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第403章 长微和玄清

    第403章 长微和玄清

    走出房间时,天色已经黑了不少,连带着银杏叶子的光泽也仿佛暗淡了些,周离发现槐序杵在院子里,正用手拂掉古钟表面的落叶。

    他迈步走了过去。

    槐序立马转头,警觉的看着他:“我是不会挨着你睡的!”

    周离:??

    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槐序依然警惕的盯着他,严肃道:“以前我说挨着你睡,你不肯,现在你要挨着我睡我也不会干的,你打消这个念头吧!”

    周离:……

    抿了抿嘴,他问道:“你在看什么?”

    “看这口钟。”

    “有什么好看的?你要喜欢,我送你一口。”

    “你看这个纹路……”

    槐序指着一个地方给他看。

    古钟身上确实有些纹路,不过这也再正常不过。钟和鼎在传统文化中都是有一定的特殊地位的,许多钟在铸造时都会在上面设计一些花纹,以作装饰,也有些会刻写铭文,赋予它一些意义。不过槐序指着这个地方倒不太像装饰或者文字,因为钟鼎上的装饰大多是对称的,这个纹路则是孤悬的,更像是某种特殊印记。

    “有什么不对吗?”

    “叫你认真学习你不听吧?天天就知道撸猫、玩手机和谈恋爱。”槐序暂时性的忘记了自己怂恿周离谈恋爱的事情,“你但凡把那个姓蒋的书多看几本,你都知道了,这个是天师的东西。”

    “是么?”

    “这口钟上有灵力,只是藏得很深。”槐序说完,斜着眼睛瞄了他一眼,“感觉不出来吧?你感觉不出来是正常的,如果不是本大魔王,换了谁都感觉不出来!”

    “明公呢?”

    “……我好好跟你说话,你不要老是跟我杠!”

    “对不起。”

    “嘁!”

    “所以这个道观以前出过天师?而且还是比较厉害的那种?”周离虚心问道。

    “对的。”

    “这样啊……”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东西。

    因为古代天师加入宗教实在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并且主要就是道教,尤其是正一教——天师们还是有静心修习的需求的,当然为国效力、谋权谋利的也很多,但对于这一小部分想要静心修习的天师而言,加入宗教就成了一个很好的选择。在某些朝代方外之人可以免除赋役,甚至有些时期还可以超脱法外。

    当年的春山道人晚年就选择了归隐道教,在他那个年代这应该是种赶潮流的做法。

    周离开始在观中转悠了。

    两只狗趁着夜色追逐打闹,这在农村是很常见的景象,除此之外周离还在院中发现了很多小动物的踪影,都相处得和谐。

    道观还真不小。

    相比起止洪观,这是一座较为纯粹的道观,它不仅占地更大,布局也是常见的小道观布局,几个神殿供奉着不同的道教神祇,虽然很多已经年久失修了,可依然打整得干净。

    逛着逛着,他便逛到了伙房外。

    这是一间位于后院的小房子,晚上开始有了些凉意,因此房内的火光就显得格外温暖。

    楠哥和玄清小师父在里面忙碌着,透过黑乎乎的窗能看见她们跳动的影子,周离能听见她们的说话声。每逢这时他都不得不惊叹楠哥的交友能力——好像不管遇上谁,她都能在很短时间内和人家打成一片,就如现在。

    “这个道观多少年了?”

    “据说上千年了。”玄清师父说道,“不过也是听我师父说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吹牛。”

    “这么大,啧,以前肯定辉煌过。”

    “据说古时候这边人很多的,不远处就有个镇子,所以这里香火还不错。可是后来打仗,镇子被烧光了,人们都跑了,渐渐地也就没落了。”玄清师父说,“因为这里偏僻,所以在打仗的时候幸运逃过一劫,后来也是因为偏僻,都没人来这里,所以也快要荒废了……好像早几十年还有挺多道士的,那时候全民抗战,好多都跑去参军了,然后再也没回来。”

    “我看这里好像刚翻修过。”

    “前几年师父修的。”玄清小师父说,“他担心后继无人,想着把道观翻新一下,看能不能招到传人,所以就把毕生积蓄都拿了出来,趁着那会儿身体比现在好一点,硬是自己买来材料一点一点修的,花了将近一年。”

    “招到了吗?”

    “不知道算不算招到了。”

    “哦就是你呀!”楠哥恍然,将沾在刀上的菜抹下去,“那平常会有很多人来这里吗?”

