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2.第2152章 悔不当初

2021-04-11 作者: 相思如风
  第2152章 悔不当初
  大丈夫能屈能伸,黄支昌不愿意向小短命鬼低头,可是形势不如人,为了自己的香火,他不能不屈服于现实。

  识时务者为俊杰。

  无疑的,黄支昌是识时务的,哪怕前一秒恨得咬牙切齿当面暴骂,后一秒就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乐韵嗤笑:“拒绝,你没资格跟我谈交易,你所谓的交易无非想以你从乐家抢夺去的乐家祖传之物为筹码,我却知道,东西早就不在你们手里,你们手里留着的是仿制品。”

  “你……”被戳中目的,黄支昌脸色又变了变,小短命鬼怎么知道东西不在他手里?!

  从乐家得来的东西,就连家族人员也不知道是什么。

  就算黄家有叛徒,也不可能知道他打造了仿制品。

  “你哪,死到临头还想跟姑奶奶耍心眼,真是不知死活。对了,我告诉你个小秘密吧。”

  黄老杂毛已成没牙的老虎,落毛的凤凰,当着公职人员的面,乐韵就不使劲儿打落水狗了,愉快地跑到老杂毛身边,凑到他耳朵边说悄悄话。

  “你还不知道是谁将你女儿孙女孙子扔进锁魂井里的是吧,据我推测很可能是从你们手里拿到了乐家祖传之物的人干的。”

  乐韵以说悄悄话为幌子,暗中黄某老杂毛下了一道精神暗示,说完了悄悄话,退几步,愉快地挥挥小爪子:“警哥们,我不耽误你们工作啦,我回家去了,祝你们工作顺利哟。”

  小萝莉准备闪人,燕行黑九疾步追上她的脚步。

  “小姑娘,你不留下来旁听吗?”张局在后头大喊。

  “我还有很多事要忙,今天就不旁听了,如果开庭的时候有空,我去听庭审。警C叔叔们,再见!”

  乐韵笑咪咪地冲张局又挥动了一下小手,潇洒地转身,再不回头。

  小姑娘不愿意旁听审讯黄某昌,张局也没挽留她,出了会议室目送两位墨镜哥护着小姑娘消失于路道的尽头,让刑警带了黄某昌去审讯室。

  黄支昌被小短命鬼传递的信息给惊得方寸大乱,他宁愿是乐家小短命鬼将他女儿与孙子们扔进锁魂井,也不愿接受是从他这里得了乐家祖传之物的人干的。

  如果是前者做的,说明她只是出于报复心理,以牙还牙,而如果是后者,说明他畏惧小短命鬼,为了某天被小短命鬼查到东西在他手里时不报复他,他为了撇清关系,不惜针对黄家。

  黄支昌确实不知道乐家祖传之物究竟在谁手里,但是,他知道帮他家封印乐雅的人与得到了乐家祖传之物的人有关。

  那人懂玄学,当年愿意为黄家给乐雅和黄家先辈办阴阳婚,而几十年后他反过来对付黄家,岂不说明乐家小短鬼远远比那人强,强得让他自知无法超越或扳倒她,唯有反过来对付黄家。

  还有一种可能即乐家祖传之物意义重大,他不愿将得到的东西还给乐家,所以警告他管紧嘴,如果他的嘴不严让人找到蛛丝马迹,那人同样会迁怒黄家断了他的香火。

  他知道乐家也想找回祖传之物,如果他以提供线索为筹码,乐家小短命鬼或许能给他留一丝香火。

  可如果他供出了师父,师父再供出与他们做交易的那人的信息,他怕那人灭他香火。

  这一刻,黄支昌比被抓时还绝望,如今,乐小短命鬼和得到了乐家祖传之物的人就是两把悬在头顶的利剑,无论哪一把落下来都能斩断黄家的命脉。

  他脑子里乱糟糟的,被推进审讯室仍浑浑噩噩,直到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才从恍惚中回神,一眼就看到了墙上写着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以及挨着墙前方摆放的桌子和一排审讯的刑警。

  反应过来自己正被审讯,黄支昌抿紧了嘴,以沉默抗拒审问。

  张局等人也不急,走正常流程按规定问了一遍,黄某人拒不开口,他们也不催,一个钟后暂时结束第一次审讯,将他送回关押所。

  警局还在审问黄某人时,E省各所高中学校炸锅了。

  当天E省高考放榜,原本定于早八点正式开放查询通道,不如为何竟推迟到了八点半后才能登陆教育网官网。

  而当终于能登陆教育官网,各高校领导们查询成绩时自然查省排名榜,看看有没自己学校的学生名列前茅。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他们发现省高考成绩榜上出了一匹超级黑马——拾市房县三中。

  省理科第一、第二、第五第六第八第十均为拾市房县三中考生!

