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魂

2202.第2202章 赠鼎

    第2202章 赠鼎

    事实上修炼到了不灭十阶,鸿蒙神树已经隐隐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是什么。

    所以他向孩子一样向楚云炫耀,说他能结出八品仙丹仙器了,稍微耗费一些力气,也能结出九品级别的仙丹仙器了。

    冥冥之中,好似有一种无法摆脱的使命施加在他的身上,让他惶恐,让他不知所措。

    他后悔了。

    如果早知道自己的使命就是成为一根破柱子,自己凭什么去努力把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不灭十阶,凭什么要往永恒的境界踏入?

    他只想平平凡凡的做个人,好好的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他幻想过自己怎么去过自己的普通生活。

    他就向整个仙界的生灵宣布,自己就是鸿蒙神树,他可以化作人形,也可以顶着自己的本体到处跑,去各大门派的道场上晃悠,变成自己的本体去晃悠。

    他要把这些年的压抑全部发泄出来。

    可是,这所有的想法还没有开始付诸于行动呢,自己怎么就要成为一根破柱子了?

    他忘不了以前支撑着整个仙界的日子,那时候他虽然浑浑噩噩,但是那种如柱子一样的生活,却让他觉得枯燥。

    他偶尔会清醒,每当他清醒的时候,他总会让其他的生灵盘踞在自己的树荫之下,给自己讲述着故事。

    他知道自己的使命,知道自己不能移动,更是无法彻底化形,所以他羡慕其他生灵多姿多彩的生活。

    所以,在其他的生灵盘踞在自己的树荫之下为自己讲述故事的时候,他总会给与他们回报。

    他其实认识那一直称呼他为‘老朋友’的虚空生物。

    那位虚空生物,曾经也盘踞在他的树荫之下,为他讲述着混沌世界之中的种种见闻。

    即使他能透过自己的枝叶,捕捉到发生在混沌世界之中的所有事物的变化,但他依旧希望有人在自己的树荫之下,以言语的方式,讲述着不同的生活经历。

    后来,开天辟地之后,他被天帝给斩断了,并且被炼制成了一件兵器,终日里替天帝作战,斩杀敌人。

    在岁月的洗礼之下,他渐渐诞生出了完整的意识,他从自己的本体之中逃脱出来,却被人发现。

    他在虚空之中穿梭了许久的岁月,才躲避了那仙帝十阶生灵的追杀。

    在那时候,他遇到了楚云,拥有双魂的楚云,是他理想之中最为完美的寄身之所。

    他扎根在了楚云的第二神魂之中,帮助楚云成长,亲自培养楚云。

    他迫切的希望从楚云的身体之中离开,能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阳光之下。

    现在,他完成自己的愿望了。

    但是这一切好似只是一个奢望。

    自己,还没有去体验人世百态,还没有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冥冥之中,某种特殊的使命就降临在了自己的身上。

    事实上也不是直接降临,而是他的修为达到了不灭十阶之后,突然就觉醒了某些东西,那是不可抗的一种使命,自己必须得去完成。

    很悲哀,他明明就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活生生的生灵,为什么偏偏是成为一根柱子的命运?

    本体都已经送给了天帝,他竟然还主动找上门来,索要自己现在的身体!

    “你滚,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使命,狗屁的使命,于我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你要创建地府,制定轮回,你自己去弄,别牵扯到我!”

    鸿蒙神树愤怒的冲着天帝吼了起来。

    天帝那一身永恒境界的修为,再吓唬不住他,天帝那强大的实力,现在不再被鸿蒙神树放在心上。

    他现在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他这是怎么了?

    一旁,楚云看着这一切,有些迷糊了。

    鸿蒙神树应该是明白了些什么,所以刚才幼稚得像个孩子。

    现在他歇斯底里,应该是获知了某些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所以这个怂货,现在敢大声的训斥天帝。

    是天帝口中所说的使命?

