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第471章 收起你大胆的想法(求月票)

2021-04-13 作者: 土土士
  第471章 收起你大胆的想法(求月票)

  一开始,大家还有些不相信,以为是老奎在搞节目效果。

  可看着他已经憋红了的脸,青筋暴起的胳膊,以及发抖的双手,看来是真的拉不动了!

  我的天!
  老粉丝可是一点点看着老奎成长的,他什么爆发力,水友们不是不清楚,能让他连一丝都拉不动,这鱼得大成什么样啊!
  “织田!向左!”

  无奈,王奎只能再次借用船身的力量,让现代机械与河中巨怪进行较量。

  但即使如此,最直观的力量承受,还是他这双手臂,以及他的核心中枢,如果不是他一直死死支撑着,鱼竿早就崩断或是被抽了出去。

  随着织田永真转动船舵,船身继续向左偏移,船头携带着他的身子,将钓线向左前侧牵引。

  借此,王奎终于得到了半分喘息的机会,但神松,身不能松。

  下一刻,他立刻缩腹,整个腹部好像面团一样,骤然塌陷,腹直肌盘蜷收紧,随后猛一蹲身,双腿死死踩着甲板,同时肩关节竟然学着之前罗伯森的技巧进行错动,带动双臂一拉一提!
  身体多肌肉关节协同发力,好似一台精密的机器,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哗啦!

  水中巨物被直接拉出了水面,一闪而过。

  又是那道细影!

  不过这一次是白色的,看着长长的如棍子一般的柱体。

  难道是鳄雀鳝?
  但众人很快对比了一下老奎之前钓到的那只鳄雀鳝,后者虽然也长着一副尖长嘴,但也没有长到这个地步,并且好像隐约两侧还有一些尖棱。

  “向右!”

  王奎再次大喊。

  织田永真对于船只的操作技巧虽然不如蒋晨那般炉火纯青,但至少也做到了及时应变。

  配合着转头,他顺力再拉!

  这时候,青绿色的沼泽水中,隐约可见两道黑色的三角形,慢慢从水面钻出,这道三角形看着就像帆船的船帆一样,一个差不多有三十多厘米高,后面那一处略小一些。

  【鲨鱼?】

  【卧槽!不会是鲨鱼吧?】

  【鱼鳍都露出来了!很可能真是鲨鱼!】

  【不太可能吧!淡水河流里也有鲨鱼?】

  【我记得有种拟鲨,不是真正的鲨鱼,但是外表跟鲨鱼一样!】

  ……

  看到这标志性的三角鳍,大家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鲨鱼!
  并且,光是两道鱼鳍间,就有一米多长了,体型绝对小不了!

  淡水中也能孕育出这么大的鲨鱼?

  就在水友们热切讨论这道三角鳍的时候,徒然,水面飙出一串水花,一道黑又粗的圆柱形物体,甩了一下尾巴,压在了鱼鳍后方,似乎是咬住了这只像鲨鱼的巨物!

  【那是什么啊?蛇么?】

  【应该是水蛇吧!】

  【看着不像蛇啊!我怎么感觉它好像也有鱼鳍!】

  【快看还有一条!】

  ……

  看着两条类似蛇一样的生物,咬在巨物身上,难怪老奎会感觉到鱼竿的拉力突然变大,一方面,是增加了一只生物的重量,另一方面,是目标猎物受到生死攻击,挣扎力道直接拉满。

  但众人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几只生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不是真正鲨鱼跟水蛇?

  只可惜,王奎现在正全神贯注地对付这两只水中异物,根本没心思分神去跟大家讲解。

  也不知道那条像水蛇一样的东西,给这只水中巨物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它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不断搅动水花,巨大的弯月尾鳍频繁甩动,同时,那道又细又长的东西,也划出水面。

  看了几次,观众们也始终无法看清,根本无法分辨到底是嘴还是脑袋,因为它晃动得实在是太快了。

  但估测它肯定超过了半米长,与人类手臂差不多宽,两侧似乎布满了牙齿一样的东西,像一个狼牙棒。

  水友们怎么也无法将这东西与生物联想到一起。

  伴随着老奎跟织田永真的几次配合,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角力,终于将这只神秘生物拉到了船边,可因为沼泽水太过浑浊,加上黄昏光线昏暗,即使是近距离,观众们仍旧看不清楚,只知道它很大,非常大!
  织田永真拎着抄网走来。

  “小心!”

