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终章

2020-06-05 作者: 公子无双
  慕予初对陆湛南设计安希媛的事,她并不知情,所以在陆湛南提出用自己交换她时,她错愕不已的看向几个月未见的男人,心里也震惊的不行。

  也想着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他们不是已经都离婚了吗?

  但陆湛南的话落在薛清扬耳底,他仿若是听到了一个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他嗤笑着看向他,摇着脑袋笑的魑魅。

  “陆湛南,我还没你想的那么傻,倘若我把她放下来,你觉得我还有挟持你的机会么,就算有那又怎么样呢,我不会傻到那么做的,所以你别想试图耍花样,你该知道我不会有这样的耐心。

  今天我既然来了,就没想着能活着从这里回去,连男人都做不了了,还活在这世界上做什么呢。”

  薛清扬的话无疑在告诉在场的人,他是抱着必须的决心来的,并且,他还打算拉着慕予初一起陪葬,他说完这些话,抬起脚步就走到吊着慕予初的大树旁,指节略有深意的磨砂在吊着慕予初的粗绳子上。

  “慕予初,你把我害得那么苦,那就由你陪我下地狱吧。”

  他笑的鬼魅,宛如地狱来的修罗般让人觉得渗人。

  慕予初惊恐的看向他,目光触及他磨砂着绳子时,她一口气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她呼吸急促道。

  “薛清扬,是你对我不轨在先,你凭什么把这些算到我头上来,但凡是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我不欠你的,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薛清扬冷笑一声,嗤笑道。

  “是么,可怎么办呢,我就要将这些算到你头上,不仅是这样我还要你肚子里的孩子跟着为我一起陪葬,传闻你怀的应该是双胞胎吧,三条命赔我一条命,我还赚了两条呢。

  不仅是这样,我还能让陆湛南痛苦,简直是完美。”

  他的视线意味深长的落在她小腹上,脸上得意的不行,可听闻他这些话的慕予初猛地呼吸一窒,双手下意识的想要抚上自己的小腹。

  奈何,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腰后,连护住的能力也没有,看薛清扬的样子并不像是在说假话,必然也是蓄谋已久。

  慕予初惊恐的摇着脑袋,她可以去死,但她腹中的孩子是无辜的,她还不能死,不能。

  “薛清扬,你个人渣混蛋,你快把予初给我放下来。”

  徐思雅急坏了,也吓坏了,下面可是万丈深渊啊,这要是掉下去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这男人是疯了吗?

  陆湛南和顾承泽自然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两人的视线死死的盯着薛清扬的手,随后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眼,陆湛南紧跟着对薛清扬道。

  “那又怎么样呢,你应该没忘记,她害了我奶奶,像她这样恶毒的女人我怎么会为她伤心难过,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是么,可她肚子里到底流淌着你们陆家人的种,你的种,你难道不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薛清扬冷笑。

  陆湛南却仍旧一脸平静道。

  “像她这样恶毒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又能好到哪里去,况且,我陆湛南要是想有孩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你觉得我会在乎?”

  他试图拖延时间,可不明真相的慕予初听到他这番话,一颗心狠狠的震住,一股悲伤瞬间从她脚底板一路衍生上来。

  原来,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但只要慕予初细细看去,陆湛南浑身都在轻颤,特别是他紧握在一起的双手,颤的越发的厉害。

  被他这么一说,薛清扬一脸怀疑的看向说话的陆湛南,无法不承认,像陆湛南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想要女人和孩子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又怎么会在意一个私生女。

  但如果真的不在意,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薛清扬宛如当头棒喝般的反应过来,却也是在这时准备绕后过去的顾承泽正想扑上去阻止他时,薛清扬视线不经意一撇正巧看到过来的顾承泽。

  那一瞬,他猛地反应过来陆湛南这么说完全是在拖延时间,他冷笑一声,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他一把扯掉绑在树上的绳结,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悬崖边,大小一声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由她们为我陪葬,哈哈。”