    修行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如果到头来还有某种使命施加在自己的身上,这修行,又有什么意义?

    “天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云站在了鸿蒙神树的身前,把他拦在了自己的身后。

    以前,鸿蒙神树曾多次帮助过他,现在,他也想帮鸿蒙神树一次。

    看到楚云主动拦在了鸿蒙神树的身前,天帝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满脸的欣慰,说道:“你终于成长到了这一步,不容易啊!”

    楚云很不习惯天帝现在看自己的眼神,这种眼神,就好似长辈看晚辈的眼神。

    自己和天帝非亲非故,他为何这样看自己?

    “天帝,创建轮回,塑造地府,有必要么?”

    楚云再一次询问起来。

    他其实知道创建地府,塑造轮回对整个仙界的好处,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弄明白其中的缘由罢了。

    地府轮回的创立,可以让仙界的运转持续更久的岁月,让仙界不至于在短时间之内崩碎消亡,但除此之外呢?

    还有什么?

    楚云的心中满是疑惑。

    他盯着天帝,眼睛一动不动,他不再去琢磨天帝以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用意,他想要弄明白这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必要,但这就是我的使命!”

    出乎楚云的预料,天帝竟然回答了他。

    在楚云的预料之中,天帝或许会逃避,或许直接不回答他的话,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回答了。

    这个回答,让楚云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

    使命?

    修行到了天帝这般境界,整个已知仙界之中,他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斩杀其他种族的永恒境界生灵,易如反掌,竟然说,创建地府,开辟轮回,是他的使命?

    使命?

    是特么谁给他的使命?

    是自己度过帝境之劫的时候,那一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眸?

    亦或是在自己突破到不灭境界之时,自己意识所见到的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影给与了他这种命令?

    “修行到了你们这种地步,难道不能摆脱自己的命运?”

    楚云再一次问出了一个问题。

    他着实很是不解,修为都提升到了天帝这种仙界无敌的境界,竟然还摆脱不了命运的纠缠?

    天帝闻言,笑道:“怎能摆脱?活在这方世界的生灵,哪怕就是一粒尘土,都有自己的使命,摆脱不了的。”

    “超越!”

    楚云道:“就像是飞升者那样,修炼到极致,探寻更广袤的空间!”

    天帝道:“如果路被封死了呢?”

    “路……路被封死?”

    楚云只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他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却没有想到,竟然从天帝的口中听到了这样一番话!

    路被封死了!

    这句话,证明在仙界之上,还有更为广袤的空间。

    这句话,也说明了在仙界之中,天帝并不是无能的。

    他现在即使是创建了地府轮回,他也依旧无力面对自己的命运!

    这何其悲哀!

    “路若是被封死,便另辟蹊径!”

    楚云道:“修行之路,任何艰难险阻,直接清除便是!”

    “哈哈,果然还是年轻人有朝气,这世界,还真是属于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天帝笑了笑,又换了一个话题,说道:“你见过他了吧?”

    楚云微微皱眉,天帝口中所指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他要问这么一句让自己摸不着头脑的话?

    疑惑之际,却又听见天帝说道:“我们所在的仙界,仙界之下的无数星空,再往下的世界,都是他创建的。”

    嘶……

    楚云听到这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从天帝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现在,他也明白天帝所说之人,是什么人了。

    是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生灵!

    但是,自己见到那位生灵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意识空间之中所消失的方式,好像是自杀了,一身能量,都逸散到了自己前世所在的宇宙之中。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的,这些,总让楚云陷入迷惑。

    “他一步一步的修行到了现在这般地步,更是创建了这一方世界,但是,他依旧绝望。”

    天帝笑了笑,用很轻松的语气,去讲述一个故事。

    “他说宇宙无限大、也是无限小的。层层叠叠的往上,永远没有尽头。”

    “当你跳出河面,认为自己攀登到了决定,你会发现在你的头上还有天空。当你超越天穹,你发现还有浩瀚宇宙。在浩瀚宇宙之外,还有浩瀚宇宙,无限的蔓延下去,永远没有终点,永远无法走到尽头。”

    天帝笑了笑,道:“追根溯源,是一件非常令人绝望的时候,你看得越多,也就会越绝望。”

    “所以干脆不要修行?”

