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第655章 难以置信的供词

2021-04-12 作者: 西风啸月
  第655章 难以置信的供词

  “这才太平多久,又有老鼠混进来了。”

  渔阳,铁卫衙门。

  大统领童雄付听闻手下人汇报之后,细长的双眼顿时一眯,继而对着一旁,瘦的好似竹竿儿一样的一人道:“季行,若我没记错的话,那些人身上,应该都有你留下的追踪印记吧。”

  没错,当天跟白礼一同出去踏青的人,不是就这么放过去就完了。

  由铁卫的人,分别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只有一种灵虫所能捕捉到的印记。每当那印记即将消散时,铁卫的人便找个由头重新附加上。

  因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也是铁卫用来钓鱼的饵。

  用来钓那些有心人的。

  “回大人,确有此事!”竹竿男子应声回道。

  “那出发吧,”说着,童雄付电站机身来一边向外走去,一边目露寒光道:“闲置了这么久,也该活动活动了!”

  其实从白夫人遇袭以来,童雄付胸中就有一团火。

  这团火有恼羞,也同样有自责。

  毕竟作为职权范围和内三司衙门差不多的机构,没能提前发现并阻止秦公公的计划,至于自家主母险些身死,就是失职!

  而且还是那种非常严重的失职。

  也亏是镇北候在第一时间便出面将其压住,不让其乱跑。要不然,感觉无颜面对镇北侯的童雄付怕是早就在第一时间跑去京城,用他的命,来以彼之道,给朝廷方来个狠的了。

  现正好朝廷的人又撞到了他的手里,那童雄付还不……

  尚且不知道幽州这边的反应,要远比他们想象的要迅速,且有效。

  白面无须男子所带来的人之中,正好有刑讯方面的大家。而他们所抓来的那人,本身又不是什么硬骨头。

  因而不多时,此人便开了口。

  吐露出了白面无须男子这边想要知道的内容。

  只不过,这招供出来的内容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一时间,哪怕是以白面无须男子的城府,都不由惊滞当场,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之情。

  良久之后,其身边的一位疤脸手下才率先开口,干笑道:“大人,这,这未免太,太荒谬了吧!就那镇北候府的病痨鬼?大人,属下看多半是这不知死活之辈还心存侥幸之心,所以才敢拿妄言来搪塞大人。

  大人,您先稍后,属下这还有为施展的手段。待这一套下去,属下定让其将真情透露出来!”

  说着,疤脸手下便再次出手,对抓来之人施以重刑。

  然让疤脸手下没有想到的是,受刑之人到死也没有改口。

  不,准确的说,在酷刑之下受刑之人确实是改了不少次口。

  但较之前所招供的那个,在疤脸手下等人眼里,听起来像天方夜谭的供词,还要不经问。

  随便问问,便前言不搭后语,破绽百出。

  一听就知道是胡编的。

  这也使得疤脸手下更怒,下手也更重。

  因而虽疤脸手下这边已经用尽了手段,想让那位受刑者多坚持一段时间。但还是……

  眼见受刑者这边终于熬不住酷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疤脸手下也只能遗憾的停下了抢救的手段,回转来到了白面无须的男子面前,开口请罪道:“属下有负大人重托,未能问出事情原委。还请大人责罚。”

  “去问问,那边情况如何了?”

  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因而白面无须的男子这边,当时在计划的时候,便计划着直接拿了两个人回来。并为了避免串供,分两个地方进行审讯。

  “是。”

  疤脸手下应声而去,而后不多时,便面带古怪扭曲之色返回。

  显然,那边的审讯多半也同样出了状况。

  而伴随着疤脸手下这边一开口,也印证了白面无须男子的猜测。

  那边的审讯结果之中,经得起仔细盘问的,也同样是那份在他们看来,最匪夷所思的供词。

  也就是秦公公所安排的人,是被白礼这位传闻中注定活不过三十岁的二公子宰了!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难不成,这些人都被人用类似于移魂大法的功法洗脑了不成。

  可是以这类功法洗脑洗出来的,细节方面完全经不起问。

  那……

  眼见自家的上官因自己的话陷入了沉默之中,疤脸手下迟疑了一下,接着开口提议道:“大人,要不……再趁着夜色抓几个回来,属下就不信了,这些人的骨头会都这么硬。”

  “公衡,你有没有想过……这两个人的骨头并没有你想象的硬,”白面无须的男子在默然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道。

  “大人的意思是说?”疤脸手下豹目一睁,迟疑道。

  白面无须男子也不卖关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有没有可能,那两份经得起盘问的供词所说的,是真的呢?”

  真的?

  开什么玩笑!
  疤脸手下第一反应,就是自家的上官疯了,居然会相信如此妄言。

  然当其脑海之中,下意识间划过了刚刚,受刑者在其手下所招供的画面之时。却又有些不确定起来。

  毕竟就像之前所说的,这位疤脸手下在刑讯一道上多有建树。因而对于受刑者开口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也有着独到的判断。

  而若是以他的判断作为依据的话,那之前受刑者所招的供词……

  “可是……可是大人,若属下没记错的话,那位二公子才不过双十年华而已。”

  疤脸手下还是不太敢相信道:“能这般年纪成就天人,怕也只有百家争鸣时期,才有记载。难道这位白家的二公子,还能比肩上古先贤不成?”

  “……谁知道呢?”

  白面无须男子沉默了片刻之后,继而轻笑道:“不过杂家知道,此次幽州之行……是越来越有趣了。”

  “那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办?”疤脸手下显然还是没有忘记了之前的题意,因而不用再次开口道:“要不要,再抓几个回来,继续审一审。”

  “怕是没这个机会了,”白面无须的男子扫视了一眼外面的夜色,继而目光闪动道。

  没机会了?

  疤脸手下闻言,微微一愣。

  显然有些不解自家的上官所言究竟是何意思。

  然还没有等他问出什么来,便听白面无须的男子再次开口道:“我们有客人来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