  薛清扬捏着绳子,仰头就朝悬崖下倒去。

  与此同时,绳子一被解开,慕予初纤瘦的身姿就这么在众人眼中快速的往下坠。

  “啊...。”

  慕予初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所有的思绪全部停顿,脑海猝然闪过从她小时候,一直到遇到陆湛南的画面宛如电影快镜头般的一一闪现过她脑海。

  “初初。”

  “初初。”

  两道急切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绑着慕予初的绳子在她坠落的瞬间快速的绕过树身,又拖到地上一路往悬崖下缩去,陆湛南几乎没任何思考,快速的抬起脚步冲上去抓住绳子的末端。

  跑上来的自然还有顾承泽,绳子掉下去的速度实在太快,徐思雅吓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几乎是直接晕倒在章树的怀里。

  慕予初的身姿在极速的往悬崖下坠落,眼里是薛清扬得意的脸,她绝望的闭上眼睛,心里不停的念着对不起,心里更是心疼的不行,她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出生,还没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呢。

  就在慕予初以为她会掉下悬崖似死的时候,她下坠的身姿突然一紧,人跟着直接朝悬崖边缘撞去,她猛地睁开眼睛,被捆绑的手臂一下子撞在悬崖边上,疼的她两眼直冒金星。

  “初初,怎么样,你没事吧?”

  一道清冽的男声猝然从悬崖上响起。

  慕予初呼吸一窒,她下意识的抬起眼帘,一眼看到死死抓着绳子末端的陆湛南,她震惊,几乎是傻在原地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初初,你别怕,我这就拉你上来。”

  陆湛南吓坏了,目光在看到慕予初后这才稍稍的松口气,这时,顾承泽也冲了过来,两人拿着绳子一起将坠落悬崖的人儿给拉了上来。

  待慕予初的人刚刚沾到底,陆湛南脸色发白的拥抱住她,浑身都在颤,宽厚的大掌温柔的抚着她的后脑勺,宽慰道。

  “初初,没事了,没事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慕予初劫后余生,脸白的如同一张白纸,待反应过来后,她潋着呼吸看向紧紧把她抱在怀里的陆湛南,久违的拥抱,久违的熟悉的味道,慕予初只觉得心里一酸,猝然声泪俱下,哭的完全不能自已。

  好在是有惊无险,慕予初很快被陆湛南抱往医院,去的自然还有已经晕过去的徐思雅,这一次,顾承泽并未跟车过去,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陆湛南,和躺在他怀里的小人儿,随后微微一笑主动为他们关上车门。

  就像关上这些年他对她的爱和思念,因为他知道现在已经有一个比他更爱慕予初的人在,况且,能和慕予初在这生活几个月,他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车子很快扬长而去,阳光下,顾承泽笑的格外的温柔,阳光也是无限的好。

  ...

  慕予初很快被送往医院,也做了全身检查,好在人都没事,只是掉下悬崖的时候她撞到伤了手臂,外加一些外伤,也没别的事。

  倒是有些受惊过度,直至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直至陆湛南像得到失而复得的宝贝般拥抱她,用身体给她温暖时,她这才稍稍的反应过来,耳边是陆湛南虔诚的对不起。

  “初初,对不起,是我害你受苦了。”

  慕予初红了红眼圈,人下意识的朝他询问道。

  “你怎么来了?”

  并且,这男人真的很奇怪啊,不是说不在乎她么,怎么现在反倒是抱着她不放,这算怎么回事?