    楚云的脸上挂着一抹自嘲之色。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存在,听他话里的意思,好似在说,自己的存在,是他故意造就出来的。

    自己,是他心里对曾经遗失的东西的一种寄托,所以自己的修行之路会顺风顺水,没有遭遇到什么较大的困难。

    即使是遇到生死危机,也总是会化险为夷。

    换一种说法,自己就是天选之人,是被上天所选中的人。

    一种非常可笑的说法,却又是那么的令人感觉到绝望。

    当你知晓关于你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人设计出来的之后,你还有心思去努力拼搏奋斗吗?

    好在,那设计了这一切的存在,好像是自杀了。

    楚云坚信他自杀了,也相信他绝对是自杀了,现在,他能感觉到这方天地之间,并没有什么力量再束缚在他的身上。

    “知晓得越多,对这个世界也就越绝望。我见到那人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消极无趣的。”

    微微一顿,天帝又道:“这世间弱小的生灵,他们无法洞穿自己的命运,喊出逆天改命的口号,实则可笑至极啊!”

    楚云听到这话,微微皱眉,他平静的看着天帝,说道:“你在嘲讽他们?”

    天帝耸了耸肩,说道:“我是在羡慕他们。”

    “羡慕他们的无知?”

    楚云笑了,这瞬间,他只感觉天帝格外虚伪。

    天帝笑了笑,没有回答楚云的话。

    楚云继续说道:“你曾弱小的时候,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别告诉我,你一诞生出自己的意识,就是无敌的存在。”

    天帝闻言,轻叹了一声,道:“自然不是。所以我羡慕还弱小时候的我。我讨厌现在的自己。”

    楚云彻底无言了。

    天帝,曾经已知仙界古天庭的创建者,已知仙界防御结界创建的领头人,为人族打下了生存空间的大能,竟然会说出他讨厌现在的自己这种消极的话。

    修行达到了天帝这般程度,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楚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评价他了。

    生命,为何总是这么的奇怪呢?

    讨厌现在的自己?

    是因为知道了许多事情,洞穿了许多真相,所以讨厌现在的自己?

    “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么多。”

    天帝笑了笑,最后目光移到楚云身后的鸿蒙神树身上,道:“你应该是明白自己的使命了吧?”

    “不明白,你滚,你这狗天帝,给我滚!”

    鸿蒙神树愤怒的歇斯底里的冲着天帝咆哮起来。

    他很难去接受某种既定的命运,更不愿意去接受自己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所以他在此时大声咆哮起来。

    可是在他这愤怒的咆哮声之下,楚云听到了许多的无奈。

    甚至,还有一丝惶恐夹杂其中。

    鸿蒙神树绝对是明白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了。

    天帝丝毫没有把鸿蒙神树的咆哮放在心上,他笑了笑,道:“看来是我来早了。你还没有想明白。等你想明白了,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最终去处吧?”

    这话说完,天帝的身形竟是渐渐的从这方空间之中消失,直至无影无踪。

    天帝走了。

    鸿蒙神树兴致不高,不过他很快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冲着楚云说道:“天帝这条老狗,居然敢对本座出手,本座稍微展露出一缕气势,就罢这狗天帝给吓走了。也幸好这狗东西跑得快,要是稍慢一点,本座定要把他给打个灰飞烟灭!”

    鸿蒙神树满脸的愤恨之色,一个劲谩骂着天帝。

    楚云闻言,也跟着说道:“老鸿你神威盖世,修行达到不灭十阶,却能战胜永恒,这般战力,当得上天下第一!”