    “很少很少。”

    “那你们平常生活……”

    “我们自己种菜,自己养禽畜,差不多能够养活自己。每年秋天会有一群摄影爱好者来取景,在这里住一晚,也上柱香,他们出手都比较大方。还有就是这株银杏了,它年生太久,按这个地方的习俗,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带着新生儿来拜它为‘保保’,意思是它可以帮人挡灾,一般来说他们也会封个小红包给观里。”玄清小师父许是太久没有同龄人说话了,起初她还保持着平静甚至有些清冷的语气,耐不住楠哥性子火热,她已经被融化了,“我还偶尔在网上做做直播,开个美颜,也能赚点钱,贴补观用。”

    “那你还真是挺辛苦的。”

    “还好。”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修道的?”楠哥问道,“我在网上好像也看到过一个归隐的妹子。”

    “终南山那个是么?”玄清师父笑问。

    “你也知道?”

    “网上看到过。”玄清师父笑了笑,低下头说,“我是小时候家庭原因,后来父母双亡,那会儿不懂事,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但是死也不敢死,就想着出家算了。但是我没文凭,去别的寺庙也没人收我,阴差阳错就来了这里。”

    “阴差阳错……”

    楠哥想起刚才周离向老观主解释的时候,也用了‘阴差阳错’这个词,不由笑了。

    玄清师父也笑,继续说:“最开始其实我后悔过很多次的,后来待得久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到后来居然还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的……”

    “那你最开始怎么没离开呢?”

    “我走了,就只有师父一个人了,这个道观也要倒了。”

    “原来如此。”

    玄清小师父说话有点有一说一的感觉,一点也不隐瞒,但楠哥听了她的真实情况,也并不会因此就觉得她不是个诚心向道的人,反倒觉得她直率,有种已看开了、不在乎的感觉。

    “老观主多大年纪了?”

    “82。”

    “你答得好快,我妈的年纪我都得想一下才答得上来。”

    “前些天才去了医院,上面写着有。”

    “哈哈哈哈……”

    这时楠哥突然发现了站在外边的周离,她楞了下,转头问:“你站这干嘛?偷听我们讲话吗?”

    周离立马窘迫的往前走:“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没有……你来烧火吧,先坐一下。”

    “好。”

    于是周离坐到了灶前,虽然只有里面的小灶燃着火,但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就回来了。

    只听楠哥继续问道:“那以后你会接手道观吗?”

    玄清师父却沉默了,没有马上回答。

    周离悄悄打量着玄清师父的表情,他已知道了玄清师父的答案,也能够理解——如果老观主仙逝了,玄清师父接手道观的话,那这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很显然这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是有些困难的。

    这里实在太偏僻了。

    她也不是郑芷蓝。

    楠哥见状,也立马打算跳过这一话题,可还没等她说话,玄清小师父就开口了。

    “这个问题师父也问过我很多次的,但是我不想一辈子留在这里。”玄清小师父说道,“我想以后出去走走,也可能我会回来,也可能不会。”

    “正常正常,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人生。”楠哥连声说。

    “嗯。”

    “你平常就每天学道法吗?除了干活。”

    “也不全是。”玄清小师父笑了笑,“道家很随意的,师父教我最多的是二胡和琵琶,据说这是我们观的祖传艺能了,我在网上直播也是拉二胡或者弹琵琶,师父弹得很好。然后是一些做人的道理之类的,再然后才是道法。”

    “周离,起火了。”

    起火就是生火的意思。

    因为有客人来,玄清小师父把腊肉拿来煮了,这是唯一的荤腥,此外都是些素菜。

    非常清淡,但是口味还不错。

    冬瓜有冬瓜味。

    番茄有番茄味。

    在这个年代,这都是很高的评价了。

    周离最喜欢的是一盘‘牛皮菜’,以前他就吃过的,当时楠哥说这是她们老家用来喂猪的菜,人偶尔才吃,但不知道为什么,这道菜就是很合他口味。

    要是说出来楠哥又要笑他。

    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周离便和老观主聊了一会儿天,听他说起以前道观的故事,还有那些他也是听说的道观的辉煌,又说起东边在建的景区、西边在修的公路,因为他的处境和止洪观的老观主几乎一致,所以他们自然而然的又聊到了日渐破落的道观和无人接力的传承。

    楠哥也和玄清小师父聊着月饼的那些奇葩口味。

    团子则四处捉蛾子。

    只有槐序一个人在无聊。

    聊着聊着,老观主居然睡着了,玄清小师父说这很正常,将他叫醒,扶他回房,然后又折回来。

    周离失去了拖延时间的借口,只得悄悄瞄向依然在和玄清小师父相谈甚欢的楠哥,数次欲言又止,终于弱弱的开口道:“我、我先回房间了。”

    闻言,先前还在无聊的槐序顿时抖擞了,悄悄竖起了耳朵,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

    只见楠哥一脸莫名其妙:“你回去就回去呗!找不到路吗?”

    周离好窘迫。

    槐序则窃笑不已。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