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王者征程(41)

2020-07-23 作者: 陈越风
  凌云阁。

  出乎苏一意料的是,宋仁静竟然在这里。

  一间办公室内,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你怎么又来了?”苏一问。

  “开完会过来看看你,龙麟明天上午跟我一起回长歌市总部。”宋仁静歪头看着苏一的脖子,“你这是怎么了?”

  苏一摸了摸脖子,“什么怎么了?”

  宋仁静皱着眉,“你这混小子是不是在这犯错误了啊,别忘了你可是有老婆的人。”

  苏一明白了,“看你说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又不是天大的错误。”

  “哎——!”宋仁静抬手就要打苏一,“我看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苏一躲闪掉,说道:“行了,别闹了。”

  “你看我像是在跟你闹吗?”宋仁静不依不饶。

  “言冰来天纵市谈业务,现在住在我那。”苏一风轻云淡的说。

  “嗬!”宋仁静放下手,说道:“你们的节奏倒是挺快的,不行,我得找言冰说理去,这样就把我弟弟给收服了……”

  苏一沉默了一下,“言归正传吧,龙麟走的话,这边我一个人恐怕应付不过来。”

  “你指的是哪方面?姚谦那边还是?”宋仁静也不和苏一开玩笑了。

  “主要是凌云阁这边,下面一千多号人,并且我谁都不认识,这些人一旦管理不当,可能会出现问题,昨天晚上,那个马启军的堂主,带人把乔几个人打成了重伤,他的行动完全没有提前通知我。”

  “这件事我知道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马启军激怒的姚家,下一步,姚家的人就会展开疯狂的报复,你正好坐收渔翁之利。”

  “原来我也是这么计划的,但总觉得有些不妥,龙麟一旦走了,这些人立刻就会成为脱缰的野马,我怕我控制不住局面。能不能让龙麟再留一段时间。”

  “不行。”宋仁静断然道:“那边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需要龙麟去完成,范离最近活动猖獗,他不除掉的话,长歌市的毒品问题永远都解决不了。”

  “这事真不好办。”苏一咋舌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让你效仿龙麟的做法,一会儿你跟那些堂主谈一下,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对你不服的人,如果有,就立刻解决掉,这些人,如果你要想收拾他们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每个人的底子都不干净。”

  “只能这样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宋仁静笑道:“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不过我可提前告诉你,让你接手凌云阁可不是让你当什么山大王的,到时候你别玩上瘾了,忘了你的目标。”

  苏一耸了耸肩,“这可不好说,人是会变的,这个道理我是从昨天晚上才悟出来的。”

  宋仁静戳了一下苏一的胸口,“小日子过的甜蜜蜜了,你终于开窍了。早就应该这样,不然,你的日子过得多辛苦,老大不小的人了。”

  “不是我开窍了,是言冰开窍了,你是不知道,女人要是执着起来……哎……”苏一叹了一口气,“简直是太可怕了。”

  “别辜负了人家。”宋仁静为苏一整理了一下着装,“快去开会吧,交接完之后,带我去见见你的夫人,我这个做姐姐的,多少得表示表示才行。”

  “行,下午言冰和纯雨说去泡温泉,正好把你也带上。”

  “什么??”宋仁静一皱眉,“纯雨也跟来了?这个丫头片子我非得好好的收拾收拾她不可。”

  “对对对,是得好好的收拾收拾。”苏一挑拨离间道:“仁静小姐,你是不知道,这个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行啦,你快点去开会吧,都等你呢。”宋仁静笑着将苏一推出了房间。

  ……

  言冰和戴纯雨两个人正在做面膜,言冰张着樱桃小嘴,说道:“纯雨,问你一件事,那天替我们出面的那个男人是谁呀。”

  戴纯雨用相同的方式说:“哪个呀?”

  “就是给了你名片的那个男人。”

  “你问他干什么?”

  “他不是开安保公司的吗?”

  “谁知道呢!”

  “那天他不是给了一张名片吗?”

  “对呀,怎么了?”

  “你把名片给我。”

  “你要做什么?”

  “我要给我家苏先生雇一个保镖。”

  “你家苏先生是不可能同意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知道。”

  “我看你还是断了这个念想吧。”

  “为什么?”

  “没什么。”

  “把名片给我。”

  “哎,果然爱情中的女人都是傻乎乎的。”戴纯雨仔细的想了一下,程怀安的伸手她是见识过的,另外他和司徒佳美目前也是势不两立的状态,如果能让他来保护苏一,那也是一件好事。

  现在言冰和苏一正处于如胶似漆的阶段,这件事由言冰来操作的话,即便是苏一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

  想到这,戴纯雨扯掉面膜,翻出程怀安的名片递给了言冰。言冰办事很利索,当即就给程怀安打了一个电话。

  “程先生你好,我先雇你保护一个人。”

  “您是哪位?”

