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第469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求月票)

2021-04-12 作者: 土土士
  第469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求月票)
  王奎话中所指的意思,自然是因为上午大鱼出来的不多,而能进决赛的选手,基本上都有一定的实力,自然拉不开差距。

  只有到下午或是傍晚,大鱼出来的时候,一旦多拿到几条两米级以上的大鱼,依靠倍率,就能拉开差距了。

  称完重。

  王奎跟织田永真便随处找了个地方,开始生火烤肉。

  连吃了两天鱼,老奎也有些受不了了,正好这次的窝料用不完两只动物,还剩下不少浣熊肉,被他拿来烤了。

  【666,第一次听说浣熊肉还能吃!】

  【我只吃过小浣熊干脆面。】

  “由于北美浣熊比较泛滥,所以烤浣熊肉在美国南部非常流行,我们之前所在的阿肯色州还有个老少皆知的“浣熊晚餐”,当然,大家最好不要吃野生浣熊,处理不好,很容易感染寄生虫或是病菌。”

  王奎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别说野生动物了,就是常见的可食用动物,如果拿回家不会处理,都容易拉肚子甚至食物中毒。

  浣熊肉烤好的功夫,岸边忽然传来了游艇发动机的轰鸣,是罗伯森过来了。

  他将鱼全部称重后,软件更新,瞬间从底部上升到了第四名,正好压了王奎一头。

  水友们倒是没怎么惊讶,因为他们观看两人垂钓了一上午,实力可以说几乎相当,而罗伯森又比老奎多钓了三四十分钟,多出几条也很正常。

  就像老奎说的,下午才是重头戏。

  烤好的浣熊肉其实跟普通肉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因为王奎烤的是后腿,也是唯一一条没有被美洲雕鸮啃过的肉,因为经常运动,所以肌肉纹理非常粗,而他又害怕杀不死病菌,所以烤得很焦,肉咬起来很紧实。

  “唔……口感吃起来倒是跟牛霖肉差不多,味道也比普通的牛羊肉更腥。”

  王奎似乎对浣熊肉不怎么感冒。

  吃完饭后,两人收拾好装备,没管罗伯森,就直接开着钓鱼艇回到了之前的钓点位置。

  结果。

  老奎又一次在观众们面前预测对了。

  没过半个小时,罗伯森也回来了。

  刚过正午的路易斯安那州,是一天内最热的时候,好在王奎他们所在的林泽地有树冠遮挡,阳光并没有河面上那么强烈,但很快也能看到他额头、鼻尖上的汗珠,以及湿润的鬓角。

  温度升高,同样也迎来了机会,那就是水中含氧量降低。

  趁着这段时间,王奎又钓上来4条近米级的掠食性鱼,而就在这个时候:
  哼哧!哼哧!
  一阵类似猪叫的粗啸声,从林泽地深处缓缓传来。

  观众们有些弄不清倒是是不是猪了,因为昨晚他们刚听过蓝鲇鱼也能发出野猪般的叫声。

  【林子里有动静啊!】

  【真猪还是假猪?】

  【假猪套天下第一!】

  【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

  王奎跟罗伯森听到声音后,呈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前者微微蹙眉,似乎很谨慎,后者只是瞥了一眼,便漠不关心。

  “从声音大小来判断,范围在一公里内,是野猪的叫声……”

  哗啦!

  话未说完,忽地,还是同样的方向,响起一阵水花翻腾。

  要知道。

  这附近,只有王奎跟罗伯森这两伙人,也就是说:这不是人弄的!

  追踪猎人派系对声音是非常敏感的。

  王奎瞳孔微缩,“织田,帮我盯着点林子,有些不对劲!”

  “放心,师父!”

