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第554章 大结局

2020-09-16 作者: 狐狸小姝
  第554章 大结局

  “九歌,若是我不呢?”楚墨箫的心里发堵,又不甘心。

  他好不容易才困住楚墨笙,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能除掉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不想就这样错过了。

  夏九歌握着柳叶刀的手微微用力。

  其实她也不想如此。

  卫霖也看了过来,一脸矛盾。

  他也很急:“四王妃,你不要伤到殿下,我们停手。”

  他不想楚墨箫有事。

  “不许停!”楚墨箫却沉声喊了一句:“杀了他们!”

  他也在堵,堵夜夏九歌不会杀了自己。

  楚墨笙也在坚持着,不过他背着楚墨凉,对上卫霖,要冲出来,有些艰难。

  看到夏九歌也来了,更急了,出手更狠辣了几分。

  他不想夏九歌有事。

  “楚墨箫!”夏九歌冷冷说着:“你一定要将墨笙逼上绝路吗?”

  “我不逼他上绝路,他就会逼我的。”楚墨箫抬眸,有些贪婪的看着夏九歌,眼底是深深的眷恋。

  他在意夏九歌,不过,他更在意这皇位。

  从小到大,他只觉得那把龙椅是他的,谁也不能抢。

  现在,他的身份却影响到了他的地位,他当然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他还要留住夏九歌在身边。

  楚墨笙不死,他如何能做到?

  所以,他才执着的要弄死楚墨笙。

  即使眼下,夏九歌的匕首横在他的脖子上,他也要堵一把。

  只要堵赢了,他就能拥有一切。

  “他不会的。”夏九歌幽幽的说着,脸色有些苍白:“他对皇位根本没有兴趣。”

  “是没有兴趣,可他会允许一个外姓人坐上皇位吗?”楚墨箫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世问题,才会耿耿于怀,才会动手的。

  “不,你错了,你是皇室的人,我去找过佩芸了,她说,你不是……解柔的儿子,而是前皇后的孩子,与蓝……奕辰是双生兄弟,你是真正的皇室嫡子!”夏九歌低声说着:“只要你不再针对墨笙和二哥,我定不会动你,你让你的人停下手来。”

  听到这话,楚墨箫也懵了。

  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不可思议的看向夏九歌:“这是……真的吗?”

  “自然是!”夏九歌很认真的点头。

  握着柳叶刀的手微微用力。

  眼底也带着一抹光芒。

  也让楚墨箫愣了一下。

  这时前方却有人大声的颤抖的喊道:“有敌军攻城了!”

  “敌军……”楚墨箫僵了一下,面色阴寒:“九歌,是你带了老四的兵过来吗?”

  夏九歌也愣住了。

  抬眸看过去,的确有大批的将士一路举剑冲杀了过来。

  能杀到这里,说明城门已经被攻破。

  心下一紧:“不,不是……”

  正在打斗的楚墨笙和卫霖也都停了动作。

  “怎么回事!”卫霖急了:“你真的要夺这天下?”

  楚墨笙白了他一眼,又看向人群中,肖策正不顾一切的冲进来,浑身是血,看来伤的不轻。

  “都住手!”楚墨笙大声喝道。

  一边抬手摘下了肩膀上的箭羽,不顾疼痛的折断了。

  弓箭手都顿在那里,被楚墨笙给震慑住了。

  “爷!是凌远,凌远带造反了!”肖策大声喊道:“他带了大洛皇朝的余孽攻进来了!”

  这话一出,众人都有些反映不过来。

  大洛皇朝早就被灭了。

  不过,不等他们反映过来,大军已经杀了过来。

  大批的侍卫死在了对方的剑下。

  夏九歌也看到了凌远,她的好师傅,竟然还着容修来了。

  没错,是容修。

  他还是出了寨子。

  更是趁着楚墨笙和楚墨箫互相残杀的时候,攻了进来。

  “卫霖,指挥御林军杀出去。”楚墨箫身形颤抖,咬牙切齿的说着。

  的确,大敌当前,不能再自相残杀了。

  其实他就算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一样想杀了楚墨笙的,那样就能永无后患,就能得到夏九歌。

  不过眼下,得先将凌远一行人解决掉。

  “九歌。”弓箭手对向了凌远一行人,楚墨笙背着楚墨凉,迅速赶到了夏九歌面前:“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他也很意外。

  不过他第一个要做的事,就是要保护夏九歌。

  夏九歌收了手中的柳叶刀,用力点头。

  “老四,这里……这里怎么办?”楚墨箫急了,忙开口说道。

  楚墨笙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饱含了太多。

  却没有接话。

  卫霖已经带着御林军反击,却是对方人多势众,情势一面倒。

  肖策已经来到楚墨笙面前:“爷,咳……肖影和可韵郡主,肖影没了!”