    鸿蒙神树闻言,连忙笑着说道:“哪里哪里,你在仙尊境界的时候,不也能逆行伐帝吗?你若是修炼到了不灭十阶,也一样可以战胜永恒!”

    楚云笑道:“哈哈,和你比起来,我还是要弱上那么一些的。”

    “哈哈,你并不弱于我!”

    鸿蒙神树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四周,道:“本座也算是天赋超卓,自创的这一方印诀,天下无敌。不过,这印诀还不是本座所能施展的最强状态。待本座能把这印诀修炼到了极致,可以直接烙印整个仙界!”

    楚云连忙捧道:“那是自然,老鸿,你的天赋是最强的,这一路上,我若是没有你的帮助,绝对不可能提升到现在这般程度!”

    “哈哈,和你小子在一起这么久,也就今天的聊天,才让我感觉是最愉快的。”

    鸿蒙神树说完,一只手搭在楚云的肩膀上,说道:“来,你小子的混沌三足鼎不是被打碎了吗?我现在再帮你重新凝聚一方三足鼎。这一次,我尝试直接把这混沌之气给强行融入其中。到时候,你我的混沌三足鼎联手,定会打遍天下无敌手!”

    楚云闻言,道:“老鸿,凝练混沌三足鼎的事情,我来就行了。些许小事,何必再麻烦于你?”

    “什么小事?这是大事!”

    鸿蒙神树说罢,竟是再一次钻入到了楚云的第二神魂之中,紧接着,楚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竟是再一次在自己没有允许的情况下,身体被鸿蒙神树给操纵了。

    即使是修为达到了不灭六阶,如今的楚云依旧不是鸿蒙神树的对手。

    如果是以前,楚云绝对会让厉声斥责鸿蒙神树,但是现在,他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任由着鸿蒙神树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看着他一点一滴的把自己身体之中潜藏着的混沌之气给提取出来,看着他从自己的身上抽取精血,提取一缕神魂之力,整个过程,他一言不发。

    鸿蒙神树在重新为楚云凝练混沌三足鼎。

    这一次,他要把混沌之气融入其中,让混沌三足鼎,名副其实。

    “咦?你小子的体内,怎么会有混元之力?”

    就在鸿蒙神树准备重新为楚云凝练混沌三足鼎的时候,他那惊诧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楚云的耳中。

    听到这话,楚云有些愣神,道:“你没有弄错吧?”

    自己的身体之中怎么可能会有混元之力?

    混元之力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玩意儿,他还没有见过呢,自己的身体之中,怎么会存在?

    难道是……

    这瞬间,楚云想起来了。

    在自己突破到不灭境界的时候,自己见证了一方宇宙诞生的过程。

    宇宙诞生之初,是一团混沌朦胧的气体,最后再某种力量的作用之下,化作了不同的形态,渐渐诞生出了有形的实体。

    混元之力,难不成是自己的意识陷入了那正在诞生的宇宙之中的时候,获取的?

    而且,最后自己还遇到了那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生灵,在那位生灵自杀的时候,他难道往自己的身体之内补充了一些混元之力?

    楚云清楚的记得自己从没有捕捉到过任何的混元之力,既然自己的身体之内有混元之力,那么一定是那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生灵在自杀的时候,馈赠给自己的!

    “哈哈,有了这混元之力,混沌三足鼎的威力,将非同凡响!”

    鸿蒙神树肆意大笑的声音在楚云的脑海中响起。

    混沌之气、鸿蒙之气、混元之力,这三种力量开始在楚云的头顶凝聚,渐渐凝聚出了一方三足鼎的模样。

    紧接着,楚云的精血、神魂、还有一缕意识,也在鸿蒙神树的帮助之下,直接融入到了这混沌三足鼎之中。

    楚云现在就像是一个看客一般,是鸿蒙神树在重新帮他凝聚混沌三足鼎,在这个过程之中,他只需要安安静静的等待便是!

