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4.第2154章 登山寻仇

2021-04-12 作者: 相思如风
  第2154章 登山寻仇
  乐爸是个急性子,也是个乐天派,被自己的崽崽安抚了一顿,人也恢复了平静,吃了午饭,他姑娘跳他背上粘着他要他背着去看田里的稻子,去外面转了一圈,他的心灵彻底被治愈。

  乐小同学对自家老爸了如指掌,撒娇卖萌的闹了一顿,让老爹觉得他是被需要的,妥妥的就将大家长给哄得心花怒放,精神抖擞。

  溜一圈回来,当老爸和凤婶又去下地干活,她熬了一锅药汤,给黑牛洗澡灭菌,再给大狼狗黑龙洗了一个澡。

  黑龙躺盘里洗澡时,因为曾经的顶头上司嫉妒他,他和俊得人神共愤的燕少对瞪眼比谁的眼睛大,洗了多久的澡,一人一狗就对瞪了多久。

  燕行中午爬起来跟大家一起吃了午饭,没再去补觉,跟在小萝莉身边转,因为人活得不如狗,他心塞了半天。

  扒婶下午带着孙子孙女去放了田水,将田里放养的禾花鱼给挪出来准备晒田,半下香又宰杀了两只鸡一只大鹅,将鸡、鹅和七八禾花鱼送到乐家,感谢小伢崽对周天晴的指点。

  乐小同学不想收扒婶奶奶送的谢礼,可扒婶奶奶已经鸡鹅宰杀好了再送来就是怕她将东西送回去,她只好收下,临时调配佐料做清蒸八宝鹅
  周奶奶周满奶奶和曹婆婆上午去了武老板家,她们在武家吃了午饭,半下午才回家,再到乐家看小乐乐。

  两位老人逮着小伢崽唠叨了一阵,之后扒婶送东西来,妯娌仨又坐了一阵,然后才各回各家。

  周天睛原本想第二天找乐姐姐询问一些有关志愿的问题,结果昨天晚上从市里县里来的记者登门采访,采访完,半个上午也过去了。

  因为孙女争气,自己也跟着成了被采访的家长,扒婶心情格外激动,一高兴,又给乐家送了两只鸭子一篮子鸭蛋。

  乐家也养了鸭,平均每天至少捡三只鸭蛋,十只鸡蛋,已经攒了很多蛋,扒婶奶奶又送了四十几个鸭蛋,乐小萝莉指挥着两只帅哥帮忙,用鸭蛋和鸡蛋制做皮蛋。

  警局那边一连三天提审黄支昌,他一直沉默。

  蓝三将消息反馈给了队长,乐小同学知晓了半点不急,周一在家玩了一天,吃了晚饭,收拾了行李,携带弟弟于晚上九点多钟后离开梅村。

  她没有直接回京,在拾市机场加了一次机油,然后,小萝莉亲自驾驶直升机,大刺刺的驾临圣武山。

  而且直升机直接飞去了圣武山的主峰金顶峰。

  乐小同学亲自驾驶直升机,飞至金顶峰先绕着山峰顶盘旋了两圈,再悬停于顶峰天台上方,调整好了角度,再垂下下降。

  夜晚的武当,没有熙熙攘攘的游客,各处宫殿亮着灯,宁静中又透着祥和,从天空俯瞰,明明暗暗的灯光若串起来,形如长龙。

  圣武山的金顶峰是一派之主殿,还到子时,宫灯尽明,远远看去,灯火璀灿的山顶犹如一颗星辰。

  当直升机飞抵山顶,在金顶宫大殿做晚课的道士都听到了声响,道童们起身跑出殿观看,看到直升机似要降落,赶紧禀报了掌门和太长老。

  几乎一瞬间,众人都猜出来得必定是九稻乐家姑娘。

  李资望眼神复杂,望向了太师叔祖。

  “无量天尊。”东方慎念了声道号,对望着自己的掌门点点头:“都去迎一迎,来者是客。”

