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章 抉择!

2021-04-14 作者: 江湖喵
  烈火雄雄。

  罡风习习。

  当月色恢复清明,惊心动魄的鏖战大约宣告着结尾了……

  但在直升机的残骸附近,却缓缓爬起来一个诡异的人影。

  宋澈定睛看去,顿时冷冷一哼。

  直升机舱里的岱钦居然侥幸没死!

  想来,在坠机的前夕,岱钦选择了提前跳离。

  虽然他避免了葬身火海,但由于没跳远,身上还是被火焰烤焦了,衣物破碎,浑身焦黑,犹如地狱恶鬼一般!

  最诡异可怖的是,岱钦原本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是黑漆漆的,但被烧毁的衣物下,那些肌肤分明透着油绿色!

  宋澈知道,这是岱钦体内的毒素,经过烈火的烘烤,不受控制的溢出了体表!

  看着面貌凄厉的岱钦一步步的蹒跚走来,大家都不敢轻易靠近。

  唯独巴彦于心不忍,冲上去的时候,脱下自己的外套,使劲的将岱钦身上的火苗统统拍灭了。

  岱钦怔怔的站在那,看着巴彦,黑黝黝的面容看不出神情,但眼神却在扑闪扑闪的。

  “你看看你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巴彦愤慨道,但表情分明透着一股酸楚和怜悯。

  岱钦咧开嘴,似乎想笑,但嘴角却怎么都扬不上去。

  “走,跟我回草原,我带你回去给奥德根治病,把你这一身的毛病都给治好了。”巴彦揉了揉腥红的眼睛,语气不由的缓和了。

  岱钦微微摇晃着脑袋,低声道:“我回不去了……”

  “你特么还犯傻呢!”巴彦还以为这发小仍执迷不悟,气得大骂道。

  “巴彦,我不想以这个样子回草原上,懂吗?”岱钦喘着粗气道。

  “都可以治的,都会好起来的!”巴彦扭头冲宋澈喊道:“宋澈安答,你医术那么高明,一定能治好岱钦的吧?”

  宋澈不说话,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先不说岱钦愿不愿意迷途知返。

  如今,他的体内被注满了毒液,想要恢复正常的身体,理论上只有一个办法:把浑身的血液和器官统统换一遍!

  见状,巴彦张了张嘴,手臂最终无力的垂落了下来,恨恨道:“王八蛋!究竟是王八蛋把你弄成这样子的!我宰了他!”

  岱钦摇摇头:“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

  “那个人,是不是说用这种方式改造你的身体,就能让你的身体永不衰老。”宋澈质问道。

  岱钦看着他,眼神仍夹杂着一丝愤恨和不甘,显然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失败,都是拜宋澈所赐。

  “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你也跑不了了,我大不了把你送去哪个研究所,拿你做活体标本。”宋澈冷笑道。

  “我宁死不受这种侮辱!”岱钦低吼道。

  “由不得你,即便你现在敢自杀,身体照样会被拿去研究。”宋澈毫不留情的往他伤口上撒盐。

  就在双方对峙之时,那个来自地狱的恶鬼声音又继续回荡了!

  “你这废物!废物!垃圾废物!都被人欺负得跟丧家犬似的了,都不知道豁出去咬一口,你连狗都不如!”陈永仁也变本加厉的羞辱着岱钦。

  “不!我不是废物!我不是废物垃圾啊!”岱钦似乎被戳到了内心最痛的地方,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那你扑上去咬他啊!反正你都烂命一条了,何不豁出去拼一把呢!”陈永仁怒斥道:“你这辈子已经够失败了,我说过很多次,你失败的根源就是你的懦弱和善良,亏你还是草原汉子,内心怂得跟羔羊似的,女朋友跟别人跑了,来了澳港也给林玖龙当牛做马,如果不是我帮你,你现在还是地上的一滩烂泥!”

  “你闭嘴!我不是羔羊!我不给人当牛做马!”岱钦疯狂的大叫道,在不断的刺激和煽动下,他猛的扑向了宋澈。

  结果还没冲到人家的跟前,小马哥就仰立而起,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唏律律,抬起的前蹄子就捶在了岱钦的胸口!

  岱钦毫无悬念的被踹飞了。

  狼狈又狼藉,犹如地上的一滩烂泥。

  “烂泥果然还是烂泥,注定扶不上墙的。”陈永仁嘲讽道。

  巴彦赶忙去搀扶起岱钦,同时叫嚣道:“你这混帐,是你把岱钦害成这样的!劳资要宰了你!”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我面前叫唤。”

  陈永仁根本懒得跟巴彦逞口舌之争,转口道:“宋澈,我真该一开始就杀了你!”

  广播里,陈永仁的声音咬牙切齿,透着浓烈的恨意和杀机!

  “反派往往死于话多,要怪就怪你话太多了。”宋澈回道。

  但现在无人机都被毁了,又没话题,也不知道宋澈的回答有没有被陈永仁听见。

  其实宋澈很清楚,陈永仁不是故意话多的,这家伙纯粹是想拖延时间,好方便敲诈勒索贵宾包厢里的那些达官贵人!

