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第1204章 饮宴

2021-07-23 作者: 大包子
  第1204章 饮宴
  待到晚间,秦朗抱着团团,带着提了两只鸡鸭和几条鱼的小程,登上了物部立岩家的门。

  不是他手中没有能够作为礼物的好东西,而是他有却不愿拿出来。

  对于物部立岩,能有这些已是他作为大唐国公之子和国师身份不可失礼了,若是弄些好东西来做礼物,怕不是心里得呕死。

  且这破地方,也着实没什么能够买礼物的地方,所以他拎着这些上门,倒也不算失礼。

  物部立岩看见秦朗,便笑着迎了上来。

  “张君,崔君,两位可是到了,方才在下还想,若是两位还不过来,便要遣人前去相请了。”

  秦朗抱着团团,笑的温和有礼:“我等迟来,劳少主久候,着实抱歉。”

  说罢不好意思的笑了两声道:“实在是因为此地没什么地方能够采购礼品,我二人无奈之下,只能随意弄些肉食作为礼物,望少主切莫嫌弃才是。”

  物部立岩听罢哈哈大笑:“张君崔君多虑了。”

  “以两位的本事,便是什么都不带过来,也是在下的荣幸。”

  “且此地偏远,又是物部家族地,住的都是物部氏的人,邻里来往也多事带些吃食上门,哪有失礼之处。”

  “如此便好。”

  秦朗笑吟吟的微微欠了欠身,算作施礼,一旁的小程也因着拎着东西,也跟着欠了欠身便罢。

  “快快快,两位里面请,我与花君久候多时,只等着两位到了,一起品尝我珍藏的美酒。”

  他说着,将小程手里的鸡鸭鱼接过来,笑道:“二位先进屋,我将这些东西送去厨房,让人烹了添做两道菜来。”

  秦朗点了点头,抱着团团与小程刚准备进屋,便瞧见听了动静出来的花铁锤。

  “张兄崔兄。”花铁锤冲两人拱了拱手:“里面请。”

  瞧他这副办个主人的做派,秦朗忍不住想要翻白眼,而小程已是毫不客气的嗤笑了声。

  “花兄可真是厉害,不过半日功夫,便已成了此地半个主人,着实令在下佩服。”

  说罢,还满脸嘲讽的拱手做礼,让花铁锤不由气结。

  若非是看着他们二人有用的份儿上,当自己待见他们呐!
  秦朗便也罢了,心黑手段也黑,自己不是对手,自然是要敬着些的,但程处默不过是个脑子不大好使,只靠一身蛮力的武夫,也敢如此放肆!
  若是没有姓秦的,就程处默这样的,自己一只手能玩儿死仨!
  他有心回怼几句,只是瞧着秦朗似笑非笑的模样,便生生的忍耐了下来。

  罢了罢了,人活在世,谁还没个受气的时候了。

  再说这姓程的靠着秦朗那个小心眼儿的,自己不是对手,受气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谁叫他现在是个没娘的孩子!

  若是代阁主在这里,能跟姓秦的拼个半斤八两,自己自然便不必受姓程的气了。

  “唉,几位怎么还站着,快入座了。”

  正当花铁锤与小程两人互相瞧不顺眼的空当儿,送完了东西的物部立岩进了屋子,一看见三人的模样有些纳闷。

  这段时间的事情让他多了不少的历练,看事情看人也多了几分仔细。

  虽说当初介绍的时候,花君说张君与崔君是被派来与他一起保护自己的。

  可看花君对张君崔君言语间不由自主有些忌惮恭敬的模样便知,在花海阁内,张君与崔君比花君的地位高。

  许是比不过哥哥,但绝对不是花君能招惹的起的。

  且他大胆一些猜测,被派来保护自己的人应当是花君,而张君和崔君许是被兄长交代了其他任务,顺带的看顾着自己一些。

  自己五感被封,花君束手无策便只能求助二人,而这两人碍于兄长的交代,不想恶了兄长便只能出手帮忙。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猜测没错。

  这三人刚到倭国便被派了出来,想来还不知晓兄长出事的事情,否则应当不会还顾忌自己留下,应当早就离开了才是。

  现在兄长已亡,在花海阁自己算了没了依靠,以后若再想借助花海阁,除了装扮成兄长之外,便只能趁此机会交好这三人了。

  且他们在花海阁与兄长共事多年,对兄长定是熟悉的很,若是能从他们口中得知兄长往日言行举止,对于自己装扮兄长也是好事一桩。

  物部立岩拿定了主意要从秦朗三人身上套出韩如飞行事,当下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忙忙活活为三人倒酒,甚是热情。

  “在下知道中原大地地大物博,好酒比比皆是,且以三位的身份,什么好酒没喝过,定是不怎么看得上倭国的美酒。”

  “只这几坛子酒却是来自中原前隋,几位离开家乡来到倭国,想必处处都觉得不习惯,定是思念家乡的,现今品尝品尝这酒,也算是聊慰思乡之情了。”

  “且这几坛子酒乃是我幼时与兄长分别之后,选了酒窖之中来自前隋唯有的几坛顶尖的美酒,埋在樱花树下。”

  “原本这几坛子酒便已窖藏了十多年,又在族地樱花树下埋藏多年,现今味道定然一绝。”

  许是因着提起了兄长,物部立岩眼中有隐隐约约的泪光闪现。

  “原本岩是想着,若是等兄长回转,便挖出当年埋下的美酒共饮,只是没想到,美酒仍在,人却已经……”

  “节哀。”秦朗淡淡的道了一句。

  对于韩如飞,他也觉得很是可惜。

  若此人是大唐人,也不会丢了小命,说不得骏马得骑高官得坐。

  只可惜他出身早已注定无从更改,更别说还胆大包天的想要算计自己,那他不死谁死?
  物部立岩擦了擦眼角,摇了摇头道:“一时有些失态了,三位莫要见怪。”

  “不说这个了,还是来尝尝这酒吧。”

  说着拍开酒坛的泥封,为三人倒酒。

  琥珀色的酒液顺流而下,跌进玉碗中,果真有点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的意思。

  虽说秦朗弄出了高度酒,酒性烈得很,但也不可否认,在大唐有流传下来的佳酿,窖藏之后口感却是高度酒比不上的。

  不过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美酒喝不到,需要物部立岩来献宝?

  更别说这宝还是来自中原大地!
  秦朗面上倒是淡然,但小程和花铁锤两人眼中,却是不由自主浮出几分轻嘲。

  待物部立岩倒完了酒,举起碗,对着秦朗三人笑道:“先前多亏几位护持,岩才能逃过一劫。”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日后但凡三位有所差遣尽管吩咐,岩必定全力以赴为三位办到。”

  “岩敬三位一杯,希望日后能与三位结成挚友,定不相负!”

  说罢,很是痛快的一口饮尽,一翻手,碗中涓滴不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