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4.第1381章 挑明了干(求订阅 求票票)

2021-04-09 作者: 辛巴树
  第1381章 挑明了干(求订阅 求票票)
  暗中收集筹码的事被张一鸣给挑明了,他还要加进来分一杯羹,事情还没办完,中途就出了变数,尚富海觉得这个事还是给王琼说一声比较好点。

  毕竟王琼是出了一半的钱,他和王琼之间此前的分配方案都是已经说好了的,可有张一鸣这一次的横插一脚,利润分配就得变一变了。

  尚富海心里很清楚,不管怎么弄,分给张一鸣的这一成是肯定不能变了,还得靠他里应外合,再多拿到一点创业团队的股份。

  可话说回来,老张这厮也是居心不良啊。

  尚富海一想起张一鸣刚才说的话,他心里就止不住的想笑,怎么会碰上了这么个狠角色。

  没错,今天的老张表现的非常狠!

  俨然已经不顾及‘创业元老团队’这个极具历史性色彩的称谓了,照他的意思,他是打着要把他们这些不稳定因素都给踢出去的主意啊。

  让尚富海从明面上想办法收购‘创业元老团队’的股份,更准确的说是老张在‘借刀杀人’,借尚富海这把刀。

  他这是拿捏准了尚富海愿意当这一把刀。

  “不对,老张有没有可能也在暗中托其他人给他自己收集这些股份?”

  一个念头不经意间在尚富海脑袋里升起,他嘀咕起来:“要是这样的话,老张可就真是有意思了。”

  王琼很快就接通了尚富海的电话。

  电话刚打通,还没等尚富海说话,王琼就说道:“尚兄弟,别给我说又没钱了,我这还在想办法筹钱哪,你花钱也悠着点,实在不行,咱们先停一停!”

  这话就不能信了,尚富海觉得,拿自己手里的现金流和王琼相比,他绝对完败。

  海纳的王琼还用得着筹集资金?

  笑话!

  尚富海笑了:“王姐,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那肯定是好消息啊,坏消息你就别说了,留着自己暖被窝吧,要不然我今天晚上又睡不着觉了。”王琼也很贼。

  “王姐,你有点不地道了啊,我就是过来给你说一声,老张他知道了。”尚富海都不玩哑谜了,上来就一语道破。

  电话对面的王琼愣住了,不过她到底也是历经各种场面的大佬,随后问道:“也知道我和你一块合伙了?”

  尚富海说:“这倒是没有,我是什么人哪,别的不好说,我这个人就是讲义气,肯定不会出卖王姐的,不过老张知道我暗中在收购一些散落股份了,他也想分一杯羹,我不好拒绝。”

  “他给你了什么条件?”王琼早吃透了尚富海这厮了,没有好处的事,他肯定不会‘割肉’赔偿的。

  王琼的这个问题把尚富海给逗乐了:“王姐,看来还是你对老张比较了解啊,没错,他说答应我里应外合,再让我挖掉一部分‘创业元老团队’手里的股份,条件就是他要一成的利润。”

  “一鸣他为什么这么干?”王琼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尚富海也没有具体的答案,但是他心里有自己的猜测,对张一鸣这么做的目的也有些眉目了,遂把自己猜测的给说了出来:“应该是被这些‘创业元老团队’给伤透了心吧,觉得股份在他们手里更是定时炸弹,还不如让我把这些股份给弄走,最起码他相信我不会坑他。”

  王琼听到尚富海自卖自夸,她想吐,直接说道:“尚兄弟,差不多就得了,咱们之间谁不知道谁呀,我就是纳闷他怎么变化这么大。”

  “王姐,我再给你说个事,刚才和老张打电话之前,老韩又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又从‘创业元老团队’里的某些人那里收来2个点的股份,两把刀,你说插得狠不狠,我猜老张这回真是被伤透心了。”

  王琼确实没想到会这样,她都无力吐槽了:“这么要命啊,一鸣还被插了两刀,谁这么不要脸啊!”

  “王姐,谁爱卖谁卖,反正都有得赚,这就不在咱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吧。”尚富海不大想聊这个话题。

  毕竟他这算是直接和间接两次购买了‘创业元老团队’手里的股票,甭管这个事最初的原因是什么,但最后获利的是他。

  王琼也干脆,她没再纠缠这个问题,直接问尚富海:“尚兄弟,你想着怎么分配,一鸣的这一成从谁那里出。”

  “王姐,我也不让你吃亏,咱们还是按照四六的分成比例,凑出这一成出来,我就信奉这个,有钱大家一起赚。”尚富海心里早有腹案了。

  王琼也没再说别的,直接同意了他的这个方案。

  她说:“既然一鸣这么说了,那你这边就让韩总趁机多弄一点,能弄多少股份就弄到多少股份。”

  “可钱从哪里来?”尚富海没有正面回应。

  王琼对此嗤之以鼻:“尚兄弟,骗骗鬼就得嘞,别给我说你没钱,更何况你心里也有数,现在掏点钱出来,也是为了以后赚的更多,那些乱七八糟的投资就算了,你确定能有头条赚的多。”

