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5.第1382章 尚富海的承诺(求订阅 求票票)

2021-04-10 作者: 辛巴树
  第1382章 尚富海的承诺(求订阅 求票票)
  周秀梅又反驳了一嘴:“他那是不务正业,年轻的时候胡吃海喝,临到老了,身体不行了,没钱看病,能一样吗!”

  尚勇也瞪眼了:“老太婆,你说说有啥不一样的,咱家要不是富海起来了,我那几年不也一样生不如死,最后和赵黑子有什么区别。”

  周秀梅这一回不说话了,她老头子说的是这么个理。

  可现实是尚勇现在治好病了,只要他不是可劲的造,身体感觉哪里不适,随时可以去医院,不用再担心没钱看病的问题了。

  尚富海寻思今天就是好好的过来上个坟,祭奠一下家里故去的长辈,怎么父母就谈到身后事了。

  这不是闹吗!
  “爸,妈,咱今天好好的,怎么又说起这些丧气话来了,你们老两口先使劲活到百岁,到时候看着元宝出嫁,金宝娶媳妇,说不定还能看看重孙子,这不好吗?”

  “爸,你也真是的,过得好好的日子,你非得提什么墓地的事,你怎么就不能盼点好啊,你那个同龄的过世了就过世了呗,生老病死多正常的事,能怎么着你呀,年纪轻轻就走了的还一大把哪,难不成我也得提前考虑,你今天可真有意思。”尚富海适时插话,说了一通。

  看着他父亲尚勇脸上还有种不服的表情,尚富海直接祭出了杀手锏:“爸,妈,你们要是再这样吵吵,那我可带着元宝和金宝他们回去了啊,有这闲工夫,我还不如带他们到处走走,看看山山水水的呐!”

  徐菲刚才听着她公公婆婆说的那些话,其实她心里也不太舒服,再者说了,这地方就是尚家的墓地陵园,是说这些话的地方吗?

  可她也不能批评‘长辈’不是,好在尚富海听不下去了,说了一通,她心里给尚富海点赞呐!

  咋就不能盼着过点好日子了,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好日子过够了闲的’?
  不过她会打圆场啊,这个时候,她站出来说了句:“大海,你少说两句。”

  接着又扭头看向了公公婆婆二人:“爸,妈,咱还是去祭奠吧,完事后好回去,这边温度有点低,来之前没多想,元宝和金宝穿的衣服有点少,我怕他们再冻感冒了。”

  一听儿媳妇说孙子和孙女衣服穿的少,待时间长了可能会冻着,甭管真假,周秀梅和尚勇二人都当了真,尚勇赶紧说:“快点走吧,你们爷爷奶奶的坟就在前边,咱们祭奠完就抓紧回去。”

  这理由可真强大,尚富海看着闺女身上挺厚的粉色毛衣和白色外套,儿子则被包裹的像橄榄球一样,他们俩能冻感冒了?

  开玩笑的吧!

  但关心孙子孙女的老两口可没心情去关注这些细节,况且纵是看到了,他们也觉得穿的还是少。

  忽然一阵风刮过来,尚勇老两口都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感觉今天的温度确实有点低了。

  春节前夕,大姑父刘学旺过世下葬的时候,尚勇、尚建军他们兄弟俩带着尚家的子侄辈刚把已故老人的坟给清理了,再加上去年给二老重新立碑,把坟头给用青砖垒了一层,是以此时看过去,坟上显得挺干净的。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就是周围的杂草又长出来了不少。

  尚富海拿着铁锹把周边的杂草给清理了,尚勇已经摆上了祭品。

  按照规矩,这一通忙碌下来,就过去了半个小时,兴许是刚才烧草纸、祭品的关系,他们离开的时候,感觉身上暖融融的,那感觉给人一种错觉,他们被老人给祝福了。

  回到家里后,母亲周秀梅要去给姥姥上点祭品,父亲尚勇肯定是要跟着的。

  尚富海寻思他也跟着去一趟,没再让徐菲他们娘仨跟着折腾,这也是周秀梅的意思。

  孙庆德和黄伟开车跟着,到了这边的时候,尚富海第一眼就看到了姥姥坟前坐着的那个身影岣嵝的老人。

  “姥爷!”尚富海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周清利老人正坐在他老伴坟前嘀嘀咕咕的,听不清说什么,大舅和二舅领着几个表哥一家人在旁边帮忙。

  听到尚富海的呼喊声,大舅周秀清还挺诧异,问了一声:“秀梅,阿勇,富海你们怎么来了?刚从博城回来的?”