    时间缓缓流逝,一方古朴的三足鼎渐渐凝聚成了实体,在楚云的头顶缓缓旋转。

    比起之前的混沌三足鼎,此时的混沌三足鼎更像是一件兵器了。

    “比起我的混沌三足鼎,多了混沌之气和混元之力,这混沌三足鼎一旦成型,威能将碾压这世上所有仙器!”

    鸿蒙神树的声音很是兴奋,这方混沌三足鼎的诞生,完全是因为他的原因而生成的。

    也就是说,这方混沌三足鼎,是他打造出来的东西,以后他的威名,也将会伴随着这混沌三足鼎,传遍整个仙界!

    “现在是在我的混沌三足鼎之内,不宜彻底凝聚混沌三足鼎,咱们先出去再说!”

    鸿蒙神树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楚云说法。

    他现在已经操纵了楚云的身体,他可以直接从他自己的三足鼎之中走出去,根本就用不着知会楚云。

    紧接着,他直接控制着楚云的身体,出现在了血魔教的上空。

    原本出现在血魔教上空的空间裂缝,已经在仙界强大的自愈能力之下,被修复了。

    原地,还有八尊不灭境界的生灵站在原地。

    这些,是之前那些小心谨慎的不灭,他们其实是认为就算是获得了鸿蒙神树,就算是鸿蒙神树被斩杀了,也不可能有他们的份,所以他们没有踏足那虚空。

    现在,他们陡然看到楚云的身影出现在了血魔教的上空,在他的背后,还有一株鸿蒙神树的身影显化,这个发现,让在场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竟然从虚空之中走出来了!”

    “其他人呢?其他的不灭境界生灵呢?为什么现在没有出现?”

    “会不会……会不会是被他们给斩杀了?”

    “被他们给斩杀?怎么可能!不灭境界的生灵,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去?”

    “他们,肯定是被骗了。楚云和鸿蒙神树,把他们骗到虚空,让他们在虚空之中流浪,而他们却是直接返回此地了!”

    八尊不灭境界的生灵,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幕。

    那么多的仙尊共同踏足虚空之中,现在活着走出来的,就只有楚云和鸿蒙神树,他们不愿意去相信其他仙尊已经被斩杀的事实,只敢认为,他们是被骗到了虚空。

    “其他的不灭生灵呢?他们在哪里?”

    就在此时,这八尊不灭境界生灵之中,有一位莽夫直接向楚云询问了起来。

    “哈哈,其他的不灭境界生灵?已经没有了,都被本座给杀了!”

    鸿蒙神树放声大笑起来,他又继续说道:“你们赶紧离开此地吧,本座现在修为已经登临绝顶,心情大好,不想再造下杀孽,你们若是不想死,赶紧给我滚!”

    “哼,不想再早下杀孽?你说出这些话,你凭借的是什么?”

    有一个生灵在此时冷哼了一声,对于从‘楚云’口中所所出来的这番话,很是听不顺耳。

    咻……

    回应这位不灭境界生灵的,是一道凌厉的剑芒。

    剑芒是鸿蒙神树发出来的,顷刻之间,直接杀在了那说话之人的身上。

    轰隆隆……

    恐怖的威能在那人所站立的地方爆发出来,剑芒之中所裹挟的毁灭之力爆发,直接把他的身体给湮灭成了齑粉!

    一招,一尊不灭境界的生灵,当场死亡,魂飞魄散!

    “怎么可能!”

    震荡的能量朝着四周宣泄出去,其他的不灭境界生灵看着眼前这一幕,被吓得目瞪口呆!

    其实他们之前就见识过鸿蒙神树的神威,他在此地直接以三足鼎灭杀了两位不灭境界的生灵。

    现在竟然还有人敢挑衅鸿蒙神树,这才说出一句话,就被鸿蒙神树给直接灭了,这般霸道的做法,这般强悍的攻击力,已然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不是说修为达到仙尊境界就很难杀死,达到不灭境界,更是号称万劫不灭,可是为什么在鸿蒙神树的攻击之下,却是被一招秒杀?