  陆湛南深情款款的松开她,目光贪恋的落在她已经隆起的小腹上,他温柔一笑,薄唇紧贴到她耳边道。

  “小东西,还挺让人难忘的,初初,我爱你。”

  慕予初震惊,赫然睁大眼眸,一张俊脸突然在她眼底无限放大,微凉的唇猝然紧贴在她唇上辗转缠绵。

  后来,慕予初才知道他跟她离婚完全是因为安希媛,也知道陆景琛的死其实跟陆湛南没关系,反倒居然是安希媛杀害了他哥哥,他之所以这么对待自己,完全是想安希媛自己露出马脚。

  并且,她后来还知道老太太居然也是安希媛推得,又得知老太太已经醒来时,慕予初第一时间赶到老太太身边,却不想正好陆家人和老太太得知慕予初出事,一行人直接在走廊上相遇。

  劫后余生,重复的喜悦很快渲染整个走廊。

  ...

  五个月后,慕予初顺利诞下一对龙凤胎,和陆湛南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至于徐思雅则在慕予初醒来后,偷偷的离开了s市,算算时间她也该生了,不过,在徐思雅失踪的当天,陆湛南也给章树放了长假。

  至今也没他的任何消息。

  ...

  至于沈子溪这边,她后来才知道沈砚安的妈妈是被沈母给算计,最后郁郁寡欢而死的,她后来也终于明白沈砚安为什么一直躲着她,逼她离开他了。

  再没得知这样的事,她还可以仗着爱肆无忌惮的缠着他,但现在两人之间隔着一条人命,也明白沈母当初为什么那么反对他们在一起了。

  最终沈子溪选择离开,带着她和沈砚安的爱,和他们的孩子离开。

  却不想她赶往机场的路上就被沈砚安给堵了个正着。

  “现在才想离开,是不是晚了点。”

  沈子溪苦涩的看了沈砚安一眼,抱歉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我妈妈对你妈妈做过这样的事,对不起,阿砚,真的对不起。”

  沈砚安温柔一笑,揽着她的腰身死死的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循循善诱道。

  “既然你妈妈欠了我一条人命,那就由你来还,用你的这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被子,生生世世来还,况且,你现在不正在还我一条命么。”

  他温柔的大掌抚上她的小腹。

  沈子溪震惊,又哭着释然,伸手就拥抱住他的脖子,狠狠的点头道。

  “好,我还,我用我这辈子对你的爱替我妈妈赎罪。”

  “好。”

  沈砚安嗓音沙哑,从前他离不开她,那以后就更加离不开她了,那就用她来偿还这一切吧,他相信他妈妈会原谅他的。

  幸福正在上演。

  *

  “老公,你说章助理现在有没有找到思雅,思雅生了男孩还是女孩啊。”

  陆家别墅的双人床上,被陆湛南抱在你怀里的慕予初一脸担忧的朝抱着她的男人询问。

  陆湛南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嗓音沙哑道。

  “嗯,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我相信他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

  他说着还在她饱满的额头上亲了亲。

  慕予初被他亲的有点痒,她下意识的想逃,不想陆湛南吻过她饱满的额头,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微凉的薄唇呼吸急促的吻过她的脸颊,辗转吻住她的唇。

  “唔...,老公,你干什么呀。”

  慕予初羞涩的挣扎,可长期吃素的陆湛南哪里还忍得住,骨节分明的手很快脱光她身上的衣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融合在一起。

  “嗯,老公...。”

  她软糯糯的喊了他一声,陆湛南更是因为她的紧致长舒了一口气,最近这段时间慕予初老是围着两个孩子转,他饿的是一块肉都没吃上。

  眼下好不容易两个孩子被陆母带回老宅,他哪里还忍得住,长时间的禁欲让他恨不得缠着她三天不给她下床,他眯着眼睛,咬着牙道。

  “老婆,说爱我,说你最爱的人是我,嗯?”

  许是长久没在一起的关系,慕予初特别的敏感,被他这么一刺激,她伸手就抱住他的脖子,自然也知道这段时间没好好陪陪他。

  她微微一笑,主动送上自己唇,热情的回应他,嘴里低喃道。

  “老公,我爱你,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

  一时间,房间里溢满了暧昧无疑的低吟声,和酣畅淋漓的味道,月光下,双人床上的两道身影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一室旖旎。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