  一边说肖策脸上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混着脸上的血,让人心都颤抖了。

  夏九歌大惊:“怎么会这样……”

  然后看着肖策:“是凌远干的吗?”

  “是他带回来的容修!”肖策咬牙切齿:“我一定要杀了他们,给肖影报仇雪恨!”

  “容修,该死!”夏九歌也是浑身颤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喊道:“我要杀了他!”

  恨意在心底不断的涌动着。

  可韵还是一个孩子,他们竟然如此残忍。

  将一个孩子杀了。

  “肖策,你先出城,传本王的命令,带十万大军将他们灭了。”楚墨笙也觉得胸口一阵气血翻涌。

  虽然他生气的时候,想过放弃肖影。

  可他不允许任何人动他的人。

  容修该死,必须得死!

  “这城里全是他们的人!城门全部被攻下了。”肖策有些绝望的说道。

  他一个七尺男儿,此时却满脸泪水。

  无比悲凉。

  他那么在意肖影,他们明明已经说好,白头偕老的。

  可现在,她却带可韵离开了,他如何能独活?

  “三哥呢?”这时楚墨凉有些艰难的开口。

  他们这些人都被困在里面,只有楚墨凉在外面。

  肖策摇头:“三王爷,苏青和苏妙他们都在容修手里。”

  毕竟有凌远从中周旋。

  容修早就无声无息的将人布置好了。

  早些日子,凌远就布控好了一切。

  只等这一天了。

  “好,好的狠!”夏九歌咬牙切齿。

  他们太被动了。

  眼下只能不顾一切的冲杀出去。

  对方的大军也很勇猛。

  楚墨箫的御林军根本不是对手。

  “我们先杀出去。”楚墨笙大声喝道。

  不过楚墨笙已经受了伤,情况堪忧。

  “杀了那个女人!”这时容修指挥着众人,大声喊道,一边指着夏九歌。

  容修是恨透了夏九歌,一心要将她碎尸万段。

  杀之后快。

  一众人快速围了过来。

  楚墨箫却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夏九歌:“九歌,小心!”

  下一秒,一支后劲儿极强的箭矢刺进了楚墨箫的后心。

  若不是他抱住了夏九歌,这支就会刺进夏九歌的心口了。

  “太,太子殿下!”夏九歌的声音颤抖着,整个人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一张小脸,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

  “皇兄!”楚墨笙也惊在当地,他也没想到那么贪生怕死的一个人,会为夏九歌去挡箭。

  这楚墨箫,的确是在意夏九歌的。

  是深爱着的吧。

  不然,怎么会舍得自己的命。

  也让卫霖震撼不已,手里的刀又放倒了几个敌人,然后大喊一声:“殿下!”

  冲了过来。

  卫霖扶住了倒下去的楚墨箫,双手颤抖,双唇都是颤抖的。

  “九歌,我真的爱你!是真的!”楚墨箫的嘴角带了一抹笑意,似乎是满足的,也是解脱的。

  眼角有泪水滴落下来。

  夏九歌整个人僵在那里,泪水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的攥住了,痛,痛的无法呼吸。

  她的确没想到,楚墨箫会为了她而死。

  “九歌,若是我不呢?”楚墨箫的心里发堵,又不甘心。

  他好不容易才困住楚墨笙,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能除掉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不想就这样错过了。

  夏九歌握着柳叶刀的手微微用力。

  其实她也不想如此。

  卫霖也看了过来,一脸矛盾。

  他也很急:“四王妃,你不要伤到殿下,我们停手。”

  他不想楚墨箫有事。

  “不许停!”楚墨箫却沉声喊了一句:“杀了他们!”

  他也在堵,堵夜夏九歌不会杀了自己。

  楚墨笙也在坚持着,不过他背着楚墨凉,对上卫霖,要冲出来,有些艰难。

  看到夏九歌也来了,更急了,出手更狠辣了几分。

  他不想夏九歌有事。

  “楚墨箫!”夏九歌冷冷说着:“你一定要将墨笙逼上绝路吗?”

  “我不逼他上绝路,他就会逼我的。”楚墨箫抬眸,有些贪婪的看着夏九歌,眼底是深深的眷恋。

  他在意夏九歌,不过,他更在意这皇位。

  从小到大,他只觉得那把龙椅是他的,谁也不能抢。

  现在,他的身份却影响到了他的地位,他当然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他还要留住夏九歌在身边。

  楚墨笙不死,他如何能做到?