  尚富海直接被王琼给鄙视了一通,他也没反驳,电话里就默许了这个答案。

  挂了王琼的电话之后,尚富海摸着已经发烫的手机,想着刚才到底聊了多长时间了。

  可还没等他想出答案来,就听到儿子金宝哇哇的大叫起来,尚富海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好家伙,儿子尿了。

  今天图省事,也想着让他穿的清爽一点,带他出来遛弯的时候就没给他穿纸尿裤。

  这一下子可真是清爽了,他刚才光顾着和张一鸣、王琼俩人打电话了,把儿子给遗忘性的忽略了,刚才也没来得及给他把尿,小兔崽子全给尿婴儿车上了。

  尚富海觉得头疼,赶紧把儿子从婴儿车里抱了出来,也顾不上给韩正宇打电话说明一下了,把手机往裤兜里一揣,手就抓到金宝屁股上去了,这一抓就是满手的童子尿,湿乎乎的。

  这时候更顾不上考虑别的了,赶紧抱着儿子跑着进了别墅,喊了一声:“妈,你把金宝的衣服给我拿一套过来,他尿裤了了。”

  周秀梅听到儿子的喊声,当时就皱眉呵斥他:“大海,你怎么看的孩子,怎么还让他尿裤子了。”

  尚富海没法反驳,总不能说我刚才光顾着打电话了吧。

  他心里门清,要是这么说了,他指定被喷的都没人样了。

  金宝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不过看着爸爸和奶奶都围着他转,小家伙高兴坏了,把食指含在嘴里,一个劲的傻乐呵。

  还时不时的喊一声:“巴巴,粑粑!”

  “金宝,你个小兔崽子,刚才尿尿都不知道喊我一声,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笨,还不如你姐姐小时候聪明呐!”尚富海一个劲的叨叨。

  周秀梅在旁边听着都觉得看不过眼了,她说:“富海,有那闲工夫,你还是抓紧给金宝换衣服吧,说的你小时候没尿裤子一样。”

  “……”

  尚富海沉默。

  您可真是亲妈,坑儿子都不带提前打个招呼的。

  尚富海给儿子换衣服的空里,周秀梅就去把孙子的婴儿车给拿了过来,看看尿哪里了,赶紧拆下来给洗干净了。

  一通忙活完后,尚富海这才想着给韩正宇打个电话。

  给他说了刚才的情况:“老韩啊,以后可得注意着点,这次都暴露在张一鸣那厮的眼皮子底下了,不过这回也无所谓了,明着就明着吧,你去接触一下头条的创业元老,看看还有谁愿意出售股份的,甭管多少,一律按照上一轮的估值价全买下来。”

  尚富海之所以有这个勇气,是因为他知道这些‘创业元老团队’手里的股份不多了。

  他们之前和张一鸣的个人股份加在一块有差不多29%,可上一回这些‘元老’手里的股份已经被人给扒拉出去6%了,前两天又被韩正宇给扒拉走了2%,他们还能有多少?

  撑死了也就那么点东西,既然动,就动真格的了。

  “好,我马上去。”韩正宇心里正羞愧着,自己这回办事不利,老板肯定是有损失的吧。

  “注意安全!”尚富海最后说了一声。

  这话让韩正宇心里暖暖的,巨额的利益当前,保不齐就有人铤而走险了。

  转眼两天的时间就到了清明小长假了,母亲想回去给家里过世的老人上坟,尚富海去年的时候因为徐菲4月份生金宝,就没回去了,这转眼的功夫就是一整年了。

  看着周秀梅在收拾行李,尚富海说:“妈,你也别收拾多少东西了,一块回去吧,在家里待上一天再回来。”

  “那行,我给你爸说一声,不用他来接我了。”周秀梅回头甩了一句出来。

  尚富海觉得脸火辣辣的,这打的就是他的脸,母亲在这边想回去,还用得着他爸过来接?
  尚富海把这个事给他老婆徐菲说了一下,徐菲一听祭奠已故的老人,这是正事,肯定要回去的。

  她有些感慨的看着还抓着沙发走路的儿子,说:“大海,金宝一周岁了,这一年过得可真快啊,我怎么感觉忙着忙着,这一年稀里糊涂的就没了。”

  “可不就是这样,要不然咧!”尚富海摊开双手,他也莫得办法。

  徐菲也去收拾东西了,主要带的都是闺女和儿子的,反而他们两口子的基本没有。

  金宝的奶粉、奶瓶,纸尿裤就装了一箱子,尚富海在旁边看的眼角抽抽,媳妇又要搬家了!
  他以前的时候说过徐菲两回,但都被她给驳回来了,她的意思是你不懂就别瞎哔哔了,多带了没事,万一落下点什么东西,到时候手头没有,还买不着,怎么搞。

  趁着他老婆徐菲收拾东西的时候,尚富海想了想,给他丈母娘姜春华打了个电话。

  问了她在潍城那边的情况。

  按照姜春华的说法,陶蓉蓉还是受到了一点影响,后来在家里静养的时候,又有一点见红,不过发现的早,抓紧去了医院,在医院里住了三天观察了一下,没问题了这才又回了家。

  反复折腾!