  省文科第一、第三、第四第七第八第九均为拾市房县三中考生!

  文、理科前十名的名额,房县三中学生各占其六。

  众校领导与教育界的人士,看着霸榜的房县三中,表情真的是喜忧参半。

  省重点高中和各市的市重点高中领导们则快崩溃了,神他娘的房县三中,这是要逼死他们的节奏啊!

  他们知道房县三中,谁让那是E省第一位全国理科状元乐韵的母校。

  六年前,乐韵以无限接近满分的成绩横扫E省各重点高中的考生,荣登全省理科状元榜,也成功的带得房县三中闯入了众重点高中的领导之视野。

  六年之后,房县三中再次以无比闪耀的成绩强势横扫各重点高中,又一次亮堂堂的出现在了省高考成绩榜上。

  当年乐韵创造了里程碑般的成绩,如今房县三中几个考生的成绩虽然远不及乐韵,可他们占了全省前十的大半名额,同样是里程碑式的荣誉。

  各个重点高中的领导,心塞得快得心肌梗塞,而房县三中的校领导和老师们则被天大的大馅饼给砸晕了。

  校领导们与众老师们还在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各种电话如暴雨似的砸了来,各种恭喜的、求他们给解密为何考生会考出那样的好成绩的,被电话轰炸着的领导、老师连喘息的功夫都没了。

  扒婶因为自己孙女高考,她在家守着孙女等着查成绩,因为查成绩的人太多,周天晴半天都没登陆进去。

  她还没查看到成绩,她班主任的电话先一步打进,接听了电话,周天晴一下子跳了起来,挂断电话后扑过去抱住了奶奶:“奶,我上榜了,我考了本市第二名,全省第三名!”

  扒婶被巨大的惊喜淹没了,抱着孙女又跳又笑。

  周天宏周天蓝也在家,也围着姐姐转,一连串地喊“姐,你太棒了!”“姐,你好厉害。”。

  扒婶激动了一阵,拉着孙女冲到堂屋,拿出纸和香,点了香,向周家的先祖报喜。

  姐弟仨个也帮忙撕纸焚烧。

  扒婶激动得唠唠叨叨了半晌,赶紧让周天蓝周天宏分别给两位堂伯爷爷家报个信儿,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周天宏周天蓝赶忙给周奶奶和满奶奶打电话。

  周奶奶周村长接到侄孙子电话说周天晴考了市第二,全省第三名,喜出望外,一个劲儿的说祖宗保佑。

  给祖宗烧了纸,周天晴再次登陆教育系统查成绩,试了好几次才终于成功,她考了683.5分,最不擅长的英语也考了121分,数学140分,语文140.5分。

  看了成绩,心情掩不住兴奋:“奶,等乐姐姐回来,我要去好好谢谢她!如果没有乐姐姐,我不可能考得这么好。”

  “对对对,必须谢谢乐乐伢崽,她为你们可是操碎了心。”扒婶点头如捣蒜,乐乐经常给天晴姐弟们试卷题,为了周家的孩子们可没少费心。

  “是啊,乐姐姐对我们姐弟很好!不仅我要感谢乐姐姐,我们学校的考生今年要是考得好,老师们肯定也会来梅村感谢乐姐姐。”

  “乐乐伢崽还做了啥,让老师也来感谢她?”

  “乐姐姐清明后去了学校,给了我们学校老师很多试卷,我们在考前一个多月都在做试卷,奶,乐姐姐她可厉害了,我们今年考的大题很多都被乐姐姐押对了。

  老师都说了,如果我们用心做了乐姐姐给的试卷,肯定不会考得太差,我都考得这么好,我们学校今年肯定考得不差。”

  周天晴心情兴奋,巴啦巴啦的说高考前怎么被老师压着做题,考试时看到题目有很多竟然真的是乐姐姐出的试卷上做过的题目的心情。

  周天晴只说房县三中考得不差,其实何止不差,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丰收年——三中高考生无人落榜!