  周秀梅点头:“嗯,今天大清早往回赶,家里那边刚完事,我过来给咱娘上柱香。”

  周清利老人则叨叨:“秀梅啊,好几百里路,你说说你们还来回的折腾什么呀。”

  “姥爷,您可不能这么说,正好今天都休息,我这不是挺长时间没见着您了,怪想您的。”尚富海满脸的笑容。

  他说:“元宝和金宝也都跟着回来了,元宝刚才的时候还说想她老姥爷了,姥爷,等会儿跟我回尚家庄住一晚上呗。”

  周清利听到外孙子说起那个小机灵鬼的重外孙女,想着她围着自己身边打转的日子,心里就乐呵了,这份喜悦传递到他布满了褶皱的脸上,紧皱在一块的肌肉都舒展开了。

  “元宝和金宝还好吧!”他问。

  尚富海点头:“可好啦,不过临来的时候,金宝有点困了,我就没让他们跟着,元宝还一个劲的说让我把您给接回去住上两天。”

  “你可别哄我了,我还瞎折腾什么呀。”周清利笑颜如花。

  他扭头看向了石碑,说道:“老婆子,你看到了吧,都来看你了,都挺好,我也挺好,你就安安心心的,什么也别想……”

  周鑫鸿凑过来,喊了一声:“二姑,姑父,富海,你们回来了啊。”

  “鑫鸿,你二姑他们今天早上才刚回来。”尚勇说了一声。

  周秀梅点头:“鑫鸿又瘦了呀,现在当了一把手,是不是挺累的。”

  “还行吧,忙的事比较多了,不比以前了,二姑,我和我兄弟聊聊天。”周鑫鸿话里有很话。

  “好啊,那你们兄弟俩聊,我去给你妈帮帮忙去。”她走了几步,去和大嫂、二嫂她们帮忙去了。

  “鸿哥,我妈刚才不说,我还真没注意,你确实比以前受了不少啊。”尚富海笑着打趣他。

  周鑫鸿点点头,叹了口气:“忙的都抽不开身了,吃饭也没个准点,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我都有点后悔接这个盘了,还是以前的时候好啊。”

  尚富海心里很鄙夷他的说辞,直接说道:“鸿哥,矫情了啊,老二肯定是不如老大好啊。”

  “哈哈,这倒是!”周鑫鸿爽朗的大笑起来。

  二表哥周鑫伟也走了过来,他说:“富海,从过了年这段时间,你就一直没回来啊,在那边挺忙的吧。”

  “伟哥,你可说错了,我现在闲得不得了,公司都不怎么去了,日常管理有他们在,我都不用操心了。”尚富海说这个事还美滋滋的,他挺骄傲的。

  周鑫伟反正是理解不了他这个境界,他高兴的说起了自己的事:“富海,我在县城里买房子了,一套130多平的,你有空的时候去我那里看看,咱们好好喝点。”

  “好,伟哥,我过年的时候听我大舅说了,你和嫂子干得不错,不过现在房子也买完了,剩下的慢慢的还贷款就行了,再干活可就别像以前那么拼了,挣了钱也得保重身体才行。”尚富海劝他。

  周鑫伟很显然听不进去,他摇头说道:“不行啊,再奋斗几年吧,多挣点钱存起来,你侄子海林马上要上初中了,后边还有高中,还有大学,他成绩落下很多,我和他妈的成绩都白搭,辅导不了他了,得给他找个全科类的培训班,这些花销可都不少,现在还不到休息的时候。”

  尚富海撇嘴:“伟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可得说叨你两句了,难不成海林后边还得工作、买房子、结婚,你都要趁着这几年把钱给提前攒下?还是提前给他买好房子?”

  下一刻,尚富海摊开双手,说道:“这很不现实啊,对吧,后边还有好多年哪,咱慢慢来就行,我倒是觉得你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已经解决了房子的问题,就学点东西充实一下自己,以后的发展也有更多的选择,说不定收入就比现在还要高,到时候什么都解决了,你说对不对?”

  周鑫鸿跟着点头:“就是这样,我也给他说了,可你伟哥他不听我的,富海,他现在就认准了你,你可得多指导指导他。”

  尚富海这就有点尴尬了,怎么就成了二表哥的偶像了,他可不是想做什么‘文明导师’来着。

  赶紧摆手:“我也就是瞎弄罢了,靠的都是运气,伟哥要是学我的话,十有九不成。”

  二人只当他是谦虚,也没多说别的,周鑫伟去给他爸和二叔帮忙去了,周鑫鸿迟疑了一会儿之后,说起了一件事:“富海啊,我听说你前段时间挣了一大笔钱?”

  尚富海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他一眼,也没否认:“确实有这么回事,网上都传遍了,不过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离谱。”

  “嗯,那你对东云这边的投资怎么看?”周鑫鸿没有矫情,直接问了他一句。

  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又想找他表弟拉投资了。

  尚富海心里想着‘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下一刻,他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计划:“鸿哥,这个还真不好说,我过去这段时间之后,把钱都抽出来才会有下一步的投资计划,不过现在不行,我已经把钱投到其他地方去了,现在还差着十几个亿的缺口呐,我都愁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周鑫鸿心里很闹腾,他觉得表弟这是在拒绝他,他觉得要是拒绝的话不妨直说,这样拐弯抹角的才没意思。

  “富海,其实东云这边还真有个很不错的项目,是和市里一块合作的……”他想着详细解释一下的。

  尚富海知道他误会了,看看身边的亲戚,最后还是把周鑫鸿给拉到了一边,说:“鸿哥,真不是不帮你,我给你说个事,你暂时帮我保密一下,过段时间就无所谓了,到时候网上应该会曝光。”

  “什么事,你说。”周鑫鸿也想着看看他表弟怎么说出花来。

  接着就听到尚富海说起了一件事。

  “鸿哥,你应该听说了像今日头条,趣头条、微博,还有我的拍客短视频等等平台近期被针对的事吧!”

