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藤壶

9.第9章 作弊

    第9章 作弊

    “醒了醒了!”

    “快去叫木师过来,说花磊醒了。”

    “易师易师,那小子醒了。”

    花磊尚未完全睁开眼,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好多人的呼喊声。

    当他睁开眼时,眼前已经站了好多人,当首两人,左边是一个长着倒吊眉毛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右边是一名鹤发童颜满脸慈祥的年长老者。

    中年男子自然是逍遥学院的总教授易裴绝,年老长者则是天道学院的总教授木恩善。

    看到花磊醒来,木恩善先是摸着自己的胡须发出了钟鸣一般的笑声道:“哈哈,花小哥终于醒来了,不错不错。”

    易裴绝则眯着他那对三角眼不停的打量着花磊。

    花磊看了看他们身后,分别还站立着两名中年男子。

    一名穿灰袍的尖脸中年男子和一名圆脸看起来敦厚的黑袍男子。

    这名圆脸敦厚的黑袍男子就是宫谷的三叔宫正良了。

    宫正良见木恩善发话,便站在旁边笑着对花磊轻声道:“这位小哥可是叫花磊,应该也是我们青高镇人士吧。”

    花磊此时有一点摸不准状况,看了看宫正良,稍稍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正躺在一个房间之内,房间的四周墙面上挂满了各种灵位图和经络图。若他没有猜错的话,自己应该是在天机塔里第九层破阵晕死被送了出来。

    自己晕死之后就一直在噩梦的碑中界不曾出来,因此一直昏睡到了现在。

    不过他没想明白的是,就算他从天机塔出来了,应该也不至于让那么多人在房间里专门等他醒来。

    自己不过是一个待考的学生而已。

    这中间必定有自己不清楚的事情发生,在没有搞明白事情之前,他决定先静观其变。

    “嗯……我刚刚醒来,还有点晕,请问这位老伯,这是哪里啊?”

    花磊决定先不理会宫正良,而是转头去问看起来比较和善可亲的木恩善。

    “呵呵,此处是青高学院的仁医堂,你在考核时昏死了过去,被主考教习送了过来。我们已经安排人给你做了检查,你身体没有大碍,花小哥尽管放心。”木恩善笑着和蔼道。

    “怎么样,醒来感觉还好吧?”宫正良跟着木恩善后面一脸关切的问道。

    花磊看了看宫正良,总觉得他有些眼熟,点点头道:“嗯,现在感觉好一些,谢谢这位老师。”

    “桀桀桀,你们别在我面前演戏,让我来好好的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易裴绝此时走上前来看着他们几人不屑的说道。

    花磊听易裴绝如此说,心中一愣,暗想:“看着老者的样子,似乎对自己颇为关切,但是这黑脸男子似乎又有什么事要追查。”

    他还是决定先不动声色,自己说到底还不满十岁,这就是最好的伪装。

    “老师,发生了什么了?我不是在考试么?”花磊用孩童应有的表情一脸无辜的看着易裴绝。

    “你说说你是怎么突破了天机塔九层的?”易裴绝冷声道。

    “天机塔九层?”花磊心想,看来这些人围在这里应该是因为他突破了天机塔九层,不过他记得是吴海波教习告诉他,天机塔灵能出错了,必须突破九层才算考核成功。

    “你不过刚刚开了灵窍,之前昏迷时我也查看了你的精神力,仅仅是才激活的状态。以你目前的水平是不可能登上天机塔九层的。”易裴绝见花磊不答,以为他在装傻。

    “我登塔前吴师和我说,天机塔灵能出错了。必须突破九层才算考场成功。”花磊见易裴绝如此说,一时倒也有些拿不准了,因为他在踏入四层时,明显感觉到了天机塔灵能的变化。

    加上他在精神力场突破五丈时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强度居然堪比五藏大圆满境界。比自己目前刚刚仅仅开了窍的水平足足高出了三个大境界,十五个小境界。

    若是眼前这名黑脸男子现在告诉他天机塔恢复了正常的灵能输出了,他也不会意外自己可以突破九层最终封顶。

    “出错?我们早就安排人去查看了天机塔的灵能,当你登陆到第四层时,天机塔的灵能就已经恢复了。说!你到底怎么作弊的!?”易裴绝突然提高了音量恐吓着花磊。

    “作弊?没有啊老师。”花磊一听说他作弊,赶紧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边摇手一边摇头的说道,万一因为这样的原因取消了他的入学资格,那他可就要回去操办后事了。

    到了此时,他也终于搞明白了,为何有那么多人等着他醒来了,甚至眼前这两人看起来在学院中的地位应该还不低。

    凭他一个仅仅开了灵窍的十岁少年,登上灵能正常的天机塔九层,确实除了作弊毫无办法。就算是他,其实也是靠了紫色石碑噩梦的帮助,才登顶成功。

    如此说来,他还确实是作弊了。

    “没有作弊,你是如何登的塔?!”易裴绝见花磊还在抵赖,直接面目狰狞的就要把花磊抓下床来。

    “好了,易师!”花磊尚未回答,木恩善一步挡在了花磊面前,阻住了易裴绝的去路。

    “木师,你莫非不让我查明情况?妨碍我稽查考场作弊?”易裴绝见木恩善挡住了去路,阴冷的问道。

    “易师不如先问问花小哥是怎么登上的九层。”木恩善一边说一边看向了花磊继续说道:“花小哥,你是怎么登上九层塔的?”