  三中有应试考生235人,最差的也过了三本线,最低分超出三本线20分。

  那样的成绩,会不会绝后不知道,反正是空前的。

  三中校领导与老师们先是被十二人霸占文、理科省前十的名次而狂喜,转而又被第二波惊喜给砸得晕头转向。

  待稍稍清醒一些,校长冲到罗班面前,抓着罗班的手,激动得手都在颤:“罗班,您是学生们的福星啊,学校感谢您,今年的考生们也会感谢您一生!您是最伟大的园丁,学校和学生们的荣耀有您一半,我们是沾您的光才与有荣蔫。”

  副校与教导主任等人,也纷纷向罗班表示感谢。

  三中今年能取得有如此成绩,都是罗班的功劳!

  因为罗班昔年保护了乐韵那棵幼苗,乐韵飞出去后投桃报李,回馈罗班,从而整个学校和学生都跟着受益非浅。

  大家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因为乐同学清明后送来的那些试卷,学校今年不可能有如此辉煌的成绩。

  罗班心情也激动,笑容可掬,嘴上谦虚得说是大家和学生们共同努力的功劳云云。

  房县三中成为当年全省最耀眼的一颗星,三中有多辉煌,一中就有多黯淡——一中本年高考生莫说进全省前十,连市前十名都没有挤进去一个,俗称“剃光头”。

  而曾经被一中视为“乐韵第二”的重点培养对象李小妍,总分距离本科第二批分数线还差40几分。

  一波打脸来得太凶,校领导们的脸被打肿了,火辣辣的疼。

  尤其是在听说从一中转去三中的学生有一个考了理科全省第五,一个文科第八,气得差点吐血。

  校领导们都想吐血,那些从三中转去一中的学生,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如此,他们转什么校?

  如果不转校,有乐韵的试卷题集加持,他们说不定也是考得最好的人之一。

  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

  李小妍高考完后先回了小村一段时间,在放榜前几天又回到县城,在妈妈租的房子里等着。

  蒙嫂请了半天假,呆在租房里陪女儿等着查成绩。

  李小妍千辛万苦的进教育系统查了成绩,发现自己只够去读三本院校,当时就哇哇大哭。

  蒙嫂原本以为女儿上一本线绝没问题,赫然听说只能读三本的学校,脑子里响起了无数蜜蜂振翅膀的声音。

  怎么会这样?!

  小妍成绩一直很好,怎么连一本线都没过?
  大受打击的蒙嫂,愣愣地坐着,脑子里乱糟糟的。

  李小妍哭了半晌,没人安慰自己,抬头发现妈妈坐在一旁发呆,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个不停。

  她哭着哭着,想起同年高考的周天晴,哭着刷手机,看看三中那边有什么新闻,刷着刷出了三中发表的庆祝本校学生成绩的官方消息。

  三中官方一连发布了十几条消息,其中有一条写了恭喜某某以多少分荣登省文科榜第几名的消息,上面赫然就有周天晴的名字和分数。

  周天晴以683.5的高分荣居市文科第二、省榜第三,而文科全省第一名名叫武摇光,总分695分。

  武摇光,即是某建筑公司武主管的女儿,曾经高一时与李小妍是同学,对李小妍多有照顾,后来因李小妍表里不一受了不少委屈,大受打击之下转学去了三中。

  看到武摇光成了文科状元,周天晴排名省文科第三,李小妍如遭雷击,先是呆呆的出神,过了好几分钟才“哇”的号啼大哭。

  怎么会这样?
  武摇光周天晴凭什么考得那么好?凭什么她连一本也考不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李小妍的侥幸被现实击碎,崩溃了。

  发呆中的蒙嫂,被撕声裂肺的哭声拉回神智,从茫然状态回魂,看了看女儿,想安慰又无从说起,看到女儿的手机亮着,拿起来看。

  她也看到了女儿翻到的消息,大脑心头一顿阵痛,周天晴与小妍的成绩差不多,结果考得那么好,肯定得益于乐韵的指导。

  如果,她没有与周夏龙离婚,小妍还是周家的继女,也能和周天晴一起学习,说不定也能考个好大学。

  蒙嫂悔了,悔得肝肠寸断,她当初要是先不袒护小妍,哪怕让小妍受委屈也好,只要留在周家,跟乐韵沾亲带故,怎么说也是利大于弊,哪怕小妍考不一本,以后也能有个好前途。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