  王奎控制鱼竿,急忙提醒了一声。

  却见织田永真刚把抄网伸入水下,哗啦,那道巨大的尖吻便突然扎了出来,非但如此,它仿佛就像一把砍刀一样,瞬间横斩,切向了织田永真的手臂!
  如此近的距离。

  众人终于看清了这细长物体的全貌,与之前猜想的一样,这东西左右两边果真长着尖锐的牙齿,就跟之前老奎在刚果雨林抓到的那条巨型黄金虎鱼一样,但后者是长在嘴里,它是分布在这长条物体一周,仿佛一柄电锯!
  如此锋利的锐齿,加上它超快的切割速度,这要是扎到人身上,还不得把人手臂斩断了啊?
  但织田永真似乎早就料到这家伙的“招式”,手臂轻轻一抽,就避开了它的斩击,同时抄网一扫,将细网挂在了电锯的利齿上!

  唰!唰!
  即使是被勾住了齿锯,这家伙仍旧没有放弃抵抗,还在左右甩动。

  但织田永真早已双手牢牢抓死拖网杆,将它困在了船边,水友们便听到它的利齿,在金属船臂上,来来回回摩擦,发出猫抓一样的尖锐声音!

  “放心师父,这东西伤不了我,锯鳐在日本也有分布,我曾经侥幸抓过这东西!”

  织田永真才空出时间回话,同时嘴角一弯,双臂发力,将这条大鱼一点点向钓鱼艇内拖拽。

  这东西叫锯鳐?

  王奎刚刚反应过来,没想到织田永真竟然亲手抓过锯鳐,毕竟这东西虽然也在日本分布,但在全球的数量非常稀少。

  五分钟后。两人共同将这条大鱼拉上了甲板。

  这也是第一次,即使把鱼拉上了船,他们也不敢松懈,尤其是织田永真,死死控制着锯鳐的齿钜。

  的确。

  仅凭刚才那一招,大家便知道这家伙非常擅长挥舞自己的这个武器,一旦放开限制,它同样会平底扫切,一不注意,很容易便会斩到脚踝、小腿。

  其结果,恐怕不会比罗伯森那个侄子“差”到哪去!

  【我的天,它真的太大了!】

  【这应该是老奎目前钓上来最大的鱼了吧?】

  【我感觉这家伙的攻击力怕是无敌了?怎么还对付不了身上那两条东西!】

  【人家吸在身上,就算锯鳐有齿锯也切不到啊!】

  ……

  这只锯鳐足足快占满了整个前甲板,按照这个比例,它铁定超过了2.6米,它的全身跟鲶鱼一样,光滑无鳞,呈青黑色,具有鲨鱼的特征,左右两片三角形的胸鳍,背部两道船帆形状的背鳍,尾巴粗大,附带一条发达的弯月尾鳍。

  但最令人瞩目的,还是它头部的这根剑状突出锯齿,真的跟电锯一样,又扁又长,边缘有坚硬的吻齿,有的水友数了数,一共24对,共48颗三四厘米长的锋利尖齿!
  “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钓到这家伙!它真的太漂亮了……唯一可惜的,就是太小了!”

  太小了?
  都2.6米长了,还小?

  王奎双目放光似地看着这条锯鳐,“这是一条尖齿锯鳐,它可是鲨鱼的近亲,真正的远古生物,普遍体长都在,体长5.4-7.6米,最大身长可达9米,2.6米就算是刚成年吧!”

  没想到还真跟鲨鱼沾边!

  可不对啊?

  鲨鱼不是都生活在海里么?
  “不全是,还记得我之前跟你们说的洄游鱼类么,其实很多鱼类都有海淡水共生的能力,比如公牛鲨、锯鳐等等,锯鳐的攻击力非常强,也非常凶残,常用又硬又锋利的锯吻翻挖海底的贝类和其他软体动物,还时常冲入鱼群中,甩开棒槌般的锯吻,把来不及逃避的鱼切死,然后吞食掉。”

  “跟程咬金的三板斧一样,锯鳐也有三招:水中劈砍、海床劈砍,以及压切,几乎没什么生物能打得过他,到了淡水,它近乎无敌,估计鳄雀鳝的防御能跟它拼一拼,其它什么亚洲鲤鱼、蓝巨鲶都白扯!”