    花磊见老者满脸笑容的看着他,自然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说出真相,只能硬着头皮装傻说道:“我并不知道天机塔灵能恢复了,我就是按照正常的一层一层的登塔的。”

    他话还没说话,木恩善已经一把抓住了花磊的手激动的道:“检测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果然就是传说中的精神体质!天才啊!”

    花磊还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老者,木恩善已经接着说道:“你这样的精神体质,万中无一,我要收你做亲传弟子!”

    “啊?”花磊自己知道自己登上天机塔完全是因为紫色石碑噩梦的关系,怎么到了这个木师这里居然变成了什么精神体质了?

    自己可不是普通的十岁少年,自然不会被眼前这名看似和善的木师所骗。

    这个木师如此做派,必定有他的目的,反正现在看来两方面的人都不好相与,还是先静观其变的好。

    “花小哥,你这可真是运气太好了!”宫正良此时也在旁边一脸羡慕的说道。

    “慢着!”易裴诀见木恩善要收花磊做亲传弟子,立即便出口制止了。凭他对木恩善的了解,这个老狐狸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做这样的事。

    莫说花磊不是天才,就算是真的天才,木恩善都未必会有如此热情,此事必定有古怪。

    易裴诀能成为副院长也不仅仅是靠境界高深,他大概猜到了些问题所在。

    “易师莫不是要和我抢徒弟?”木恩善见易裴诀出言阻止,转头看向他笑呵呵的问道。

    “我不懂什么精神体质,我也不打算收徒弟,只不过作为学院教导司学政的我必须要调查清楚真相,而不能凭木师你一面之词。”易裴诀决定先一口咬死花磊作弊之事。

    “易师,莫非木师检测下来的结果还不算真相么?”木恩善身边的宫正良此时看着易裴诀分毫不让的质问道。

    “桀桀,木师检测的结果是真是假,我想木师心里比我更清楚。”易裴诀怪笑一声看向木恩善。

    “呵呵,易师要查也不是不能查,但是不管怎么查,总要让花小哥先好好的修养修养。到时候若真的查出有疑问,我必定不会偏袒。”木恩善笑着回应道。

    “不错,不如先让花小哥好好修养。”木恩善身后另外一名一直未曾说话的灰袍男子也附和道。

    “史有度你简直放屁!要修养也是去我们教导司修养。”易裴诀身后一名红脸壮汉一步跨了出来也粗声粗气的骂道。

    “牛大力你放肆,木师的亲传弟子自然是由我们带回去!”宫正良喝道。

    “不管谁的弟子,院规面前一视同仁!”红脸壮汉牛大力原本就红彤彤的脸因为激动涨的发紫吼道。

    “不可能,木师的亲传弟子,我们一定要带走!”

    “不管谁的弟子,必须交给我们!”

    “我管你什么师!”

    “大胆!”

    易裴诀和木恩善就各自气定神闲的站着,任由身后两群的人吵得不可开交。

    此时花磊轻轻的举起了手,轻声道:“我还没答应要拜师啊……”

    宫正良见花磊举手,安慰道:“花小哥你放心,只要你是木师的弟子,我们必定会护……”

    说到这里,宫正良似乎才发现花磊说的话,后半句话一时卡在了喉咙里没说出口。

    “哈哈,听到没,人家根本不稀罕你们什么亲传弟子!”牛大力指着宫正良哈哈笑道。

    “花小哥,你可想清楚。木师可是青高学院的副院长,四大院第二大院天道学院的总教授啊!”灰袍男子史有度刚刚被牛大力骂了之后一直没出声,此时终于找到机会说话,赶紧把木恩善的身份地位和花磊强调了一下。

    “不仅如此!除了学院的院长孟剑山孟师之外,木师就是学院境界最高,最强的存在了!”史有度生怕花磊没听清,又赶紧加上一句。

    听史有度提到了孟剑山,宫正良脸色微变,看着花磊冷冷说道:“花小哥可想好,若查出你真是作弊的话,那可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了。”

    花磊见史有度提到的院长孟剑山后宫正良表情微变,突然想起了莫老口中高人给他的那块小山子的令牌,看来这个孟剑山多数就是小山子了。

    一个可以称呼学院院长孟剑山为小山子的人拿出来的令牌,难怪一开始的学生和后来的几个教习都认不出来。

    想到这里,花磊露出腼腆的微笑,看了看四周的易裴诀木恩善等人轻声说道:“几位老师,我有个东西给你们看看,再决定何去何从可好?”

    木恩善还未说话,易裴诀已经冷着脸说道:“什么东西?”

    只见花磊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下来,站在众人面前,露出一脸害羞的模样,然后扭扭捏捏的在怀中悉悉索索的翻找了半天后,才拿出了一块黑黢黢的令牌,然后慢慢的举了出来。

    “圣学令……”

    “圣学令?!”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