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第376章 地府喜加一,老赵,我愿称你为龙族之敌(2/2)

    第376章 地府喜加一,老赵,我愿称你为龙族之敌(22)

    数日之后·东澜景洲。

    曲城城隍鬼域。

    钟正没有穿城隍的衣服,只如当年一身红衣持剑行走在鬼域的街道上,眸子平和,扫视着这城中的阴暗角落,寻找可能被遗漏的问题,这算是他的好友贪狼星君告诉他的,是名为微服私访的手段,他颇为赞同。

    有许多事情,必须要亲自下来才可以看得清楚。

    从上往下看,和从下面去看,往往会得到不同的结论。

    此刻城隍鬼域和当年的模样已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来往者皆为命魂,和正常的城池也没有什么两样,城中极有秩序,阴差鬼卒巡卫,极大遏制了混乱,隐隐有成为方圆三千里鬼域中心的趋势。

    也或许是这个原因,或者,至少是原因的其中之一。

    前几日,龙族寻了过来,比较正式点的说法,应当是龙族当中,原本负责酆都鬼域秘市的睚眦前来,希望在他的城隍域内建立新的秘市,也就是所谓的鬼市。

    钟正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之前在西越平洲的时候,地府和龙宫也曾联手。

    根据贪狼所说的情况,龙宫地府,可以算是同僚,彼此之间是要有香火情分在的,而且在范无救而言,彼此还有种更为复杂的感情,毕竟都被某只猴子打过,多少有点同悲的意思,所以对此事情秉持了认可的态度。

    但是睚眦不愧为睚眦。

    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

    真的是半步不肯让步,如果不是众多的阴差当中有不少生前曾经是商人的作为辅助,加上钟正天生心思缜密,还真的不是睚眦的对手,恐怕早就被拿下来,但是城隍域的事情,钟正也不肯做让步,当下已经扯了数日,毫无进展。

    今日钟正是出来稍微散心,舒缓一下积蓄的疲惫。

    行了一段时间,突然听得了旁边传来几声不怀好意的笑声,钟正微微皱眉,转眸看去,见到几只鬼修围堵在巷子里,中间是个身子娇小,似乎还不到五尺的孩子,钟正眉头微皱,当即朝着那边走去,听得到那边交谈。

    “这小家伙看起来有些面生啊……”

    “是生灵,好像是孤身一人来了鬼域的。”

    “周围没有鬼差跟着,这个可是难得的好事情!”

    “赶紧利索些,趁着鬼差不在,咱们嘿嘿……”

    还没有说完,旁边传来声音,问道:

    “你们要做什么?”

    “那还用说,那当然是……”其中一名鬼修随口开口,旋即发生不对,转过头来,见到了个身穿红衣,右手持剑的黑发少年,眉宇清冷,面色一僵,然后立刻往后就要跑。

    钟正手中城隍佩剑连鞘打出,轻易将这几个鬼修直接拿下。

    然后冷着脸叫来了阴差将其捆缚带走,道路两旁的命魂们看着被锁链捆缚的鬼修,指指点点,之后少不得经历一番牢狱之灾,乃至于直接坐上个一两百年,等到阴差们离去,钟正转眸看着仍旧站在旁边,似乎是因为恐惧而微微发抖的孩子,心中下意识浮现出判断。

    身高很矮,不过五尺。

    一张脸稍有些肉嘟嘟的,像是一团落了雪的糯米团子,面容可爱,双眼惊恐,却极清亮,穿着的衣服颇为奢华,也或许是如此,才会被鬼修盯上,而且,相当胆小,可以说极为胆小。

    就方才那几个鬼修开口说了的话,居然让她颤抖个不停。

    以她的装束,身上是必然有能够应对这种情况的法宝符咒的,方才也不知道是被吓住了还是怎么的,居然没能够用出来。

    钟正面容缓和了下,微微附身,让视线和这小姑娘平齐,问道:

    “我城隍鬼域,生者入内,都有安排鬼差随行,防止遭了害。”

    “毕竟鬼魅众多,难免有些不安全,你身边的阴差为何不在?”

    那小姑娘嗓子有些颤,不过声音像是含了一块糖,道:“我,我只是想要,出,出来散散心,才走的,没有找阴差。”

    钟正微微皱眉,颔首道:“原来如此。”

    “那么你是和家人失散了吗?”

    小姑娘点了点头,钟正道:“那简单,你随我来,我带你去找你的亲朋,往后要记住,哪怕是城隍之地,也同样属于鬼域,带着阴差,会省去许多的麻烦,记住了吗?”