    那可是不灭境界的生灵啊!

    怎么就这么死了?

    “还不滚?”

    灭了一尊不灭境界的生灵,一声冷漠的训斥再一次从楚云的口中传出来。

    听到这话,其余人也来不及多想,纷纷把自己的身法运行到了极致,直接离开了此地!

    等到他们走了之后,不远处,三千他们才一脸震撼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只感觉一阵不真实!

    这才过去多久?

    魂族圣子魂千秋前来逼迫他们的时候,楚云还是仙帝境界的修为,现在这才过去不到三天的时间,竟然能够直接灭杀不灭境界的生灵了?

    不灭境界的生灵,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被斩杀了?

    仅仅是一招,就灭了一尊不灭境界的强者,这种实力,这偌大的仙界,又有几人拥有?

    难不成,楚云已经踏足了永恒?

    “楚云的修为,已经是我们望尘莫及的了啊!”

    三千看着楚云的身影,不由得轻声感慨了一下,在他的身旁,石头、老穆、猴子、程碧宁、朱馥思等人,也纷纷点头,感慨连连。

    之前,他们对于楚云提升自己实力的方式,他们感到不解。

    但是现在,他们却没有觉得楚云这种提升实力的方式有什么不妥的了。

    有些时候,去计较手段的正邪,其实没有必要。

    杀人者人恒杀之,之前那些不灭境界的生灵都是想要斩杀楚云的生灵,现在他们被楚云反杀,这些人,根本就用不着同情!

    即使是楚云斩杀了他们之后,汲取了他们一身力量,这也应该算是楚云的奖赏!

    “父亲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楚牧之看着楚云的身影,眼中写满了自豪。

    这是他的父亲,踏足仙界不到十年的时间,修为却是直接提升到了不灭境界!

    现在,在永恒境界存在不出的情况下,自己的父亲就是无敌的!

    同时,这也是他的目标。

    楚云是他的父亲,却也更是被他当做了自己毕生所要追求的目标!

    天穹上,楚云能清晰的感觉到三千他们的情绪变化。

    如果说之前努力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是为了保护他们,那么现在,他依旧是这样的想法。

    但是,他心中却没有这种急迫感了。

    有些时候,给与他们足够的空间和自由,让他们自己去发展,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味的保护他们,只会限制他们未来的成长空间!

    没有再看楚牧之他们,楚云的注意力移到了自己的头顶上。

    一方三足鼎,正在缓缓行程,但是,在这三足鼎形成的过程之中,却发生了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鸿蒙神树这家伙,竟然把他自己的三足鼎从他自己的识海之中剥离了出来,朝着楚云的三足鼎融合了过来。

    “老鸿,你在做什么?”

    楚云大声喝止,道:“这是你的三足鼎,你难道不要了?赶紧放开!”

    “哈哈,你小子知道什么啊!本座的修为已经达到不灭十阶,即使是不依靠这混沌三足鼎,我的战力依旧是不灭境界无敌的。倒是你小子,现在不过才不灭六阶,任何一尊不灭八阶以上的生灵都能弄死你,我把我的三足鼎融入到你的三足鼎之中,让你小子多一重保险!”

    说着,鸿蒙神树又轻叹了一声,故意以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你小子啊,我现在不会再驻扎在你的第二神魂之中了。以后你事事都得依靠自己。以你小子的冲动劲,总是喜欢招惹比自己强横的存在,我把我的混沌三足鼎交给你,算是让你小子多一个自保的手段吧!”

    说话之间,鸿蒙神树那三足鼎之上所铭刻的九十九只洪荒种的真灵,在此时竟是直接朝着楚云那正在凝聚的混沌三足鼎飞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