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巨大的谎言

    我快步走到李柏面前蹲下,熟练地抽了几根篮子里的菜开始帮忙择了起来:“村长,还记得我吗?。”

    李柏将手放在额上遮掩阳光,眯着眼睛看向我,忽然表情凝固道:“是你呀!年轻人,你不是已经前往魂风城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很自信地指了指胸前的荣耀印记道:“村长,这次我是来帮你管理樟树村的?”

    李柏迟疑了一会儿,脸上阴沉了下来,瞬间明白了过来,不知道有没有当初有没有后悔让我吃几套王八拳:“好孩子,你竟然已经成了一位领主。”

    李柏沉吟了一声,继续说道:“既然你荣归故里,老头子我也理应退位让贤,但是孩子在你们这批冒险者离开村落的同时,前不久村子遭遇了一场马贼的袭击,民兵队伍损失惨重,村子也是内忧外患,你可愿肩负起如今的重任。”

    话音刚落,眼前浮现出一行蓝体小字。

    系统提示:“是否将【樟树村】纳入所属领地?”

    出现这样的选项,想必这个李柏也不是很情愿,既然已经选择了樟树村,断然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肯定是选择接受。

    系统提示:“成功将【樟树村】纳入您的领地范围,是否对领地进行命名?”

    居然还有可以重新命名,这个领主系统还挺有趣的,用手托着下巴想了想,迅速打上了一行字;‘灵州’。

    一连串的系统提示之后,与此同时胸前的勋章上立马浮现【灵州领主】的称号,瞬间有一种小母牛坐飞机,nb上天的既视感,不过眼下说到底也还只是个村长。

    李柏这老头光荣退休之后,又交代了几句:“孩子,现在你已经成为了领主,但是目下重建民兵与抵御马贼乃是首要事务,现在你的任命书应该已经张贴在村中各处,希望你能带领村子走出目前的困境。”

    我点点头,随后从领主系统中跳出了当前【樟树村】的领地信息。

    【灵州】

    等级:1级

    主人:星纵云痕

    人口:2812

    生产:1000石/1h

    经济:1000/1h

    兵力:55(民兵)队长:张廷

    辖区:【樟树村】

    当前状态:【休养生息】

    注意到信息末尾的状态显示,分为四种类型,蓬勃、战时、停滞和现在樟树村被马贼洗劫后的休养生息。

    点开兵力列表,发现征兵列表中的兵力上限是200,不过资源列表显示募兵所需的资源已经足够,但无法点击征兵,这让我有些奇怪。

    于是看向一旁的李柏,开口问道:“村长,为何樟树村无法征集兵力?”

    “这我不太清楚,兵力任命一向都是张廷这类行伍之人负责,作为村长无权加以干涉,孩子,你得去问张廷。”李柏幽幽道。

    原来大秦治下的村落城镇都是各司其职,那只能再跑一趟,去会会另一个老熟人了。

    带着疑问直奔村口的民兵岗哨,在这里也见到了之前给我派发过任务的哨兵队长张廷。

    可以直观的感受到营地里的哨兵人数减少了,其中很多都负伤了,其中也包括张廷。

    走近之后,张廷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一下便认出了我,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是你,星纵云痕,听说你们那批冒险者已经离开村子了,怎么又回来了?。”

    展示了一下胸前的领主胸章,微微一笑,张廷很快反应了过来,发出惊叹:“原来你就是那位领主——萧贺啊!”

    我很自信地点了点头默认道:“对,村子日前发生地事情我都知道了,这次我来找你,就是希望能够抵御外敌,重建民兵队。”

    张廷显得有些窘迫:“领主大人,我明白您的意思,不过实在是太晚了,前些日子,村子里商贾已经花重金从徐州请来一批百十人的佣兵团,已经联合了村落里的冒险者,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征兵了。”

    我意识到了事情不对,立刻皱起了眉头:“徐州来的佣兵团?”

    忽然坐在一旁长椅边的一位年轻哨兵却说道:“领主大人,这些佣兵与其说是保护村子,其实说到底都是一些强迫商贾雇佣,提供钱财酒肉的一伙贼人罢了。”

    张廷面色凝重,锐利地目光紧盯着那位说的年轻人:“阿蒙,当着领主大人地面前不要太过放肆!”

    我扭头望向那位年轻人,正是之前那位护送任务赠送我丛林之刃的司徒蒙,如今的他,英气的脸上却多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刀疤,想必也是之前战斗留下。

    “没事,张大人,这位司徒兵长也是我的一位老熟人。”我笑道。

    此时司徒蒙也逐渐认出了我,眼神迷惑道:“是你?勇士。”

    司徒蒙有些慌张,起身单膝跪下,抱拳说道:“领主大人,司徒蒙不知大人便是在下的恩人,刚刚所言莽撞,恩人海涵。”

    “司徒兵长,不用这样,我这个人从来也不拘泥于礼节,况且你说的虽然有些武断,但我初来此地,有些情况也不是特别了解,兵长且起。”

    司徒蒙起身后,嘴角带着笑走到我跟前。

    这让张廷更加惊喜了:“大人,跟司徒蒙认识?”

    司徒蒙点头:“义父,这就是我先前跟你提前那些搭救我的勇士中的一位,也是最骁勇的那位。”

    张廷捏着胡须哈哈大笑:“阿蒙,看来咱们父子与大人都颇有渊源啊!”

    通过对话可以得知,张廷竟然和司徒蒙有这层关系。

    我接着问道:“司徒蒙,刚才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没想这时一旁的张廷却说:“大人,既然你跟阿蒙有救命之恩,我张廷也不拿你当外人,先前我且当你不是本地人,才没有食言相告……”

    “没事,张大人。”

    张廷看了一眼司徒蒙,继续说道:“阿蒙刚刚说的不错,这帮佣兵就是趁着村子危难之间,来这里趁火打劫,他们索取商贾缴纳钱财,名义上提供庇护,其实在村子里作威作福。”

    我闻言有些吃惊:“你和村子都没有向附近郡县提议吗?”

    张廷则摇摇头,叹了口气:“先前我与村长以及商贾们商议过,上面的郡县对我们的求援敷衍了事数次,所以村长就建议息事宁人,若是马贼再袭,两虎必有一伤,待这帮佣兵或者马贼元气大伤,届时再让咱们这几十号哨兵动手便是了。”

    我听了闭上眼睛,直摇了摇头。

    一旁的司徒蒙不解道:“大人,这是何意?”

    猛然睁开眼睛叹了口气:“两位,不觉得这其中蕴含这一个巨大的谎言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