  短暂的寂静,陈永仁忽的又笑了,道:“就算给你扳回一局又如何,最后你照样还是千夫所指的输家。临走前,我送你一份大礼吧,其实楼上那些贵宾包厢的楼层一个守卫都没有,但是那些人一个都不敢跑出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宋澈一眯眼,心念急转了一圈,脑海里立刻冒出了一个答案:有毒气弹!

  “你应该猜到了,没错,就是毒气弹,还是毒气弹!”陈永仁冷笑道:“楼上每个包厢都装了毒气弹,谁敢开门,所有人都得一起陪葬!哦,对了,看台上也有几枚。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一开始陈永仁就曾恐吓那些观众如果乱动,就会引爆毒气弹,看来很可能是真的!

  大概是为了验证陈永仁所言非虚,霍景文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道:“宋澈!上面真的都装了毒气弹,我daddy他们都不敢开门出来了!”

  此刻,霍景文除了行色匆匆,还满身的污渍,这都是在下水道里染上的。

  当时目送宋澈自投罗网以后,霍景文担心那些人会来抓自己,就一路躲藏,最终藏到了马场的下水井盖里面。

  同时,他还用宋澈的手机跟狄天厚他们联系,指引他们顺着下水道一路遁入了马场中,及时给予了增援!

  刚刚趁着宋澈等人鏖战,霍景文帮不上忙,就跑去找霍长盛他们,没想到刚敲门,里面就传来了霍明文、赵西玥等人的焦急喊声,阻止他打开门———因为门后面安装了一颗毒气弹!

  反正现在也无法跟宋澈联络上了,陈永仁干脆就通过广播“自言自语”了:“为了感谢你提供了我关于丘处机道人的情报,我也回赠你一个宝贵的情报,那些毒气弹的遥控器只有一个,我藏在了今晚参赛的赛马肚子里,距离倒计时自动爆炸还有十分钟,你还有时间去找找,只要找到遥控器,或许他们还有救。”

  “当然了,你可以不理不顾那些人,自己拍屁股一走了之,全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宋澈面沉似水,这个陈永仁,真是将卑劣恶毒演绎到了极致!

  耿卫华等人也是咒骂不休,但更多的还是心急如焚。

  如果陈永仁没有扯谎的话,那么只有十分钟给他们营救霍长盛等人质们了,但如果失败的话,不止整个贵宾楼层的达官贵人们要葬身毒气里,连寻找遥控器的人也得在劫难逃!

  “我去把这个王八蛋揪下来!打折他的双手双脚,看他老不老实!”耿卫华气冲冲的道。

  霍景文却泼了一盆冷水:“没用的,广播室里根本就没有人。”

  大家一愣,指着广播,纳闷道:“那这家伙的声音从哪传来的?”

  “一部平板电脑配音响。远程控制。”霍景文说出了这个惊人的内情。

  大家都呆住了,没想到一整晚的博弈下来,广播里陈永仁的声音,都是“隔空”传来的!

  “就你们这些蝼蚁也配见我?下地狱都没这资格!”陈永仁很张狂的嘲讽道:“本来宋大夫有机会能见到我的,可惜宋大夫自己毁了这个机会,那好吧,我接下来就看看宋大夫是不是真的那么大公无私,是留在这里寻找毒气弹的遥控器呢,还是拍拍屁股回家配待产的老婆。”

  这个选择题,摆在宋澈的面前,无疑拷问到了灵魂。

  说实话,十个人里,十个人恐怕都会选择一走了之!

  十分钟要从那么多的赛马肚子里找到遥控器,谈何容易。

  万一没找到,或者找到了也没用,岂不是留在这里陪葬?

  “宋老弟,你想走就走吧,这里没人会怨你的!”耿卫华沉声道,旋即又对妻子赵慧珊道:“你也跟大家一起撤走。”

  “那你呢?”赵慧珊已然流泪满面了。

  他的父亲、族人都还在包厢里面,她怎能独自偷生呢?

  “我留下来找那个遥控器。”耿卫华挺起腰杆子,虽然大肚腩略有些滑稽,但脸色露出视死如归的坚毅神情:“我曾是华夏军人,驻守澳港,保护澳港人民的安全。我离开部队的时候,曾和无数战士兄弟们说过,若有战召必回,我不可能丢下一群人民自己逃跑!否则愧对我穿过的军装,也愧对我致敬的红旗!”

  “阿华……”

  “快走!”

  耿卫华将妻子推给了霍景文他们:“赶紧走!留这里还碍事!”

  霍景文等人也知道自己留下来帮不上忙,只能忍着心痛,率着大家急速撤离。

  人群散去,场中除了耿卫华,还留守着几个熟面孔。

  他们的留下,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宋大夫,你家里的老婆和孩子还等着你回去呢。”耿卫华又劝说道。

  宋澈笑道:“我觉得,我即将出生的孩子,也不希望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

  “别废话了!赶紧找!想装比,那也得先活下来!”龙源妮娇喊一声,拉着龙源山撒腿冲向了马房!

  狄天厚和巴彦也紧随其后。

  六个人闯进马房,面对满屋子上百匹的赛马,头皮不由一阵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分头查看这些赛马的情况。

  大家都在争分夺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