  说到这里,看着周鑫鸿点头以后,他才继续说道:“就是这个事,资本市场上有人一直在低价出售今日头条的股份,其中的大部分都被我给买过来了,到现在为止,已经花了我快20亿美金了,要不是从别人那里借了不少钱,我这一把就给花秃噜皮了,你刚才说让我投资别的项目,现在是真不行,手里没钱了。”

  周鑫鸿哑然,万万没想到他表弟一把投资了将近20亿美金,合着这就是130多亿人民币哪,他越想越不是个滋味,差距太大了。

  他表弟一个人的投资,都赶得上东云去年的净投资额了,这可真是个笑话。

  “富海,你弄得这么大,风险是不是也很大呀,要实在不行,我觉得你还是提前退了吧,最起码保本。”周鑫鸿劝他。

  他从他的角度出发,确实也是一番好心。

  尚富海微笑着摇头:“我很看好头条未来的发展,就像看好我的拍客短视频在未来的发展,现在确实是遇到了一点挫折,不过哪家公司发展起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现在拿下这些股份,也无非就是把原本的闲置资金给套在那里了,可我觉得未来的收益肯定不会低。”

  “那……”周鑫鸿开口,没再说出别的话来,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也不是一个圈子的,理解不了。

  还是想拉点投资,可他表弟明摆着告诉他,手里暂时没钱了,就是想支援他,也是有心无力。

  “鸿哥,要不这样吧,回头我让谢总去找你,要是项目合适的话,我让他那边做一下,你觉得怎么样。”尚富海问他。

  还能怎么样,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就是新的项目需求的资金很大。

  他刚开始盘算的很好,加上坊间传着他表弟刚获利了一大笔钱,寻思这可真是天作之合。

  可实际操作起来还是遇到了麻烦。

  表弟这边的资金另有用途,还给套住了,这是他没有考虑到的。

  在大舅和二舅的带领下,最后给姥姥磕了三个头,大舅的意思是中午在他这边吃午饭,可家里还有徐菲娘仨,怎么也不可能留下来,倒是尚富海临走的时候,一个劲的想拉着姥爷周清利的手,让他跟着回尚家庄住两天去,但老人最后也没同意,这个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回去的车上,周秀梅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富海,你发现了没有,你姥爷他现在也老了,驼背比以前更厉害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尚富海纵然有再多的钱,他也舍得给姥爷花钱,可还是没用,没有什么药物是返老还童的,也没有什么秘术能够让人停止老化。

  对他来说,也只能是在老人余生里多陪陪他,其他的都是扯淡。

  “妈,你抽空再劝一劝,咱走的时候再把姥爷带回博城去,家里吃饭不差这一双筷子。”尚富海倒是挺干脆的。

  周秀梅对儿子的说法挺满意的,可她知道她老父亲大概率是不会再走了。

  就像她一样,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孙子和孙女,她现在其实也不太喜欢去博城常住了,总归是不如尚家庄过得自在,随心。

  还是出门就碰上一两家邻居,随便唠唠嗑的感觉更好。

  回到家里后,徐菲刚做好的饭,元宝吃的满嘴流油,她正忙活着喂儿子吃肉松,看着金宝吃的挺欢实的,尚富海挺高兴的。

  ……

  周秀梅下午的时候给她大哥周秀清打了个电话,说是想把老父亲接到博城去住一段时间。

  周秀清说不上答应还是不答应,一直没有给出个痛快的意见,但是他说了一句‘问问老父亲是怎么考虑的’。

  很显然,这个事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他们就在家里待了一天的时间,第二天一早就赶回了博城,周秀梅还是跟着去了。

  暂时来说,没有更好的办法,她也不放心给孙子和孙女找个保姆看着,总觉得那是个‘外人’,找他们打扫个卫生,做个饭还行,可照顾自己的亲孙子和亲孙女,还是自己来吧。

  说到底不是一家人,人家总归不会尽心如意。

  再者,现在网络发达了,信息传递的很快,周秀梅也见多了电视上、网络上疯传的那些心黑的保姆时间,她更加不放心了。

  回到博城后,短暂的休整了一下,尚富海又带着一家人出门了。

  这回倒是没去远处,这两天把金宝给折腾的不轻,他们就在附近转了转。

  主要出来透个风,呼吸一下不一样的空气。

  顺便让元宝多见识一下,尚富海还一个劲的说:“元宝,爸爸明天就彻底退了,到时候爸爸带你和你弟弟游遍全世界。”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