  所以,他才执着的要弄死楚墨笙。

  即使眼下,夏九歌的匕首横在他的脖子上,他也要堵一把。

  只要堵赢了,他就能拥有一切。

  “他不会的。”夏九歌幽幽的说着,脸色有些苍白:“他对皇位根本没有兴趣。”

  “是没有兴趣,可他会允许一个外姓人坐上皇位吗?”楚墨箫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世问题,才会耿耿于怀,才会动手的。

  “不,你错了,你是皇室的人,我去找过佩芸了,她说,你不是……解柔的儿子,而是前皇后的孩子,与蓝……奕辰是双生兄弟,你是真正的皇室嫡子!”夏九歌低声说着:“只要你不再针对墨笙和二哥,我定不会动你,你让你的人停下手来。”

  听到这话,楚墨箫也懵了。

  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不可思议的看向夏九歌:“这是……真的吗?”

  “自然是!”夏九歌很认真的点头。

  握着柳叶刀的手微微用力。

  眼底也带着一抹光芒。

  也让楚墨箫愣了一下。

  这时前方却有人大声的颤抖的喊道:“有敌军攻城了!”

  “敌军……”楚墨箫僵了一下,面色阴寒:“九歌,是你带了老四的兵过来吗?”

  夏九歌也愣住了。

  抬眸看过去,的确有大批的将士一路举剑冲杀了过来。

  能杀到这里,说明城门已经被攻破。

  心下一紧:“不,不是……”

  正在打斗的楚墨笙和卫霖也都停了动作。

  “怎么回事!”卫霖急了:“你真的要夺这天下?”

  楚墨笙白了他一眼,又看向人群中,肖策正不顾一切的冲进来,浑身是血,看来伤的不轻。

  “都住手!”楚墨笙大声喝道。

  一边抬手摘下了肩膀上的箭羽,不顾疼痛的折断了。

  弓箭手都顿在那里,被楚墨笙给震慑住了。

  “爷!是凌远,凌远带造反了!”肖策大声喊道:“他带了大洛皇朝的余孽攻进来了!”

  这话一出,众人都有些反映不过来。

  大洛皇朝早就被灭了。

  不过,不等他们反映过来,大军已经杀了过来。

  大批的侍卫死在了对方的剑下。

  夏九歌也看到了凌远,她的好师傅,竟然还着容修来了。

  没错,是容修。

  他还是出了寨子。

  更是趁着楚墨笙和楚墨箫互相残杀的时候,攻了进来。

  “卫霖,指挥御林军杀出去。”楚墨箫身形颤抖,咬牙切齿的说着。

  的确,大敌当前,不能再自相残杀了。

  其实他就算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一样想杀了楚墨笙的,那样就能永无后患,就能得到夏九歌。

  不过眼下,得先将凌远一行人解决掉。

  “九歌。”弓箭手对向了凌远一行人,楚墨笙背着楚墨凉,迅速赶到了夏九歌面前:“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他也很意外。

  不过他第一个要做的事,就是要保护夏九歌。

  夏九歌收了手中的柳叶刀,用力点头。

  “老四,这里……这里怎么办?”楚墨箫急了,忙开口说道。

  楚墨笙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饱含了太多。

  却没有接话。

  卫霖已经带着御林军反击,却是对方人多势众,情势一面倒。

  肖策已经来到楚墨笙面前:“爷,咳……肖影和可韵郡主,肖影没了!”

  一边说肖策脸上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混着脸上的血,让人心都颤抖了。

  夏九歌大惊:“怎么会这样……”

  然后看着肖策:“是凌远干的吗?”

  “是他带回来的容修!”肖策咬牙切齿:“我一定要杀了他们,给肖影报仇雪恨!”

  “容修,该死!”夏九歌也是浑身颤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喊道:“我要杀了他!”

  恨意在心底不断的涌动着。

  可韵还是一个孩子,他们竟然如此残忍。

  将一个孩子杀了。

  “肖策,你先出城,传本王的命令,带十万大军将他们灭了。”楚墨笙也觉得胸口一阵气血翻涌。

  虽然他生气的时候,想过放弃肖影。

  可他不允许任何人动他的人。

  容修该死,必须得死!

  “这城里全是他们的人!城门全部被攻下了。”肖策有些绝望的说道。

  他一个七尺男儿,此时却满脸泪水。

  无比悲凉。

  他那么在意肖影,他们明明已经说好,白头偕老的。

  可现在,她却带可韵离开了,他如何能独活?

