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藤壶

10.第10章 参见院长大人

    第10章 参见院长大人

    “圣学令?”

    易裴诀和木恩善几人一起发出了惊呼,唯一的差别是木恩善他们早就知道了圣学令在花磊身上,而易裴诀他们则是没有想到花磊居然在怀中摸索半天掏出了圣学令。

    “见令如见院长!”易裴诀收敛表情,抱拳对着花磊手中圣学令郎声说道。

    “且慢!”木恩善见花磊拿出了圣学令,知道自己瞒天过海收花磊为弟子的招数已经失去了作用,索性不再伪装。

    “花小哥,你这块令牌是从何处捡来?正是我们学院遗失多年的圣学令。”说完之后,木恩善已经准备伸手去取花磊手中令牌。

    花磊刚刚还暗自有些得意,以为令牌终于可以起到作用,按照莫老交代,拿出令牌然后顺利入学,顺便带过天机塔登顶一事。不曾想到是如今非但没有入学,好像还因为令牌引起了一些麻烦。

    这块令牌莫老给他时就说,是一名高人多年以前给的莫老,让任何人都能持令来找小山子。

    那也就是说,令牌原来的持有人一定不是现在的青高学院院长孟剑山。此人的身份必定比孟剑山更高。

    可若是此刻令牌主人不在,而令牌的真实价值又大过令牌主人面子的时候,他不就变成了真实版的孩童闹市秀黄金了么。

    想到此处,花磊连忙道:“令牌不是捡来的,你们找来小山子……噢,不,找来孟院长就明白了。”

    “花小哥,你莫非不是在消遣我们。”宫正良此时冷冷的说道。

    花磊一愣,看向宫正良,没有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牛大力见状在旁边说道:“孟院长三年前带着五百学生去青山秘境历练,这些年来一直不曾回来。”

    “院长去青山历练之事,人尽皆知,你明知无人对质,还要我们找来院长,看来你这块令牌来路果然有问题!”宫正良见花磊愣住不回,厉声喝道。

    “我……”花磊虽然有多年入梦的经历,心智非普通十岁少年可比,但是眼前的情景,他却根本无法解释。

    他已经猜到了这块令牌必定价值惊人,原本想着找来小山子院长孟剑山可以帮他解围。如今孟剑山也多年不曾回来,只怕就是莫老在,也说不出令牌从何而来了。

    若真的说出莫老给他的令牌,只怕更是坐实了他令牌来路不正的,一时举着令牌不知如何回答。

    “我本以为花小哥是个天才,还有爱才之心,不曾想居然盗取了我院令牌,来人,先将人给我拿下。”木恩善此时也终于不再伪装,决定先下手为强将令牌抢夺过来。

    木恩善说完,宫正良史有度两人就冲了上去,一左一右对着花磊就抓了过去。

    “砰砰!”此时,易裴绝一甩袖袍对着两人一人一掌,将两人挡在了花磊之前。

    “你们当着我的面抢令牌,莫非当我是死人不成?”易裴绝一身磅礴的灵力散发出来,将宫正良和史有度两人震得连退几步。

    “易裴绝!你……!”宫正良被一掌击退,面色苍白,气的指着易裴绝大声喝道。

    “易师,莫非你打算包庇此子?”木恩善见状,也将一身灵力威压猛地释放了出来,看着易裴绝冷冷说道。

    “我刚刚就说了,我是教导司的学政,此子有任何问题,都由我来处理。”易裴绝看着木恩善,将全身灵力威压完全释放了出来。

    此时站在两人之间的花磊感受到两股巨大的灵力威压向着自己袭来,一时站立不住坐倒在地上。

    随着易裴绝和木恩善两人灵力威压强度越来越高,花磊感觉浑身如同被无数巨型石碾来回碾压一般。不要说他目前仅仅只是开了灵窍,就算真的启窍成功,在两名五藏大圆满境界的威压之下也不可能承受的住。

    花磊此时已经被威压压迫的倒在地上,一点动弹不得。忍着剧痛,他紧紧的闭上眼,心里默念“噩梦”,一块紫色石碑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看到紫色石碑,花磊艰难的问道:“噩梦,如今情况可有什么办法抵挡,再这样下去,我感觉自己就要爆体而亡了!”

    “我目前刚刚恢复,无法给你提供有效的帮助,不过我发现你的令牌似乎藏着一股能量,我看看是否可以建立链接。”噩梦在花磊脑海中闪烁着回答道。

    “建立链接之前有没有其他办法阻挡一下威压。我感觉自己要爆炸了。”花磊疼的咬牙道。

    “目前没有办法,我尽快建立链接,在此之前,还需要你再忍耐一下。”噩梦耐心的解释道。

    “好!我!尽!量!”花磊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完之后,便退出了噩梦空间。

    当他意识回归时,身体各处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变得通红。

    “噗”的一声,花磊脸涨得通红的喷出了一口血。

    见花磊昏吐血,木恩善才笑着开口说道:“呵呵,易师嘴上说着要查明真相,结果却将花小哥弄死了,看来也是对令牌势在必得啊。”

    易裴绝看了看浑身颤抖的花磊,说道:“老不死的你少激我,这小子令牌若来路不正,我自然将令牌收回学院等孟院长回来上交,若这小子令牌来路没有问题,那自然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难道一座三星学院的院长令牌让一个小毛孩子保管?易师还真是爱开玩笑。”宫正良此时在旁边插嘴说道。

