语忽然在眼前浮现,“举全族之力、铸造封印、引魂魄陷入远古沉睡……”

    原本早已麻木的身躯在瞬间沸腾了起来,眼如困兽死死的瞪着对面的一行人,不行!

    不可以!

    那是子安,是他捧在手心的挚爱,百年、千年、万年……

    他怎么能,怎么能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封?

    “此乃我族之责,此一事过后,我族将隐入山林,直至下一任灵女的到来。”

    对面的声音还在继续,话落的那一刻,长袍老者们分散而站,忽然抬手,一道道灵力从掌心源源不断的传出,以那棵参天古树为中心,一个古老的阵法在脚下隐隐形成。

    狂风忽然大作,天色黑沉之下,阵法之中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了一个纤细的女子,似散非散,似聚非聚,那眉那眼俨然是苍梧的模样!

    “子安?”傅恒之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子安,你看看我,不要睡!不许睡!”

    许是同为魂体,许是同为虚无,勉强凝聚而出的女子缓缓地抬起头来,那双空洞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人。

    无悲无喜。

    仿佛仅仅只是条件反射,仿佛仅仅只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却让傅恒之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心脏周围的血液在沸腾,越发的升温。

    地面的阵法已然可见雏形,被强硬召唤而来的魂体渐渐变得透明,越发的稀薄。

    傅恒之猛然一惊,伸手想要拉住阵法里的人,却被一股力量排斥而出,心脏在灼烧,疼的仿佛下一刻就要爆体而出。

    不!他不能看着她沉睡,也不许看着她被封印!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但,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那种真实到仿佛死过一次的感觉,经历一次已经够了。

    怎么做?要怎么做?

    傅恒之心下越发的着急,心脏上的灼热却也越发的不能忽略,想到了什么,他猛然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心脏处。

    等等!

    他想起来了!子安曾经说过,女娲石和她已然融为了一体,而女娲石,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眼中一喜,他也顾不上许多,全身的感官骤然调动,精神力高度集中,即便是虚体,但以子安的意思女娲石应该与他如影随形。

    就在阵法将成的那一刻,情急之下,只来得及有半团碧绿的光圈骤然从傅恒之虚体中脱离,猛地卷上了即将消散的人影!

    剧痛骤然传来,那种骨肉被硬生生剥离的感觉,天旋地转,在他闭上眼的那一刻,有一缕白色的光晕从头顶掠过。

    同一时刻,阵法隐入,当前的老者突然抬头,皱了皱眉,低声呢喃,“奇怪,少了一魂一魄。”

    应要求,这几天会更新一下新番外,后期不定。

    顺便推荐一下微微新文:

    《军妻难训:重生天才卦女》

    驰骋商场,她是金融界第一人。

    阴阳五行,她五岁便有鬼才之称。

    当商业帝国将成,临门一脚,亲情却化为利刃而来。

    熊熊大火,浴火重生。

    再度睁眼,她竟成了被火灾毁容的学渣太妹?

    老天既然让她重活一次,大鹏展翅只恨天低!

    从此,半张面具掩下倾城之颜。

    从此,玩味浅笑间断人生死!

    叱咤风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