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林善扇

    第340章 林善扇

    林善扇是好孕体质,跟陶文修没多久,就怀孕了。

    林善扇开心极了,以后她再也不用辛苦的去摆摊了。

    陶文修现在一幅画可以卖二三十块钱,养家糊口绝对没问题,不说大富大贵,但衣食无忧绝对可以。

    陶文修也很开心,他毕竟是真爱林善扇,真心想娶她回家,而且这个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第一次当爹,总是比较兴奋。

    他马上回去宣布这个好消息,并且表示自己要迎娶林善扇进门。

    “一只破鞋,你还娶,你想当笑话我可不想。”陶妈妈依旧反对。

    “妈,她怀了我的孩子。”陶文修据理力争。

    “你怎么知道是你的?不是别的野男人的?”

    陶文修瞪大了眼睛:“妈,你怎么这样说?”

    他没见过,哪个母亲想自己的孩子戴绿帽的。

    “反正我不允许你娶她,不允许。”陶妈妈说得斩钉截铁。

    陶文修却铁了心要娶林善扇,两个人彻底杠上了。

    不过陶妈妈到底是心疼自己儿子,在他绝食抗议后,终于松口让林善扇进家门,不过,她不允许办婚礼。

    一只破鞋还办婚礼,想得美。

    再嫁,还能找得到这么好的婚事,嫁给这么好的男人,林善扇是骄傲的,恨不得昭告天下,尤其是严培江。

    他不要,多的是人要她。

    然而陶妈妈一副她不同意就休想进门的样子,陶文修闹腾得心也累了,既然陶妈妈松口了,他也就见好就收,反正办不办酒席不重要。

    不办,还能省点钱呢。

    林善扇还能怎么办呢?陶文修都同意了,她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不过心里却狠狠的记了陶妈妈一笔,想着找机会还回去。

    陶文修细心又体贴,而陶妈妈又不跟他们一起住,哪怕过来找麻烦,陶文修也都拦着,因此林善扇的小日子过得不错。

    陶文修体谅她怀孕辛苦,事事顺着她,没想到,这反而助长了林善扇的气焰。

    她开始生事。

    这个生事自然是找严培江的麻烦。

    一次两次,严培江还忍着她,第三次的时候,他反算计她,让陶文修误认为两个人还有连连。

    陶文修立即炸了,当场暴打了林善扇一顿,连她怀孕都顾不得了。

    林善扇当场被打流产。

    她以前已经流过了一次,现在又流一次,医生说以后比较难怀孕了。

    不过林善扇到底是原女主,气运还是有的,没多久,她又怀孕了。

    孩子是谁的?

    自然是陶文修的。

    发生了那样的事后,陶文修想把林善扇赶走。

    他要和她离婚。

    林善扇怎么肯?她好不容易嫁进来的。

    而且她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附近的人都认识她了。

    离婚后,她嫁不出去了。

    哪怕勉强嫁出去,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亲事了。

    至于回娘家。

    她的哥哥不会愿意养她的。

    何况她还有个二哥,据说他已经疯了,她要是回去,他第一个就会弄死她。

    还有一个原因是娘家太偏僻了,她在城里生活惯了,怎么可能还肯回村里生活。

    所以她死死扒住陶文修不放。

    陶文修对她心灰意冷,已经不想管她了,他偷偷的去相亲,想等孩子生下来后,逼林善扇放手。

    严培江怕林善扇自由后又来纠缠自己,所以他偷偷的给她透露了消息。

    为什么说悄悄?因为他是让人去透露的,而不是亲自告诉她的。

    林善扇崩溃了,大闹了一场,把陶文修的相亲给搅和了,并且亦步亦趋的跟着陶文修,简直是把他当成犯人一样看管。

    陶文修恼怒,对她大打出手,打着打着,两人滚在一起,就这样有了孩子。

    但是林善扇已经流过两次产了,最后变成了习惯性流产。

    林善扇备受打击,陶文修却笑了,以她生不出孩子为由,要跟她离婚。

    林善扇更不可能离了。

    陶文修心里怨恨,觉得自己被林善扇给骗了。

    没结婚前,觉得她是一朵心地善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结婚后才发现,这就是一朵水性杨花的黑心莲,见个男人就开花的那种。

    甩不开她。陶文修就打她出气。

    林善扇自然不会乖乖让他打。

    不过她是女的,身体还不是很好,自然不是陶文修的对手,每次,她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只有陶文修出去的时候,她才得以喘息。

    渐渐的,陶文修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林善扇也不再过问,她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有吃有喝多好啊。

    就这样过了两年,有一天,一个女人突然带着孩子上门,表示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让林善扇滚蛋。

    林善扇惊呆了觉得她是在搞笑。

    然而,陶文修告诉她,是真的。

    他早就移情别恋,并且有孩子了。

    林善扇当然知道,他这是不对的,她想告他,然而她没钱,这两年,她都是吃陶文修,喝陶文修的,不去工作,根本没有一分钱。

    但是就这样离开,她又不甘心,凭什么她要一身狼狈的离开,而陶文修有妻有儿有女生活得好好的呢?

    林善扇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怨恨和不甘,然后她冲到厨房,拿起菜刀冲了出去……

    因为伤人,林善扇被盼了二十年,等她出来的时候,差不多五十岁了。

    她去看了陶文修,他已经搬走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严培江成了商场新贵,是的,他又走上了上辈子的路。

    看着电视里的采访,林善扇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如果当初她跟着严培江,好好呆在他身边的话,那她梦寐以求的是不是就都有了?

    不过林善扇还是决定去找他,他知道,他不会不管她的。

    她没有钱,只能走路过去,在半路上,她路过一家画廊,里面正在展出各个名画家的作品。

    其中有一副,特别熟悉,因为是她看着陶文修画的。

    林善扇不由得停下脚步。

    在她整个人呆滞住的时候。陶文修从里面出来,一大帮人簇拥着他。

    原来这么多年,他已经成了名画家了。

    没有她在身边,他们一个混得比一个好。

    这个事情,打击到林善扇,弄得她精神恍惚的,过马路时,不小心被车撞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