    “我说的话,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易裴绝不屑的看了一眼宫正良冷声道。

    “你……!”宫正良虽然心里暴怒,但确实不是易裴绝的对手。

    “易师,不如先收了威压,我们问清楚情况再来决定令牌归属如何?”木恩善此时收起了灵力威压,看着易裴绝说道。

    易裴绝想了想点头道:“可以。”说完之后也收起了灵力威压。

    此时已经在崩溃边缘的花磊只觉身上压力一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感觉自己被人一把提了起来。

    微微睁开眼一看,提起他的正是宫正良。

    宫正良一把从花磊的手中抢过了圣学令,然后将花磊丢在了地上,转头看向木恩善说道:“木师,这小子怎么处置?。”

    花磊睁开眼,挣扎着爬了起来,他看着依然一脸慈祥的木恩善和长着一张圆脸看起来敦厚的宫正良,心中不禁大恨。

    此刻从他醒来被木恩善要收做亲传弟子到如今被宫正良丢在地上,不过刚刚过去一炷香的功夫。

    再看了看旁边的易裴绝,依然阴着脸眯着眼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突然感觉,此次若不将令牌来路说清楚,只怕不能善了了。

    若真的和他们说是莫老给他的,莫老一个没有靠山背景的退休老教习,只怕也会被他连累。

    想了想之后,他决定冒个险,也许能熬过眼前困境。

    “说吧,令牌到底从何处而来。”木恩善见花磊挣扎着爬了起来,笑着的问道。

    花磊看了看他恨恨的道:“是我师父传我的,让我来找孟剑山院长!”

    “你师父?”易裴绝一愣问道。

    花磊还没来得及回答,宫正良已经一记掌风劈了过去,喝道:“你可知道令牌的主人是谁?就敢冒充是他弟子?!”

    花磊被掌风劈的连退几步坐倒在地,抬起头来大声喊道:“不错,就是我师父!!”

    “呵呵,那花小哥你师父有没有告诉你,这块令牌是我们学院之物?”木恩善举手制止了宫正良,看着花磊一脸和善的问道。

    “师父不曾说过,只说让我来找孟院长。”花磊咬着牙,既然现在死无对证,必须咬死莫老口中的高人就是自己的师父。

    “那你师父是何模样?”易裴绝此时也上前问道。

    “我不知道,我师父每次见我都遮住容貌。”花磊此时已经完全没有顾忌。

    “这块令牌的主人是学院老院长,你说老院长是你师父,又说不曾见过他模样,你当我们和你一般都是十岁是么?!”木恩善此时突然板着脸说道。

    “木师,何必和这小子废话,让我好好炮制炮制,必定让他知无不言。”宫正良此时已经用气息锁定了花磊,随时便要上前将他拿下。

    花磊终于知道了莫师所谓的高人是谁了,居然是青高学院的老院长。他被宫正良气息锁定,威压之下,想要张口说话都感觉困难。

    “仅仅开了灵窍就敢冒充老院长的弟子,胆子倒是不小。”木恩善这句话已经判定了花磊撒谎。

    “不错,若你真是老院长的弟子,难道不知道孟院长也是老院长的弟子么?”易裴绝此时在旁边突然冒了一句话出来。

    花磊见易裴绝如此说,感觉易裴绝似乎有暗示帮他的感觉。他跪倒在地上艰难的开口道:“我……师父……不曾和我说过……师兄的……事……”

    不曾想他话才说完,宫正良就大笑了起来,说道:“哈哈哈哈,木师,易师,不用问了,此子果然是假的。我这就将他拿下!”说完之后,宫正良就向着花磊再次扑了过去。

    “凭!什!么?”花磊见宫正良扑来,抬起头双目泛红,一字一顿的咬牙问道。

    “因为,孟剑山院长是女的,她只可能是你的师姐,怎么可能是你的师兄?若老院长是你师父,又怎么会不告诉你,他的弟子小山子根本不是男人!?”易裴绝此时也冷下了脸。

    花磊尚未来得及再次辩解,已经被宫正良一掌劈飞了出去。

    “噗!”飞出去的花磊向着宫正良喷出一大口血。

    宫正良拿手臂一档,才没被喷到脸上。

    “混账!”

    公正良擦了擦沾满鲜血的袖袍,欺身上前就要将花磊提起来时,他手上所拿的圣学令突然亮了起来。

    只见圣学令上花磊喷溅的鲜血,如同燃烧了起来一般渗入了令牌之中。

    “啊!”宫正良手中一烫,令牌突然如同烙铁一般,一惊之下就丢了出去。飞出去的令牌如同被一根线牵着向着花磊慢慢飞去。令牌里不停的溢出红黑色的雾气,将花磊从地上提了起来飘在半空之中。

    花磊此时被一掌劈的有些双眼模糊,只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拎在了半空之中。就当他在思考发生何事时,脑海中紫色石碑噩梦的声音传了出来:“令牌链接建立成功,激活令牌能量,调取令牌能量,装置完毕。”。

    “这……”

    “令魂共鸣!”

    宫正良见令牌飞起来就知道大事不好,这花磊不但有令牌,而且居然还被老院长做了灵魂链接,可以形成令魂共鸣。

    一瞬间,一股巨大的能量从花磊头上悬空的黑色令牌之中爆发出来。

    首当其冲的宫正良直接被爆发出的能量击飞,重重撞在房间的墙上昏死了过去。

    而除了易裴绝和木恩善之外的其他三人,都被爆发出的能量击退摔倒在地。

    此时花磊脑海之中关于天圣令的来历信息都已经激活,他抬起头,睁着被血汗浸没的眼睛,冷冷道:“见令牌如见院长!”

    木恩善此时面色阴晴不定,看着悬浮在半空的花磊,再看看已经躬身的易裴绝,慢慢低下头随着易裴绝一起行礼。

    “参见院长大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