  “三哥呢?”这时楚墨凉有些艰难的开口。

  他们这些人都被困在里面,只有楚墨凉在外面。

  肖策摇头:“三王爷,苏青和苏妙他们都在容修手里。”

  毕竟有凌远从中周旋。

  容修早就无声无息的将人布置好了。

  早些日子,凌远就布控好了一切。

  只等这一天了。

  “好,好的狠!”夏九歌咬牙切齿。

  他们太被动了。

  眼下只能不顾一切的冲杀出去。

  对方的大军也很勇猛。

  楚墨箫的御林军根本不是对手。

  “我们先杀出去。”楚墨笙大声喝道。

  不过楚墨笙已经受了伤,情况堪忧。

  “杀了那个女人!”这时容修指挥着众人,大声喊道,一边指着夏九歌。

  容修是恨透了夏九歌,一心要将她碎尸万段。

  杀之后快。

  一众人快速围了过来。

  楚墨箫却突然从身后抱住了夏九歌:“九歌,小心!”

  下一秒,一支后劲儿极强的箭矢刺进了楚墨箫的后心。

  若不是他抱住了夏九歌,这支就会刺进夏九歌的心口了。

  “太,太子殿下!”夏九歌的声音颤抖着,整个人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一张小脸,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

  “皇兄!”楚墨笙也惊在当地,他也没想到那么贪生怕死的一个人,会为夏九歌去挡箭。

  这楚墨箫,的确是在意夏九歌的。

  是深爱着的吧。

  不然,怎么会舍得自己的命。

  也让卫霖震撼不已,手里的刀又放倒了几个敌人,然后大喊一声:“殿下!”

  冲了过来。

  卫霖扶住了倒下去的楚墨箫,双手颤抖,双唇都是颤抖的。

  “九歌,你一定要活着离开,一定要好好活着!”楚墨箫的嘴角带了一抹笑意,似乎是满足的,也是解脱的:“其实,若不是因为情蛊,我定不会爱上沈兰的!”

  眼角有泪水滴落下来。

  夏九歌整个人僵在那里,泪水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她的心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的攥住了,痛,痛的无法呼吸。

  她的确没想到,楚墨箫会为了她而死。

  他的确是在意她的。

  一直以来,都在纵容她。

  “大哥!”楚墨笙终是喊了一声,脸色变了几变。

  他的心里也是震撼不已。

  整个人僵在那里。

  “你们快走,快!”楚墨箫抬手推了夏九歌和卫霖一下,然后对卫霖说道:“我走了,多谢你一直不离不弃,,替我,照顾好九歌。”

  一边说着话,一边大口的吐着血。

  “太子殿下!”卫霖一脸的不忍。

  虽然楚墨箫不是什么好主子,可却救过他的命啊。

  他卫霖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仗义。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你就把九歌当作是我一样护好。”楚墨箫又低低说了一句。

  然后缓缓闭了眸子。

  其实他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即使他是皇室中人,也已经走到这一步。

  是他自己作死。

  而且敌军来势汹汹。

  真的很难抵挡。

  “九歌,我们走!”楚墨笙又深深看了一眼楚墨箫,拉着她就向外走。

  这时凌远正拦着容修:“容修,你说话不算话,你答应过不会伤了九歌。”

  “大哥,你怎么和容止一样傻,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你如此算计她,她会原谅你吗?只要有机会,她定会

  给你一刀的。”

  容修只想弄死夏九歌。

  谁劝也不会听的。

  气得凌远面色染了寒霜一般,狠狠瞪着容修。

  却又没有办法。

  容修的大军真的很凶悍。

  现在大楚根本无力还手。

  更何况,有他凌远里应外合,整个皇城都已经拿下了。

  很快,这大楚皇朝就是容修的。

  不过凌远不想夏九歌有事,他舍不得这个徒儿。

  只能瞪了一眼容修,气哼哼的转身:“我不会让你动九歌的。”

  他要去保护夏九歌。

  “来人,把凌先生拿下。”容修大声喝道。

  都是用香的,他怕凌远为了保护夏九歌对付自己的人。

  而且他们之前也较量过,凌远的调香术远在他容修之上。

  这也让他有些忌惮。

  有人上前,拦住了凌远。

  凌远随手一扬,那两个人就倒地不起了。

  直接丧命。

  因为凌远知道,不能手软。

  他怕再耽搁下去,夏九歌就会有危险了。

  楚墨笙背着楚墨凉,卫霖护着夏九歌,一路向外冲出去。

  肖策已经先一步离开了。

  夏九歌将一直都放在她身上的楚墨笙的玉印交给肖策,让他去调兵了。

  不过,对方人多,而且善用毒,楚墨箫带来的御林军已经死的七七八八。

  也只有楚墨笙几个人还在拼命抵抗着,不断的向外冲杀着。

  “九歌!”这时凌远赶了过来,一脸焦急:“我来挡住他们!”