  “哦!”言冰尴尬的笑了一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言氏集团的董事长,我叫言冰。”

  “言总您好,您想请我保护谁呢?因为被保护人的身份不同,所以我的收费标准也不同。”

  言冰扯下面膜说:“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保护好我说的那个人就行。”

  “您说吧,保护谁!”

  “我的老公,苏一。”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喂,程先生?”言冰轻声说了一句。

  “言总,我在听。”

  “不过,我老公目前在天纵市,你方便来吗?”

  “没问题。我随时可以动身。”

  “好,那你今天下午坐飞机过来吧,你先给我一个卡号,我先给你转一些定金,见面后,我要检验一下你的能力,如果可以,佣金全付,如果不可以,我也会给你一笔辛苦费,外加往返机票的钱。你报价吧。”

  “这些都是小事儿,我们见面再说。我到了之后给您打电话。”程怀安挂断了电话。

  言冰说:“好,见面说。”

  戴纯雨在一旁思考着,程怀安会收言冰多少钱呢?或者,他一分钱都不会收的吧。

  ……

  凌云阁几大堂主分坐两侧。

  龙麟先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然后把昨天晚上的情况又说了一遍,最后说:“我的身体一直不好,之前医生建议我去国外疗养一段时间,但是我又走不开。”

  “现在大老板回来了,我也该去国外疗养一段时间了。清风先生是我表哥董超结拜兄弟的大公子,进来这些年,我们凌云阁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清风先生给我们的。”

  “希望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家能够听从大老板的安排,做事之前,应该提前和大老板打好招呼,不得再出现昨天晚上那样的事儿!”

  “下面,请大老板训话。”

  ……

  林若兰哼着歌打开的房门,见言冰和戴纯雨正在闲聊,她激动的跑到言冰的身边,一把抱住言冰说:“冰冰姐,我面试成功啦,明天就可以去上班啦。”

  “我就说一定能成功的。”言冰笑道。

  戴纯雨斜了林若兰一眼,“那祝贺你了,给你开多少钱啊,乐这样。”

  林若兰开心的笑,做了一个“八”的手势。

  “八万?”

  林若兰摇摇头,“八千。”

  “八千就乐这样?”戴纯雨不屑的说。

  言冰拍了一下戴纯雨,随即对林若兰说:“慢慢来呗,钱又不是一天挣的。”

  林若兰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是日薪八千。”

  “哇!”言冰惊讶道:“那不少哦。”

  “嗯。”林若兰点头,“这都是借了苏大哥的光,晚上,我要请你们吃大餐!”她笑的像一个孩子。

  “你苏大哥真是个吉祥物啊!”言冰淡淡地哼了一句。

  戴纯雨呵呵笑道:“那我可得先上网查查,看看哪里消费最高了。”

  “我不带你!”林若兰笑着说。

  “嗬,你不带我我就不去了?天真。”戴纯雨摇了摇头,拿出了手机。

  “苏大哥什么时候回来?”林若兰问言冰。

  “他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吧!”言冰看了看时间,“刚才给他打电话,他一直没接。”

  “我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接。”林若兰说,

  “会不会出什么事啊?”言冰说。

  “我再打试试。”林若兰急忙掏出手机。

  “哎呀,你们两个真是够了,苏一都说了他要开会的,谁开会的时候有时间接电话啊。服了你们了。”戴纯雨白了言冰和林若兰一眼。

  “你有点不合群呀!”林若兰瞪了戴纯雨一眼。

  言冰站在原地愣了愣神儿,转问戴纯雨,“你地铺睡的习惯嘛?要不我们出去找一个大点的房子?”

  林若兰顿时失落了起来。垂下头一声不吭。

  戴纯雨说:“你还打算在这长住怎么的?公司不要了嘛?”

  “我要陪着他,在以后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再说现在交通很方便,飞一个来回才两个小时而已。”言冰憧憬的看向窗外。

  “你随便吧,我无所谓。”戴纯雨无奈的叹气,“也不知道你们这股劲能挺多久。”

  言冰笑了起来,“那我就定了。”说着,她转过身看着林若兰说:“我们换个大点的房子一起住,你现在都是年薪几百万的人了,应该换一个大房子才对。”

  林若兰一愣,“一起住吗?”

  “你不方便吗?”戴纯雨问。

  林若兰低头笑了起来,“还行吧……”

  ……

  中午十二点,天纵市机场。

  言冰戴着墨镜站在出口处等着程怀安。戴纯雨将自己的墨镜摘下戴在林若兰的脸上。

  林若兰用手机照了照自己,“哇,这个墨镜我戴着真好看。”

  戴纯雨哼了一声,“送你好了。”

  “这个牌子的不便宜吧。”林若兰问。

  “是啊,所以你可以看出来我是多有诚意。”

  “我们在这里等谁啊?”林若兰又问。

  这时候,一位身穿迷彩裤,迷彩短袖,戴着太阳镜的中年男人大步走了过来,“言总,让您久等了。”

  言冰和戴纯雨对视了一眼,“程怀安是吧?”