    少女疯狂点头,看来是吓得怕了。

    钟正微微一笑,想到了生前的妹妹,将手中的剑递交给左手,然后伸出右手,道:“若是还害怕的话,可以拉着我的袖子。”他才说出口,就觉得失言,这个小姑娘这么胆小,自己这种话大概会吓住她吧。

    正要将手收回,少女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知是否是错觉,钟正觉得自己在这一双眼睛面前,竟然毫无遮掩,仿佛被一眼看穿,瞳孔微微收缩了下,然后那先前对于鬼修极为警惕的少女毫不迟疑地伸出手,抓住了钟正袖口。

    呼了口气,道:“你是好人,我跟着你。”

    钟正失笑,道:

    “在下已经是命魂之躯,你若真要叫我,也该唤我好鬼。”

    “来,你告诉我,和你一同的人在哪里,我带着你去找他们。”

    “嗯。”

    那小姑娘说了个名字,钟正便带着她往过走,一路上,就算是牵着钟正的袖口,这个小姑娘仍旧是极为警惕,会因为某个鬼修的注视而吓一跳,会转到旁边的位置上,死死抓住钟正的袖口。

    钟正抬眸看到她所警惕的,大多是城隍域所特殊在意的恶鬼。

    心中若有所思。

    最后送回去的时候,一名穿着黄色长裙的少女奔出来,将这个小姑娘一下揽入怀中,然后左右看着,见没有伤着了,才呼出一口气来,眉头微微竖起,气地咬牙切齿,道:“怎么一会儿不见你就溜出去了?”

    小姑娘低下头,吐了吐舌头,道:“我就只是想要出去转转。”

    “何况,不是也没有事情吗?”

    “你还说!”

    那少女抬手在小姑娘头顶弹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钟正,道:

    “是阁下将她送回来的吗?多谢。”

    钟正摇头道不必客气,正要离开,前面路上见到范无救和龙族睚眦前来,这里是龙族落脚之处,先前钟正就有些怀疑,这小姑娘这样的衣着,或许是龙族之人,当即心中更是笃定。

    睚眦和范无救见到钟正也是微惊了下。

    询问发生什么事情之后,睚眦的神色缓和许多,向钟正道谢,道:

    “有劳阁下……我家这晚辈父母去的早,一直跟着我们,性子胆小。”

    “虽然身上有护身的法宝,我等也不想要让她担惊受怕。”

    “夜儿,向钟判道谢。”

    随了其父姓敖的小姑娘对这个保护自己的少年颇有点好感,乖乖地朝着钟正行礼,钟正没有从少女头顶发现龙角,有些好奇,旋即注意到敖羽夜一下抬手捂住了头顶,满脸警惕看着自己,才发觉自己失礼,道一声歉。

    为了缓解尴尬,略有疑惑道:

    “夜姑娘也是龙族吗?”

    睚眦原本是打算最后一日谈判时候,将敖羽夜带过去。

    利用她的天赋神通来占得便宜。

    此刻承了钟正的情,也不好这样做,当即笑说道:“自然不是,夜儿的父亲是我龙族,是我唯一的弟弟,母族是孕有古代神兽血脉的麒麟,说起来的话,她应该是天地间,最后一位具备有谛听血脉的了吧?也是近来才懂得化形……”

    “呵,先前吾还打算借夜儿之力来谋划和诸位商谈的事情。”

    “而今自然不需要了,这一次,我龙族愿意让步。”

    他正说着,突然发现钟正和范无救的身躯同时一僵,看到统帅万鬼的红衣少年一点一点将视线落下,落在了身高不过五尺的小姑娘身上,眼睛微微瞪大,沉默了下,突然道:

    “不……这一次,我们可以让步。”

    “什么?”

    “睚眦阁下,你所说的要求我等都可以答应。”

    “但是有一个额外的条件。”

    睚眦微微一怔,他一开始提出的条件可是预留了两到三成可以还价的空余,这样钟正岂不是要吃大亏,从先前的商谈来看,这人进退有度,不是会吃这种亏的性格才是,他下意识道:

    “什么条件?”

    钟正手中的剑倒插在地上,他双眼看着敖羽夜,微微弯下腰,视线和少女平齐。

    伸出右手,垂落了红衣袖口,无比郑重道:

    “我希望,敖羽夜姑娘可以长留我地府!”

    天地之间唯一一只谛听!

    不可以让她离开!

    一片死寂。

    同样的话落入了不同人的耳中,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反应,范无救表示理解,赞同,觉得这正应该是地府要做的,敖雪儿呆滞,敖羽夜先前关了神通,此刻下意识开启,却有些迟了,只听到了最后一句,无比坚定认真。

    不可以让她离开!

    先是呆了下,然后无关于一切私情,她只是本能地,下意识道后退一步。

    抬手捂住嘴,止住那一声短促的惊呼,双眼瞪大瞪圆。

    我,我们才认识半天啊……太,太快了。

    旁边带着微笑,客气有礼的睚眦脸上的微笑凝固了,他一点一点抬起头,看着无比认真的钟正,他双眼从内部燃起了暴戾的火焰,头顶出现的龙族的特征,他本来的黑发微微舞动,根部染上了血色和煞气,看着地府四判之一,执掌万鬼的少年。

    嗯??!

    老子兄弟

    唯一的,血脉。

    你小子,想要,做什么?!

    PS:今日第二更…………

    明天这一卷就结束了啊~躺尸……

    敖羽夜,先前偷看老赵内心被鬼片吓了一大跳的小家伙,敖雪儿的同伴,出场于上一卷第一百四十八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