  不过他不想助楚墨笙离开。

  一时间有些矛盾。

  看了一眼凌远,夏九歌眸色极深,带了几分恼意。

  她现在恨透了凌远。

  亏她那么信任他。

  先是联合楚墨箫,现在又引来了容修。

  凌远护在夏九歌的身前,与容修的人动起手来。

  他的武功不高,也是险像环生。

  好在他是容修的大哥,这些人不敢痛下杀手。

  夏九歌看着凌远,眸色有些深,也没有闲着,走在卫霖后面,偶尔飞出一把柳叶刀,将对方的人解决掉。

  杀一个是一个。

  这容修的野心太大了,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不过对方实在是人太多,即使有凌远助阵,他们一时半刻也无法冲出去。

  十分狼狈。

  此时夏九歌也受了伤,肩膀上一道长长的血口子,不断的滴着血。

  楚墨笙护着楚墨凉,也中了剑。

  “老四,你放开我,带着四弟妹离开。”楚墨凉十分虚弱的说着,一边去推楚墨笙。

  楚墨箫已经死了,楚墨笙心底升腾着无尽的杀意,此时有些恼火:“闭嘴,要死一起死,要走一起走。”

  他也是豁出去了。

  今天,不死不休。

  夏九歌也杀红了眼,看着四面八方的敌军不断的涌过来,眸底通红一片。

  “凌先生,杀了夏九歌,你就是大功臣!”这时葛斐儿在人群中大声喊道。

  她最恨的人就是夏九歌和楚墨笙。

  今天终于能杀了他们泄愤。

  可没想到,凌远会拦着。

  看到葛斐儿,夏九歌恨恨磨牙。

  她险些忘记这个女人了,真是该死。

  见凌远不搭理自己,葛斐儿又改变了策略:“如果你真不舍得你的小徒儿,这样,你杀了楚墨笙,也是大功一件,到时候,让容修作主,把你的小徒儿许配给你。”

  葛斐儿也知道,凌远在意夏九歌,让他杀人不太可能。

  那么杀了楚墨笙总该是可以的。

  “凌远,你不是喜欢你的小徒儿吗?你不杀了楚墨笙,如何能将她留在身边!”容修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现在只要杀了楚墨笙,他们就等于永无后患的拿下大楚了。

  至于杀夏九歌,不急。

  只要落到他的手里,早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凌远的眸色闪了一下。

  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楚墨笙。

  的确,楚墨笙得死。

  必须死。

  “凌远,你敢!”夏九歌也急了,大喊一声。

  一边不顾一切的站到了楚墨笙面前。

  凌远眯了眸子,握紧手中的剑:“九歌,他必须得死!不然,我保不住你。”

  说着指尖动了动,一些药粉在空中扬起。

  人已经站到了夏九歌面前:“九歌,你让开。”

  “凌远!”夏九歌低声喊道:“你若是动他,我恨你一辈子。”

  她也绝望了。

  他们的确是很难冲出去了。

  怕是要一起死在这里了。

  不过她根本不怕,与楚墨笙死在一起,她不怕。

  “九歌,我让你活着,即使你恨我,我也不在意。”凌远也看得出来,他们冲不出去。

  即使他手上的香再厉害,也敌不过大军。

  眼下,他也没有退路了。

  一边说着,凌远的剑就对上了夏九歌身后的楚墨笙。

  只是剑刚刚举起来,他就僵在了那里。

  痛意让他有些反映不过来,低头看向腹部。

  夏九歌还握着匕首的一端,匕首已经没进了凌九的腹部,血不断的喷涌出来。

  此时夏九歌的手上身上全是血,全是凌远的血。

  “我们师徒一场,我本不想,可你不该动墨笙。”夏九歌也有些不忍,眼角有泪水。

  她也不想走到这一步。

  虽然她觉得他们一行人必死无疑了,可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不让任何人伤到楚墨笙。

  “九歌……”凌远低声说着,嘴角有血溢出来。

  夏九歌低低说了一句:“师傅,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将刀拔了出来。

  让凌远更痛了几分。

  身形不稳,倒了下去。

  容修从高处看着,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大哥!”

  凌远是他和容止的大哥。

  他们这些年不见,好不容易兄弟见面了,今天凌远就死在了他的面前。

  他当然无法接受。

  瞬间就红了眼睛:“夏九歌,你该死!你该死!”