  织田永真从背包内拿出望远镜。

  没办法。

  他现在的任务是钓鱼。

  哧哧哧,重新挥竿,路亚假饵落水,收线。

  一套下来,没有收获。

  继续重复。

  还是没有收获。

  就这样,在王奎甩出第七竿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罗伯森,与他一样,一条鱼都没钓上来。

  一次完整的路亚抛收重复时间大约在两分多钟左右。

  也就是说,差不多20分钟了,毫无收获。

  不过钓鱼最忌讳的就是急躁。

  王奎抹了下额头的汗液,再次挥杆,这一次,他左右反复小幅度晃动竿头,在路亚钓法中,这叫摆饵,通过收回拟饵的过程中,左、右不时的摆动竿尖,水中的拟饵会呈小幅度忽左、右的摆荡,极象一尾受伤的小鱼,正在逃避大鱼的捕猎,因此,很容易激起大鱼的攻击意愿。

  可直到假饵收到船边,仍旧一无所获。

  观众们作为旁观者,自然也看出来老奎的节奏忽然慢下来了,放到之前,十分钟怎么也中一竿了,可现在都快半个小时了。

  【会不会是把鱼惊了啊!】

  【有可能,总钓一个地方,肯定会让鱼群看出来!】

  【会不会是窝料效果没了?毕竟从上午到现在,也快5个小时了吧?】

  ……

  直播间的水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给老奎不断提着建议。

  王奎略微偏了一下头,双目虽盯着沼泽水面,但映射的尽是沉思,“不对劲,按理来说,我的节奏虽然快,但远比之前在湖泊的时候还是慢多了,这里是密西西比河,米级以下的大鱼在这里就跟白菜一样,二十几条而已,不可能惊动它们啊,除非……”

  “水底下有什么东西,把鱼吓跑了?”

  最后这一句话,着实令大家感觉背脊一凉。

  尤其是镜头这时候还切换到水面,仍旧是那片黑绿色的深水沼泽,上面漂浮着绿藻,几十米高的树冠枝叶,遮住阳光,在上面留下一道道错综复杂的阴影。

  但也就是这寂静的场面,配上老奎那句话,就显得格外瘆人。

  尤其是水浑成这样,你永远都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物体会在你身边活动!

  “织田,有什么发现么?”

  “暂时还没!”

  又试了两次路亚,王奎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于是收回鱼竿,想拆下拟饵,换成活饵试试,毕竟这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大鱼应该要开始活动了。

  另一边。

  罗伯森选择了不同的方法,他没有更换拟饵,而是重新打了一盆窝料,准备续窝。

  看着罗伯森走到甲板边缘,准备弯腰将窝料撒出去的时候,那只搬窝料的手指缝间,不少猩红色的血水,顺着手臂一路向下,最终在手肘的位置,凝成一滴,啪嗒,低落在了沼泽之中。

  哗啦!

  平静的沼泽水面忽然炸开,水花四溅,风声乍起,一道墨绿色的巨影猛地蹿出水面,掀起血盆大口,如铡刀一般,钳向了罗伯森的手臂!
  是一条沼泽大鳄!
  又让老奎说对了,这附近真的有鳄鱼!

  袭击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谁能想到,上一秒还是风平浪静,下一秒就骤然从水中冒出一名掠食杀手!
  王奎这个时候也才勘勘听到声音扭头。

  却见罗伯森果断松开右手,放弃手中的料盆,肩关节搓动,手臂向上高举,同时前脚速蹬船边,身影后撤。

  这一连串的动作,却只发生在半秒不到的功夫!

  但大鳄死亡扑击的速度太可怕了,眨眼之间,布满刀子般利齿的尖吻便持续上攻,这惊魂般的一幕,同时也被探索频道的记录仪拍下。

  所有人都瞪着眼睛,以为罗伯森必定要被咬中!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鳄鱼快要贴近手肘下方的那一刻,罗伯森的手臂徒然就像被加了二倍速一样,一个寸劲儿,险而又险地避开了扑咬!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人是有挂么?
  只有王奎眼中闪过一丝惊赞,不愧是海军陆战队的教官,罗伯森能在最后关头如此快速地收回胳膊,并不是有特异功能,除了后撤步、举臂,最重要的,就是肩部搓动!

  作为医学和经常健身的他,深知手臂内收举不是单一肌肉完成的动作,除了肱二头肌,还有肩部三角肌与斜方肌共同参与。

  罗伯森正是利用后两块儿肌肉,在达到顶峰的时候进行快速收缩,利用大臂带动小臂,就像双节棍、鞭子,内侧轻轻晃动,外侧就会快速甩出一样,完成了这惊人的瞬间闪避!
  咔嚓!

  巨大的铡吻,在空气中发出爆发力惊人的闭合!

