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0.第659章 难以置信的韩松

2021-04-14 作者: 西风啸月
  第659章 难以置信的韩松

  原来是谈钱。

  那就好办了。

  大周作为天下之主,腹游四海,坐拥十三州沃土。虽因为现天下动荡,对多地已经失去了实际的控制之权。

  但三代之治,还是让大周的底子无比的浑厚。

  若眼前人的消息当真有价值的话,那想必不管是天子还是朝臣,都不吝啬于花上这笔钱。

  有这种认知在,韩松自然也有相应的底气:“可以,只要阁下提供的消息确有价值,价钱,也肯定会让阁下满意。”

  “爽快,”南华观主做出一副相当市侩的表情道:“既然韩大人这么干脆,那在下就开价了……”

  说着,南华观观主便将早就准备好的价码一一道出。而伴随着南华观主的言语,也让韩松的底气越来越不足,脸色也越来越黑。

  以至于南华观主这边将话说完,寒松的脸色,阴沉的都仿佛像是能挤出水来。良久才开口,咬牙切齿道:“阁下的胃口倒是不小,也不怕把自己撑死!”

  “韩大人这话是从何而来?”南华观主一脸无辜的模样道:“在下这完全是按照韩大人你们在海捕公文榜上,所开出的悬赏等价交换来的。我可是一点儿也没多要。”

  海捕公文榜?
  等价?

  难不成……

  韩松瞳孔瞬间为之一缩,都是一颗心,也跟着期盼跳动了起来。

  要知道,由于对方昨天在信并没有详说之故,因而韩松也只是以为,这求见面之人所能提供的,只是天门地户的一些普通成员、或干脆就是一些附属势力的信息。

  了不起上天了,也最多是像徐州那边一样,是类似于天四这种核心成员的信息。

  但现在听其所开出来的价码,以及这意思,难不成……

  虽心中期盼之极,不过为了防止自己是空欢喜一场,因而韩松便暂时压抑住了那跳动的心,做着最后的确定道:“怎么?难不成,阁下能提供的是天吴的消息不成?”

  “不错,天吴的真实身份,以及证实这一切的证据。只要韩大人的价钱能让我满意,那么这一切都是你的,”南华观主直截了当道。

  “……本官应了,”韩松就这么盯着眼前的人看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微笑道:“就像阁下所说的一样,若阁下的消息是真的,那么这一切本就是你应得的。”

  就像早先所说的一样。

  圣眷他有,实力和能力韩松也有。

  现在距离他坐稳拱卫司指挥使的位置,也就差上一件功劳了。

  而对于韩松而言,最适合也是最出彩的功劳是什么?
  当然就是将内三司衙门给祸害个不行,让天子欲出之于后快的恶徒。天门地户,以及其主天吴了。

  事实上,要不是昨天晚上那封信上,所提及的正是相关。

  他一堂堂拱卫司指挥使,还真是未必会有这个闲工夫,会这种来历不明之请。

  哪怕是这请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京城的城中,巡城司衙门的边上也是一样。

  “那这桩生意,就算是成了?”南华观主做着最后的确认道。

  “当然,”韩松强调道:“不过前提是你的消息没问题才行。”

  “好了,耽搁的时间也够久了,”似乎是不想再废话下去,也不等南华观主这边有所表示,韩松便再次开口道:“那么交易方式是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是……”

  “不用那么麻烦,我既然选择和韩大人交易,就表示我信得过韩大人。”南华观主出乎韩松意料的好说话:“一应相关,我可以先行支付。等韩大人都验证完毕,确认真实性之后,在将我要的付清就好了。”

  “……阁下就不怕韩某赖账?”韩松深深的看了眼前的人一眼之后,继而眯着眼道。

  “当然不怕,”南华观主脸上笑容不变道:“还是那句话,我信得过韩大人。而且……还没有人敢赖我们的东西!”

  说完南华观主也不等韩松这边对此有所表示,便直入正题道:“不知韩大人可否记得,三年前太后大寿,被镇北侯送入京中,当做质子的那位白家的病弱公子。”

  “记得,”韩松虽不知这个时候,眼前之人提及白礼做什么,但不妨碍他回答:“好像陛下心系其身体,还专门派太医为其诊断过。”

  说完南华观主也不等韩松这边对此有所表示,便直入正题道:“不知韩大人可否记得,三年前太后大寿,被镇北侯送入京中,当做质子的那位白家的病弱公子。”

  “记得,”韩松虽不知这个时候,眼前之人提及白礼做什么,但不妨碍他回答:“好像陛下心系其身体,还专门派太医为其诊断过。怎么了?这位白家的二公子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南华观主微微颔首,继而道:“这位二公子不光是有问题,而且是大有问题!”

  “愿闻其详,”韩松挑眉道。

  南华观主也不卖关子,直接了当道:“他就是天吴!天门地户之主!”

  ……

  韩松闻言眼神逐渐的开始转冷,以一种看骗子的目光,凝视了南华观主良久。才终于开口道:“这就是阁下要说的?本官果然不该有所期待。”

  说着,似乎也懒得再和南华观主这个已经在他心目之中,和骗子划等号的人,再继续浪费唇舌下去。

  直接站起身来,便准备离开。

  而韩松的反应,似乎也在南华观主的预料之中。

  毕竟他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

  因而也不恼,反而故作不知道:“怎么?韩大人,剩下的东西你不打算要了吗?”

  “本官没兴趣继续将时间浪费在一个骗子身上,”韩松冷冷地看了南华观主一眼,继而不客气道:“阁下这所谓的价值连城的消息,还留给阁下自己吧!”

  也就是南华观主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实力,使得韩松再见到其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眼前之人同为天人。

  要不然的话,仅凭韩松认为这南华观主戏耍他这一点。便会给其一个好看,对其不客气。

  而面对拒人与千里之外的韩松,南华观也早有说辞。

  就在韩松这边转身起步,几步间,马上就要步入下楼梯口之时。便听南华观主这边再一次开口道:“身为拱卫司指挥使,韩大人应该清楚。

  很多时候,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未必是真。

  固有的判断,固有的印象,也很有可能会给带来错误的判断。

  也许在韩大人的眼中,白家的这位二公子是天吴一事,确实是可笑之极,荒唐之极。

  但事实有的时候就是这样。

  有倒是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既然韩大人人都已经来了,也坐着听我说了这么久。为什么就不能将所有听完,再做判断呢?
  有时候给别人一个机会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给自己一个机会。”

   终于完了

    以后不能拖到晚上在写了,卡着卡着,时间就不够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