  不顾一切的冲杀过来。

  不过他不等冲出多远,却有人拦住了他:“大哥!”

  “容止!”容修恨意极深,咬着牙,瞪着容止:“让开!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你的好徒儿杀了大哥,杀了大哥!”

  容止的面上也全是悲痛。

  他也不想看到凌远出事。

  可眼下的一切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葛斐儿却瞪着身侧的属下:“他怎么出来了?不是锁在房间里吗?”

  他们就怕容止会坏了大事,才没带着他一起来。

  更是将他绑了,锁在房间里,更是派人把守着。

  可人还是跑了过来。

  一时间也有些急了:“快,去,拦下他!”

  不能让他坏了大事。

  这大楚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只要解决掉夏九歌和楚墨笙,就永无后患了。

  至于大秦和沧溟皇朝,要收复更容易,不费吹灰之力。

  容修这支大军可是勇猛无敌的。

  统一这天下,指日可待。

  这时有人去抓容止。

  容止却抓着容修不肯放手:“大哥,这大楚已经是你的了,你不要动九歌,我求你了。”

  “没用!”容修气的不轻:“那女人有什么好?她何时把你这个师傅放在心上过?大哥也是她的师傅,可你看到没有,她杀了他,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这时容止的手也在颤抖。

  他也不能接受凌远的死。

  可他不想让夏九歌有事。

  “容止放手!”容修抬手握住了凌止的手,十分用力,几乎掐断他的手腕。

  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杀了夏九歌。

  “我不放!”容止却一脸的坚持。

  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他的眼底满是坚持。

  “找死!”容修气的发狂。

  “大哥,不如杀了我!”容止无视他的怒意。

  让容修一下子没了脾气。

  气的冲天大吼。

  看着二人如此,葛斐儿也急了,狠狠拧眉。

  “爷,不好了!”这时有一个士兵匆匆赶来:“有大军围了过来,几个城门全部失守了。”

  这出太快了。

  容修张了张嘴,一时间有些懵。

  对方的人都被他控制住了,谁去找的援军?

  他是派人去杀肖影肖策了,甚至连可韵也没放过。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肖策中了极重的伤,却坚持着调来大军。

  肖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临死前,他要给肖影和可韵报仇。

  一定要报仇。

  此时肖策已经没了气息,不过他没什么遗憾了。

  大军一到,定能将容修一行人撕碎。

  “快,杀了他们!”葛斐儿也急了,大声喊道。

  容止也顿了一下,不过这些他并不关心,他只在意夏九歌。

  不过眼下这情况对夏九歌十分不利。

  狗急跳墙的容修一定不会放过夏九歌的。

  “抓活的!”容修也喊道。

  捉了楚墨笙在手里,就能威胁他的大军撤退了。

  将士们也急,不断的将包围圈缩小。

  不多时,虽然死了几十个人,终是将夏九歌和楚墨笙,卫霖几个人给拿下来了。

  “哼!贱女人!”看着被押过来的夏九歌,葛斐儿咬牙切齿的说着,一边冲了过去,手里的鞭子就抽了过去。

  只是不等鞭子落在夏九歌身上,她的身形就被容止给踢了开去。

  容止不能允许任何人伤害夏九歌。

  他对夏九歌有一种执着。

  是夏九歌给了他精神慰藉。

  “你……”葛斐儿瞪着容止,气的咬牙切齿:“容止,你疯了。”

  这时容止已经冲到了夏九歌面前,却被几个侍卫给拦住了。

  是容修下令,不能让容止上前。

  此时容修也很气恼。

  他甚至想杀了容止,可又杀不得。

  葛斐儿是能解蛊,可他们一直都在寨子里,根本无法解。

  容修一直都在等着夺了这天下,再让葛斐儿回苗疆的,那样就能解开他与容止之间的蛊了。

  不必生死相依。

  这些年来,他也觉得够了。

  他与这个双生弟弟真的是一点都合不来。

  早就起了杀心。

  容止的确快疯了,此时被拦住,一脸焦急的看着夏九歌,看着她身上脸上的血,心疼不已:“九歌,你不要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绝对不会!

  “楚墨笙,让你的人退下。”这时容修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剑就横在了夏九歌脖子上:“否则,我就杀了她!”