  得亏她没再去上班,要不然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妈,你让她注意着点,过去这头几个月就好了。”尚富海叮嘱他丈母娘。

  老太太一直应声‘是是是’,心里也在感慨,这儿媳妇和女婿的差距太大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破晓的时候,尚富海就抱着还在睡梦中的金宝上了车,徐菲随后牵着闺女元宝的手也跟着上了车。

  周秀梅一个劲的叨叨,她自己回趟老家就行了,非得还带着俩孩子这么折腾,她心里看着都难受。

  “妈,你要看着难受,就快点上车吧,没事,你问问元宝和金宝,他们哪有那么矫情。”尚富海挥手打断了他母亲的话。

  元宝一听能回老家了,她挺高兴的,在乡下老家可以看鸡鸭鹅、看牛羊,去河边看鱼,可这些在博城都没有。

  书上有介绍的,她可喜欢看牛羊了,还有爷爷家的猪圈里有好多好多大肥猪,她还想骑猪呐!

  动画片上都是这么演的,可惜爸爸不让。

  瞧,这对现代背景下的孩子来说,是个多么可悲的事情。

  尚富海他们那一代的耳熟能详的东西,到了元宝这里已经是‘书里的知识’了。

  车启动了,熟练的驶出了小区。

  尚富海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外边,他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妈,媳妇,等做完这一单生意,我看看去其他地方买块地,找人好好设计一下,咱们自己建一栋豪宅,在这别墅区里住着还是觉得有点憋屈。”

  “瞧瞧你那个得意劲,可收着点吧,万一赔了呐!”徐菲适时的给他浇了一盆水,尚富海就送给了她俩白眼。

  你这娘们可真是扫兴!
  周秀梅把元宝给抱了过来,她听到儿子说的话,笑呵呵的:“反正你有钱,建就建吧,不过我还是想着等元宝和金宝长大了以后,我就回尚家庄,和你爸一块在那里住着。”

  “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出门就能说得上话……”

  周秀梅的想法很简单,可听在尚富海耳朵里,却不是那么回事。

  他有点心酸!
  徐菲以前不大懂这些事,但这几年越发的成熟了,对一些事事也悟透了,听到婆婆这么说,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落叶归根’这个词并不仅仅只是一种意境,也不单纯是一个成语这么简单,它代表着一辈人心里的最后一丝惦念。

  徐菲就经常听到她爸妈说,博城这边有大房子,冬天冷了有暖气,夏天热了有空调,住着是舒坦了,可不如老家住着舒服。

  这是两个词,她那会儿还经常埋怨她爸妈不知道享福,苦了一辈子的人,怎么就忘不下那点事。

  现在想来,她从一开始就理解错了。

  车上难得有了片刻的安宁,尚富海不知道什么时候闭着眼睛睡着了。

  徐菲看着他休憩的时候那张平静的脸,感觉有一层朦胧的光辉在闪耀,思绪不知不觉就想到了他们俩刚认识的那会儿。

  那时候的尚富海很简单,很单纯,就是一个在外企上班的人。

  有着相对不错的工资和福利待遇,他还很有上进心……

  谁知道时过境迁,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慢慢的,徐菲抱着儿子金宝,也睡着了。

  回家的路上,心特别的放松。

  车里连点胎噪和风噪的声音都听不到,豪车就是这一点好,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要是这点细节再处理不好,那可以丢一边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停下了,周秀梅喊醒了儿子和儿媳妇:“富海,菲菲,咱们到家了。”

  “这么快!”尚富海揉着眼睛,嘀咕:“我刚才就眯了一会儿。”

  “元宝,金宝,你们俩是不是也回来了,想爷爷了吗?”尚勇老头子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听着他急切的欢呼声,思孙心切了。

  尚富海听着他爸的声音,笑着说:“妈,瞧我爸给急的。”

  周秀梅怼了他一句:“你自己在家里试试。”

  “……”

  尚富海哑然,这话没法说。

  祭奠的东西都是尚勇提前准备好了的。

  他们一家人下了车,到家把东西放下,还没喝口水的工夫,就直接去了墓园。

  这是老尚家祖辈都埋在这里形成的一片族地墓园,周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挺直的树干直立生长着,浓密的落叶遮住了这片坟地的阳光。

  要是外乡人过来了这片地方,再加上旁边一个挨着一个的坟头,他只会感觉这里阴森森的,让人心里瘆得慌。

  但自家人过来后,就感觉这里有种别样的亲切感,心里踏实多了。

  父亲尚勇在旁边带路,尚富海他们都在后边跟着,路过一片空地的时候,尚勇指着那儿说:“富海,等我百年以后就埋这里了……”

  “滚,臭老头子,你这是胡说八道什么呐!”周秀梅第一个就不干了,呵斥他。

  尚勇笑着,没当一回事,他说:“都六十多的人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早晚的事罢了。”

  “和我一茬大的赵黑子前段时间也没了,癌症去世的,这个年月啊,什么都有可能,我不避讳!”尚勇洒脱的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