  “所以,许多土豪和收藏家也致力于收藏锯鳐的长锯,当作一把大剑,象征着“破开一切”,再加上鱼翅,两相齐下,锯鳐就变成了濒危物种!”

  别说。

  听老奎这么一科普,就连观众们也想收藏一把锯鳐的尖齿了,这个看着像电锯,又像狼牙棒一样的东西,的确帅得掉渣。

  【老奎,既然锯鳐这么猛,它怎么还能被这两条小鱼弄得死去活来的?】

  【这像蛇一样的鱼是什么啊?黄鳝么?】

  ……

  观众叫它黄鳝也没错,因为这家伙的确跟黄鳝很像,只不过体型略大,超过了半米长,全体近圆筒形,呈黑棕色,下尾部有两片宽大的背鳍2个,也正是因为这个,大家才觉得它不是水蛇。

  “因为这家伙是个BUG!”

  说话的过程中,王奎走到锯鳐身侧,一手抓住了这条“黄鳝”,用力猛地一扯,将它拽了下来。

  锯鳐瞬间疼得左右乱晃,因为头部的锯齿被织田永真一直控制着,所以它只能靠甩动尾巴来发泄。

  被拽下来的“黄鳝”,不停晃动着头部,想要啃食王奎的手腕。

  但老奎岂是那么容易被它咬住的,左手轻轻一捏,就按住了它的头,将其展示在镜头下。

  【woc!吓得我把手机丢出去了!】

  【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头皮发麻!】

  【深渊巨口?】

  【空手指原型?】

  【什么是空手指?】

  【千万不要去百度,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

  王奎将这东西这一露头,着实吓住了不少直播间的观众们,因为这只“黄鳝”的嘴巴并不是普通的鱼嘴,而是呈圆盘状,肉粉色的圆盘里面,是密密麻麻,像葵花籽一样的黄色尖牙!

  一些密集恐惧症患者看到这牙齿,当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这东西叫八目鳗,也是远古生物,洄游鱼类,它的特殊之处,就是这个口型似管子,而且嘴几乎不能关闭,口腔里长满了肉刺般的小牙齿,舌头更是特化成刮刀一样的样子,令人头皮麻烦。”

  “同样,它的进食方式也令人胆颤,就是啃咬大鱼的脑袋或者腹部,吸食血液和肉,或者干脆钻入动物尸体中进食,最长可以在其中呆上长达3三天之久,这种恐怖的进食方式,也曾被人当作酷刑,扔进八目鳗堆里,用来处决犯人!”

  “北美五大湖曾经也遭遇过八目鳗的入侵,这种鱼虽然视力很差,但嗅觉非常敏锐,而且一旦咬住,任何鱼类都拿它没办法,所以对五大湖的渔业造成了很大损失,不过八目鳗的味道非常鲜美,咱们华夏甚至还有专门烹饪八目鳗的菜肴!”

  王奎生动的描述方式,着实令众人背脊一凉。

  这八目鳗听起来简直跟吸血鬼一样,完全不像是地球该有的生物,进食方式诡异而残忍,比今早看到的美洲雕鸮还要夸张。

  【666,这东西都能吃?长得太恶心了,不得不佩服华夏人的脑洞!】

  【我就想问,第一个吃这东西的人,什么心理?】

  【舞草!这生物看起来就像怪物触手!】

  【美国怎么老是被入侵,老泛滥?生态抵抗能力这么差么?】

  【这东西吸力这么强?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说大胆想法的那个,吓得我赶紧夹紧双腿!】

  【hhh,拔了牙之后有奇效!】

  【我家厕所正好被我拉堵了,能让这只八目鳗过来帮我通一通么?】

  ……

  直播间内,有害怕的,但也有观众开玩笑调侃的。

  王奎将两条八目鳗全部拽了下来,“这东西虽然过了最小规定长度,但重量太轻了,才几斤不到,不如留作晚上尝尝看到底好不好吃,至于这条锯鳐,幸好是被八目鳗啃了,要是换成其它鱼,恐怕就要扣分了!”

  八目鳗咬的伤口呈脉动瓶盖形状,密密麻麻都是碎肉芽,不断向外流着血。

  正如老奎所说,还好伤口不大,因为节目组规则判定,如果鱼类死亡或者外表严重损伤,就会扣掉一半重量计入。

  如果真是这样,对于这条2.6米级的锯鳐,可就亏大了!
   2合一,昨天着急发,上一章段尾打错了,已经更改,重新点入这张就行了,求月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