  楚墨笙狠狠瞪着容修,周身带着让人惧怕的冷意。

  不过此时的他,是虎落平阳,再强横也发挥不了。

  只能恨恨咬牙。

  “墨笙,不要,怎么样都死!”夏九歌却低声说着:“不如大家一起死。”

  她说话的时候,也是恶狠狠的瞪着容修。

  “找死!”容修握剑的手用力,划破了夏九歌的脖子。

  白晰的脖颈上,有血滴落下来。

  “大哥,你住手!”容止急了,大声喊道:“你放下剑,否则我就死在你面前。”

  “你敢!”容修大喝一声,瞪着周身的人:“你们都是废物吗?扣住他。”

  有人扣住了容止,不让他上前,也不让他有自杀的机会。

  然后容修的剑动了一下,一剑刺进了夏九歌的肩膀上,直接惯穿过去:“楚墨笙,让你的人退下!”

  夏九歌痛的惨叫一声。

  也让容止大喝一声:“容修!你该死。”

  楚墨笙更是红着眼珠子:“容修,你冲着本王来!”

  他的全身都在颤抖着。

  几乎气到发狂。

  卫霖不断的挣扎着,怒意升腾。

  根本挣脱不开。

  容修冷笑着,他知道楚墨笙的大军多么强悍,也有些怕了。

  此时又不顾一切的拔了剑出来,又刺在夏九歌肩膀上原来的伤口处……

  痛得夏九歌整个人瑟瑟发抖,甚至痛到无法发出声音来。

  看着这一幕,容止的心也被捅了一剑一般,痛不欲生。

  他没有再挣扎,而是深深看了一眼夏九歌,下一秒,嘴角滴下黑色血液,脸上却带着笑意。

  就那样笑着看向夏九歌。

  他也只能帮她这一次了。

  “爷……”几个将士也懵了。

  他们明明扶着容止,不让他乱动,他就那样死了。

  毒发身亡。

  还握着剑的容修突然身形抽搐了一下,手中的剑掉落在地。

  不可思议回头看向容止:“容止,你……”

  话没说完,吐出一口血来。

  直接断气身亡了。

  还在焦急等着的葛斐儿也突然从马背上折了下来,一命呜呼了。

  却死的不甘心。

  双眼圆睁。

  容修和葛斐儿都死了,外面大军攻了过来,容修的那些大军都四下散了,不顾一切的去逃命。

  “师傅!”夏九歌大喊了一声,冲到了容止面前,不顾疼痛,将他扶了起来:“师傅,你怎么这么傻!”

  泪水不断的滴落下来。

  落在了容止的脸上。

  他们好不容易见面,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九歌!”楚墨笙也深吸了一口气。

  就那样看着容止。

  容止的确是最好的师傅,为了自己的徒儿,宁愿不要自己的命。

  夜,极深。

  却亮如白昼。

  楚墨笙的人正在清理现场。

  这一次真的是损失惨重。

  清理了这边的一切,楚墨笙便带人进宫去清理余孽了。

  看到了楚玉衡的尸体,死的很惨,万箭穿心。

  楚墨凉也是一脸的悲痛。

  不过眼下不是悲痛的时候,必须得将这皇城清理干净。

  秦绾也死在了寝宫里,她中了情蛊,楚墨箫一死,她定是活不了。

  直到第三天,皇城才清理干净。

  苏妙和东方俊也受了伤,好在都活着。

  苏清和楚佩芸也好好的,容修是想要苏家和东方山庄的财力,才留了几个人的性命。

  清醒过来的卓清珠听说凌远已经不在了,直接自杀。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凌远,如今凌远不在了,她活着也没有意义了。