  程怀安摘下太阳镜说:“是我!”

  言冰微微一笑。抬起腿,朝着程怀安的头就踢了过去。戴纯雨摇了摇头,跟着言冰一起攻向程怀安。

  站在一旁的林若兰惊得目瞪口呆。言冰和戴纯雨的身手真的就像看电影一样精彩。但是,最让她震惊的是这两个女人为什么要对这个男人动手?

  两分钟后。

  言冰和戴纯雨攻势虽猛,却不能碰到程怀安半分。最后,言冰停止了攻击,笑道:“程先生,恭喜你被录取了。”

  程怀安尴尬的笑了笑,“我以为什么事呢。”说着他看向戴纯雨,“我的目标是不是上次那个朋友?”

  戴纯雨点点头,“不错。”

  言冰说:“你开价吧,我现在就转给你佣金。”

  程怀安爽朗笑道:“我与你的先生颇有渊源,这一单我接了,并且是免费接。”

  “爸爸!”一位中年女子领着一名小女孩走了过来。

  程怀安抱起小女孩说:“这是我女儿,静姝,这位是我的妹妹,程怀北。”

  “阿姨好!”程静姝看着戴纯雨打招呼。

  戴纯雨笑了起来,“你好啊小家伙,叫姐姐。”

  “姐姐好!”

  ……

  凌云阁。

  苏一站在台上冷冷的看着下面的堂主们,“从今天开始,我是这里的主人,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见不得光的东西,希望你们都没有站在背光处。天纵市只可以有一尊真神,那就是我。”

  堂主们齐刷刷的站了起来,垂头喊道:“风先生的话我们谨记于心。”

  “以后,不管是姚家还是其他什么人,都必须向凌云阁臣服,没有人可以让凌云阁低头,除非那个人先跪下!”

  “是!”二十几个喉咙里的呐喊。

  “三条新规矩!”苏一举起一只手指,“一,违法犯罪者,死,欺男霸女者,死,出卖兄弟者,死!”

  “是!”又一声地动山摇。

  苏一傲慢的笑,心中暗想着:姚谦,从此刻开始,我就是天!

  ……

  散会后。苏一开着车,载着宋仁静往楼外楼驶去。言冰打电话说今天不去泡温泉了,因为林若兰要请客。

  “去哪?”宋仁静问。

  “带你去吃饭。”苏一笑着说。

  二十分钟后,楼外楼大酒店。

  苏一和宋仁静下了车。

  宋仁静一眼就看到了戴纯雨。她快步跑了过去,抱着戴纯雨说:“小丫头片子,你等晚上的时候,我好好的跟你聊聊。”

  戴纯雨挤出笑容:“仁静姐,我知道你在这,特意来看看你。”

  宋仁静拍着她的后背,“什么时候变得跟苏一一样虚伪了。”

  苏一路过她们的身旁时说了一句,“我虚伪吗?”然后径直走向一直微笑着看他的言冰,一把抱住言冰说:“今天,真是漫长的一天。”

  言冰趴在苏一的怀里说:“为什么呀?”

  “因为没看到你!”苏一轻轻地拍了拍言冰的后背。

  “苏夫人,你越来越漂亮了。”宋仁静上前跟言冰打了一个招呼。

  “宋小姐,好久不见。”言冰笑着应了一声。

  “苏先生,好久不见!”程怀安笑着走到苏一的跟前,伸出了一只手。

  苏一一愣,并没有和他握手,“你怎么会在这?”

  言冰笑着说:“晚上我再跟你解释。”

  苏一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叔叔,叔叔,叔叔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程静姝呀!”程静姝跑到苏一的跟前,仰头看着他。

  苏一露出一抹微笑,俯身抱起程静姝说:“我当然记得你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姐姐说要给我点龙虾吃,我都饿了。叔叔,可以去吃饭了嘛?”程静姝捏了一下苏一的鼻子。

  “姐姐?”苏一皱着眉头问,“那个姐姐?”

  “那三位姐姐呀!!”程静姝指着言冰和戴纯雨还行林若兰说。

  “你叫她们姐姐,然后你叫我叔叔?”

  “因为你就是叔叔呀!”

  言冰笑着拉起苏一的手,“先吃饭好吗?我是真的饿了,有的人不在,我是茶不思饭不想呀。”

  苏一揽住言冰的腰,“好,夫人,我们去吃饭。”

  一群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酒店。

  ……

  一抹余晖洒在酒店的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时的看向落地窗前的那张餐桌。餐桌上的人说着,笑着,没人知道他们在聊什么,或许都是一些开心的话题吧。

  也没有人知道,那个搂着老婆,谈笑风生的男青年,将在天纵市掀起怎样的一股血雨腥风。

  “明天的路,可能就是你的归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