  一击落空,未等大家从震惊中走出来,这条大鳄便因为用力太猛,啪嗒一声,大半个身子落在了甲板之上。

  大量的沼泽水冲击船面。

  罗伯森的棕发副手是个岁数很小的白人男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危机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可鳄鱼这么大的体型压在钓鱼艇上,船身怎么可能不晃动。

  加之踩中沼泽水,脚一滑,一个踉跄,便后仰栽了出去!
  “啊!”

  棕发副手尖叫一声,噗通,仰壳重重地摔入沼泽水中。

  沼泽大鳄哪里会放过这等机会,前爪一推,身子像抹了油似的,滑后入水。

  “救命!”

  副手在水中疯狂挣扎游动。

  卧槽!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谁能想到,罗伯森的副手竟然摔进了水里!

  如果是船上,人类也许还能跟鳄鱼一拼,但在水中,绝无任何获胜的希望!

  见状。

  罗伯森立刻稳住后退的身形,大步流星,迅速冲到同伴摔倒的船边,而这个时候,棕发年轻副手正好游到了边缘。

  “手给我!快!”

  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罗伯森情绪发生变化的一面,认真大吼着。

  棕发年轻副手似乎被吓破了胆子,但好在这一嗓子,成功将他从深渊中拉了出来,于是拼命将手伸了过去。

  啪,抓住手的瞬间,罗伯森用力上提,双脚瞪着船边,整个身子同时向后倒仰。

  如此快速的爆发动作。

  瞬间将年轻副手从水面拉出了一大半!

  赶不上了!

  王奎眼睛一眯,同样大吼:“蹬脚!蹬脚!”

  只可惜。

  这两嗓子刚喊出来,下一刻:
  “啊——!”

  副手徒然爆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原本就白的整张脸,更是血色全无,两只眼睛血丝密布,不知是沼泽水还是眼泪,不断从他眼角两侧外流。

  “小詹!”

  罗伯森大吼,同时继续用力上拉。

  “啊!!啊!!”

  谁知,年轻副手的惨叫却比刚才更加激烈!
  那一刻。

  王奎直播间的水友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棕发副手会叫得如此恐怖。

  死亡翻滚!

  这是鳄鱼的本能绝招!
  在老奎之前的直播中,观众们不是没见过鳄鱼,也都知道,鳄鱼这东西,一旦咬住猎物,为了迅速破坏猎物的机动性,达到最恐怖的爆发效果,会迅速自转。

  这种电钻般转速的强横爆发力下,加上鳄鱼锋利的牙齿,会扭断一切物体!
  只要你是生物!

  就不可能在这种近乎毁灭性招式下,完好无损!
  不少水友甚至已经在脑海中想到棕发副手的脚踝骨,已经被鳄鱼像扭麻花一样扭断,更有可能直接被咬掉!
  而身处当位的罗伯森,拼尽全力,将副手一点点拉上来,成功拖到了甲板上。

  可随着镜头拉近,吓人的是。

  棕发副手的右后脚上,赫然咬着一条墨绿色的鳄鱼,正是刚才袭击罗伯森的那只!

  【卧槽!看着都疼!】

  【这脚要废了吧!】

  【怎么会有鳄鱼来啊!】

  【老奎不是说了么,那个地方距离尸体近,本身就可能是鳄鱼的觅食区!罗伯森也算是自找倒霉吧!】

  ……

  看着咬着同伴的鳄鱼,罗伯森果断从腰间摸出匕首。

  “插眼!”

  王奎话音刚落的同时,罗伯森的战术刀刀尖,早已刺中了鳄鱼的兽瞳之上,并且,一刀入框,他手腕同时还扭了一下,加入了一个内旋的力道。

  噗呲!

  刀刃拔出,金色的兽瞳就像一颗红色的宝石珠子一样,被挖了出来!
  这刀法这么牛逼?
  一刀命中,罗伯森并未就此作了,而是只身扑上去,抓住鳄鱼的上尖吻,疯狂抽刺它的眼眶。

  众人眼看着一处小小的眼眶,被他的刀子在短短两秒钟内,硬生生挖出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最后一刀。

  斜刺!

  噗呲!

  整把刀身,顺着眼眶的位置,全根没入,插进了鳄鱼的脑子里!

  沼泽大鳄,死了!
  【666!这么凶?】

  【这刀法跟老奎好像啊!】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好么?要不是看着罗伯森的脸,我还以为是老奎杀的!】

   2合一,求月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