  不过她给夏九歌留了一封信,求夏九歌将她和凌远葬在一起。

  生不能在一起,那么就死在一起吧。

  看着手中的信,夏九歌的心口依然生疼。

  她的伤口包扎过了,此时宫女太监围着,小心翼翼的侍候着。

  这几日来,她总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身边的人一下子就都不在了,她无法接受。

  卫霖始终在暗处护着她,就像之前护着楚墨箫一样。

  “好吧,我会帮你的。”看完了信,夏九歌低低叹息一声。

  捏着信纸的指尖微微泛白,可见多么用力。

  她的脸色始终是惨白惨白的。

  缓不过情绪来。

  楚墨笙是想带着夏九歌远走高飞的,可眼下的大楚千疮百孔,他不能不管。

  所以,他很忙,忙着肃清朝堂,忙着登基为帝,忙着重整大楚。

  夏九歌吩咐身边的人,将肖策和肖影葬在了一处,将楚墨箫和可韵郡主葬在了皇陵。

  楚墨邪也回来了,那日肖策已经无力支撑,是楚墨邪助了他。

  不过,他对这天下江山早已经没了兴趣。

  他心中的执念已经除去了。

  楚墨凉请旨继续修渠,他要将这项工程完成。

  楚墨笙没有拦着。

  楚墨笙登基那日直接就册封了夏九歌为后,更是当着众臣的面发誓,后宫只有皇后,不会纳一妃一妾。

  官员们不能接受,楚墨笙却强硬的下了旨意。

  他们都知道楚墨笙的狠辣,无人敢反对。

  倒是省了日后这些人谏言。

  那样才会烦不胜烦。

  “师傅,佩芸要生了,太医说有危险,请师傅……去看看佩芸。”这日夏九歌正在帮着楚墨笙看国库的帐,苏清匆匆赶了过来。

  夏九歌忙放下了手中的帐本,与苏清离开了。

  这些日子,楚佩芸与苏清的关系倒是缓和了许多。

  更是说着等孩子生下来,就去苗疆找人解蛊。

  苏清却反对了。

  他觉得这样也挺好。

  苏妙是与楚佩芸同一天生产的。

  夏九歌刚从苏府出来,就被接去了东方府。

  “姐姐,你的肚子怎么还没有动静啊!”苏妙低声说着,有些焦急,一边看着夏九歌怀里的小家伙。

  这时楚墨笙却冲到了院子里,被东方俊拦下了:“陛下,你不能进去。”

  “哼!”楚墨笙却瞪了一眼东方俊:“太医院那么多太医,请过来就是了,让朕的皇后辛苦跑过来,真是该死!”

  他有些急,更是一脸的担心。

  东方俊忙开口:“请陛下恕罪,妙妙……的孩子横位,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

  楚墨笙白了他一眼:“要是皇后累坏了,影响腹中的胎儿,朕拿你们是问!”

  听到这话,东方俊有些缓不过情绪来。

  府门处,蓝世宇和刑凤珠了也是匆匆赶来。

  “我的徒孙生出来了吗?”刑凤珠有些焦急的说着,一边吩咐下人安顿马车。

  一边与蓝世宇快步向院子里走去。

  他们一进院子,就听到了楚墨笙的话。

  “九歌也有身孕了!”蓝世宇一脸的笑意:“蓝家有后了。”

  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

  房间里苏妙也一脸的笑意:“姐姐你有身孕了,不能累着,快坐下来。”

  一边吩咐奶娘去接过夏九歌怀里的孩子。

  “没事的,已经四个月了。”夏九歌的眼角眉稍都是笑意,一脸的满足。

  “姐姐,你也真不够意思,都四个月了,都不透露一下,害得我们……都以为皇上不行呢,前些日子,大哥还说去寻些药!”苏妙一脸的哀怨。

  楚墨笙的俊脸有些扭曲:“看来苏清最近太清闲了,佩芸也生了,他可以下江山去处理那边的事情了……”

  这位大魔王,不能得罪啊。

  只是说他不行,这的确是罪过。

  这位皇帝大人不仅霸道,还冷血无情,朝堂之人,他说一,没人敢说二。

  连大秦和沧溟都惧怕不已。

  之前两国都蠢蠢欲动,这一次,都偃旗息鼓了。

  夏九歌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养胎,楚墨笙是寸步不离,一下早朝就匆匆赶来凤仪殿,将下人都潜退,他亲手侍候夏九歌。

  “听苏清说,你这是双胎,辛苦爱妃了!”楚墨笙的脸上是满足的幸福的笑容。

  轻轻抬手搂着夏九歌的肩膀。

  “嗯,是双胎。”夏九歌也点了点头:“这下好了,我又多两个徒儿了。”

  楚墨笙眯了眸子:“也好,从小培养,一定医术不凡。”

  他倒是完全不反对。

  接下来的话,却让夏九歌差点吐血。

  “你要是嫌徒儿不够,咱们就多生几个,当然,看孩子们自己的意思!”楚墨笙搂着她的肩膀,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愿意学医的就跟着你学医,不愿意的,就跟着朕治理天下!”

  “两个就够了,一个学医,一个治理天下。”夏九歌直接反对。

  “那怎么够,远远不够!”楚墨笙却一脸坚持:“放心,朕会很努力的!你说这太子将来没个助力怎么行。”

  “还有二哥三哥相助呢。”夏九歌挑眉。

  “若是这两胎都是公主呢,不是还得努力一个太子!”楚墨笙不肯:“而且苏妙和苏清都想与你定娃娃亲呢。”

  “不同意!”夏九歌摆手:“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争取,我们不要插手。”

  “好,这件事听你的,生娃的问题听我的!”楚墨笙一副从善如流的样子,抬手握了夏九歌的手,一脸的笑意。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