  李资望应了一声,率先起身。

  龙雁柳长鹤也在金顶宫,与众人一道起身,整理了衣衫,跟随在东方太长老和掌门身后,步出正殿,穿过院子,去了入主殿院的道路的一侧的天台。

  他们行至从天台去金顶宫的路道口时,直升机那白色的机身距地已经不足十米,它像只巨大的天鹅,慢慢下沉,很快便稳稳的着陆。

  直升机平稳着陆,等螺旋浆叶静止,乐韵才推开驾驶室的门,再从副机座上的燕帅哥手里接过弟弟抱着,飘出驾驶室。

  燕大少背着一只装着随身家当的背包,也出了舱,再快走几步跟在小萝莉身侧。

  黑九没出去,呆在机舱内等候。

  乐善不知道姐姐到了哪,他却一点也不怕,一手搂着姐姐的脖子,四下打量环境,看到不远处的人,敛了容,一本正经脸。

  乐韵背包一只背包,左手抱着弟弟,不紧不慢地走向圣武山的诸人。

  天台上没有装路灯,但直升机的灯亮着,从天台去金顶宫的路口也有挑杆路灯,就着灯光,能看见天台四周的人或物。

  东方慎看着夜访的小姑娘,她穿着白色广袖衣裳,外披无袖的紫色短上衫,腰右系着红色串玉宫绦,左侧系着玉禁片,乌黑长发挽起少量梳着圆髻,簪了一支五尾挂珠金步摇。

  少女白色裙摆绣着莲叶莲花,露出的翘头鞋缀着的珍珠莹莹生光,她右手执着一把折扇,左手抱着穿着蓝色圆领袍的小男娃,那娃儿如她一样,肤白如瓷,目如点漆,煞是灵动。

  小姑娘抱着她弟弟,步如流水,有如回风之雪,轻盈无声。

  人未到,有淡香袭人,真真是步步生莲。

  看着莲步款款的少女,东方慎在心中又念了几声道号,几年不见,乐家少女更加有灵气,此子绝非池中物,说不定能她有机会修到元婴,破碎虚空而去。

  乐家姑娘越来越近,李资望心情复杂极了,眼见她相距不远,念了声道号:“无量福,蔽人与门人有礼了。”

  “李掌门,吾有礼了。”乐韵点点头,不拐弯磨角,直奔主题:“本姑娘今夜登山只为找圣武山前任执派掌印吴长风了结旧仇,贵门若将他交给本姑娘,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若圣武山仍如几十前那样袒护为非作恶之徒,本姑娘也不介意闯一闯圣武山,至于是本姑娘就此英年早逝,还是金顶宫明日满殿素缟,咱们各凭本事,生死自负。”

  清淡光芒下的少女,眉目如画,声音如画眉鸣谷,可语气却清冷无情,不带一丝人间烟火。

  随着东方太长老和掌门待客的众道长俱是微怔,乐家姑娘她……是准备独挑圣武山满门?
  “乐姑娘,来者是客,请移步金顶宫大殿用茶,本门传门人来金顶与姑娘见客。”乐家姑娘来者不善,李资望客客气气的以礼相待,又请师祖和师叔祖去朝天宫传召吴长风。

  龙雁柳长鹤应命,朝着下山急掠而去。

  圣武山的新掌门态度良好,不回避不逃避责任,又念着他曾经对俞前辈不错的份上,乐韵也没让他栽面子,客随主便,抬步走向圣武山诸人。

  身为保镖,燕行假装自己是个隐形人,走在小萝莉的右手侧,步趋步跟的寸步不离。

  待广袖长裙的少女走近,李资望引小姑娘走向金顶宫。

  金顶宫的道路不太宽,肩并肩四人并排走没问题,因少女是客,又为显掌门的尊贵,东方慎与众门人落后一步,让少女和掌门并肩走最前面。

  燕行和东方慎并肩走。

  一行人行走在石砌的道路上,落步无声。

  一个是寻仇,一个自知理亏,两两无言,气氛不太好。

  李资望引着来客进了金顶宫的外院,再穿过院子去了主院,穿过被偏殿围着的主院,进主殿正殿,分主客落座。

  圣武山的掌门和东方道长自然坐在道家圣像前横放的团蒲,其他门人进门的左手侧,客人在进门右手侧。

  有小道童去沏菜,有几个道士去端了水果待客。

  主与客人坐的是团蒲,茶和水果装在托盘内置于团蒲前。

  乐小同学将弟弟抱在怀里,端了茶喝了一口,再不动茶盏。

  小姑娘只喝了一口茶即不动杯子,李资望也没劝,平和地问:“不知俞道长他近来可好?”

  “有劳李掌门挂念,俞前辈他老人家在中南山春赏百花秋看月,夏迎凉风冬听雪,无勾心斗角之事烦心,也无人暗中阴谋陷害,自是极好。”

  某掌门新上任,他没参与上几代的恩怨,原本与他无关,可他即然接任了圣武山的掌门,那他就是圣武山的一份子,自然不能怪人迁怒他。

  小姑娘话里都是刺儿,圣武山老一辈的门人自知理亏,生受了。

  李资深被怼,只是无奈地笑了笑,他明白乐家姑娘的怨从何来,他是掌门人,被前辈的恩怨牵连也无可厚非。

  为了致于无意间碰触到小姑娘的逆麟,李资深也不再寒暄,只安静的等吴长风的到来。

  龙雁柳长鹤以最快的速度从金顶宫急掠至朝天宫,直奔吴长风的住处。

  吴长风住在朝天宫的道士起居室区,因为他已经是普通弟子,晚上没去朝天宫正殿打坐,回了弟子们的起居生活区。

  他听到了声响,出去看了一下,也因是夜晚,还有角度问题,他并没有看到有直升机降落在金顶宫。

  当曾是同辈师兄弟的龙雁柳长鹤找来,说东方师叔传召,他只好穿戴整齐,随来传唤他的人登顶峰。

  待登至顶峰,看到天台上的直升机,吴长风心中生出不好的想法,可人到了金顶宫外,想避也避无可避,硬着头皮跟着传话的两人走进金顶宫。

  当到了主殿院子,登上台阶到了主殿门口,看向大殿时看到东边坐着的俊美燕少和抱着个男娃的女孩,吴长风心头陡沉,麻烦来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